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阳光城区域调整并裁员引员工不满,人事震荡背后华夏人寿派驻董事再辞职

2022年01月14日 15:57    来源: 搜狐财经    

  出品|搜狐财经

  作者|吴亚

  千亿房企阳光城(000671.SZ)震荡不断,“明星职业经理人”朱荣斌离职之后,又被传出区域调整并裁员的消息,还引发了被裁员工的不满、“喊话”公司创始人、董事局主席林腾蛟提出七大诉求。

  1月13日,落款为“阳光城营销大区同仁泣血上书”、题为《致林腾蛟的一封公开信》(以下简称“《公开信》”)流传网络,刷爆地产圈。

  《公开信》中,阳光城营销大区员工对公司裁员表示不满,并针对裁员事件向林腾蛟提出7条诉求。搜狐财经就该《公开信》的真实性、裁员事件真假等相关信息向阳光城方面求证,截至发稿,暂无回复。

  自去年10月底发布2021年三季报后,被昔日战投好友泰康保险集团“抛弃”的阳光城,陷入“股债双杀”、寻求债务展期等困境。今年开年,朱荣斌和华夏人寿提名的董事也先后辞职,人事动荡之下,阳光城危机未解。

  “被裁员工”上书提诉求

  “2021年对于阳光城来说注定是坎坷多舛的一年,从政策调控收紧,到遭遇股债双杀;从利润急转直下,到华冕理财暴雷;从掌舵者出走,再到今天裁汰大区。毫无预兆,步步深陷泥潭。”《公开信》开篇,便将阳光城的困境和盘托出。

  《公开信》中的信息显示,1月11日下午,阳光城营销大区员工被口头通知公司要撤销大区的决议,并要求该大区的员工在1月15日前办理完离职手续。

  针对赔偿问题,则是赔偿金要半年分期支付;2021年全年的佣金则暂时无法支付,办理离职后会付,但具体金额及兑付时间未知。

  针对此等情况,阳光城营销大区员工于《公开信》怒斥:年关将至,通知员工火速办理离职手续,谓之不仁!应得的佣金及赔偿金不做承诺和及时支付,谓之不义!员工增量房政策一再更改,拔高退款门槛,谓之不信!

  同时,员工还在《公开信》中,针对裁员事件对林腾蛟提出7条诉求。具体为不同意2022年1月15日办理离职;明确个人2021年佣金金额与发放时间等所有详细信息,公司与员工签订佣金发放协议,一式二份、员工签字、公司盖章;公司与员工签订N 1赔偿协议,一式二份,员工签字、公司盖章,特殊员工另当别论(如孕妇及哺乳期员工)。

  此外,员工要求佣金及赔偿金离职当月一次性全部结算支付;需先休完2021年全部年假后才离职,并计算相应1月工资;各大区员工增量房(含未来购、草签、认购、已退房退款未支付、已更名未付贴息)全额退款并计算贴息,2022年1月31日前一次性支付本息。

  

  图片来源:网络

  整体来看,《公开信》主要围绕对工资和佣金的核算,裁员补偿的核算与赔付,以及员工增量房退款三大核心利益点,员工希望就这些方面的问题与阳光城交涉,“只求好聚好散,江湖再见,望林董拨冗处理为盼。”

  《公开信》流传网络,引发外界关注和媒体广泛报道。但事件发酵至今,阳光城方面并无公开回应与表态。

  搜狐财经围绕《公开信》的真实性以及信中所提及的相关内容,向阳光城方面求证了解情况,但截至发稿,并无回复。

  多个大区开始裁撤合并

  事实上,在此之前,阳光城就已被传出大区裁撤合并的消息。1月7日,阳光城河北区域公司总裁谢琨对内发表的一封内部信流传于网络。该内部信提及了朱荣斌的辞职,阳光城津冀区域调整等内容。

  内部信开篇如此写道,“昨天朱总正式离任阳光城,也意味着阳光城双斌的扩张时代的结束。从阳光城20亿到2000亿,集团管理一把手从陈凯到朱荣斌再到徐国宏,随着时代的变迁,行业的巨变,自然也会迎来组织的巨变。”

  谢琨在信中表示,目前津冀是阳光城最为困难的区域。基于现状,阳光城必须做出变化,“希望各位同仁能够接受和拥抱这个不可避免的过程和结果。”

  具体为阳光城津冀区域、山西区域、北京区域正式合并,以后将取消天津平台、河北平台、山西平台人员,后台人员在北京办公,项目组团办公集中管理。

  但谢琨也称,这种变动类似碧桂园的极简组织2.0,这也是公司的一个提效管理组织变化。而原先的三个区域职能合并,意味着将有一部分人员被淘汰,只保留和优选最合适的人员、三选一,项目可能也会有些小变动,但影响应该不会太大。

  谢琨还在信中称,在这个交接空档期,阳光城的管理层要稳住自己的情绪、心情,平稳工作状态,稳步做好手上的工作,稳定好下属,完成保交付的艰巨任务。

  

  图片来源:网络

  对于前述区域的合并调整,阳光城方面回复外界称,“这几个区域确有变化”。作为一家总部在上海的闽系房企,能够进入北京并能站稳脚跟,意味着打开北方市场并真正实现全国化。

  但公开资料显示,阳光城于2015年正式进军京津冀区域,但该区域自2018年起销售额未超过百亿元。2021年上半年,京津冀销售额占阳光城整体比例为3.3%,在各大区域内垫底。

  若将时间线拉长,去年11月,阳光城华北区域就曾因资金链紧张一度传出项目停工传闻,不过阳光城方面均予以否认。

  人事震荡,华夏人寿保险派驻董事辞职

  自2021年10月底披露三季报,业绩“变脸”引得泰康“翻脸”,并引发连环反应至今,阳光城虽未发生公开市场的实质性债务违约,旗下三笔债务展期也已获通过,但危机仍旧没有化解(点击查看往期报道:狐说商道|阳光城“生死考验”)。

  大区调整、员工被裁,桩桩件件都只是阳光城困境的一个个小缩影。今年1月6日,公司执行董事长兼总裁朱荣斌因个人原因提出离职,更是将阳光城推上风口浪尖。

  打工四年倒贴千万,“割肉”出局的朱荣斌被外界形象地比喻为“机长跳伞”;有公开报道还将朱荣斌的出走,称为是“阳光城成立以来的重大危机”(点击查看往期报道:朱荣斌告别阳光城)。

  在朱荣斌之前,阳光城昔日战投好友泰康同样“割肉”出局,由泰康派驻阳光城的两名董事也已先后辞职(点击查看往期报道:泰康减持阳光城退出二股东位置)。

  据阳光城2021年三季报,公司第一大福建阳光集团有限公司持有阳光城18.8%股份,东方信隆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持股15.24%,泰康人寿保险持股8.45%,泰康养老保险持股4.95%,华夏人寿保险持股2.61%。

  在朱荣斌走后,阳光城董事局成员再度生变。1月12日,作为公司三股东的华夏人寿派驻的董事,因夏人寿工作安排的原因申请辞去董事职务。

  值得注意的是,此前阳光城董事会董事成员有8名,包括林腾蛟、朱荣斌、何媚、林贻辉 、廖剑锋、陈奕伦、姜佳立、仲长昊。

  也就是说,一个月不到的时间内,代表泰康的陈奕伦、姜佳立两位董事和朱荣斌以及代表华夏人寿的仲长昊均先后离职,导致阳光城董事会董事人数只剩4名,已减半。

  目前华夏人寿尚未减持阳光城股票,会否继续派驻董事,有待阳光城后续的公告。但险资的撤退,无疑是对阳光城的打击。

  而除了外部因素之外,阳光城内部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控股股东还“爽约”了,终止剩余股份的增持计划。

  1月10日晚间,阳光城公告,阳光集团因增持公司股份所需资金未能及时筹措到位,拟终止实施增持公司股份的计划。

  往期公告显示,按照原计划,阳光集团或其全资子公司东方信隆或一致行动人康田实业拟于2020年12月30日起12个月内增持阳光城股份,股份不少于阳光城总股本的1%、且不超过2%(以增持实施期间的公司总股本计算)。

  彼时,阳光集团、东方信隆及康田实业合计持有公司股份约18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43.53%。而后的2021年,阳光集团及关联方分别于1月29日、2月3日、4月30日、5月6日共四次增持阳光城,增持方式均为集中竞价交易,合计增持2396.21万股。截至今年1月10日,其股份占阳光城总股本的0.58%,增持金额为1.39亿元。

  但从2021年5月6日后,阳光集团的增持计划已停摆大半年。此次公告拟终止增持,已经离完成增持计划的截止时间过去了一周多。也就是说,阳光集团及关联方若要实现约定,至少还要增持的股份需占阳光城总股本的0.42%。对照阳光城截至2021年12月31日收盘股价3.02元计算,即至少还要投入约5251万元。

  而阳光集团的“爽约”,以及“增持公司股份所需资金未能及时筹措到位”也证明了阳光集团的缺钱现实。

  实际上,据阳光城公告,截至今年1月11日,阳光集团及其关联方被司法冻结的阳光城股份已超过17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85%。

  1月11日,第一创业证券承销保荐有限责任公司也曾发布公告称,阳光集团可能存在短期流动性风险,敬请广大投资者理性投资,注意投资风险。

(责任编辑:韩艺嘉)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阳光城区域调整并裁员引员工不满,人事震荡背后华夏人寿派驻董事再辞职

2022-01-14 15:57 来源:搜狐财经
查看余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