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造车新势力前途汽车“生死局”

2021年03月02日 10:51    来源: 中国经营报     方超 童海华

  在互联网巨头争相跨界造车之时,曾经高调入场的新势力造车企业前途汽车(苏州)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前途汽车”)却“挣扎”在生死线上。

  2月23日,前途汽车再一次成为被执行人,天眼查显示,其因未按时履行法律义务而被苏州市虎丘区人民法院强制执行,执行标的为107461元,不仅如此,天眼查还显示,迄今为止,前途汽车被执行总金额高达1.59亿元。

  除了缺钱已久外,早已具备新能源汽车双资质的前途汽车,还曾因关闭全国首家门店等引发外界关注,近日,《中国经营报》记者联系位于上海市黄浦区马当路222弄的前途汽车体验店,其工作人员表示,“现在因为汽车停产,所以无法参观。”

  首店关闭工厂停产

  “我们展厅没有关门,是正常营业的,只不过展厅一楼跑车是用罩子给罩起来了。”上海市黄浦区马当路上的前途体验店工作人员如此表示道。

  不仅如此,前途体验店工作人员进一步介绍道,其“销售人员现在也不在店里面,所以该店没办法去做跑车展示。”除了无法接待消费者参观前途K50跑车外,其同时还表示,目前该店“主营的是咖啡业务”。

  而在两个多月前的2020年11月,本报记者也曾探访上述体验店,彼时销售人员还声称,“现在问题就是没车卖,我们最后一批库存车,包括试驾车,都在前几个月卖完了。我们做销售的,现在想卖车都卖不了,有钱都没法赚。”

  相关信息显示,在前途汽车“鼎盛时期”,其在全国有五家门店,分别位于北京三里屯、上海华府天地、成都晶融汇广场、广州珠江新城等一二线城市核心地段,而据媒体报道,前途汽车位于北京三里屯的全国首家体验店,也已在2020年下半年关门,位于金港汽车公园的交付中心也人去楼空。

  相继消失在北京等一些城市的前途汽车体验店,显然与前途汽车董事长陆群曾经的设想“背道而驰”,2018年4月,其曾在前途汽车全国首家体验店——“前途·驿”正式落户北京三里屯时表示,“‘前途·驿’不仅是前途汽车品牌和产品的展示空间,更为消费者带来融汽车、思想、文化、社交为一体的‘智趣思享空间’。”

  除了陆续关闭门店外,坐落在苏州市虎丘区松花江路368号的前途汽车生产基地,也自2020年开始,面临一系列困境。

  综合公开报道信息,2016年2月17日,前途汽车生产基地奠基仪式在苏州举行,据悉,该生产基地一期投资超过20亿元,初期占地面积23万平方米,先期计划产能为5万台。

  但记者近期实地探访前途汽车苏州生产基地发现,在下午四点左右,上述生产基地员工停车场中,只零零散散停着十几辆汽车,而环绕该生产基地,记者发现整个厂区寂静无声,原本用于停放两轮车的遮阳棚,因只摆放着几辆自行车,也显得颇为空荡。

  梳理可发现,除了陷入停产困境外,前途汽车苏州基地还曾遭遇欠薪风波,本报就曾报道,2020年3月23日,在该公司大门外有数十位前来讨薪、要债的前途汽车员工,供应商以及装修工人。

  转战常德共建基地?

  在生产基地停摆、全国首店关闭的背后,则折射出前途汽车所遭遇的融资困境。

  相关信息显示,前途汽车主要依靠长城华冠进行股权和债权融资,后者曾作为新能源第一股于2015年成功挂牌新三板,但又在短短几年后的2019年2月选择终止挂牌新三板,而长城华冠曾先后募资五次,总金额超20亿元。

  “钱多有钱多的做法,钱少有钱少的做法,每家企业实施方法不一样,至少20亿元对前途汽车来说是充裕的。”陆群曾如此对外表示。

  Wind信息显示,在2015~2018

  年期间,长城华冠归属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0.22亿元、-0.98亿元、-2.26亿元及-6.06亿元,也即前途汽车母公司累计亏损超9亿元。

  而撤出新三板的长城华冠,也未能为前途汽车带来新的融资机遇,2020年4月,曾有媒体引述前途汽车内部员工话语称,“去年,公司签署完成了不下五笔融资,每笔资金都不少于10亿元,其中还有一笔融资额高达30亿元”,而这些高达几十亿元的融资款,迄今未有任何落地信息。

  梳理可发现,除了陷入融资困境外,与此前众多“PPT式造车”的

  跨界者相比,前途汽车似乎显得更可靠。

  陆群就曾表示,“长城华冠本身就是一个汽车设计的研发公司,我们于2009年就开始攻关电动汽车的核心技术,并于2014年的北京车展上推出了前途K50原型概念车,在2015年上海国际车展上对前途K50进行了正式发布。可以说,在前途K50汽车的研发和制造方面,我们有着深厚的技术积淀。”

  尽管如此,拥有“深厚技术积淀”的前途汽车,却在量产车型上独辟蹊径,其第一款量产车前途K50为新能源超跑,但补贴后售价

  高达68.68万元,累计销量也仅为200余辆。

  “前途虽然从跑车做起,但是前途并不是只做跑车的品牌,未来也会做更多消费者喜欢的车型。”陆群还曾在2020年8月份表示,前途“K20、K25上市以后不仅会很快上量,而且很快就能进入到自我输血”阶段,并实现现金流转正,“最后利润转正”。

  值得注意的是,据媒体报道,陆群所说的“很快”并不是按年计算,其认为,“这个时间可能只需要6个月”,但迄今为止,前途K20仍未有任何上市信息,前途汽车上海

  体验店工作人员,对于要上市的前途汽车新品也“一无所知”。

  尽管如此,前途汽车似乎正寻求突围路径,公开信息显示,2020年9月,法诺汽车(常德)制造有限公司与前途汽车订立了一份战略合作协议,由前途汽车提供专业技术与资质资产,配合法诺集团在国际上的销售渠道,共同建立生产基地落户湖南常德市。

  对于上述合作进展及苏州生产基地停摆等问题,记者此前致函前途汽车及母公司长城华冠,并通过上述两家公司注册电话进行联系,但截至发稿,尚未获回应。

(责任编辑:马欣)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精彩图片
涨跌幅TOP10
上市全观察

造车新势力前途汽车“生死局”

2021-03-02 10:51 来源:中国经营报
查看余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