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东方日升缘何逆势报亏?

2021年03月02日 08:49    来源: 证券市场周刊     启凡

  2021年1月31日,东方日升(300118.SZ)发布业绩预告,2020年营收预计为146亿-166亿元,同比略有增长;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6亿元-2.4亿元,同比下降75.35%至83.57%;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亏损6000万元-1.4亿元,同比下降107.29%至117%。

  从数据上来看,东方日升的盈利能力低下,这或许与其在产业链上下游中的位置息息相关。

  扣非净利润逆势亏损

  东方日升主要从事光伏并网发电系统、独立供电系统、太阳能电池片、组件等的研发、生产和销售。2019年,公司营业收入为144.04亿元,其中太阳能电池及组件收入为114.9亿元,占比为79.76%,是公司的核心业务。

  2020年业绩预告发布后的第一个交易日,即2月1日,东方日升一字板跌停,因为根据公告,公司2020年扣非净利润亏损6000万元-1.4亿元,同比下降107.29%至117.00%。这意味着,公司主营业务的盈利能力受到了巨大的冲击。

  对此,东方日升给出了三个原因:一、由于受组件上游主要原辅材料价格上涨及组件销售价格下降的双重影响,2020年光伏产品的销售毛利率较上年同期有所下降,尤其进入第四季度,组件销售平均毛利率较前三季度下降约13-15个百分点,对营业利润的影响金额约为4.5亿元-5.4亿元;二、2020年,受人民币兑美元升值影响,公司外币货币性项目折算产生汇兑损失,计入财务费用的汇兑损失金额约为9000万元-1.2亿元,上年同期为汇兑收益,金额为1.19亿元;三、与上年同期相比,非经常性损益对公司净利润的影响金额增加,2020年非经常性损益对公司净利润的影响金额约为3亿元,主要为公司所持有的交易性金融资产的公允价值变动收益,上年同期非经常性损益对公司净利润的影响金额为1.5亿元。

  2020年是疫情之年,各行各业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影响。从宏观环境来看,东方日升净利润的大幅下降似乎在情理之中,但与同行业对比仍然可以看出公司隐忧很大。

  隆基股份(601012.SH)、天合光能(688599.SH)均涉及光伏组件环节,两家公司2019年光伏组件业务销售占比分别为44.29%和70.30%。隆基股份预计,2020年归母净利润82亿元至86亿元,同比增长55.30%至62.88%,扣非净利润77.80亿元至81.80亿元,同比增长52.73%至60.58%。天合光能预计2020年归母净利润12.01亿元至13.28亿元,同比增长87.55%至107.29%;扣非净利润10.96亿元至12.11亿元,同比增长79.32%至98.20%。

  身处同一行业,面对同样的宏观及社会环境,为什么隆基股份、天合光能的业绩可以大幅增长,而东方日升会出现大幅下降呢?

  战略布局隐忧

  2015-2019年,东方日升收入分别为52.59亿元、70.17亿元、114.52亿元、97.52亿元、144.04亿元,归母净利润分别为3.22亿元、6.89亿元、6.50亿元、2.32亿元、9.74亿元。而2020年公司实现归母净利润1.6亿元-2.4亿元,或许将成为5年来最差的经营业绩。之所以会有这样的结果,似乎与公司的战略布局息息相关。

  从产业链来看,光伏产业链的上游是晶体硅原料、硅棒、硅淀、硅片,中游是光伏电池、光伏组件,下游是光伏发电系统及产品。自2006 年进入太阳能电池组件产业、投产国内第一条电池片产线后,东方日升的电池组件业务就是占比最大的业务,2017-2019 年,公司全球组件出货分别达 2.5GW、4.8GW、7.0GW,全球排名位列第 10名、7名、7 名。

  2010年登陆创业板后,东方日升设立日升香港布局海外光伏电站开发业务。2019年,公司营业收入为144.04亿元,其中太阳能电池及组件收入为114.9亿元,占比为79.76%;太阳能电站EPC与转让收入为5.07亿元,占比为3.53%;光伏电池封装胶膜(EVA等)收入为11.88亿元,占比为8.25%;光伏电站电费收入为7.51亿元,占比为5.22%;灯具及辅助光伏产品收入为2.13亿元,占比为1.48%。

  从地区来看,东方日升当年出口销售为88.93亿元,占比61.74%;国内销售为55.11亿元,占比38.26%。

  从产业链布局来看,东方日升的业务基本聚焦于太阳能电池及组件环节,而上游的硅材料环节公司完全没有布局,下游的光伏发电系统及产品公司只有少量的销售,而组件业务收入占比高达近80%。

  反观天合光能,其2019年主营业务收入为226.11亿元,其中太阳能组件收入为163.95亿元,占比为72.51%;光伏系统收入(系统产品和光伏电站)为55.58亿元,占比为24.58%;光伏发电及运维收入为6.22亿元,占比为2.75%。天合光能虽然没有布局上游的原材料,但在向下游做更多布局。

  通威股份(600438.SH)2019年光伏收入为178.01亿元,其中太阳能组件收入为122.71亿元,占比为68.93%;高纯晶硅及化工收入为51.79亿元,占比为29.09%;光伏电力收入为10.93亿元,占比为6.14%。由此可见,通威股份在围绕产业链进行深入布局。

  隆基股份2019年收入为328.97亿元,其中太阳能组件收入为145.7亿元,占比为44.29%;硅片收入为129.13亿元,占比为39.25%;硅棒收入为8.64亿元,占比为2.63%;电站建设及服务收入为28.31亿元,占比为8.6%。隆基股份同样在充分围绕产业链进行深入布局。

  组件业务处于光伏产业链的中间位置,上下游配套产品与核心组件业务的占比越高,组件业务的盈利能力就越高、越稳定,反之亦然。

  除组件外,天合光能围绕产业链上下游的布局总收入为62.72亿元,占核心组件业务的比例为37.69%;通威股份除组件外围绕产业链上下游的布局总收入为55.3亿元,占核心组件业务的比例为51.11%;隆基股份除组件外围绕产业链上下游的布局总收入为171.48亿元,占核心组件业务的比例为117.69%。而东方日升除组件外围绕产业链上下游的布局总收入为17.26亿元(未计算光伏电池封装胶膜EVA等收入),占核心组件业务的比例仅为12.8%。

  围绕产业链进行充分布局的好处是核心组件业务不会因为宏观和行业环境大幅波动,而且还有助于提升组件业务的毛利率。

  2016-2019年,天合光能组件业务的毛利率分别为17.79%、15.28%、16.35%、17.22%,通威股份组件业务的毛利率分别为20.49%、18.89%、18.7%、20.21%,隆基股份组件业务的毛利率分别为27.2%、30.7%、23.83%、25.18%,而东方日升组件业务的毛利率仅为17.13%、13.03%、14.31%、18.85%。与竞争对手相比,东方日升组件业务的毛利率低,而且波动更大。

  由此来看,要想让组件业务获得更高、更稳定的盈利能力,必须要对上游和下游有更多的布局,这正是东方日升目前的短板所在,也是其2020年扣非净利润亏损的重要原因所在。

  资金压力不断加大

  2020年三季度末,东方日升的货币资金为38.56亿元,短期借款为34.12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为4.2亿元,两者合计为38.32亿元,公司现有的货币资金勉强能够覆盖短期债务。

  但值得注意的是,东方日升的长期借款在不断攀升,2018-2019年年末及2020年三季度末分别为2.97亿元、9.77亿元、19.82亿元,期间增长超过6倍。由此来看,公司长期资金压力不小。

  在借款不断走高的同时,东方日升的资产负债率也在不断提升,同期期末分别为55.26%、63.42%、62.1%。近几年,公司试图通过发债的方式来解决资金问题,但并不理想。

  2019年,东方日升计划发行规模为27.10亿元可转换债券,但同年9月,东方日升的首次可转换债券发行方案被证监会否决。

  2020年8月,东方日升又提交了债券发行方案,公司拟向不特定对象发行可转换债券,规模为不超过33亿元,所募资金将用于年产2.5GW高效太阳能电池与组件生产项目、年产5GW高效太阳能电池组件生产项目(一期)、全球高效太阳能电池组件创新中心项目等项目的建设。

  2021年1月31日,东方日升发布公告称,公司向不特定对象发行可转换债券中止上市,原因是公司2020年度的扣非净利润为亏损,不符合可转债发行上市条件。由此,东方日升正式宣告可转换债券发行失败。

  发债融资的失败阻碍了东方日升实现发展以及缓解资金问题的时间,从目前来看,公司真正的挑战已经来临。

  对于文中所涉及的问题,《证券市场周刊》记者已经给东方日升发去采访函,截至发稿公司没有回复。

(责任编辑:马欣)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精彩图片
涨跌幅TOP10
上市全观察

东方日升缘何逆势报亏?

2021-03-02 08:49 来源:证券市场周刊
查看余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