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奥精医疗核心供应商疑云

2021年02月09日 09:35    来源: 中国经营报    

  本报记者晏国文曹学平北京报道

  工作时间大门紧锁,办公区域空空荡荡。一套会议桌椅,几个格子间工位,除了摆放的4瓶矿泉水,几乎看不出正常办公痕迹……

  这就是奥精医疗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奥精医疗”)核心供应商北京阳铭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阳铭博”)办公场地现状。

  2021年1月13日,奥精医疗科创板IPO首发获通。一直以来,奥精医疗供应商集中问题突出。多轮问询函中,供应商集中问题也是上交所反复问询和关注的重点之一。

  招股书显示,奥精医疗原材料绝大部分皆直接或间接采购自重庆迈科唯医疗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重庆迈科唯”)。北京阳铭博是重庆迈科唯经销商,是奥精医疗的核心供应商。2018年、2019年和2020年上半年,奥精医疗向北京阳铭博采购金额占总采购金额的比例分别为71.08%、30.05%、34.14%。

  《中国经营报》记者注意到,围绕在奥精医疗几个供应商身上还有多个待解问题。就相关问题,记者联系了奥精医疗方面。不过,截至发稿,奥精医疗未给予回应。

  空空荡荡的核心供应商

  奥精医疗主要产品为矿化胶原人工骨修复产品,主要应用于骨科、口腔或整形外科、神经外科。胶原是其主要产品的核心原材料。

  2017年至2019年以及2020年上半年,奥精医疗主要原材料胶原的供应商包括重庆迈科唯(曾用名为北京科劳得生物制品技术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科劳得”)、北京阳铭博及陕西昊兴,奥精医疗向前述供应商的采购金额分别为826.00万元、560.00万元、1388.80万元及770.00万元,占比分别为83.16%、71.08%、80.57%及78.23%。

  天眼查数据显示,北京阳铭博和陕西昊兴2017~2019年度报告中,其各项社保信息均为零。北京阳铭博和陕西昊兴医疗被外界质疑为“疑似皮包公司”。

  2021年1月25日(周一)下午,记者来到位于北京市朝阳区高碑店村民俗文化街1376号润坤大厦303室的北京阳铭博公司,从玻璃门外看到,该公司工作时间大门紧锁,没有前台,办公区域空空荡荡,墙上仅有一张印着“阳铭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的黑底白字的纸板。办公区大厅摆放着一套桌椅,桌上摆放了几瓶矿泉水。内部办公区域有几个格子间工位,同样的,除了几瓶矿泉水以外,工位上都是空的。整个办公区域几乎没有办公的痕迹。

  润坤大厦物业服务人员告诉记者,303室的北京阳铭博最近一段时间没看到来上班,但是之前是有的。

  同时,记者也联系了北京阳铭博公示的联系人。其向记者表示,公司确实是在润坤大厦303室办公,但是,最近因为疫情,把门锁了,员工都居家办公。对于外界质疑的年报中多项社保信息为零的情况,其表示不便解释。对于与奥精医疗业务相关的情况,其表示不方便回答。

  对于原材料采购高度集中的风险,奥精医疗在招股书中提示,发行人主要原材料胶原绝大部分皆直接或间接采购自重庆迈科唯,存在核心原材料主要来自单一供应商的情形。若因不可预见因素导致公司难以及时获得足够的主要原材料供应,将对公司的生产经营造成不利影响。

  在多轮问询环节中,供应商集中的问题也是上交所关注的重点。上交所在问询函中要求说明,“胶原采购是否存在核心原材料依赖进口或单一供应商的情形,在产品生产过程中是否受到核心原材料制备工艺或原材料供应渠道、供应价格的重大影响。”

  奥精医疗在回复函中表示,目前,胶原是一个相对充分竞争的市场,有较多供应商,除重庆迈科唯外,还有创尔生物、贝迪生物、昊海生物等国内厂家以及不少国外厂家,因此,原材料断供或工艺巨变的风险较小。此外,发行人亦自行研发胶原蛋白海绵产品,现处于临床试验准备阶段。因此,发行人不存在核心原材料依赖进口或单一供应商的情形。

  2017年2月23日,北京科劳得变更为重庆迈科唯,地址也从北京迁往重庆。北京阳铭博和陕西昊兴医疗均为重庆迈科唯的经销商。2017年及之前,北京科劳得直销给奥精医疗胶原,2018年及之后,重庆迈科唯通过北京阳铭博和陕西昊兴医疗经销给奥精医疗胶原。

  对于供应商销售模式的变化,奥精医疗表示,上述模式的变化主要系由于重庆迈科唯因扩产需要进行迁址并相应转变对发行人的销售模式所致,不存在特殊安排。发行人及其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董监高、核心技术人员及其关联方不存在持有北京阳铭博、陕西昊兴股份的情况,亦不涉及其他从中获取回报的形式。

  奥精医疗表示,通过工商信息核查,并与陕西昊兴、北京阳铭博书面确认,陕西昊兴、北京阳铭博与重庆迈科唯间不存在关联关系等其他特殊关系。

  多个待解疑问

  通过对比奥精医疗招股书及多轮问询函的回复函,记者发现,奥精医疗与其供应商之间还存在多个待解疑问。

  招股书显示,奥精医疗与陕西昊兴、北京阳铭博的原料采购合同期限均为从2018年1月8日至2020年1月7日,采购合同金额超过500万元,且均已续签,合同正在履行中。

  在向上交所解释为何向陕西昊兴、北京阳铭博采购胶原时,奥精医疗表示,公司物资部从供货能力、质保能力、资金实力和信誉度等多方面对重庆迈科唯的多家经销商进行综合评估,公司品质管理部按检验规程对其样品或试制品进行检验,确认产品检验结果。在产品质量基础上,综合考虑价格、信用期等因素,发行人选择主要向陕西昊兴、北京阳铭博采购。

  值得注意的是,北京阳铭博注册成立时间为2017年8月11日。成立半年,奥精医疗就与其签订了金额超500万元的合同,并且北京阳铭博在2018年成为奥精医疗第一大供应商。

  另外,虽然早在2018年1月8日就签订了500万元的采购合同,实际上,奥精医疗从2019年才开始向陕西昊兴采购胶原,并且当年陕西昊兴就超越北京阳铭博,成为奥精医疗第一大供应商。

  北京阳铭博、陕西昊兴、北京丰辉、河北孚沃德、重庆凯昱均是重庆迈科唯的经销商,奥精医疗在2018年均向上述公司询价。

  报价表显示,北京丰辉、河北孚沃德、重庆凯昱三家经销商同一型号的胶原价格各不相同,同一供应商不同型号胶原的对外报价也不同,均大于140元/克。不过,北京阳铭博与陕西昊兴同作为重庆迈科唯的经销商,可提供的型号一样多,并且向奥精医疗供应所有型号的胶原,价格均一致,均为140元/克。

  招股书显示,2018年奥精医疗绝大部分胶原采购自北京阳铭博,从2019年开始,奥精医疗分别从北京阳铭博和陕西昊兴采购胶原。

  供应的产品均来自同一厂家重庆迈科唯,并且产品型号一样丰富,不同型号价格也一样,在此情况下,奥精医疗还需要分别从两家不同地域的经销商采购,其合理性在哪里呢?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在2017年,北京科劳得直销给奥精医疗胶原的价格为140元/克。在迁址之后的2018年和2019年,重庆迈科唯(原北京科劳得)通过两家经销商销售给奥精医疗的价格亦为140元/克。厂家直销和经销价格一致,这是否合理? 奥精医疗并未解释。

  在回复函中,奥精医疗表示,发行人向重庆迈科唯的采购单价即为140元/克,该价格系发行人与重庆迈科唯根据市场价格与发行人的采购用途协商确定。从直销改为经销之后,由于承接重庆迈科唯的原有业务,不需要进行额外的市场拓展工作,其与发行人的交易价格亦延续重庆迈科唯与发行人的原有交易价格,即140元/克。

  奥精医疗表示,为实现原材料自给自足,在募集资金中,拟使用1900.46万元用于胶原蛋白海绵研发。目前,该项目已处于临床试验准备阶段。

(责任编辑:韩艺嘉)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精彩图片
涨跌幅TOP10
上市全观察

奥精医疗核心供应商疑云

2021-02-09 09:35 来源:中国经营报
查看余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