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ST威龙困局

2020年12月01日 10:51    来源: 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     郑淯心

  ST威龙(603779.SH)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王珍海持有的公司股份再次被拍卖,11月19日,山东省鑫诚恒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鑫诚恒业”)在淘宝网司法拍卖网络平台以最高应价拍得王珍海持有的公司股份。11月27日,本报记者向ST威龙内部人士确认,鑫诚恒业仍未缴款。

  这给ST威龙的未来增加了许多变数,按照股权数进行计算,若鑫诚恒业后续完成余款缴纳以及完成股权过户,ST威龙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将发生改变。这家2016年上市的国产葡萄酒公司,上市三年即戴帽,从威龙股份变成ST威龙。

  这不是王珍海第一次拍卖股权,之前的拍卖中,竞拍方未缴款导致了流拍。这次股权拍卖会流拍吗?ST威龙内部人士尚且不知,其对记者称,鑫诚恒业在平台上拍成功之前,ST威龙并没有和鑫诚恒业沟通过,鑫诚恒业也没有来公司尽调过,ST威龙也在等待鑫诚恒业付款,看实控人是否会发生变更,目前公司还在正常经营。

  王珍海为何屡次拍卖股权

  拍卖股权源于实控人的一系列股权质押行为。

  2019年10月,威龙股份发布公司控股股东股份被司法冻结、轮候冻结的系列公告,显示烟台银行龙口支行与公司、公司控股股东及实控人王珍海等金融借款纠纷案,银行向法院申请轮候冻结王珍海全部1.57亿股公司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47.23%。

  由于前期从未披露过为控股股东及实控人提供担保及牵涉金融借款诉讼纠纷,上交所第一时间向威龙股份下发了问询函。

  此后威龙股份在回函中承认,经公司核查,2018年11月至2020年6月,上市公司共存在7笔为龙口酿酒公司、兴龙合作社、东益酒类销售公司提供担保事项,涉及借款本金2.5亿元,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17.90%,其中为上市公司关联方酿酒公司及其全资子公司东益销售提供担保借款1.5亿元。

  威龙表示,上述担保事项均为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董事长王珍海违反公司制度,未履行董事会、股东大会等内部决策程序及信披义务,擅自以上市公司名义对外提供的违规担保。在收到法院《协助执行通知书》前,公司对上述借款、担保事项完全不知情。

  据威龙披露,这笔违规担保签订过程为:王珍海打电话通知行政总监王绍琨,告知其威龙集团公司张波会带人去办公室盖公司公章,相关材料已经其审批签字,并告知王绍琨不用做用印记录。随后在张波带人去办公室找王绍琨用印时,王绍琨看到材料上有王珍海的签字后,就直接将公司公章交由张波盖章,盖章后王珍海和王绍琨未对用印情况进行系统登记,亦未告知公司财务部或证券部,亦未将上述事项告知上市公司其他人员。

  而担保应该进行的流程是,由被担保人提出申请报告,公司财务部门在对被担保单位的基本情况进行核查分析后,明确核查意见。被担保人的申请报告和财务部门的核查意见报公司财务总监审核并签署后,报公司总经理审批。公司总经理审批同意后,转发证券部,由其报董事会或股东大会审批。

  由于未能对上述借款进行按期偿还,债权人何平便向法院提起诉讼并申请财产保全,而因王珍海最终无力履行这一清偿事项,上述股权最终被法院强制执行而被拍卖。

  王珍海的行为也导致了ST威龙利润受到影响。

  ST威龙公告称,2019年受进口葡萄酒持续冲击国内市场、国内市场竞争加剧等诸多因素的影响,公司销售收入持续下降。特别是四季度由于受公司控股股东违规担保事件以及公司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的影响,销售收入大幅下滑,虽然公司积极应对面临的销售困境,采取加大促销力度,增加市场投入等相关营销措施,但公司第四季度销售收入较上年同期仍出现较大幅度下降,导致公司2019年度净利润出现亏损。

  股权拍卖一波三折

  这次的股权拍卖是2020年11月18日10时至2020年11月19日10时进行,拍卖内容是王珍海持有的公司62,641,715股股份,这部分股份占其持有公司股份的74.41%,占公司总股本的18.81%,最终由鑫诚恒业竞拍成功。

  从镇江市中级人民法院得知,鑫诚恒业已经向法院递交了委托书,委托书主要内容如下:于是资本管理(深圳)有限公司管理的于是鑫诚一号私募证券投资基金决策投资ST威龙,于是鑫诚一号私募证券投资基金委托山东省鑫诚恒业集团有限公司代为参拍,由于是鑫诚一号私募证券投资基金线下支付全部交易价款,并由于是鑫诚一号私募证券投资基金直接取得股票。

  法院要求鑫诚恒业按照《竞买公告》、《竞买须知》要求,应于2020年12月9日16时前交纳拍卖余款。但至今,余款尚未缴纳。也因此,本次股份拍卖尚涉及拍卖余款缴纳、法院出具裁定、股权变更过户等环节,其最终结果具有不确定性。

  这不是王珍海第一次拍卖股权。

  在今年 8月,王珍海持有的7309.45万股股份和6264.17万股股份,曾被被深圳市仕乾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和用户名为陆金海的竞买人分别以4.86亿元和4.19亿元竞得。但由于陆金海并未在法院规定期限内缴纳拍卖余款,构成悔拍,因此才有了本次拍卖。

  而这次是否能拍卖成功,ST威龙的人也不得而知。

  国内有机葡萄酒困境?

  国产葡萄酒上市公司今年均遭遇困境,营收利润均大幅下滑。

  目前在葡萄酒上市公司中,情况最好的是张裕,其上半年实现营收14亿元,同比下降45.2%,净利润3.1亿元,同比下降49.1%;而收入规模较小的莫高股份、ST威龙、ST通葡、通天酒业等上市公司收入均同比下滑超过50%。

  在业绩下滑的同时,国产葡萄酒企业的经营状况也受到影响,表现在现金流趋紧和存货的增长上,半年报显示,张裕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净增加额为-6498.2万元,同比减少117.7%,而同期存货则增长了3.3亿元;ST威龙的货币资金减少了65.2%;ST中葡上半年的收入只有4229.4万元,货币资金减少35%至6751.1万元,而存货则高达15亿元。

  不仅业绩下滑,ST威龙、ST通葡、ST中葡都被爆出借款或借贷纠纷。

  对于上半年的业绩下滑,各酒企将原因主要归结于疫情影响。ST威龙内部人士对记者称,今年受疫情影响,聚会减少,喝酒的场景变少,也影响了公司销售。

  国产葡萄酒的困境不是新鲜事,一部分原因是国外葡萄酒对国产葡萄酒市场的挤压。我国进口葡萄酒的门槛较低,甚至分别于2012年和2015年先后对新西兰和智利进口葡萄酒实施零关税;2018年起格鲁吉亚进口葡萄酒也加入零关税队伍;根据中澳自贸协定,2019年1月起,我国进口澳大利亚葡萄酒的关税降至零。降低外国葡萄酒的进口成本并传导到销售终端价格,促使葡萄酒价格的不断下探,加强了其产品竞争力。

  另一方面,葡萄酒的好坏和葡萄的种植有很大关系,中国虽然能种植出较为优质的葡萄,但缺少历史悠久且如海外形成名酒产区效应。

  酒业分析人士对记者称,国内的葡萄酒产业链不发达,葡萄种植需要专业的人和配套,目前国内公司已收购酒庄为主要方式向上游发展,这种方式让葡萄的质量很难提高,同时葡萄酒的品类区分复杂混乱,消费者对国产品牌也缺乏认识和接受度。

  

(责任编辑:马先震)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精彩图片
涨跌幅TOP10
上市全观察

ST威龙困局

2020-12-01 10:51 来源: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
查看余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