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京城一哥”深陷债务泥潭 首开股份面临去杠杆降负债大考

2020年11月30日 07:17    来源: 投资者网    

  11月10日,北京首都开发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首开股份”,600376.SH)交出了一份销售“成绩单”。

  销售数据显示,今年前10个月,公司累计签约面积273.12万平方米,同比增长2.74%;签约金额768.68亿元,同比下降0.09%。

  表面看,虽然只是个别数据微降,但与同行比较,首开股份这份绩单并不算出彩。

  因为在“金九银十”的楼市黄金周期间,百强房企大都延续了高速增长的态势。贝壳研究院数据显示,10月份单月房企同比增速超过20%。另外,截至10月末,已有超8成房企业绩实现同比增长。

  回顾2020年,首开股份出现盈利下滑的态势,不仅如此,因前期加速扩张导致公司身背重债,公司因此出现资金链紧张、对外担保、“三道红线”越线等一系列问题。

  在北京房地产企业中有“京城一哥”之称的首开股份,正面临一道道亟需解决的难题。

  关键盈利指标双双走低

  首开股份作为北京本土房企,素有“一部首开股份史,半座北京城”盛名,至今公司在地产江湖已闯荡了30多年,先后开发及承建了著名的西罗园小区、方庄、望京新城、回龙观、国家体育馆、五棵松篮球馆等众多知名建筑。

  但头顶“京城一哥”光环的首开股份,其心思不止于此,2016年,首开股份开始加大在京外区域布局,吹响全国扩张的号角后,首开股份业绩开始大幅上涨。从2014年至今来看,首开股份的营收一路爬升,但细窥公司的净利润却一直都不太稳定。

  来源:Choice数据

  例如:2017年至2019年,首开股份收入仍在大幅提速,但净利润却呈现波动下降态势。期内首开股份净利润分别为23.16亿元、31.67亿元、27.58亿元,同比增速约22%、37%、-13%,扣非后净利同比增长约-36%、180%、-6%。可以看出,在2018年的一度猛涨后,首开股份净利润开始快速下降,整体表现如同坐上“过山车”。

  进入2020年,该趋势并未得到改善。受疫情影响,首开股份业绩开始“跌跌不休”,不仅营收首次下滑,利润亦在不断走低。今年上半年首开股份营收约180.26 亿元,同比降 22.45%;归母净利润约 12.79 亿元,同比降 38%。

  同时,今年三季度,首开股份录得营收累计约244.07亿元,同比降17.39%;归母净利润累计为13.75亿元,同比降42.12%。

  针对业绩下滑,首开股份归结为两方面原因:其一,受疫情影响,其二受结算时点、结算项目毛利率较低及规模较小等因素影响。

  值得留意的是,在代表房企盈利能力的销售利润率、净资产收益率指标表现上,首开股份同比亦出现下滑。据同花顺iFinD数据统计,2019年上述两项指标分别为11.83%、1.24%,而截至今年9月,两指标下滑至9%、0.23%,这显示公司的盈利能力正在逐渐走弱。

  “盈利能力一旦下降,其资金回笼能力就较弱。”上海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卢文曦向《投资者网》表示,房企高速扩张时期,价格方面往往很难有太多溢价的空间,高溢价产品对销售速度会产生一定影响,影响整体周转速度。

  一个典型例子是,多数在一线城市拿高价地的房企,销售时会受到限价政策影响,进而导致利润空间被压窄。

  “如此一来,房企盈利能力将走低。一方面,产品不能过高溢价;另一方面,为了适应高周转,企业将主动降低价格。并且,随着近两年土地价格抬升,在‘限价天花板’下,房企销售速度一旦放缓,利润水平将出现下降。”卢文曦进一步解释。

  “三道红线”之下接连犯规

  前些年在土地市场的高歌猛进,让首开股份背负了沉重的债务负担。不仅如此,随着融资新规“三道红线”的靴子落地,负债累累的首开股份接连“踩线”。

  三季度监管部门出台了融资新规,分别为:一是剔除预收款后的资产负债率不得大于70%,二是净负债率不得大于100%,三是现金短债比不得小于1倍。根据触线情况,新规将房企分为“红、橙、黄、绿”四档,分档设定有息负债规模的增速阈值。若房企三道红线全部触及,则有息负债就不能再增加;若触及两条,则有息负债规模增速不得超过5%;触及一道,则规模增速不得超过10%;一道未中,则规模增速不得超过15%。

  以首开股份2019年报数据来看,首开股份股份触及全部“三道红线”:2019年公司剔除预收款后的资产负债率为75.35%,净负债率为169.82%,现金短债比为0.96。

  进入2020年,情况略有改善。据公司财报及Wind数据,截至2020年6月末,首开股份剔除预收款后的资产负债率为75.29%,净负债率为174%,现金短债比为1恰好擦“线”而过,三道红线下越线“两道”。

  事实上,今年首开股份现金短债比“达标”主要得益于货币资金较去年有所增加,而若账面资金中剔除受限制资金,首开股份依旧三线“全触”。

  “首开股份股份确实都有触及监管部门近期新出台的三道红线,公司接下来将通过加快周转、控制负债等举措改善相关指标。”对于触碰红线,首开股份相关负责人曾公开表示。不过,截至今年9月底,首开股份的总债务仍在增加,较2019年底增长了约225亿元。

  但对于触碰“红线”,卢文曦认为,房企需要通过加速回笼资金、降价销售等行为实现降杠杆。

  卢文曦指出,“近期,哪怕是大房企都开始出售股份、项目,这在往年都是小房企的常规操作,可见,三道红线下房企承受了较大压力。而当前房企也只能通过降杠杆来规避红线带来的负面影响,否则的话,会影响企业后期融资。”

  尽管如此,首开股份降杠杆的决心依旧不够,同时,公司若想通过控负债和加速销售的方式实现债务“达标”,短期内显然有些困难。

  公告显示,2017年至2019年及2020年9月末,首开股份的负债总额分别为1937.88亿元、2377.43亿元、2454.74亿元及2679.62亿元,资产负债率为80.59%、81.58%、80.92%和81.13%,处于行业高水平。

  深陷“债务泥潭 ”如何自拔

  在一度陷入盈利下滑、资金紧张困局后,首开股份把注意力转向了融资担保。

  11月16日,首开股份公告称,对怡和置业、常熟耀泰两家参股子公司,进行不超过10.4亿元融资担保的消息。由于旗下地产项目尚在开发期,并未进行收入结算,上述两家公司目前的营收为0元。

  知名地产分析师严跃进向《投资者网》直言:“担保金额较高,某种程度上说明项目公司的资金渴求大。”

  截至公告披露日,首开股份及其控股子公司的最新对外担保额为434.3亿元,占上市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147.3%;对控股子公司的对外担保总额为187.12亿元,占上市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63.45%。

  “担保工作有助于缓解资金压力,但一旦担保过多,企业负债提高,对其经营必然带来较大风险。”严跃进对此表示担忧。

  值得一提的是,首开股份前三季度净利润不到15亿,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则亦仅剩6.1亿元,基于此,公司是否能承担超400亿的对外担保仍是疑问。同时,在经济受疫情冲击仍处于修复阶段的大背景下,公司何时能从资金紧张的泥潭中走出也未可知。

  对于上述疑问,《投资者网》多次联系首开股份投资者关系部门,但公司并未作出回应。(思维财经出品)■

(责任编辑:关婧)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精彩图片
涨跌幅TOP10
上市全观察

“京城一哥”深陷债务泥潭 首开股份面临去杠杆降负债大考

2020-11-30 07:17 来源:投资者网
查看余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