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华晨债务首违约 华泰资管踩雷

2020年10月27日 07:14    来源: 时代周报    

  华晨中国2020年半年报显示,公司上半年营业收入14.5亿元,同比下滑23.9%,来自合营企业华晨宝马投资收益43.8亿元,同比增长23.4%,归母净利润40.5亿元,同比增长25.2%。受疫情影响,轻客和MPV销量同步下滑42%至1.17万辆。

  时代周报记者 宁鹏 发自上海

  华晨汽车集团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晨集团”)公告显示,“17华汽05”本息未按时转款,如不能全额支付“17华汽05”债券本金及利息,已于10月23日起停牌的债券将继续停牌。

  受债券违约事件影响,华泰证券(上海)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泰资管”)旗下债基华泰紫金丰利净值单日下跌逾6%。

  值得注意的是,华晨系债券并未出现在上述基金的二季报中,这意味着相关买入行为或发生在华晨集团危机频发的下半年。

  华泰资管“接飞刀”?

  8月中旬,华晨集团曾经在债市遭遇暴击。时代周报记者发现,“19华汽01”曾经在二级市场被抛售至“地板价”。8月13日10时17分,上交所固收平台显示“19华汽01”最新成交价26元,较前一交易日中债估值80.64元,偏离-67.76%。

  作为东北为数不多的AAA国企,票面100元的债券跌到26元,意味着债市已经对华晨集团投了不信任票。

  中金公司8月份发布的一份研报显示,华晨中国母公司华晨集团多笔相关债券大跌且出现股权冻结等危机,可能为公司对外融资环境带来负面影响,造成公司融资成本升高风险。

  9月之前,华晨集团仍保持着AAA评级。本次违约事件涉及的“17华汽05”,发行于2017年10月,当前余额10亿元,票息5.3%,期限三年,应于2020年10月23日到期兑付。

  目前,华晨集团正与投资者协商兑付事宜,这也是华晨集团史上首次在公开市场债券出现违约。

  华晨集团在债市口碑不佳已有时日,但本次违约依然有公募产品被拖累。东方财富Choice数据显示,10月23日,华泰紫金丰利A净值下跌6.12%,华泰紫金丰利C净值下跌6.11%。此外,华泰资管旗下另外几只债基亦单日下跌超过2%,其中华泰紫金智鑫3个月定开下跌2.76%,华泰紫金周周购3月滚动债C下跌2.64%,华泰紫金泰盈混合A下跌2.33%,华泰紫金丰泰纯债发起C下跌2.09%。

  华泰资管公告显示,决定自10月23日起对旗下基金所持有的华晨集团发行的“17华汽01”等债券进行估值调整。

  此次净值下跌最为严重的华泰紫金丰利,颇有“接飞刀”的嫌疑。2020年年中报显示,华泰紫金丰利重仓的债券分别为“13平煤债”“16冀中能源MTN001”“19进出07”“19国开11”“19上海银行CD180”,华晨系债券并未出现在重仓债券名单中。

  二季报数据显示,上半年持有华晨系债券的基金仅有华泰紫金智鑫3个月定开,期末持有“19华汽01”债券60万张,公允价值5715万元,占基金净值比5.61%。

  “现在还很难给华泰资管的行为下定论。此前也曾经有一些私募通过豪赌违约债兑付大赚,譬如,‘18康美CP003’的价格曾跌至不到20元,结果一个月后神奇兑付,接盘机构月度收益高达400%。”10月26日,某资深业内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同日,上海证券创新发展总部总经理刘亦千也表示,今年以来,利率下行空间不足,债市堪称熊市,债基净值大跌,基金经理不排除有“赌一把”的可能。事实上,华晨债的相关评级在兑付前夕才下调,不过,该事件也从另外一个角度体现了公募基金组合投资的价值。

  千亿债务压顶

  继多笔银行贷款和非标逾期后,华晨集团首次发生债券违约。

  3月18日,“20华晨01”在上交所挂牌。此后,主承销商天风证券将华晨集团告上法庭,因为没有履行回购义务,华晨集团质押给天风证券的二级子公司金杯汽车1.42亿股被法院冻结。

  华晨集团自此在债市步履维艰。今年7月,东兴证券尝试为华晨集团发行公司债,未拿到上交所批文。8月中旬,华晨集团旗下多只债券暴跌,彼时,该集团相关负责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至少到今年年底前,债委会银行保证不会给华晨断贷。”

  10月中旬,逾期事件纷至沓来。9月20日,华晨集团未按时兑付江苏信托相关信托计划本息超10亿元,利息2000万元。江苏信托召开大会并发出提前还款通知,要求华晨10月12日应偿还本息和罚款668万元。9月21日,华晨集团应支付太平资管季度利息,但截至10月14日,仍未将应付季度利息划拨至债权投资计划托管人账户。

  天眼查数据显示,华晨集团控股股东为辽宁省国资委,持股比例为80%,为公司实际控制人,辽宁省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持股20%。目前,华晨集团旗下拥有4家上市公司,分别为华晨中国(01114.HK)、申华控股(600653.SH)、金杯汽车(600609.SH)以及新晨动力(01148.HK)。

  海通证券研报指出,截至10月23日,华晨集团存续债券172亿元。截至2020年3月末,集团总负债 1227 亿元,短期集中偿债压力巨大,本次债券兑付如果出现问题,很可能会对市场带来较大冲击,进一步削弱区域信用水平与融资能力。

  将告别高度依赖

  华晨中国2020年半年报显示,公司上半年营业收入14.5亿元,同比下滑23.9%,来自合营企业华晨宝马投资收益43.8亿元,同比增长23.4%,归母净利润40.5亿元,同比增长25.2%。受疫情影响,轻客和MPV销量同步下滑42%至1.17万辆。

  华晨中国近年主业不振,历年年报显示,2017―2019年,华晨中华的销量分别为10.23万辆、8万辆和2.51万辆,逐年下滑;华晨中华的销售收入分别为52.02亿元、48.61亿元和12.8亿元。

  2011―2018年,华晨宝马每年贡献利润额为17亿―55亿元,在华晨集团的净利润占比为94.9%―119.6%,对于合资公司高度依赖。

  需要说明的是,华晨集团即将失去对“现金奶牛”的控制。2018年10月11日,华晨宝马宣布即将正式成为汽车业第一个改变合资公司股比的企业,宝马计划以36亿欧元收购华晨宝马25%的股份,该项股权会在2022年前交割,届时宝马在合资公司中的持股将达到75%。

  对于债券违约的处置进展等问题,10月26日,时代周报记者曾多次致电华晨集团信息披露负责人,但电话均未接通。

 

(责任编辑:关婧)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精彩图片
涨跌幅TOP10
上市全观察

华晨债务首违约 华泰资管踩雷

2020-10-27 07:14 来源:时代周报
查看余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