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德威新材债务逾期 应收票据出票人资金困难

2020年10月20日 07:30    来源: 时代周报    

   德威新材及控股股东、公司高管和交易对手方等业已六次收到监管函、两度被通报批评。此前的7月8日,德威新材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而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时代周报记者 陶书宁 发自上海

  德威新材(300325.SZ)接二连三迎利空。

  10月14日,深交所向德威新材发出半年报问询函。问询函指出,报告期初,德威新材应收商业承兑汇票账面余额为137993万元,以20%的比例计提坏账准备,均为2019年取消原材料采购订单收回的货款,部分票据承兑日为2020年10月。

  报告期末,德威新材应收商业承兑汇票账面余额为138012万元,坏账准备计提比例为19.99%。德威新材曾在2019年年报问询函回复中称,截至2020年4月末,应收票据中出票人为苏州菲尔普斯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下称“苏州菲尔普斯”)的39980.75万元票据已到期收回。

  这是德威新材自2018年12月来第七次被监管问询或关注。德威新材2012年6月上市,主营缆用高分子材料、化工新材料、燃料电池等业务。

  同时,德威新材及控股股东、公司高管和交易对手方等业已六次收到监管函、两度被通报批评。此前的7月8日,德威新材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而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10月16日,时代周报记者以投资者身份致电德威新材,该公司董秘办人士回应称,并未收到关于调查进展的相关消息。

  应收票据出票人卷入借款纠纷

  深交所要求德威新材补充说明报告期内应收票据账面余额的变动情况,如存在新增票据,请补充说明相关票据的交易背景、开票人信息、承兑日、金额,出票人与德威新材、实际控制人、董监高是否存在关联关系,以及坏账准备的计提依据及合理性。

  时代周报记者发现,双方票据往来期间,苏州菲尔普斯也卷入借款纠纷。

  据裁判文书,苏州菲尔普斯与上海银行苏州分行发生票据等金融借款纠纷。2019年,太仓市人民法院对相关方进行民事调解,并作出民事调解书,要求被告苏州菲尔普斯于2020年2月底前支付原告上海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苏州分行票据款本金2315.68万元及逾期利息109.01万元。苏州菲尔普斯未履行还款义务。

  为此,上市公司实控人周建明及其实控公司河南德威电缆实业公司承担连带清偿责任。作为被告之一,德威新材被太仓市人民法院要求于2020年2月底前向原告上海银行苏州分行支付票据款本金2315.68万元及逾期利息。裁判文书中并未具体解释上市公司及其实控人、实控人实控公司因何牵连其中。

  2020年4月28日,太仓市人民法院划扣了苏州菲尔普斯公司银行账户1.01万元。数天后,太仓市人民法院划扣了德威新材公司银行账户42.84万元。

  德威新材大股东德威投资集团亦卷入苏州菲尔普斯的借款纠纷之中。时代周报记者检索裁判文书网发现,苏州工业园区人民法院此前发布的通知文书显示,申请执行人苏州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与周建明、苏州菲尔普斯、上海电缆厂(南京)有限公司、德威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存在金融借款合同纠纷。

  据通知文书中的案号,苏州工业园区人民法院受理该案的时间为2018年,截至2020年6月23日,该案执行到位资金0元。目前,该案亦被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级执行。相关裁定文书亦未详述纠纷事项及德威投资集团牵连其中的原因。

  上述种种现象表明,上市公司及大股东、实控人与苏州菲尔普斯均存在诸多联系。

  “考虑苏州菲尔普斯对2020年2月底已发生法律效力的民事调解书未执行,以及被债权人申请人民法院强制执行,再到被上级人民法院裁定提级执行的情况,这说明苏州菲尔普斯确实存在财务困难的问题,无力偿付到期大额债务。”10月18日,知名财税审专家、资深注册会计师刘志耕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分析说道。

  债务逾期、募投项目合理性存疑

  近年,德威新材业绩惨淡,盈利能力不振。

  财务数据显示,2018年归母净利润亏损超过亿元,2019年亏损扩至5.88亿元。今年上半年,德威新材实现营收4.32亿元,同比减少24.28%,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635.09万元,同比由盈转亏。

  从2016年开始,德威新材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便大幅下滑。2016―2019年,德威新材仅2018年的经营活动产生现金流量净额为正。自上市以来,德威新材投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亦常年为负。这一指标仅在2019年为正,仅约2700万元。2012―2018年,其投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累计为-13.83亿元。

  时代周报注意到,2016年至今,德威新材筹资规模快速上升。2016―2019年,该公司筹资活动现金流入分别为14.90亿元、18.89亿元、23.58亿元和23.30亿元,但这也导致德威新材财务费用逐年增加。2019年年报显示,德威新材财务费用已达1.1亿元。

  从目前的货币资金和短期负债情况来看,德威新材也面临着较大的债务压力,资产负债率已经达到70.35%。据2020年半年报显示,德威新材流动资产合计18.84亿元,其流动负债达到21.06亿元,货币资金仅有1.35亿元。

  实际上,从2018年起,德威新材便已开始出现债务逾期。据2019年年报,德威新材已逾期未偿还的短期借款总额为1.36亿元,上述所有债务的逾期时间均为2018年末,均来自招商银行太仓支行。

  德威新材在对深交所年报问询函的回复中称,2018年,金融去杠杆,银行对民营企业贷款政策收紧,从而导致企业融资困难、融资成本增加。另外由于公司银行贷款大部分为控股股东信用担保,在控股股东被动平仓的情况下,银行认为控股股东担保能力不足,导致公司授信银行不断压缩公司信用额度,要求公司提前归还贷款。

  德威新材曾在回复函中表示,目前公司资金可支持部分经营业务的开展,无多余资金偿还上述逾期借款。

  时代周报记者还注意到,德威新材的一募投项目也存在疑点。4月,德威新材发布了定增预案,拟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7亿元。其中,4.9亿元用于年产6万吨PBT等新材料项目。对于此次定增,德威新材解释称,这将拓展公司业务布局、优化业务结构、提高抗风险能力。

  德威新材的PBT材料主要由其子公司江苏和时利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和时利”)生产。财务数据显示,2018年和2019年,和时利PBT树脂的毛利率分别为14.65%和8.76%。据2020年半年报,PBT树脂业务的毛利率已为-0.64%,其期内营业收入仅为4295.40万元,营业成本却高达4322.98万元。

  2019年,德威新材的综合毛利率为13.64%,大幅高于PBT树脂。德威新材募资投入毛利大幅下滑的PBT项目,市场对这一行为的合理性也充满疑问。

  业内人士判断,短期来看,随着后续新增产能的建成投产,使得PBT行业仍将呈现供大于求的局面,存在下行风险。

  10月16日,卓创资讯分析师朱艳琳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PBT行业已经存在产能过剩的情形。“今年PBT行业基本没有什么利润空间。上半年,行业还出现了严重的亏损,8月份以来,PBT价格连涨近三个月的时间,才逐步使行业止亏。”对此,德威新材董秘办一名工作人员回应称,“不管目前情况如何,我们相信公司董事会做出这个决定是有考量的。”

  10月19日,德威新材收报3.83元/股。其总市值为38.52亿元,较五年前历史峰值缩水近七成。

(责任编辑:关婧)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精彩图片
涨跌幅TOP10
上市全观察

德威新材债务逾期 应收票据出票人资金困难

2020-10-20 07:30 来源:时代周报
查看余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