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踩雷”广发后更换保荐机构 金埔园林重启创业板IPO

2020年09月29日 14:28    来源: 中国经营报    

  本报记者方超童海华上海报道

  在“踩雷”广发证券被中止发行上市审核52天后,金埔园林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埔园林”)再度开启冲击IPO之路。

  9月11日,深交所官网显示,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创业板股票发行上市审核规则》第六十六条的规定,其恢复对发行人的发行上市审核,而在几十天之前,二度冲击IPO的金埔园林,意外“踩雷”广发证券。

  在谋求创业板之外,金埔园林的业绩表现也引发外界关注,Wind数据显示,2017-2019年,其营收增速分别为38.69%、50.45%、19.24%,除了营收减速外,金埔园林还面临存货余额较大等风险。

  对此,《中国经营报》记者致电致函金埔园林相关负责人,但是截至发稿,仍未获得其回复。

  上市之路“一波三折”

  “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因广发证券受罚一事,金埔园林等多家保荐机构为广发证券的企业,被迫中止IPO。

  相关信息显示,早在7月10日,证监会官网就发布信息,对广发证券在康美药业相关投行业务中的违规行为依法下发行政监管措施事先告知书,拟对广发证券采取暂停保荐机构资格6个月等处罚措施。

  受此波及,金埔园林IPO申请被中止,深交所官网披露于7月22日的信息显示,7月20日,金埔园林因保荐人被证监会暂停保荐机构资格,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创业板股票发行上市审核规则》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三)项的规定,“本所中止其发行上市审核”。

  梳理可发现,因“踩雷”广发证券而被迫中止IPO进程的金埔园林,其在不足一个月之前的6月29日,刚刚向深交所创业板递交上市申请,但因为保荐人被证监会暂停保荐机构资格,金埔园林的上市之路被按下“暂停键”。

  值得注意的是,冲击IPO,对于金埔园林来说,或许早已不再陌生,相关信息显示,这已是其第二次谋求登陆资本市场。

  证监会官网显示,金埔园林曾在2015年6月19日报送IPO申报稿,不过一年后的2016年11月4日,在证监会发布的《2016年6-9月终止审查首发企业及审核中关注的主要问题》中,指出金埔园林存在“2015年度经营业绩较上年大幅下滑”的事项。

  Wind数据显示,2012-2014年,金埔园林的营收分别为4亿元、5.04亿元、5.62亿元,但Wind数据并未显示其2015年的业绩数据,而金埔园林2016-2017年的营收分别为3.34亿元、4.64亿元,与2015年之前相比,堪称“过山车”。

  但金埔园林显然没有放弃上市,“2018年是我们金埔园林上市辅导期的最后一年,是极其重要的一年”,2019年1月13日,金埔园林官方微信曾如此表示。而证监会网站也显示,该年6月4日,金埔园林再次递交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招股说明书,直至2020年“踩雷”广发证券。

  就其更换保荐机构申请创业板IPO重新被受理等情况,记者此前致电致函金埔园林相关负责人,但截至发稿,并未收到相关回复消息。

  应收账款“居高不下”

  在“曲折”的上市路外,金埔园林的业绩表现也格外引人注目。

  Wind数据显示,2017-2019年,金埔园林营收分别为4.64亿元、6.98亿元、8.32亿元,同期增速分别为38.69%、50.45%、19.24%,其归母净利润分别为0.49亿元、0.68亿元、0.87亿元,增速分别为37.78%、40.73%、26.86%。与其营收规模增速类似,其2019年净利润增长速度也呈放缓之势。

  天风证券研报也认为,“2019年行业整体营收增速由正转负为下滑22.62%,2020年Q1行业受到疫情影响,整体营收进一步下滑49.53%”,而金埔园林也表示,其2020年一季度营业收入同比下滑23.67%。

  除了营收放缓外,金埔园林的存货余额也引发市场关注。

  金埔园林招股书显示,截至报告期各期末,其存货账面价值分别为27065.06万元、60046.53万元及77943.11万元,占流动资产的比重分别为28.75%、50.35%及51.33%,呈现快速上升之势,“占流动资产比重较高”。

  除此之外,金埔园林还面临应收账款余额较高导致的经营风险。

  相关信息显示,由于园林绿化项目收款具有一定的滞后性,造成相关企业应收账款规模较大,金埔园林招股书显示,截至报告期各期末,其应收账款净额分别为39308.61万元、36317.65万元及49599.11万元,占流动资产的比例分别为41.76%、30.45%及32.66%。

  金埔园林对此表示,随着其承接的园林绿化项目的规模将越来越大,相应的项目建设周期也会越长,“使得应收账款规模也相应扩大,导致公司的营运资金规模无法满足经营需要的风险不断上升”。

  值得注意的是,天风证券唐笑分析师等认为,园林企业“长期应收账款会计计提准则的保守度往往不及应收款,叠加疫情影响大,各地政府财政支付能力有所收缩,部分长期项目未来存在一定的超预期计提可能”。而颇为有意思的是,金埔园林还在招股书中表示,其具有人才优势、科技研发优势等,但在2017-2019年,金埔园林研发投入占营收的比例仅分别为0.35%、0.26%及0.37%。

  但对比金埔园林在招股书中所列的竞争对手研发投入比可发现,在上述2017-2019年期间,东方园林研发支出占营收的比例分别为2.83%、2.81%、2.92%,同处江苏省的花王股份分别为3.09%、3.91%及3.34%,天域生态分别为1.62%、2.66%及3.14%。

  尽管如此,金埔园林的上市进度仍在持续更新,深交所官网显示,其在9月11日恢复对金埔园林的发行上市审核后,金埔园林创业板上市“项目基本信息”栏显示,审核状态已变为“已问询”,更新日期是2020年9月16日。

(责任编辑:蔡情)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精彩图片
涨跌幅TOP10
上市全观察

“踩雷”广发后更换保荐机构 金埔园林重启创业板IPO

2020-09-29 14:28 来源:中国经营报
查看余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