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春秋电子股价暴涨高管趁机减持 现金流骤降又推定增遭市场反感

2020年09月29日 07:20    来源: 投资者网    

  《投资者网》谢莹洁

  9月24日晚,苏州春秋电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春秋电子”,603890.SH)公告称,拟募集资金总额不超5.57亿元,用于年产1000万套精密结构件项目和补充流动资金。

  消息发布后,股吧中质疑声此起彼伏:“发行价才5元,这不是抢钱么”“又减持又增发,增发完就收割”“为了定增打压股价很正常”……

  一个月前,春秋电子刚交出一份亮眼的成绩单:2020年上半年,春秋电子营业总收入约13.6亿元,同比增长70.4%;归母净利润约1.38亿元,同比增长431.6%。

  那么市场为何对于此份定增如此反感?问题究竟出在了哪里?

  股价一反常态

  公开资料显示,春秋电子成立于2011年,主要产品为笔记本电脑及其他电子消费品的结构件模组及相关精密模具(即笔记本外壳)。

  2017年12月上市后,春秋电子在资本市场一直默默无闻,今年却一反常态。今年7月,公司宣布牵手上海摩勤智能,在南昌成立合资公司,后者是华勤全资子公司,而华勤则是华为的ODM厂商。

  春秋电子股价也顺势乘风而上,今年7月达到19元/股的高位,市值突破70亿元;今年年初时,其股价不到8元/股,市值仅30亿元。

  往前追溯,春秋电子2017年年末上市以后,股价长期阴跌。股价从14元/股(前复权)下跌到2019年年初时的5.4元/股,直至2019年年末也维持在这一水平。

  公司于是顺势提出扩产:“此次募集资金主要将用于笔记本电脑金属结构件及配套模具产线的建设,当然亦不排除未来进一步涉足汽车电子精密结构件及配套模具的开发。”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4月,春秋电子还发布了2.4亿元的可转债,公司的底气源于行业景气度持续提升——

  2020年中报称:“新冠疫情促进了远程办公、在线教育等行业的快速发展,笔记本电脑作为终端应用端迎来了需求的大幅增长。作为笔记本电脑重要组成部分的结构件模组因此迎来需求的大幅上扬。”

  不少券商也看好公司未来,如太平洋证券指出:“今年 8 月,华为启动‘南泥湾’计划,笔记本电脑亦被纳入其中,随着华为对笔记本电脑业务的重视程度逐渐提高,其未来会不断抢占海外品牌厂商在国内的市场份额。春秋电子或将直接受益于该计划推动国产笔电产品增量带来的持续性ODM订单。”

  高管趁机减持

  看似顺水推舟的定增方案,却引来股民们的嘘声一片。根据定增预案,春秋电子募集资金不超过5.57亿元,增发股份不超过1.15亿股。以此计算,定增价格或为4.8元/股。

  以定增预案前一交易日(9月24)的收盘价15.09元/股作为参照,相当于打三折。由于此次定增尚未确定增发的对象,这一价格显然是为了吸引各路机构投资者。

  根据再融资新规要求,公司定增的发行价格不低于定价基准日前20个交易日公司A股股票均价的80%。以春秋电子今年的涨势,低价定增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不过好在,在高管们的“努力”下,其股价近两个月来已下滑约14%(截至9月28日收盘)。

  今年8月6日,春秋电子有240万限售股股解禁;8月8日,公司就抛出了减持计划:二股东瑞司红投资出于自身资金需求,拟在半年内减持不超过1925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4.9%。

  与此同时,减持紧锣密鼓地在进行。

  9月12日,春秋电子公布减持进展:6月初至8月末,副总经理王海斌减持9.4万股;7月中旬至8月末,董秘张振杰减持44.9万股,双方剩余未完成减持数量分别有6.28万股、11万股。

  Wind数据显示,今年以来上述3名股东通过12次减持,累计卖出405.8万股,变现6672.5万元。

  虽然春秋电子业绩不菲,但现金流却不能反哺公司。今年上半年,其经营活动现金净流量为-0.23亿元,2019年年中时为1.32亿元。财报称这是支付职工薪酬及研发费用的资金增加所致。

  但事实上,春秋电子的职工薪酬仅比去年同期高出81万元,研发费用增加2224万元,无法解释两个报告期的经营活动现金净流量为何差距达到1.55亿元。

  不仅如此,春秋电子招股书列出的竞争对手也并未面临相似困境。2020年上半年,巨腾国际、横河模具、银宝山新经营活动现金净流量为0.62亿元、0.34亿元、1.06亿元。

  赊销严重或许才是真正的“罪魁祸首”。2019年上半年至2020年上半年,其应收账款从5.14亿元涨到10.04亿元。

  而追根溯源,则在于大客户依赖。过去三年间,公司前五大客户销售金额在主营业务中占比九成,应收账款在营收中占比达到三四成。

  “若主要客户减少采购量或者不再采购本公司的产品、应收账款不能按期收回,将会对公司生产经营活动产生不利影响。”春秋电子如此提示风险。

  成长能力不佳

  随着现金流不断流出体外,春秋电子通过自有资金扩产的愿望难以落地。

  截至2020年上半年,公司货币资金为5.84亿元,仅能覆盖5.35亿元短期借款,为此公司用应收账款融资了554.6亿元。

  由此,募资几乎成了唯一的扩张之策。资深投行人士王骥跃表示:“现在机构参与的大多是询价定增,是以市价为基础打八折的底线上,通过询价方式确定最后价格。但即便如此,机构还是会挑选公司,而不是所有公司都容易发行成功。”

  而春秋电子成长能力并未给市场足够的“安全感”。

  春秋电子与行业龙头渐行渐远。2017年公司上市时,其营收为17.4亿元,与巨腾国际营收(65亿元),相差3.7倍;2019年,春秋电子营收达到20.2亿元,巨腾国际营收则超80亿元,差距拉大到4倍。

  Wind数据统计,春秋电子三年营收复合增长率为16%,净利润复合增长率-2.5%,位于行业中等偏下;在Wind技术硬件与设备板块中,有一半以上的公司三年复合增长率超25%,净利润复合增长率超20%。

  值得一提的是,春秋电子所属行业竞争已步入白热化,公司在财报中提示风险称:“如果公司不能正确把握行业和市场发展动态等,将会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丧失优势,面临被竞争对手超越的风险。”

  从历史情况看,如果上市公司未来业绩难以预测,增发价过高,不排除定增因无人认购而流产的可能。《投资者网》就相关问题联系到公司方面,截至发稿仍未获回复。(思维财经出品)■

(责任编辑:关婧)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精彩图片
涨跌幅TOP10
上市全观察

春秋电子股价暴涨高管趁机减持 现金流骤降又推定增遭市场反感

2020-09-29 07:20 来源:投资者网
查看余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