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ST岩石重组终止 海银系白酒梦受挫

2020年06月16日 14:54    来源: 中国经营报    

  本报记者党鹏成都报道

  “公司为什么不申请摘ST的帽子?”在线上平台,有投资者如此询问ST岩石(600696.SH)的董秘。

  对于正在谋划进入白酒行业的ST岩石来说,却不得不踩下“急刹车”。6月5日,ST岩石公告称受疫情影响,公司原拟收购章贡酒业和赣州长江实业各95%股权的重大资产重组将被终止。

  从2018年底ST岩石收购一家白酒电商平台之后,便加快了进军酒业的步伐。即使如此,2019年ST岩石的白酒销售仅为517.84万元。

  就此,上交所就其业绩和业务板块的变动问题,在6月4日进行了询问,6月12日,ST岩石公告称,对上交所的问询函延迟到6月18日方能回复。《中国经营报》记者也未收到ST岩石对采访提纲的回复。

  记者注意到,ST岩石进军白酒,主要源于其背后控股方“海银系”的白酒布局。以金融业为主的海银系此前曾公开宣布将大举进入白酒行业。“我觉得海银系缺乏实业情怀,喜欢讲故事。”白酒行业专家肖竹青毫不讳言地表示,白酒行业追求可持续发展,需要有做实业的耐心。

  ST岩石重组终止

  从金融业转型白酒行业,从匹凸匹改名ST岩石再到如今的上海贵酒股份有限公司,已经多次更名的ST岩石,或许更着急摘帽并改名。

  记者注意到,早在2018年12月,ST岩石以228.24万元的价格,收购了白酒销售线上平台——贵酒云85%的股权,另外15%股权则由上海爱浩企业管理中心持有。以此为平台,ST岩石试水白酒销售行业。

  天眼查系统显示,贵州贵酒云注册地址位于贵州省仁怀市茅台镇上坪村,与贵州贵酿酒业有限公司及子公司贵州贵酿酒业销售有限公司注册地址一致。

  2019年11月,贵酒云全资持有的上海禾木实业有限公司名称变更为上海贵酒酒业销售有限公司,并在12月5日正式完成变更,成为ST岩石从事酒业销售的孙公司。此前,上海禾木实业有限公司的主业是物业管理、技术服务。

  就在同一天,公司注册资本为1亿元的上海军酒有限公司正式成立。按照此前公告,该子公司拟从事的具体业务为散酒销售。根据ST岩石在线上平台对投资者的公开回复,公司从4月份正式拓展终端渠道合作零售店,截至目前已经在河南、江苏、山东、福建等地开设近60家终端零售店。

  2019年12月5日,ST岩石公告,公司全称由“上海岩石企业发展股份有限公司”变更为“上海贵酒股份有限公司”,这已经是公司上市以来第六次更名。

  即使如此,在白酒行业从未停止运作的ST岩石,在2019年的白酒营收仅为517.84万元,占公司营收比例仅为4.75%。“白酒销售业务开展不久未形成规模营收,故营业收入大幅下滑。”ST岩石在公告中如此解释。

  让投资者更加关注的是ST岩石对章贡酒业和赣州长江实业股权的收购。ST岩石于4月公布,上海贵酒股份有限公司拟通过支付现金的方式,购买控股股东上海贵酒企业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贵酒发展”)所持有的章贡酒业95%股权和长江实业95%股权。同时,双方还在4月15日签署了《收购意向协议》,预计将不晚于6月15日前披露此次交易相关的预案或正式方案。

  记者注意到,章贡酒业是在去年12月6日,由贵酒发展以2.8亿元的成本,从天音控股(000829.SZ)手中收购而来。但是如今,却因为“对章贡酒业和长江实业的尽调工作进展不及预期,贵酒发展与天音控股的交割审计亦没有完成,此次重大资产重组将被终止”。至于后期是否还会持续跟进,ST岩石未给予回复。

  “本来贵酒发展想左手倒右手,但是概念炒作了,却没有从天音控股方收购到标的。”长期关注江西白酒行业专家杨承平告诉记者,章贡酒业在当地几十家白酒企业中算是最大的,即使如此,章贡酒业的年销售也只有1亿元左右,占到赣州白酒市场的二十五分之一。此外,根据2.8亿元的成交额估算,减去土地、厂房等资产,章贡酒业的库存老酒应该很少。

  就此,白酒专家蔡学飞表示,ST岩石这次大举进入白酒行业的模式,是典型的内部孵化,子孙公司拓展布局形式开展运营与销售工作。目前来看的话,这种模式比较符合拥有一定资本实力,借助大资源投放实现市场的快速占领,但是其战略持续性取决于企业对于后期市场精耕细作程度。

  或许是为了继续给资本市场“定心丸”,ST岩石公告称拟设立全资子公司上海贵酒科技有限公司,注册资本为1亿元,主要经营酒类、食品和互联网信息服务。

  海银系资本布局悬疑

  6月3日,新三板酒企名品世家酒业连锁股份有限公司公告称,因上海五牛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下称“五牛投资”)筹划与洽谈收购公司股权事项,公司自2019年10月8日开始停牌,后又因收购事项的尽职调查、商讨、论证尚未完成,因此在6月3日复牌。

  据悉,上海五牛投资于2019年8月开始接触名品世家,收购前的尽职调查、商讨、论证等工作已基本完成,但因疫情的影响计划被打乱。至于双方是否继续推进,目前尚不得而知。

  五牛投资与ST岩石背后,则是以海银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韩宏伟和其儿子韩啸共同组成的“海银系”。在经历了金融业的震荡之后,海银系近几年将白酒业务纳入了其发展的轨道。

  蔡学飞介绍,名品世家虽然体量不大,但经过长时间的发展,也属于成熟性电商平台,并具备完善的渠道网络布局体系。而对于海银系而言,在接连收入多家酱酒公司后,海银一方亟须产品输出的渠道,来完善白酒板块的布局。

  记者注意到,早在2018年,海银集团曾公开提出,拟用5年时间在遵义投资500亿元打造集现代化、智能化、酒旅一体化的10万吨酱香型白酒产业园,同时将并购数家遵义白酒产业,并购企业总产能将达5万吨,并多次高调宣布“欲进入白酒行业前五的位置”。

  但是此前记者多次联系遵义市相关部门,询问其白酒基地事宜,获得的回复是一直未有推进。此外,2019年又传言海银集团收购了贵州高酱酒业有限公司。但据天眼查显示,在去年11月12日该公司股东发生了变更,目前由广州华思泰贸易有限公司和成都兴健德贸易有限公司分别持有52%、48%股权。但未有证据显示,这两家公司背后是否有海银系背景。

  “目前来看的话,海银系主要是布局酱酒板块,而章贡酒业虽然为地方名酒,但是多年来也存在着市场萎缩、品牌力下降等问题,可能与海银系深度布局酱香板块的战略不够匹配。”蔡学飞表示。

  但随着行外资本复星系入主金徽酒(603919.SH),似乎开启了资本新的投资方向。今年5月,复星国际旗下豫园股份斥资18.36亿元,从亚特集团手中接任金徽酒的掌政权。此外,复星系还是青岛啤酒的二股东。

  肖竹青认为,目前资本并购白酒产业将更偏向于高附加值品类,在企业选择上也多倾向于产业链健康的区域龙头企业。同时,资本并购不再是简单粗暴的野蛮介入,从现金流、内部经营、产品布局等考察也更专业细致,相对于曾经的纸上谈兵,当前的并购目标更加务实,并购过程中的估值也客观合理,并购后的人事安排、供应链和资源整合上也更妥善。

  记者注意到,此前进入白酒行业的维维股份、联想佳沃等,无不是最后折戟而归。尤其是在茅台镇,更多的行业资本在这里悄无声息地折翼。

  “白酒行业是追求可持续发展,需要做实业的耐心。”肖竹青表示,不仅是要有资本,尤其是有支持耐心的资本,那些靠讲故事、做概念的资本,在这个行业是玩不转的。

(责任编辑:华青剑)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精彩图片
上市全观察

ST岩石重组终止 海银系白酒梦受挫

2020-06-16 14:54 来源:中国经营报
查看余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