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预盈变预亏 威创股份加速幼教业务转型

2020年02月24日 16:35    来源: 中国经营报    

  本报记者李向磊北京报道

  威创集团股份有限公司(002308.SZ,以下简称“威创股份”)业绩“变脸”引起深圳证券交易所(以下简称“深交所”)注意,并向其下发关注函,要求补充披露商誉减值准备明细等内容。

  根据威创股份1月31日发布的《2019年业绩预告修正公告》显示,2019年度威创股份归属上市公司

  股东的净利润由盈利0.79亿元~1.58亿元修正为亏损11亿元~14亿元,主要原因是其收购幼教业务形成的商誉计提减值。

  2月13日,威创股份在回复深交所关注函的公告中,披露了其旗下不同幼教资产计提商誉减值金额。《中国经营报》记者注意到,在威创股份进行计提商誉减值的资产中有一家北京可儿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可儿教育”),已经以

  3.85亿元的价格出售给可儿教育创始人,扣除可儿教育向威创股份历年分红的0.82亿元后,出售价格为3.03亿元。而在披露的商誉计提减值明细中,威创股份又对可儿教育进行了1.3亿元的商誉减值。

  随后记者就商誉减值以及是否会继续出售旗下幼教资产等问题致电威创股份并发去采访函,其以处于披露业绩快报的窗口期为由拒绝了记者的采访。

  业绩“变脸”的背后

  公开资料显示,威创股份成立于2002年,原主营业务为超高分辨数字拼接墙系统业务。后因主业增长乏力,其跨界进入学前教育领域。2015年以后,威创股份陆续收购了北京红缨时代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红缨教育”)、北京金色摇篮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色摇篮”)等幼教资产,形成超高分辨数字拼接墙系统业务和幼教业务双主业运营模式。

  经过一系列投资并购,威创股份业绩得到了较为明显的改善。其中,2016年,威创股份营收和净利润分别为10.51亿元、1.82亿元,同比分别增长12.11%和52.53%,净利润增速创下近年新高。

  不过,随着学前教育领域监管趋严,以及相关监管政策的发布和实施,对威创股份造成了不小的影响。其在回复深交所关注函中称,随着学前教育相关政策的推出以及各地幼儿园治理政策陆续实施,经初步测算包括商誉的资产组可收回金额已远远低于其账面价值,幼教公司商誉出现大幅减值。

  在计提商誉减值的同时,威创股份还在出售幼教资产。根据威创股份发布的相关公告,公司临时股东大会已经审议通过将可儿教育转让给刘可夫、回声的议案。后二者为可儿教育的创始人,2017年以3.85亿元的价格将可儿教育70%股权出售给威创股份。三年后,刘可夫、回声又以3.85亿元从威创股份处将可儿教育70%股权“赎回”,扣除已向威创股份分红约0.82亿元,该笔交易价格为3.03亿元。这意味着威创股份高价收购可儿教育后,又打折将资产出售给了当时的被并购方。

  在相关出售公告中,威创股份表示,鉴于国内学前教育行业新政出台,并在各地逐步落地实施,可儿教育未来的经营情况存在较大不确定性,“本次转让可儿教育股权有利于公司及时收回投资资金及公司未来的发展。”

  可儿教育未来业绩的不确定性或成威创股份出售的一个重要原因。相关数据显示,可儿教育2017年~2018年累计实现净利润8386万元,累计承诺完成率为102%。但2019年前三季度,可儿教育未经审计的净利润为2382.64万元,而2019年其需要完成的最低业绩承诺数为4477万元。

  另一方面,彼时为顺利收购可儿教育,威创股份以收购后的可儿教育70%股权作为质押担保向招商银行贷款2.3亿元。此次出售完成后,威创股份需要按约定归还上述贷款本金及利息。

  然而,记者注意到,在威创股份回复深交所关注函中称,以可儿教育70%股权交易对价3.03亿元测算,截至2019年12月31日,可儿教育转让价款现值为2.29亿元,由此形成的商誉损失为1.3亿元。

  为何一边用买入的价格卖出可儿教育,另一边又对可儿教育计提1.3亿元的商誉减值?记者未能从威创股份方面获得答案。

  在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看来,威创股份不应该对可儿教育进行计提商誉减值。

  “收购标的未完成业绩承诺,威创股份没有必要进行商誉计提减持。”谈及威创股份为何在收购标的实现承诺业绩后仍计提商誉减值时,宋清辉表示,威创股份给出的商誉减值的理由并不充分。

  此外,有媒体报道称,威创股份突然进行大额商誉减值的答案或藏在控股股东变动的公告中。1月21日,威创股份控股股东威创投资及一致行动股东何小远、何泳渝与北京国信中数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信中数”)签署协议,后者拟通过发起设立并由其自身担任执行事务合伙人的合伙企业,受让威创投资、何小远及何泳渝合计持有的公司2.195亿股股份(约占公司总股本的24.22%),转让价款为14.56亿元,约合6.63元/股。若转让完成,国信中数将成为威创股份的控股股东。对于这一观点,记者亦未能从威创股份方面获得回应。

  加速转型

  随着学前教育领域政策监管趋严,幼儿园上市之路被堵死。越来越多的涉及幼教领域的上市公司纷纷剥离相关业务或加速去幼教化。

  记者了解到,受学前教育政策,以及各地实施的幼儿园转为普惠性质的规定影响,在美股上市的红黄蓝转型为幼儿园提供管理、师资、产品等方面的服务。A股上市公司群兴玩具(002575.SZ)2018年11月发布公告称,终止设立群兴彩虹蜗牛幼儿园并购基金;秀强股份(300160.SZ)则在2019年6月宣布剥离幼教资产,退出了学前教育领域。

  对于跨界幼教领域的威创股份来讲,其也在尝试进行转型,向幼教产业上下游延伸,打造儿童成长平台。在2018年11月的学前教育政策发布后,威创股份发布公告称,以收购的红缨教育、金色摇篮等幼教品牌的基础上架构幼教业务体系,为幼儿园提供品牌授权在内的综合性服务和商品销售,并在此基础上进一步延伸至儿童早教、社区学校、艺体培训等儿童成长领域的服务及相关产品的销售。

  2019年上半年,威创股份进一步通过组织结构升级,打造“大中台”,推动幼教子公司整合,打破不同品牌之间的独立界限,为一线业务形成有效支撑。

  另一方面,威创股份加快了早教托育领域的发展步伐,在布局其他儿童成长场景,如早教、社区学校以及其他儿童艺体培训领域的同时,利用科技赋能儿童成长,通过和WonderWork-shop、点读电子科技(咿啦看书)等教育内容公司达成合作或投资,为用户提供优质教育产品。

  不过,威创股份加速转型的效果仍然有待时间验证。根据其2019年上半年报告显示,其儿童成长平台业务体系内的幼儿园服务业务板块营收为8853.99万元,同比下降27.76%;幼儿园商品销售业务板块收入为8021.13万元,与2018年同期基本持平;多元儿童成长场景业务营收同比下滑12.92%,为2820.62万元。

  熟悉幼教产业的教育行业资深人士邓同华对记者表示,在幼教服务领域,尚未出现规模较大的企业,也就是没有行业巨头,这对于威创股份来说是一次机会。但开办幼儿园是现金流非常好的业务,从幼儿园所有方变成幼儿园的乙方后,现金流以及收益的不确定性或将增加。

  邓同华等多位业内人士对记者表示,随着国家出台引导幼教产业发展的政策,以及各地陆续出台幼儿园管理的实施细则,私立幼儿园证券化之路已被终止。另一方面,受新冠肺炎疫情以及“停课不停学”等方面的影响,房租、人员、生员流失以及招生成本可能进一步增加,一些中小规模的私立幼儿园难以为继,这意味着2020年的幼教领域将加速洗牌和产业变革。

 

 

(责任编辑:华青剑)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精彩图片
上市全观察

预盈变预亏 威创股份加速幼教业务转型

2020-02-24 16:35 来源:中国经营报
查看余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