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大肆卖资产伴随计提巨额减值 海正药业如何真正摆脱危局

2020年01月20日 07:22    来源: 投资者网    

  《投资者网》 谢莹洁

  “建议公司高薪聘请刚离职的医学资深专家邵军博士!”2020年1月10日,当浙江海正药业股份有限公司(600267.SH,下称“海正药业”)宣布高级副总裁邵军辞职时,投资者互动平台上一片哗然。

  投资者的担忧不难理解。整个2019年,海正药业都在忙于卖资产,股权、技术甚至孔雀。时至年末,公司直接宣布对在建工程、存货等项目计提17亿元资产减值。

  一出一进的对冲之下,海正药业2019年或能扭亏为盈,不至于被ST。不过,公司的扣非净利润为负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实。2016年至2019年前三季度,海正药业扣非净利润连年亏损,累计亏亿元。

  曾与恒瑞医疗齐名的海正何以至此?2020年公司能否企稳回升?近期《投资者网》联系到海正方面,并得到了一定的答复,更多细节也由此浮出水面。

  不停地“卖”

  虽然2019年A股市场整体表现不错,但海正药业的股价却不怎么样,从年初最高时的13.77元/股下滑到年末的约9.5元/股;基金持股数在年初时有8497万股,到了2019年9月末仅2258万股。

  公司的改头换面始于2018年11月,彼时有着“灵魂人物”之称的白骅辞去董事长职务,取而代之的是商科出身的新董事长蒋国平、总裁李琰。蒋国平一直担任台州市公务员,而李琰具有外资企业、制药企业和私募基金三重背景。

  在二人领导下,海正药业于2019年成功扭亏为盈。2019年前三季度,公司归母净利润同比暴增17542%至12.55亿元,不过扣非净利润仍亏损4.04亿元,同比下滑271.45%。

  公司增厚业绩的法宝在于卖资产。2019年3月,海正药业发布公告称,已通过产权交易机构公开挂牌出售位于北京、上海、杭州、椒江四处的闲置房产。2020年1月6日,海正药业宣布:成功出售台州市椒江区君悦大厦A座的5套公寓,成交总额182万元,而目前仍有部分房产挂牌出售。

  除卖房产外,海正药业还出售了部分子公司股权、相关技术,其中最吸眼球的是2019年9月,海正药业以38.28亿元的转让价格及投资收益,转出了生物子公司海正博锐58%股权;同月还出售了23只孔雀,获利1.5万元。

  计提减值

  在业内看来,海正药业如此热衷于卖资产,主要是为了降低负债率。

  数据显示,海正药业近年资产负债率持续增长,最近三年均超过60%。债务以有息负债(以短期借款、长期借款、应付债券之和计)为主,其从2010年的不足20亿元持续增长至2019年初110.6亿元。

  不过截至2019年三季度末,海正药业资产负债率仍未得到有效缓解,其流动比率与速动比率分别为0.82与0.62,远低于2与1的正常值。而今临近春初,市场才勉强看清海正药业的棋局。

  2019年12月10日晚,海正药业发布高达17亿元的资产减值公告。公司将4.12亿元的研发开支进行费用化处理,同时无形资产减值损失、在建工程及固定资产减值损失、存货跌价损失分别为1.02亿元、9.41亿元、2.74亿。

  如此一来,海正在断臂求生的同时,保证了公司2019年业绩为正,但赤裸裸的资本运作也引来市场质疑:公司是否有财务洗澡的嫌疑?

  “新管理层在一些事情上的判断上与原管理层显著不同,公司为前管理层过于随意的会计政策与会计估计付出了惨重的代价。”海正药业董事长蒋国平日前在接受央视采访时如此表示。

  公开资料显示,海正药业是国内领先的原料药与制剂一体化综合性药企,2000年上市后业绩多年平稳上涨。公司的转折点出现在2015年,由于原料药业务八成来自美国和欧盟等海外市场,这些市场先后受到环境的巨大影响,海正原料药业务遭受重挫,

  与此同时,为业绩贡献近半的制剂业务也出现问题。海正药业制剂业务主要源于海正辉瑞,即海正药业和辉瑞的合资公司。但2015年开始,海正辉瑞明星产品特治星产销量大幅下滑,2017年辉瑞又宣布撤资。

  从此,海正药业业绩便陷入颓势。2016年海正药业出现上市首亏,2018年更是巨亏4.92亿元,本次大额计提减值也与之相关。

  在对上交所的问询函回复中,海正药业表示:“本次总计终止了20项研发项目,主因是公司研发项目管理水平以及研发资源不能支持项目研发的全面有效推进,导致部分研发项目进度显著落后,后续已无研发或市场竞争优势,或不再适合继续推进。”

  在此之前,海正在建工程持续膨胀,多个核心项目投入金额早已超出预算,但是项目进度却迟迟无法完成,卡在99%的进度条上。究其根本,在于项目未转固前,借款费用将计入在建工程,而非利润表。

  如此看来,一旦转固,海正将面临债务危机、计提减值、被ST等多重风险。

  如何破局

  虽然,庞大在建工程带来的风险终于解除,此时的蒋国平却难以轻松,公司还面临着负债,以及未来业绩如何提振等种种挑战。

  但他仍努力向外界传达“触底反弹”的信号。2019年11月,海正药业先后宣布阿那曲唑片和来曲唑片通过仿制药一致性评价、非泼罗尼原料药获得CEP证书、克拉屈滨注射液获美国FDA批准。

  “2019年年末有息负债已下降至100亿元以下,其中有70亿元是银行贷款,其他是公司债、短融等。2020年公司将根据资金回流和资金管控情况,进一步降低有息负债的规模。”海正药业对《投资者网》表示。

  “公司短期战略为剥离非核心业务、加速核心业务板块发展(API,制剂,创新药,生物药);完成这一过渡后,公司将加速仿制药向创新药转型,聚焦免疫,抗肿瘤,老龄慢性病等领域,并扩展国际业务合作。”

  在最近两年的年报中,海正药业均表达了进军生物药的决心。为实现生物药快速发展,公司还对海正博锐进行重组,仅保留42%的股权。

  “博锐引进战投主要是为加快研发速度,使其在国内保持单抗类生物药第一梯队,并实现对生物药团队的激励,也有利于加快其证券化步伐。”海正药业告诉《投资者网》。

  目前,海正药业的生物药和创新药研发主要聚焦在自身免疫疾病、抗肿瘤、糖尿病等领域,但此前多年投入仅有生物药安佰诺在2015年上市,第二个重磅生物类似药阿达木单抗近期获批上市,这将成为首个国产宫颈癌疫苗。此外还有数十个产品处于研发阶段。

  对于生物业务的前景,业内并不持乐观态度。以海正药业斥巨资重点开展的创新药海泽麦布和生物药埃达木单抗为例,与之相同的研发企业已多达26家,其中不乏医药巨头,未来市场竞争之激烈可想而知。

  邵军的出走也似乎证实了这一猜测。公开资料显示,邵军具有30多年从事多肽化合物科研和多肽药物研发、生产、质量管理,以及美国 FDA创新药和仿制药申报注册经验。2015年时曾在海正药业杭州子公司任职。(思维财经出品)

(责任编辑:蒋柠潞)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精彩图片
上市全观察

大肆卖资产伴随计提巨额减值 海正药业如何真正摆脱危局

2020-01-20 07:22 来源:投资者网
查看余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