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重金5000万押宝财税SaaS企业纳入失信被执行人 “千年老二”齐心集团翻身仗失败

2019年11月09日 13:58    来源: 和讯网     李沐恩

  近期,大贲科技因违反了财产报告制度被北京昌平法院立案并将其纳入失信被执行人,至此便引出了其二股东即A股上市公司齐心集团上位未果的辛酸往事。

  齐心集团和晨光文具是文具行业里的两家头部公司,然而,多年来,齐心集团始终被晨光文具压一头,排在第二名。

  布局SaaS是齐心集团的一次战略调整。从文具类业务到企业级SaaS软件服务,齐心太想超越晨光了,在入局SaaS细分领域之后,齐心便开始了“广撒网”式的跨界并购。截至目前,齐心的并购成本累计达10.45亿元,是晨光的5倍多。

  然而这种“广撒网”式的跨界并购不仅没能给齐心带来丰厚的收益,就当前的结果来看,齐心集团在早之前投给大贲科技的5000万不仅打了水漂,且由于商誉受损,齐心再想翻身怕是难上加难。

  “千年老二”名副其实

  文具行业是典型的小产品大生意,可是齐心集团很难拔得头筹。

  一说起用什么办公文具或书写工具,大部分人首先想到的便是晨光文具,而不是齐心集团。同样都是做文具的,差别咋这么大呢?

  智研咨询数据统计,2018年我国文具行业市场份额中晨光文具市占率为7.32%,位列榜首,齐心集团为3.63%,位居第二。晨光总体市场份额是齐心集团的2倍。

  从营收和净利润角度来看,晨光文具营收增长势头较齐心集团强劲,2011年至2019年Q3,晨光文具业绩始终维持着稳中有进,齐心集团一路追赶却未曾超越。数据显示,截止2019年9月30日,晨光文具实现营收79.47亿元;实现净利润8.02亿元,同比增长32.88%。齐心集团实现营收43.5亿元,实现净利润为1.8亿元,同比增长30.99%。

  可以看到,晨光营收增长相对稳定,在30%上下浮动。而齐心营收是呈现“W”形状,变化幅度很大,从2012年开始,公司业绩增长疲软并开始下滑,2014-2015年其经营遭遇第一次的谷底,收获一个亏损点。

  财报数据显示,截止2015年末,公司实现营收15.82亿元,同比下降3.11%;而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仅为1970.83万元,同比下降32.21%,扣非净利润则为-2951.45万元,同比下降216.13%。

  对此,公司在年报中解释,报告期内,公司进行战略调整,为提高公司品牌影响力,加大了广告费用的投入为2.09亿元,同比增加29.32%,此外,公司还加大了对物流配送体系以及研发的投入,未产生相应的收益从而导致亏损。财报数据显示,研发投入2530万元,同比增加24.08%,占营收比为1.6%,而当年公司营收为15.82亿元。

  显然,转型调整之后的齐心集团业绩虽然有所回升,但与晨光文具的差距仍然很大。

  另外,从净利率来看,自2011年起,齐心净利率就已经开始下滑,而晨光在2012年也开始出现下滑趋势,但两家却走出了不同的趋势,2012-2015年齐心比晨光下滑尤为明显。

  可以见得,齐心相比于晨光业绩很是不稳。2015年之后,齐心努力缩小与晨光的差距,但始终没能够到6%这条线;同时晨光至今也没能回到12%。但截至2019Q3,两家似乎将再次出现反差趋势。

 

  而造成齐心业绩不稳的一大原因,很大的可能性是公司一直以来是属于代理经营,其溢价能力和自主权相对弱势;而晨光则有“晨光系”的自有品牌,相比于齐心,经营风险可控。

  代理产品的“痛”

  齐心和晨光在国内前十文具品牌中均占有一席之地,但是两家发展却是截然不同的局面,这不仅在于不同的企业经营策略,还关乎于企业经营者的格局。

  20年前,晨光文具掌门人陈湖雄将公司定位为做文具行业的品牌制造商,侧重专攻终端用户,形成自有品牌“晨光系”,并开始在终端开零售店。截至2019年6月底,公司在全国拥有300家零售大店,其中晨光生活馆129家,九木杂物社171家。直接面对个人消费者。

  整体上来讲,公司对各类渠道定位精准,在供货方面针对性极强,可实现在消费升级过程中,不同消费的文具消费需求。而且自有品牌毛利率较代理销售的品牌更高,同时质量有所保证。

  此外,公司在越南和泰国还有2000家零售终端,营销渠道不断扩大。对于其他两家而言,晨光全渠道布局是其可望不可及的。

  值得一提的是,晨光文具的办公文具类收入中,学生文具被单独列出,在2011-2019年上半年,这条支线均贡献了至少22%以上的收入。这足以证明晨光针对重点细分人群进行特定产品销售的策略是正确的。据2018年公开信息显示,晨光以制笔业务为核心,占比超过35%。

  反观齐心集团,采取的是代理品牌的经营策略,并且较侧重大型政企办公场景。财报显示,截至2019年6月末,齐心集团已累计中标了包括80家省市级政府、24家央企、15家银行保险机构、15家军工企业等在内的近150家大型政企客户的办公集采项目。

  由于晨光文具在办公直销模式上布局更晚,因此齐心集团在这方面的优势明显。

  但是齐心集团由于是代工销售,其在产业领域表现较为被动,虽然如今已经形成了扁平化分销格局,但代理产品的毛利率相对较低,为企业营收的贡献有限。和讯网统计历年财报数据发现,2011-2019Q3,晨光文具毛利率始终维持在25%以上,齐心集团则从2012年之后均在20%一以下,且仍然有进一步下滑的趋势。

  辛酸上位史

  相比晨光深耕渠道,专心于文具行业,齐心则显得没有那么专一。自2015年开始战略调整,齐心便拉开了跨界并购的序幕。

  2015年,公司先是并购了EasyPrintInc.21.18%的股权,后又“以用户需求为导向的集成大办公服务”的名义,以自有资金加银行融资共出资3.38亿元收购了杭州麦苗100%股权,跨出“互联网+大办公”体系的第一步。

  2016年齐心集团的“大办公”产品体系范畴进一步扩大,3月齐心集团以5.6亿元收购银澎云计算100%股权,银澎云计算核心业务为“云视频会议”SaaS服务及相关产品,拥有云视频“好视通”品牌;7月、12月先后向犀思云(苏州)云计算有限公司(简称“犀思云”)共投资2345万元并获得5.41%股权,并委派一名董事参与其决策管理;

  2017年1月,齐心集团以5000万元现金认购大贲科技12.5%股权,成为其第二大股东,与此同时,齐心正式进入财税SaaS细分领域;6月,齐心集团合计投资4004万元持有上市公司神州云动11.31%的股权,神州云动拥有自主知识产权SaaS+PaaS产品CloudCC.com。

  “广撒网”式的跨界并购让齐心收获了很多与SaaS相关的资产,可以看出,齐心的现金流还算不错。

  公开信息显示,目前为止,齐心用于并购的成本累计达10.45亿元,是晨光文具的5.4倍。显而易见,齐心集团已经准备在SaaS行业大干一场。其入局SaaS软件服务,目的就是想与晨光文具缩小差距,进行差异化竞争。

  然而,大贲科技的暴雷,让齐心集团超越晨光的梦又远了。

  从2016年收购银澎云计算算起,齐心开展SaaS业务已有三年有余。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上半年,公司互联网SaaS软件及服务的毛利率高达65.09%,远高于办公文具类产品的毛利率,办公文具类毛利率为12.53%。

  虽然毛利率很高,但花费巨额跨界并购,其资产所产生的效益却也难及预期,齐心SaaS软件服务产生的收益跟主营业务相比如九牛一毛。

(责任编辑:马欣)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精彩图片
上市全观察

重金5000万押宝财税SaaS企业纳入失信被执行人 “千年老二”齐心集团翻身仗失败

2019-11-09 13:58 来源:和讯网
查看余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