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泛微网络畸高销售费用肥了谁

2019年11月04日 10:55    来源: 证券市场周刊    

  本刊记者 吴新竹/文

  2019年1-9月,泛微网络(603039.SH)实现营业收入7.85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非净利润5150万元。近年来,泛微网络的营收规模虽然持续增长、销售毛利率稳中有升,但销售净利率逐年下滑,净利率由2016年的12.36%降至2019年前三季度的8.97%。2019年前三季度,同行业公司久其软件、鼎捷软件、数字政通、汉得信息、东方国信、拓尔思销售费用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在3.44%至49.17%,而泛微网络为70.50%,比例畸高。

  近年来,泛微网络依靠授权运营中心扩大销售服务网点,运营中心产生的收入占上市公司营业收入的比例超过80%;不仅如此,泛微网络甚至不计较运营中心的资金实力与人员规模,频频对其支付大笔预付款。2019年8月,泛微网络推出可转债预案,拟募集3.16亿元;然而,上市公司账面现金充裕,2019年三季度末的货币资金高达8.06亿元且账面未有短期及长期借款,公司近年来斥2亿余元现金投资联营合营企业,却没有带来公司经营效率的提高。

  销售依赖授权运营中心

  财务数据显示,泛微网络自2012年起营收规模持续增长,与此同时,销售费用占营业收入的比例保持在60%以上,2015年起销售费用的增长率超过营业收入的增长率,2016年起销售费用突破3亿元,占营收的比例突破70%。2019年前三季度,公司的营业收入为7.85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26.11%;销售费用为5.53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26.64%,销售费用占营业收入的70.50%,可见销售费用系公司经营中的主要费用,而在销售费用中,项目实施费系主要开支。现有员工数据显示,2016-2018年,公司的销售人员人数分别为657人、524人和561人,销售人员工资福利每年保持在9000余万元,项目实施费占销售费用的比例却由2016年的53.52%增长至2018年的77.85%,2019年上半年项目实施费占销售费用的77.40%。

  项目实施费主要来自于需委托授权运营中心进行项目实施的费用,前文数据是泛微网络特有经营模式的写照。2019年7月,公司发布关于业务模式的说明公告称,授权业务运营中心是公司从各区域筛选并长期合作的服务企业,该模式可以让各地聚焦于本地化客户服务;2015年起,公司新增的服务机构都以授权方式进行,直营的收入占比相对逐渐减少,授权产生的收入占比逐步增加。

  这份说明公告还列示了近五年授权运营中心收入占泛微网络营业收入的比例,2014年至2018年,该比例从46.82%一路攀升至89.16%,反映出授权运营中心对泛微网络的经营至关重要。据介绍,该模式下,泛微网络直接与最终用户签订合同,上市公司根据项目来源、合同类型、项目实施方的不同按约定支付一定比例的项目实施费,泛微网络在收到最终客户的预付款项时计入预收账款,同时按项目与授权业务运营中心结算相关款项计入预付款项。也就是说,泛微网络的授权运营中心在上市公司的预付款对象中有所体现。

  2016年,公司预付款前五名依次为北京友洋协同软件有限公司(下称“友洋协同”)、深圳市知亦行软件服务有限责任公司(下称“知亦行”)、成都互联达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下称“互联达”)、锦州文鑫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下称“锦州文鑫”)和广州尼森网络科技有限公司;2017年,预付款前五名依次为友洋协同、知亦行、互联达、锦州文鑫和上海昂态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上海昂态”);2018年,预付款前五名与2017年相同;2019年上半年公司未披露预付款前五名单位名称。

  天眼查显示,友洋协同成立于2011年,法定代表人为关大友,股东为关大友和杨颖,分别持股67%和33%;知亦行的法定代表人为张少勇,股东为陈政和张少勇,分别持股80%和20%;互联达成立于2016年,法定代表人为刘芳,股东为刘芳和文西,分别持股60%和40%;锦州文鑫成立于2016年,法人代表和股东均为关大友。

  从泛微网络官网www.weaver.com.cn发布的活动新闻来看,2008年、2011年和2012年,关大友担任泛微北方区总经理;2010年和2011年,张少勇担任泛微华南大区总经理;2016年,陈政任泛微华南大区总经理;2011年,文西担任泛微西南大区总经理。也就是说,泛微网络的前四名授权运营中心皆被前员工所控制。四位管理者中,文西担任总经理发生在互联达成立之前,根据天眼查,文西参股的公司还有2011年成立的成都泛软协同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和2010年成立的成都泛软科技有限公司,成都泛软协同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在2017年9月以前原名为成都泛微软件有限公司,而成都泛软科技有限公司已被注销。种种迹象表明,文西与泛微网络之间的关系非同一般。

  比较工商信息和财务数据,可发现泛微网络对部分授权运营中心出手阔绰,甚至不计较对方的资金及人员实力。知亦行注册资本为50万元,2016年和2017年社保缴费人数均为零,且未对外投资子公司,而在这两个年份,泛微网络对该公司预付款账面余额分别高达1079万元和1488万元。互联达注册资本100万元,2016年至2018年的社保缴费人数分别为零、18人和25人,且未对外投资子公司,泛微网络2016年至2018年对该公司预付款账面余额分别为511万元、964万元和1142万元,相当于2017年和2018年分别为每位互联达员工预付了54万元和46万元款项。上海昂态成立于2016年,初始注册资本为100万元,社保人数为19人;2017年,上海昂态的社保人数为零,泛微网络对该公司的预付款账面余额为623万元;2018年,上海昂态的社保人数为21人,泛微网络对该公司的预付款账面余额为778万元,相当于为每位员工预付了37万元款项。上海昂态属于小微企业,且未对外投资子公司,如果说泛微网络对知亦行和互联达的高额预付款是出于对前员工的厚爱,那么向上海昂态这样一家实力薄弱的企业预付数百万元资金,是出于何种商业考虑呢?

  现金奶牛缺钱了?

  泛微网络现金流充裕,2017年、2018年和2019年前三季度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1.57亿元、2亿元和8123万元,比相应报告期8592万元、1.08亿元和7039万元的净利润还多,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公司从客户那里收到了大笔的预收款,期末金额分别为4.30亿元、5.30亿元和5.76亿元。公司账面上的资金也比较富足,2017年、2018年和2019年前三季度末的货币资金分别为7.26亿元、7.96亿元和8.06亿元,且没有短期借款和长期借款,由于存款较多,利息收入超过了其他财务费用,各报告期的财务费用分别为-136万元、-2333万元和-1850万元。

  2017年12月,泛微网络及其控股子公司拟以1.84亿元现金参与上海数字证书认证中心有限公司(下称“上海CA”)的增资,增资后占上海CA的27.25%股份。2018年年报披露,泛微网络对联营企业上海CA权益投资的账面价值为1.89亿元,按泛微网络持股比例计算的上海CA净资产份额为1.13亿元,也就是说上市公司多花了7647万元。在回复上交所问询函中,泛微网络表示,上海CA可以与上市公司主要产品协同管理软件在用户身份认证、关键业务操作点电子签名等领域进行业务合作,增加公司产品的附加值。

  不过,如前文所述,泛微网络的本地化营销服务以授权业务运营中心为主,或许公司耗资亿元换来的产品附加值只能让授权运营中心受益。2016年,泛微网络的控股子公司对上海亘岩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亘岩公司”)投资900万元,取得亘岩公司10%的股权;2019年1月,泛微网络以5000万元现金对亘岩公司增资,增资后取得亘岩公司25%的股权,表明时隔不到三年,亘岩公司的估值变化惊人。而2019年半年报显示,在增资发生之前的2018年年末,亘岩公司的资产合计为291万元,负债合计为969万元。2019年三季度末,泛微网络的长期股权投资已经由上市之初的零增长至2.50亿元。不差钱的泛微网络忽然在2019年8月发出3.16亿元可转债预案,拟投资协同管理软件研发与产业化项目,而公司完全有能力以自有资金满足该项目的资金需求。

  对于文中所提及的问题,《证券市场周刊》记者已经向泛微网络发送采访函,但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责任编辑:魏京婷)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精彩图片
涨跌幅TOP10
上市全观察

泛微网络畸高销售费用肥了谁

2019-11-04 10:55 来源:证券市场周刊
查看余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