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航天通信子公司智慧海派频“爆雷” 孙公司海派通讯多位高管离职

2019年10月23日 07:32    来源: 每日经济新闻     刘玲

  就在整个手机产业链等待5G大规模应用的东风之时,知名手机ODM/ OEM企业智慧海派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智慧海派)却频频“爆雷”。出现应收账款大额逾期、银行债务违约、资金链断裂等重大风险,也迅速波及控股股东航天通信(600677,SH),致使航天通信股票出现多个跌停。

  资金链断裂,受影响明显的地方便是生产基地。10月14日,智慧海派全资子公司深圳市海派通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派通讯)的一份《告知书》照片在网上流传,称公司拟于2019年11月15日关闭龙华分公司——观澜生产基地,自2019年10月14日起,基地全员正式停工。

  10月17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赶往观澜生产基地,实地探访了工厂最新情况。观澜生产基地总经理龚靖独家向记者表示,在7月份接任时,工厂的经营状况已不佳,生产最高峰时有近2000名员工,如今需要遣散的仅460多人。

  不仅如此,记者还来到位于南山的海派通讯总部,从供应商及采购部员工处独家获悉,海派通讯运营总经理及多位中高层管理人员已于国庆假期前后悄然离职,而员工8月份的工资未发放。智慧海派原董事长邹永杭被免职后,由航天通信副总裁王群接任。

  工厂总经理:7月接任时经营已不佳

  深圳市龙华区的仪表世界工业园8号楼,便是海派通讯的观澜生产基地,楼顶处写着“中国航天科工智慧海派”几个大字。

  智慧海派官网介绍,深圳观澜基地成立于2013年,总面积15000余平方米,主要承接中兴、努比亚等客户的产品加工与制造服务,是智慧海派国内四大生产基地之一。

  10月17日是海派通讯宣布观澜生产基地停工的第三天,园区门口有不少员工进出。多位员工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大多数员工尚未离职,都在等公司的遣散措施,希望可以拿到补偿。而在园区门口,不少闻讯而来的电子厂正在派发招聘传单,而园区的宣传栏上贴满了招聘启事。

  在园区的公告栏上,确实贴着网上流传的那份《告知书》,称公司长期生产经营困难,已无法继续经营,公司研究决定,拟于2019年11月15日关闭龙华分公司观澜生产基地,自2019年10月14日起,基地全员正式停工。而《告知书》旁边则贴着分配洽谈人员名单。

  随后,记者找到了观澜生产基地总经理龚靖,询问工厂是何时出现的生产经营问题。龚靖表示:“我来(观澜基地)的时间不久,差不多3个月,我7月份来的时候工厂的状况就不好了。”而对于之前的经营情况,龚靖表示并不清楚。

  记者注意到,龚靖提及的“7月份”,与航天通信披露海派通讯涉及诉讼等情况的时间点相近,与披露智慧海派银行债务逾期的时间则直接重叠。

  今年8月24日,航天通信披露,从2017年8月起,超微通通讯科技(深圳)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超微通通讯)向海派通讯累计交付了价值27.41亿元的货物。但深圳海派通讯仅支付部分货款,剩余3.6亿元的货款一直拖欠。

  因此,超微通通讯将海派通讯告上法院,在诉讼前向法院提出财产保全申请。根据法院的裁定,查封、扣押、冻结海派通讯名下价值1.3亿元的财产,智慧海派名下价值约3.17亿元的财产。

  对于观澜基地生产状况的变化,工作3年多的员工杨伟(化名)向记者透露,“中兴事件”之前,观澜基地接的多是手机订单,“中兴事件”之后,接的手机订单就少了。之后,观澜基地便接了车载导航、翻译笔和WPOS机等产品的订单,目前主要是WPOS机的订单为主。不过,在观澜基地宣布关停前,客户就开始将物料一车车拉走了。

  航天通信财报显示,2019年第一季度航天通信营收15.77亿元,同比下滑43.12%。公司表示营收下滑主要原因是:5G时代的来临加大了客户对5G终端产品的预期,公司下属智慧海派智能移动终端市场需求有所下降,造成订单减少;同时智慧海派由于资金紧张,电子元器件及原材料采购受到一定影响,导致出货量下降。

  海派通讯总部:中高层已悄然离职

  据了解,观澜生产基地属海派通讯的分公司,而位于深圳南山区万利达大厦的研发基地,便是海派通讯总部。10月17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还来到海派通讯公司总部,了解最新经营状况。

  与观澜生产基地不同,海派通讯总部的员工正常上班,只是偶有几家供应商上门询问公司状况。一位供应商告诉记者,海派通讯还需支付他所在的公司近百万元物料款,虽然还在账期内,但是最近听到智慧海派资金链断裂、海派通讯多位高管先后离职的消息,他也不得不开始担心货款能否如期到账。

  对于公司高管离职一事,海派通讯内部人士透露,公司运营总经理冯总已在国庆假期前离职,“国庆节前一个星期都未在公司见到他,因为他平时出差比较多,大家都未起疑,直到国庆假期后,公司系统里找不到冯总的资料,才知道已经离职,采购部部长今天(10月17日)也刚办完离职手续”。这位内部人士还称,在更早的8月份,还有其他中高层人员离职,如今智慧海派被指业绩造假,海派通讯历年的财务报表都要审查,因此,财务总监暂时不能离职。

  据航天通信10月14日公告,智慧海派原总经理邹永杭已被南昌经济技术开发区人民检察院以涉嫌合同诈骗罪批准逮捕。

  同时,邹永杭也被免去智慧海派董事长职务。记者查询工商资料发现,智慧海派的董事长及法定代表人已于2019年9月2日,从邹永杭变更为王群。记者了解到,王群正是航天通信公司副总裁。

  虽然航天通信接手了智慧海派的经营,但对于航天通信来说,如今的智慧海派就像一个烫手山芋,不仅存在应收账款大额逾期、银行债务违约、资金链断裂等棘手难题,还导致航天通信的股价连续几天被拍在了跌停板上。

  据《证券时报》报道,航天通信董秘办人士曾向媒体表示,初步方案包括协调由担保方之一的南昌临空经济区下属城市建设投资开发有限公司先行垫资偿还中国进出口银行的约4.5亿元的银行贷款;其余涉及南京银行、华夏银行、北京银行约1.1亿元贷款(银行敞口)由上市公司先行偿还,免除银行滞纳金、违约金等费用,同时约定由智慧海派方面后期偿还担保方以及上市公司。

  对于海派通讯高管的悄然离职、其余子公司如何安排等问题,记者多次致电航天通信董秘办及证券部,但均无法接通。深圳海派通讯内部人士称:“智慧海派其他子公司,像南昌基地、杭州基地、成都基地等未来将如何安排,还需要看航天通信处理方案,我们暂时没有消息。”

  海派通讯员工:正常上班,但无事可做

  “我们(海派通讯)员工8月份工资还未发,大家虽然正常上下班,但没有事情可做。”上述内部人士称,“目前只是确认了观澜生产基地关停,但是人员安置尚未谈好。”

  按记者走访观澜生产基地时了解到情况来看,上述内部人士提到的人员安置的确是难题。

  观澜生产基地的一位部门课长向记者透露,2014年之前进厂的员工,都是跟海派通讯签的正式劳动合同,之后公司就说换成派遣合同,并表示“与海派签的合同是一样的”,大部分员工也不知道二者的差异。2019年时,工厂大部分普工的合同统一换成了深圳市新征程劳务派遣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征程劳务公司)。

  因此,虽然不少其他电子厂已在园区派发招聘传单,宣传栏上也贴满了招聘启事,但是大多数员工都尚未离职,在等待公司的遣散措施。对于派遣工问题,观澜基地总经理龚靖称:这些员工本身就是跟劳务公司签的合约,从法律上来讲,是不在公司赔偿范围之内的。

  随后,《每日经济新闻》找到了观澜生产基地人力资源主任孙女士,但她仅告诉记者:“2015年底来工厂的,之前的制度就是职员是正式员工,生产普工是派遣工,所以无法给予解释,这是公司制度,只负责执行。”

  记者还从孙女士处获得了3份公司公告原件,其中一份为《关于深圳市海派通讯科技有限公司龙华分公司关停人员分流安置报告》,报告显示,公司将对全体人员进行分流安置或协商解除劳动合同,涉及正式员工137人,劳务工326人,合计463人。

  让人唏嘘的是,按智慧海派官网的说法,深圳观澜生产基地的职工人数约2000人,但这么看来,如今员工已不足500人,并且劳务工派遣工占比约七成。

  10月17日下午,观澜基地在园区饭堂召开动员大会,鼓励员工离职,多位员工告诉记者,截至21日,已有七八十名工作一年以内的员工办理了离职,其他工龄较长的员工还在等待,观澜基地当时称,21日(周一)将公布员工诉求的处理方案。但截至21日晚8点,上文提到的员工杨伟称,未接到处理方案或回复。

  

(责任编辑:马欣)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精彩图片
上市全观察

航天通信子公司智慧海派频“爆雷” 孙公司海派通讯多位高管离职

2019-10-23 07:32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查看余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