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科迪乳业手握17亿却赖账

2019年09月03日 08:57    来源: 中国经济周刊     侯隽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侯隽 | 北京报道

  (本文刊发于《中国经济周刊》2019年第16期)

  科迪乳业近来风波不断。

    8月16日,科迪乳业(002770.SZ)发布公告称,收到证监会立案调查通知书,因公司涉嫌违法违规,证监会决定对其立案调查。而此前,深交所接连下发关注函,要求就公司是否存在资金链紧张情形,以及账上存有17亿元货币资金但仍长期拖欠奶款等问题进行说明。

  8月19日,科迪乳业发布公告称,收到证监会立案调查通知书后,董事长高度重视,立即组织高管召开会议,成立“以董事长为组长的自查自纠小组”,公司将积极配合河南证监局调查工作。

  资本市场立刻做出反应。8月19日开盘,科迪乳业一字跌停,截至当日收盘,科迪乳业报2.66元/股,下跌2.92%,成交量42.11万手,成交额1.09亿元,总市值29.12亿元。

  自7月份以来,这家曾经的网红区域乳企陷入接二连三的麻烦中,不断被曝出手握逾17亿元现金却拖欠奶农奶款、累计质押公司股票的99.96%且存在平仓风险,科迪集团、科迪速冻、科迪乳业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祸起小白奶?

  2015年,科迪集团旗下科迪乳业在深交所上市,成为河南省知名的乳制品加工企业,主营乳制品的生产及销售。公司实际控制人为张清海、许秀云夫妇。

  科迪集团旗下有科迪乳业、科迪速冻食品有限公司、科迪面业有限责任公司等多家子公司。张清海、许秀云夫妇通过持有科迪乳业第一大股东科迪集团99.83%的股权,间接控制科迪乳业44.27%的股份。

  2016年,科迪乳业迎来了高光时刻,一款透明包装“原生纯牛奶”(俗称“小白奶”)诞生了。由于包装简约设计清新,小白奶迅速成为网红,科迪乳业也迅速站上了风口,成功走进全国消费者视野。在小白奶带动下,科迪乳业2017年业绩大涨,作为区域乳企,科迪在河南、山东、江苏、安徽四大传统销售区域外的营收暴增678.95%。

  不过, 到了2018年上半年,“小白奶”风光不再。包括“小白奶”在内的科迪乳业的常温乳制品业务营收同比下降25.62%,毛利率也出现大幅度下滑,从上年的26.43%下降至18.97%。

  乳业专家宋亮对《中国经济周刊》分析,小白奶昙花一现的主要原因是准入门槛比较低,到了2017年,奶制品头部企业纷纷推出了自己的透明袋装常温奶,最早跟进的是完达山、天润等中型奶企。紧接着,伊利、蒙牛也开发了自己的透明袋装纯牛奶,尤其是蒙牛更是在透明袋中装入了真正的巴氏杀菌低温鲜奶,相比之下,小白奶相形见绌。

  奶农:拖欠我们亿元货款

  业内人士介绍,科迪乳业在小白奶爆红前便依赖奶农供应鲜奶,在产品成功后更是开始大量在周边收购鲜奶。中信建投证券研究显示,2017年4月,科迪乳业小白奶日销量达到了300吨。

  科迪乳业年报显示,科迪乳业乳制品生产量由2016年的12万吨猛增至2017年的22万吨。而据国联证券研报,2017年科迪乳业的自有奶牛存栏量约为6000头,以当时全国平均的奶牛单产量6000kg/年来算,科迪的自产奶源仅为3.6万吨,剩余奶源缺口都依赖外部采购。

  农业部数据显示,2015—2017年我国鲜奶价格维持在3.4~3.5元/公斤。而据奶农介绍,为了提高奶农的积极性,科迪乳业以3.7元/公斤的价格收购鲜奶,高出市场平均价格。巨大的采购量,加之高于市场价的采购价格,山东、河南地区的奶农纷纷选择与科迪乳业合作。

  业内人士向记者分析,科迪乳业激进扩产的确取得过不错的成绩,但很快遭遇激烈的市场竞争,随之而来的是产品利润的下滑,进而发生了“欠款事件”。8月2日,有媒体曝光了一份《奶农求救书》,称从2017年12月开始,科迪乳业拖欠奶农奶款,涉及上千户奶农,金额约1.4亿元,曾有奶农多次向科迪乳业讨要奶款,但遭到公司多次推诿,至今未能拿回。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联系到河南虞城的一位奶农,这位奶农告诉记者,科迪乳业给养殖场带来的损失已经上升到生死存亡的地步,由于迟迟不给付欠款,奶农不得不变卖奶牛,还有的养牛场已经关停。

  另据奶农介绍,《奶农求救书》上所说的1.4亿元欠款仅仅是一个保守估计,实际上科迪乳业拖欠奶农的奶款还要更多。此外,科迪乳业与经销商之间也有债务纠纷。

  记者对比科迪乳业历年资金占用情况表发现,公司非经营性占用资金笔数增加。在2017年度,新增科迪巨尔乳业向科迪乳业产生暂借款资金,非经营性占用超2000万元。2018年度,科迪集团控制的河南科迪大磨坊食品有限公司,以暂借款为由,非经营性占用科迪乳业2亿元。

  8月3日晚,深交所下发关注函,要求科迪乳业对拖欠奶农款项事项、货币资金情况、合同纠纷情况等进行说明。

  20亿政府救助能否如期到位?

  8月5日,科迪乳业公告称,目前,商丘市政府正积极帮助科迪集团缓解流动性风险,并协调推动省级投资平台设立专项产业振兴基金(20亿元),以纾解科迪集团股票质押风险,相关工作正在有序推进中。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在采访中获悉,外界对科迪乳业“欠款事件”等问题有不少质疑。

  从账面上看,科迪乳业不仅不缺钱,现金流还相当充足。

  科迪乳业今年一季报显示,公司货币资金余额为17.7亿元,其中,短期借款余额为11.88亿元;报告期内,利息费用金额为1639.03万元,占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净利润的54.67%。

  为此,科迪乳业“存贷双高”一事受到不少质疑。

  虽然账面资金充足,但根据科迪乳业2018年年报,控股股东科迪集团持有其44.27%股权,持股数量为4.85亿股,其中质押数量多达4.845亿股,接近全部质押。科迪乳业在8月16日的公告中披露,大股东累计质押所持公司股份99.96%,存在平仓风险。

  根据媒体报道,科迪乳业董事长张清海之女张少华近期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目前整个科迪集团资金压力较大。“主要是银根收紧、抽贷,以及公司将贷款投入到生产基地、养殖基地建设等回报周期较长的领域所致。”

  对于外界关心的政府救助能否到位,科迪乳业称,经向科迪集团核实,8月16日之前,商丘市政府一直在积极帮助科迪集团协调推动省级投资平台、质权人设立专项产业振兴基金,上述基金参与各方已进行了多轮磋商,尚未签署相关协议。

(责任编辑:魏京婷)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精彩图片
上市全观察

科迪乳业手握17亿却赖账

2019-09-03 08:57 来源:中国经济周刊
查看余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