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ST西发两任董事长摊上事儿 中报预亏超3000万元

2019年07月17日 07:24    来源: 证券日报    

  前任董事长被刑事拘留,新任董事长遭罢免,董秘缺位,*ST西发管理层近期处于“失灵”状态。

  与此同时,*ST西发目前深陷债务纠纷漩涡、股东内部纷争不断,种种不利因素导致公司中报业绩预亏,股价大幅下跌。

  截至7月16日收盘,*ST西发股价为4.1元/股,自2019年以来,公司股价累计跌幅为41.84%,与2015年29.96元/股的高位相比不到两折。对此,有投资者直呼“踩雷”。

  针对公司目前面临的窘境,《证券日报》记者致电*ST西发,公司方面仅回复称:“公司后续相关情况会定期公告。”

  前任董事长辞职

  新任董事长遭罢免

  短短一年的时间,两任董事长先后折戟*ST西发,公司也因此被投资者戏称为董事长“克星”。

  资料显示,*ST西发全名为“西藏银河科技发展股份有限公司”,主营啤酒业务。自去年6月份爆出担保乱象后,公司便被卷入一系列诉讼漩涡之中。

  回顾2018年,*ST西发原第一大股东西藏天易隆兴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易隆兴”)、原法定代表人及董事长王承波、董事吴刚涉嫌舞弊,以公司名义对外签署合同展开资金拆借、对外担保等非经营性活动,导致多起债权人向公司主张权利。

  债务纠纷给公司带来了不少官司。截至今年7月11日,*ST西发涉及诉讼12起。据悉,公司的3个主要银行账户和2个非主要银行账户被冻结,被冻结额度约为2.18亿元,实际被冻结金额3.44万元;公司持有的西藏拉萨啤酒有限公司、西藏银河商贸有限公司、苏州华信善达力创投资企业(有限合伙)、四川恒生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中诚善达(苏州)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的股权状态为冻结或者轮候冻结。

  在此背景下,上市公司高管层剧烈变动。2018年7月份,王承波以“身体原因”辞去董事长职务,同年12月份,市场爆出其与公司原董事吴刚因涉嫌合同诈骗罪被拉萨市公安局刑事拘留的消息。

  前任董事长辞职后,新董事长谭昌彬于2018年7月份上任。不过,新任董事长仅在位一年就在股东大会上被股东们以高票罢免。而在谭昌彬被罢免后不到一周,董事会秘书牟岚也随后宣布辞职,这距离她担任公司董秘仅过去了半年多时间。

  目前,*ST西发的董事长、董秘职位均显示为空缺。

  大股东“内斗”激烈

  互相拆台扯后腿

  令不少投资者揪心的是,在上市公司高管团队剧烈变动的背后,是*ST西发原控股股东天易隆兴(持股比例10.65%)与大股东马淑芬及其一致行动人李敏(合计持股比例12.74%)之间的火热“内斗”。

  2018年年底,*ST西发召开2018年第三次临时股东大会,两大股东阵营围绕公司内部话语权展开激烈博弈。会后,被投票否决进入董事会的股东李敏将上市公司诉至法院,请求判令撤销该次股东大会所作出的决议、并由上市公司承担该案诉讼费用及保全费用。

  今年6月份,李敏与一致行动人马淑芬提交了罢免董事长谭昌彬的临时提案,在年度股东大会上成功罢免了具有天易隆兴任职背景的谭昌彬。

  此后,天易隆兴方面迅速反击。7月11日,*ST西发披露了天易隆兴诉马淑芬、李敏以及*ST西发证券虚假陈述一案,天易隆兴请求法院判令马淑芬、李敏及上市公司赔偿损失2000万元,请求判令上市公司拒绝马淑芬和李敏在相关诉讼请求实现之前参加股东大会、并不得将其表决权计入议案表决结果。

  值得一提的是,在两大股东内斗互相拆台的同时,*ST西发的中小投资者则更加关注天易隆兴是否涉嫌舞弊和占用公司资金。

  据悉,天易隆兴于2018年8月份被中国证监会立案调查;同年10月份,西藏证监局认定天易隆兴占用公司资金3960万元。截至今年7月10日,天易隆兴已归还占用资金1330万元(其中本金390万元,利息940.7573万元),资金占用余额为3570万元(本金)。

  “天易隆兴占用了上市公司资金不还,还要行使股东权利,这合理吗?天易隆兴与上市公司之间是不是存在利益输送?”有投资者质疑道。

  对此,上海明伦律师事务所合伙人王智斌律师向《证券日报》记者分析称:“根据《上市公司收购管理办法》第60条的规定,在实际控制人存在信息披露问题的情况下,其所支配股东的分红权等财产性权利以及出席股东大会等身份性权利不受影响,但是提案权、表决权等管理性权利会受到一定程度的限制。”

  “即便天易隆兴现在对上市公司已不控股,但若在其控股期间存在信息披露违规,仍可以适用该条款限制部分股东权利。”王智斌律师如是说。

  内忧外患业绩承压

  中报预亏数千万元

  在高管层缺失、股东内斗的情况下,*ST西发的业绩开始走下坡路。

  公司于7月15日宣布2019年上半年业绩预亏3129.3万元至4693.95万元,同比下降546.2%至769.3%。这是其在2018全年净利润亏损4.12亿元、今年第一季度续亏2186万元的背景下交出的成绩单。

  从主营业务来看,啤酒业务占据*ST西发营业收入的绝对优势比重,2018年该业务贡献营业收入占比达到99.83%,公司旗下的“拉萨啤酒”产品在当地颇有市场,其营业收入全部来自于西藏自治区市场。

  “拉萨啤酒属于西藏本地的知名品牌,在这里,很多本地人和外来人员都会喝拉萨啤酒,因为大家认为酿造该啤酒所使用的水质较好、口感不错,所以算是比较受当地群众欢迎的啤酒产品。”一位在西藏工作生活超过二十年的消费者向《证券日报》记者介绍道。

  尽管产品受欢迎,然而公司的啤酒业务收入却差强人意。记者发现,2018年,*ST西发的啤酒产品销售量、生产量和库存量同比下滑幅度均超过10%。公司在2019年上半年业绩预告中表示,子公司西藏拉萨啤酒有限公司的2019年半年度销售收入、净利润同比也出现下降。

  *ST西发曾表示,西藏区域市场内新兴啤酒企业的崛起,对公司保持区域内市场优势地位、维持业务利润率带来一定影响;原材料价格上涨和人力成本上涨、市场投入成本增加等,给公司生产经营带来压力,对公司的盈利能力构成不利影响。

  比啤酒业务不景气更严重的是,近年来发生的债务纠纷严重拖累了上市公司的业绩表现。财务数据显示,*ST西发2018年净利润为亏损4.12亿元,公司在该年度计提了大额资产减值准备及预计负债,合并利润表中的资产减值损失金额达到29650万元。

  同时,*ST西发在解释2019年上半年利润大幅变动的主要原因时也指出:“未实际使用借款确认的利息支出、对外开出商业承兑汇票及对外担保商业承兑汇票形成的利息支出计入当期营业外支出和财务费用,导致净利润同比由盈利转为亏损。”

  那么,公司的业绩会否在之后迎来转机?

  任职于某大型央企的一位注册会计师告诉《证券日报》记者:“*ST西发已计提的预计负债如果在下一会计期间实际发生损失,按照会计制度和相关准则规定,应将实际发生的损失冲减已计提的预计负债,并支付相关款项,预计负债不足冲减的部分直接计入当期损益。如果公司的债务诉讼发生积极进展,那么,公司可将已计提的预计负债转回,按照会计制度和相关准则规定计入转回当期损益。这需要看公司相关诉讼的进展情况。”

  目前,*ST西发涉及的多个债务及担保纠纷诉讼仍在持续推进当中。上海创远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律师许峰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目前市场上类似这样的担保债务纠纷案件有很多,从已判决的案例来看,企业被判担责、不担责的案例都有,需要根据相关案件的具体情况来进行分析。”

 

(责任编辑:关婧)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精彩图片
上市全观察

*ST西发两任董事长摊上事儿 中报预亏超3000万元

2019-07-17 07:24 来源:证券日报
查看余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