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东方精工26亿索赔罗生门

2019年07月04日 07:54    来源: 北京商报    

  

  三年前,为实现深化公司在高端装备核心零部件板块的业务布局,东方精工(002611)不惜花47.5亿元重金买下北京普莱德新能源电池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普莱德”)。然而,东方精工未曾料到,现如今交易双方却陷入“纠纷”。在普莱德原股东北汽福田汽车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福田汽车”)表态后,作为业绩补偿义务人之一的宁德时代新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宁德时代”)也于7月3日早间公告称,东方精工公告片面且不客观,不予认可,这也使得东方精工追讨业绩补偿款“罗生门”进一步发酵。

  交易方发声“回怼”

  7月3日,宁德时代发布的一则关于东方精工公告事项的说明引起关注。宁德时代称,东方精工披露了《关于近期媒体和投资者关注事项的说明公告》,其中涉及公司与普莱德的正常交易、商业合同、商业定价与返利事项等披露严重失实。

  而在7月2日晚间,福田汽车在公告中亦表示,公司与普莱德之间的交易业务具有商业实质、价格公允。福田汽车还表示,东方精工提起该仲裁要求,缺乏法律和事实依据,且诉请数额与事实有重大差异,违反了协议约定。

  据了解,东方精工于7月1日收到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上海分会(以下简称“中国贸仲上海分会”)送达的《SHDX20190182号利润补偿协议争议案仲裁通知》,中国贸仲上海分会已受理申请人东方精工就与被申请人一北大先行科技产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大先行”)、被申请人二宁德时代、被申请人三北京汽车集团产业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汽产投”)、被申请人四福田汽车、被申请人五青海普仁智能科技研发中心(有限合伙)(以下简称“青海普仁”)之间关于业绩承诺和利润补偿事项争议提起的仲裁申请。

  7月2日晚间,东方精工的公告显示,前述5家业绩补偿义务人持有的东方精工股份已全部被司法冻结。而福田汽车、宁德时代相继“隔空喊话”是对东方精工提出的仲裁申请表示不满。

  针对仲裁事件相关进展问题,福田汽车相关人士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具体情况也不清楚,一切以目前披露的公告为准”。北京商报记者还曾致电宁德时代董秘办公室进行采访,不过对方电话一直未有人接听。

  业绩对赌成导火索

  对立的局面源于业绩对赌。2016年,东方精工瞄准了新能源汽车领域。东方精工2016年7月29日发布的重组预案显示,公司拟以47.5亿元的价格向普莱德全体股东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持有的普莱德100%的股权。东方精工称,公司将通过收购普莱德快速切入新能源汽车锂离子动力电池系统业务。

  当年东方精工对普莱德开出溢价近20倍的价码赚足了市场的眼球,而普莱德5名原股东北大先行、宁德时代、北汽产投、福田汽车、青海普仁也与东方精工签订利润补偿协议,承诺普莱德2016年、2017年、2018年和2019年经审计的累计实际扣非后的净利润合计不低于14.98亿元,其中2016年不低于2.5亿元、2017年不低于3.25亿元、2018年不低于4.23亿元、2019年不低于5亿元。

  东方精工2018年年报显示,公司报告期内实现的归属净利润亏损约38.76亿元,“业绩亏损的主要原因系普莱德2018年利润下滑,公司计提了约34.84亿元的商誉减值准备”。立信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在出具的专项审核报告中指出,普莱德2018年度扣非后净利润为亏损约2.17亿元,2016-2018年累计实现扣非后净利润约为3.77亿元。与普莱德原股东承诺2016-2018年累计扣非后净利润金额9.98亿元相比较,未达到业绩承诺要求。因此,东方精工要求普莱德原股东向公司支付业绩补偿金额合计约26.45亿元。

  5月6日,普莱德召开媒体发布会,将双方矛盾公之于众。彼时普莱德相关高管公开表示不认可东方精工的行为,并称普莱德的2018年实际净利润数据为3.38亿元,而非东方精工所称的亏损。针对公司真实的经营情况等问题,北京商报记者曾致电普莱德进行采访,截至记者发稿前,对方电话未有人接听。

  未来发展引关注

  双方各执一词,孰是孰非尚未有定论。由于该事件处于业绩对赌期间,东方精工未来的发展也引起市场的关注。

  东方精工汽车核心零部件板块以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系统为主营产业,业务主体是普莱德。普莱德专业从事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Pack系统的设计、研发、生产、销售与服务,致力于为新能源汽车生产厂商提供动力电池整体解决方案,是国内第三方动力电池Pack供应商。

  财务数据显示,东方精工在2018年实现的营业收入约66.21亿元,据东方精工2018年年报披露的主要子公司及对公司净利润影响达10%以上的参股公司情况显示,普莱德2018年实现的营业收入约42.44亿元,约占东方精工2018年全年营收的64.07%,可以说普莱德是东方精工的重要营收来源。

  东方精工在2018年年报中称,普莱德原股东委派的董事占据了普莱德董事会2/3的董事席位,而公司对普莱德能否实现有效控制曾被深交所重点关注。5月6日东方精工回复称,公司是普莱德100%唯一股东,具备公司章程、公司法规定的控制普莱德的权利。

  不过,东方精工亦表示,目前公司与普莱德原股东对2018年的经立信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审计的数据调整存在重大争议,其实质是对普莱德原股东(业绩承诺方)的业绩赔偿义务存在争议。由于2019年尚处于普莱德的业绩承诺期,因此,普莱德的日常经营管理仍由普莱德公司原股东委派的管理层负责。鉴于目前公司与普莱德原股东及其委派的管理层仍未就分歧达成一致,不排除未来双方在短期内无法达成一致的可能,上述争议和分歧将有可能持续,甚至有可能会进一步升级,从而有可能导致公司对普莱德失去有效控制的风险。投融资专家许小恒认为,如果东方精工与普莱德双方长期僵持,恐对公司发展带来不利影响。

  针对相关问题,北京商报记者曾发采访函对东方精工进行采访,截至记者发稿前,对方并未做出回复。值得一提的是,东方精工7月2日股价涨停,7月3日盘中一度触及涨停板,随后回落,当天涨幅为3.95%。北京商报记者 刘凤茹

(责任编辑:蔡情)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精彩图片
上市全观察

东方精工26亿索赔罗生门

2019-07-04 07:54 来源:北京商报
查看余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