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欢喜传媒去年亏损近5亿港元 试水在线影视平台前景难料

2019年04月03日 07:39    来源: 证券日报    

  ■本报记者 陈 炜

  凭借着投资出品《我不是药神》、《疯狂的外星人》等多部热门影片,欢喜传媒一度备受资本市场青睐。

  日前,欢喜传媒披露2018年年报,精准的投资眼光使得其在2018年收获颇丰,公司全年营收同比增长228%。但值得注意的是,销售费用、管理费用及财务费用的大幅增长,又直接造成欢喜传媒年度全面亏损总额扩大至接近5亿港元。

  事实上,自2015年徐峥、宁浩等人入股后,现如今,欢喜传媒深度绑定的,还有陈可辛、王家卫、张艺谋、张一白、顾长卫、贾樟柯等多位一线导演。而在坐拥多方资源后,欢喜传媒正谋求其在线影视点播平台“欢喜首映”的发展。

  截至目前,欢喜首映官方数据显示,其注册用户超过100万,部分影片为付费独播模式。有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在目前的视频网站格局中,欢喜首映的独播版权有价值、有优势,但想要快速扩张规模争抢用户,道路且长。

  亏损近5亿港元

  3月26日晚间,欢喜传媒披露2018年年报,数据显示,报告期内,其年度全面亏损总额为4.89亿港元,较去年同期亏损进一步增加。

  具体来看,公司在2018年的收益及电影投资收入由上年同期的5320万港元上涨至1.74亿港元,同比增长228%。从财报来看,这部分收入主要来自于影片《后来的我们》、《我不是药神》的票房收益。同时,截至该公告日,欢喜传媒已全数收取由其独家投资的《疯狂的外星人》所产生的7亿元保底收入,这部分收益将在今年上半年的业绩中反映。

  营收的增长使得其在2018年的毛利扭亏为盈,由上年亏损586万港元上涨至盈利8931.5万港元。

  但记者注意到,欢喜传媒的销售及分销成本大幅提高,由2017年的54.9万港元上涨至2595.8万港元;同时,报告期内,公司的行政开支由上年的不足1亿港元上涨至超过2亿港元;其财务费用(净额)由上年的2千港元上涨至1579.6万港元。

  从负债指标来看,2018年欢喜传媒负债总额已上涨至10.35亿港元,而在上年同期这一数据为2.54亿港元。具体来看,其合约负债及借款等出现了较为明显的增长。

  对于亏损增加的原因,欢喜传媒在公告中表示,主要是由于年内收购1.307亿股股权而确认非现金性质约8536.80万港元的以股份为基础付款开支,以及年内就与电影导演合作而配发及发行的1.5亿股新股份而确认的非现金性质约2.70亿港元的以股份为基础付款开支。

  公司方面表示,扣除上述以股份为基础付款3.55亿港元后,截至2018年12月31日,欢喜传媒拥有人应占亏损约为8932.5万港元,亏损较去年同期减少约6.13%。

  布局欢喜首映

  根据此番年报披露,王家卫首次监制和联合导演的12集网络系列影视剧《天堂旅馆》预计将在今年开机;同时,欢喜传媒已获得此后六年内对张艺谋执导的三部网络系列影视剧或电影的投资权。

  而记者注意到,欢喜传媒在此次年报中提及,公司在报告期内已经开始开拓新媒体业务,自建在线影视点播平台“欢喜首映”,目前该平台处于试行阶段。根据公司方面给出的数据,其注册用户数稳步上扬,截至目前注册用户已超100万。

  根据《证券日报》记者的搜索体验,目前在欢喜首映的在线“放映厅”中,提供《江湖儿女》、《疯狂的外星人》、《重庆森林》、《花样年华》、《归来》、《倩女幽魂》等多部影片。其中,《疯狂的外星人》、《江湖儿女》均显示为“独播”,意味着其并未将版权分销至优爱腾等平台。

  具体来看,欢喜首映的付费价格为购买单片6.9元,附送7天VIP会员;单月会员价格15元、半年60元、全年100元。相比之下,据《证券日报》记者统计,截至4月2日,爱奇艺、优酷、腾讯的会员连续包月价格分别为6元、19元、19元,连续包年价格为218元、208元、208元。

  有业内人士认为,欢喜传媒进军流媒体平台是一个非常大胆的决策。一方面,在有自家作品支撑的条件下,自建平台意味着不需要再依赖第三方平台,同时,独家版权及网络单片售卖也有相应的发展前景;但另一方面,在优爱腾及芒果TV等平台占据了市场中绝大多数内容和版权后,欢喜首映面临的平台壁垒不在少数,而仅依靠自家内容或难以支撑其会员体系的建立。

(责任编辑:蔡情)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精彩图片
上市全观察

欢喜传媒去年亏损近5亿港元 试水在线影视平台前景难料

2019-04-03 07:39 来源:证券日报
查看余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