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与“白马骑士”反目背后:索菱股份现债务危机

2018年11月30日 07:14    来源: 每日经济新闻    

  每经记者 任芷霓 莫淑婷 每经编辑 胥 帅

  两个月前,中山乐兴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山乐兴)以“白马骑士”身份介入索菱股份。

  彼时的索菱股份还是中山乐兴的“小甜甜”。如今“小甜甜”却变“牛夫人”,中山乐兴关联方建华建材(中国)有限公司起诉索菱股份未按约定使用借款,要求后者提前归还,而截至起诉日,索菱股份分文未还。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索菱股份因子公司债务逾期致银行账户遭冻结,且三季度业绩大幅滑坡。除此之外,索菱股份还被列入了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与中山乐兴反目

  9月4日,中山乐兴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山乐兴)受让索菱股份实控人肖行亦4777.8万股,占总股本的11.33%。中山乐兴缓解了肖行亦的资金压力,也被看作是索菱股份的“白马骑士”。

  在股权转让后,紧接着,中山乐兴方面人士就入驻了索菱股份的董事会。9月8日,王刚与雷晶被董事会提名为非独立董事候选人,雷晶同时担任索菱股份的副总经理兼任财务总监,两项议案获全票审议通过。

  令人意外的是,仅一个多月后的10月18日,雷晶便辞去了副总经理及财务总监职务,辞任后仍担任董事职务。10月30日,在对2018年三季报议案的审议中,王刚与雷晶投出反对票,原因是“因信息资料少,尚不能全面了解问题,本董事无法保证财务报告内容的真实、准确、完整。”

  11月7日,王刚与雷晶又同时申请辞去董事职务。不过,王刚与雷晶的辞职将导致索菱股份董事会成员人数低于法定最低人数,其辞职申请将在公司召开股东大会选举产生新任董事后生效。目前,王刚、雷晶仍继续履行其职责。

  此外,王刚与雷晶在回复深交所问询函时还提到,广东穗银商业保理有限公司与深圳市索菱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索菱科技)存在商业保理纠纷。索菱科技将对索菱股份的应收账款3000万元的债权转让予广东穗银商业保理有限公司,以获得2000万元的保理额度融资。不过,上市公司否认与索菱科技发生过交易,索菱科技不存在上市公司应收账款的债权。而索菱科技为肖行亦全资持有的公司。

  11月17日,索菱股份收到中山乐兴关联方建华建材(中国)有限公司起诉状,因索菱股份未将借款按协议约定使用,要求其偿还借款1.9亿元及87.45万元利息。

  在双方完全直接对峙的情况下,中山乐兴将会如何处理索菱股份11%股份?带着这些问题,《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于11月19日来到中山乐兴的注册地。位于广东省中山市的小榄镇中山建华管桩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山建华),这里也是建华建材起家的地方。据工作人员介绍,建华建材总部已搬至江苏,中山建华仅是作为其中一个分公司在运营,负责人当天并不在公司。而他也并不清楚中山乐兴这家公司,还一度认为是做智能手环的乐心医疗。记者此后多次拨打雷晶电话,并向王刚邮箱发送采访函,但截至发稿时,记者尚未获回复。

  索菱股份成“老赖”

  作为“白马骑士”的中山乐兴在短时间与索菱股份“闹翻”,最终上升至对簿公堂的地步。那么双方到底发生了什么?记者发现,在中山乐兴起诉之前,索菱股份收到了一份法院执行裁定书,揭开了索菱股份隐藏的债务危机。

  11月6日,索菱股份披露一份法院执行裁定书等文件的公告。

  事情起因是在2017年7月,公司全资子公司九江妙士酷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九江妙士酷)向中安百联(北京)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安百联)借款7500万元,期限12个月,利率为8%,索菱股份为其提供不可撤销的连带责任保证。但在2017年7月九江妙士酷借款时,索菱股份并未披露对九江妙士酷这笔借款的担保公告。在2017年年报中,索菱股份亦明确表示,报告期不存在担保情况。2018年11月,深交所就此对索菱股份下发关注函,质疑其为九江妙士酷提供担保时,是否履行了相应的审批程序和信息披露义务。

  11月9日晚间,懒财网高管对九江妙士酷等项目进行直播说明,懒财网称,索菱股份正在等深圳方面的驰援,当周内力争联系上高新投,商讨解决的办法。

  对此索菱股份也曾在公告中有所反映。10月24日,索菱股份表示,公司已安排工作人员与深圳高新投对接,对方正在收集公司材料中,具体援助方案尚未拟定,需要进一步讨论,能否达成援助方案或者达成的金额和影响尚不能确定。

  值得一提的是,索菱股份也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10月31日,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责令公司及法定代表人、主要负责人、影响债务履行的直接责任人员、实控人在收到限制消费令后,除向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申请获得准许外,不得进行法律法规禁止的高消费等行为。

  三季度净利同比大幅下滑

  在负面缠身的情况下,三季度的业绩再让索菱股份雪上加霜。

  财报显示,2018年三季度,索菱股份实现营业收入3.42亿元,同比下降13.05%;实现净利润26.97万元,同比下滑99.47%;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负1.94亿元,同比下滑10116.8%。这与索菱股份预估的业绩相去甚远,在半年报中,索菱股份预计前三季度实现净利润8093.99万~1.35亿元,彼时,索菱股份认为“业绩发展较平稳”。

  在财报中,索菱股份并未解释营收及净利润下滑的原因,而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下滑则主要是三季度采购支付的货款增加所致。

  索菱股份上半年的营收及净利润还略有增加,其中,实现营业收入7.8亿元,同比增长38.52%;实现净利润6463.11万元,同比增长13.05%。

  对此,某财经学院教授对记者表示,会计报表有时无法反映真实情况,存在盈余管理甚至利润操纵的可能。据悉,盈余管理的方式之一就是将实际盈利在不同会计期间反映和分布,但并不增加实际经营的利润。“不过,这家公司也不一定使用了这种方式。”

  对于2018年全年业绩的预估,索菱股份也持保守态度。其预计2018年年度净利润为500万~2500万元,同比减少82.42%~96.48%。对于业绩下滑的原因,索菱股份认为是“市场不景气,销售收入下降”。

  针对索菱股份的业绩状况,11月29日下午,《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多次拨打索菱股份董事长肖行亦的手机号码,均无人接听。此外,记者也向索菱股份公开邮箱发送了采访函,截至发稿时尚未收到回复。索菱股份董秘办工作人员向记者表示,“目前董秘和证代均不在,会(将相关情况)转告他们。”

(责任编辑:蒋柠潞)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精彩图片
上市全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