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深投控入股 紫光集团实控权归属落地

2018年11月06日 07:24    来源: 时代周报    

  时隔近两个月,清华控股转让紫光集团股权一事再有新进展。

  10月25日晚,紫光系三家上市公司发布公告称,公司实际控制人清华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清华控股”)与深圳市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投控”)及紫光集团共同签署了《合作框架协议》,拟向深投控转让紫光集团36%的股权。

  而根据此前原定的计划,紫光集团这笔股权的接盘方,本应该是苏州高铁新城国有资产经营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高铁新城”)、海南联合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南联合”)。

  股权转让换了买家

  根据紫光股份的公告,清华控股从2018年8月10日起就已经着手筹划转让紫光集团的控制权。

  9月4日,清华控股确认,将向高铁新城和海南联合分别转让其所持有的紫光集团股权。同时,三方将签署协议,对紫光集团实施共同控制。

  当时,清华控股合计持有紫光集团51%的股权,计划转让的股权比例为36%,即30%转让给苏州高铁新城,6%转让给海南联合。

  如果此次股权转让完成,则意味着清华控股将放弃对紫光集团的控制权,并将导致紫光集团旗下的紫光股份(000938.SZ)等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发生变更。

  在公告中,清华控股对此举的解释是,“清华大学为促进高等教育内涵式发展,办好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大学,决定推动所属企业的市场化进程,优化国有产权结构”。

  而根据协议,此次股权转让完成之后,紫光集团的股权结构变更为:北京健坤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健坤集团”)跃升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为49%,高铁新城、紫光集团以及海南联合分别位列第二、第三、第四大股东,持股比例分别为30%、15%、6%。

  健坤集团成立于2005年,主要经营范围为项目投资。健坤集团的董事长、法人代表均为赵伟国,他也是健坤集团最大股东,持股比例为70%。

  出于意料的是,这笔股权转让很快便发生了转折。10月19日,紫光股份发布《关于实际控制人转让紫光集团有限公司部分股权方案拟发生重大调整暨公司股票停牌的公告》。

  根据相关公告,一方面,清华控股终止了与高铁新城、海南联合的股权转让协议,转而与深圳国资委旗下全资子公司深投控签订协议,决定把紫光集团36%的股权转让给深投控;另一方面,拟约定在本次股权转让完成后由清华控股和深投控一致行动或作出类似安排,使得紫光集团的实际控制人确定为深投控,而不是其他。

  此外,双方还约定,清华控股不会同任何深投控之外的其他投资者或者潜在投资者讨论紫光集团股权或资产收购、出售等相关的事情。

  净利增长持续

  清华控股成立于2003年9月,是清华大学在整合清华产业的基础上出资设立的国有独资有限责任公司,旗下产业涵盖科技产业(集成电路、能源环保、生命健康)、创新服务、科技金融、创意产业、在线教育五大产业群组,运营着同方股份(600100.SH)、紫光集团、启迪控股、诚志股份(000990.SZ)四大综合性集团、多家上市公司。

  紫光股份成立于1999年,是清华紫光集团总公司旗下企业。2016年完成收购新华三集团之后,紫光股份步入高速发展期。

  2015年,紫光股份销售收入为134亿元,而到了2016年达到277亿元,2017年进一步增加到391亿元。

  根据10月31日发布的2018年三季报,紫光股份2018年前三季度收入达到344.2亿元,同比增速为27.4%,归属母公司所有者净利润为11.6亿元,同比增长3.88%。

  销售毛利率方面,在2015年之前,仅为4.5%左右,2016年飙升至18.71%,2017年继续上升到21.97%;而销售净利率也从2015年的1.5%左右,上升到2016年的4.31%,2017年继续攀升到6.73%。

  紫光股份在2018年第三季度报告中指出,营业收入、营业成本比上年同期增加主要是本期公司子公司新华三集团有限公司、紫光数码(苏州) 集团有限公司业务扩大所致。

  紫光的重任

  出生于1967年的赵伟国,29岁时从清华大学电子工程系硕士毕业,并加入紫光集团,一路高升成为掌门人。而今,51岁时的赵伟国正不断卸下清华系和紫光系的职务。

  4月8日,紫光股份发布公告,赵伟国辞去公司董事长、董事的职位,并不再继续担任紫光股份的任何职务。同日,赵伟国也辞去了紫光国芯的董事长、董事等职位。10月,赵伟国又卸任南京紫光存储科技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

  对于赵伟国陆续辞去紫光集团系统内的多个职务,紫光集团解释称,“赵伟国董事长兼任了紫光集团旗下多个公司董事长的职务,为集中精力,更好地聚焦于紫光集团战略性、全局性工作”。

  而在集团和清华的层面,赵伟国也是类似状态。

  此前,除了担任紫光集团的董事长,赵伟国也是清华控股董事会成员,为清华控股董事。但是,在2018年7月31日,清华控股发布董事会成员变更公告,宣布赵伟国不再担任公司董事,解释的原因是,“由于一岗双责的原因,赵伟国不再担任清华控股董事”。

  而在紫光集团层面,虽然目前赵伟国依然是紫光集团掌门人,但从2018年5月开始,刁石京被任命为紫光集团联席总裁。同样毕业于清华大学的刁石京曾担任工业和信息化部电子信息司副司长、司长。

  从29岁到51岁,赵伟国投身的紫光集团,一直被视为中国芯片产业的顶梁柱。紫光集团在赵伟国相继辞去相关职务后的解释中也提到,赵伟国将“继续擎起民族高科技产业振兴的大旗”。

  “2009年,清华大学决定对紫光集团进行混合所有制改革,引入赵伟国控制的民营企业建坤集团,紫光集团股权结构因此变为清华控股持股51%,建坤集团持股49%,赵伟国也因此取得了紫光集团董事长的权杖。”北京某证券公司通信电子行业分析师陈立(化名)对时代周报记者说,“恰是因为发展芯片,紫光集团获得了极大的资源支持。”

  2015年2月,紫光集团与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和国家开发银行达成战略合作,上述两家将向紫光提供总额为300亿元人民币的资金;2017年3月,国家开发银行、华芯投资管理有限责任公司分别与紫光集团签署了《“十三五”开发性金融合作协议》和《战略合作协议》,紫光集团获得1500亿元的投融资支持。

  紫光集团近些年则展开了一系列的收购。2013年,紫光集团以17亿美元收购美国上市公司展讯通信;2014年,紫光集团以9亿美元收购了锐迪科微电子;2015年,紫光股份以25亿美元收购了新华三51%的股权;2017年11月,紫光集团以10亿元人民币收购台湾矽品科技(苏州)有限公司30%股权;2018年8月,紫光集团以9533万美元的价格,收购台湾日月光旗下的苏州半导体30%的股权。

  虽然倾注了大量资源,但紫光集团所处的中国芯片产业,其发展仍然任重而道远。

  目前,我国芯片严重依赖进口,自给率不足40%。2017年,中国集成电路进口数量总计3770亿块,进口额达到2601亿美元,同比增幅为14.6%,占到中国货物进口总额的14%。相比起来,原油进口额为1500亿美元。

  8月初,国务院办公厅下发成立国家科技领导小组的通知。“未来,国家科技领导小组或许将亲自上阵,力图扭转局面。”陈立对时代周报记者说道。

  在中国芯片未来崛起的过程中,紫光集团将如何继续发挥更大的作用,仍需时间检验。

(责任编辑:关婧)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精彩图片
上市全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