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歌礼制药暴跌新晋富豪失信 让利投资者变绞肉投资者

2018年08月07日 06:57    来源: 中国经济网    

  中国经济网编者按:8月1日,歌礼制药-B(01672.HK)在港交所挂牌上市。这家“新贵”公司,成立5年来,并无销售收入,日常运营依靠政府补助、银行利息维持。上市首日,歌礼制药-B以发行价收盘,接下来两个交易日,股价分别暴跌15.29%、15.51%,累计两天大跌28.43%。截至8月6日收盘,歌礼制药-B每股报10.88港元,涨幅8.58%。

  日前,港交所更改对于生物、生命科学类药企香港上市规则,这两大类无营收企业也可以申请上市。5月7日,歌礼制药-B向港交所递交招股说明书,其被称为首个“吃螃蟹”的公司。

  据公司招股书显示,歌礼制药-B主要研发方向集中于解决抗病毒、癌症及脂肪肝疾病等三大治疗领域。该公司成立5年来,并无产品销售收入,2016年、2017年该公司分别亏损约3200万元及约8700万元。

  歌礼制药-B此次IPO发行2.24亿股,每股价格14港元,募集资金约31亿港元,以发行价计算,该公司市值约156.9亿港币。歌礼制药-B以14港元定价,该公司实控人吴劲梓表示,主要考虑公司尚未盈利,希望让利投资者,长远与投资者达致双赢。

  然而,歌礼制药-B的股价走势不但未让投资者账面浮盈,反而因其股价暴跌而“套牢”投资人。

  而吴劲梓作为歌礼制药-B创始人,持有49.3%股份,其个人财富由此达到了大约11亿美元(约合人民币75亿元),成为医药行业诞生的新亿万富翁。

  在歌礼制药-B的核心丙肝治疗产品中,戈诺卫已经于2018年6月8日获批上市,并在全国范围内展开销售。据了解,生物制药公司产品从概念到商业化生产还有一段距离,临床试验的进展对公司未来前景影响很大。也就是说,歌礼制药-B未来几年的财务前景很大程度上将取决于戈诺卫的成功及销售。

  而这唯一的在售产品,似乎也颇为神秘,据证券日报报道,对于戈诺卫产品上市一个月以来销售成绩如何,歌礼制药-B相关人士并未作出明确回答,仅透露戈诺卫产品相关销售情况没有统计精确数据。

  虽然该公司近两年,歌礼制药研发“烧钱”,研发投入逐年走高。2016年和2017年,歌礼制药研发费用为6270万元和1.14亿元,其中戈诺卫与拉维达韦两款临近商业化的药物研发费用分别占到2016年总费用的95.5%,占到2017年的93.5%。

  据悉,自歌礼制药-B成立起,为维持研发体系,其融资便未间断过。上市前它已通过两轮融资筹集到了1.55亿美元(约合10.56亿元)的资金,投资人中包括高盛集团和康桥资本。同时,吴劲梓在歌礼制药-B上市当日表示,未来会逐步推出更多融资计划。

  首家无营收生物公司在港上市

  据界面报道,4月30日起,港交所按照新规接受上市申请,针对医药企业,核心产品已通过概念阶段、以研发为主专注开发和新产品等条件,仍可视为适合上市。

  歌礼制药-B核心产品之一戈诺卫是中国首个由国内公司开发的临近商业化阶段的HCV(丙型肝炎病毒)治疗药物。

  6月26日,歌礼制药-B与华润医药商业集团有限公司(“华润医药商业集团”)共同宣布,双方在商业分销渠道和终端服务等方面进行全面战略合作,为戈诺卫的上市做好准备。

  另一款药物拉维达韦与戈诺卫及利巴韦林共同服用时构成全口服、不含干扰素的HCV治疗方案,根据公告,歌礼制药-B已于2018年7月31日向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CFDA)递交第二个自主研发新药丙肝治疗药物拉维达韦(RDV)的新药申请,并预期可于新药申请递交日后的五个营业日内获得CFDA的反馈。

  从丙肝治疗前景来看,歌礼制药-B的新药市场潜力巨大。到2017年,中国丙型肝炎的患病率为1.82%,估计有2520万HCV感染者。

  歌礼制药-B认为,推出新型有效疗法预期将提高中国HCV的治疗率,预计由2017年的0.3%提高至2028年的4.5%。同时尽管有有效的HCV疗法,但每年新增感染人数预期将继续超过治愈病人数。预计新感染HCV人数将由2017年35万人增长至2028年41万人。因此,中国HCV患者人数预计将于2026年稳步增至2730万人,丙型肝炎的患病率为1.89%。

  在戈诺卫上市前,歌礼制药-B没有产品销售收入。歌礼制药-B目前的收入来源包括罗氏就戈诺卫许可安排作出的前期付款、政府补助、银行利息等,基于政府对于丙肝药物研发的鼓励,2016年和2017年分别获得200万和3141万的政府补助。整体来看,2016年及2017年,歌礼制药-B分別亏损约3200万元及约8700万元。

  医药界投资风险较大,尚未盈利的生物制药公司产品多处于在研阶段,从概念到商业化生产还有一段距离,临床试验的进展对公司未来前景影响很大。很显然,歌礼制药-B未来几年的财务前景很大程度上将取决于丙肝新药戈诺卫及拉维达韦的成功及销售。

  至于何时能实现盈利,吴劲梓称,公司治疗丙肝药物戈诺卫已开始市场化,另有包括拉维达韦等四款新药亦在发展中,相信均能为公司未来实现盈利做出巨大贡献。

  上市首日险守发行价 创始人吴劲梓:定价14元让利投资者

  歌礼制药-B此次公开发售2.24亿股,发行价14港元/股,所得净募资额约29.76亿港元。据悉,歌礼制药-B的保荐人为摩根士丹利、高盛以及招商证券国际,本次香港公开发售股份超购9.13倍。

  上市首日,歌礼制药-B开盘价为14.80港元,开盘后大涨,最高涨逾6%,最高报14.90港元,随后逐渐走低,最低至13.66港元,最终收报14.00港元,险守发行价,换手率9.35%,成交额11.8亿元。

  上市次日,歌礼制药-B开盘后股价快速跳水,盘中最高价14.10港元,收盘价每股11.86港元,跌幅15.29%;第三个交易日,歌礼制药-B再度大跌15.51%,收盘价报10.02港元。

  歌礼制药-B是一家主要从事生物制品研发的中国公司,主要专注于抗病毒、癌症及脂肪肝疾病三大治疗领域,主要产品包括抗丙型肝炎病毒(HCV)、人类免疫缺陷病毒(HIV)及乙型肝炎(HBV)药物。

  据财华社报道,上市仪式结束后接受媒体访问时,歌礼制药-B董事会主席、执行董事兼行政总裁吴劲梓将公司此次上市称作是开启中国生物医药行业的新纪元。

  另据香港经济日报,吴劲梓表示,歌礼制药-B以招股中间价14元定价,主要考虑到作为新例下首家未录盈利生科,希望让利投资者,长远与投资者达致双赢。未录盈利生物科技企业为港股新鲜事物,他透露公司在路演、估值都曾遭遇挑战,因生物医药技术含量较高,路演时须教育投资者生物医药相关概念以及临床各阶段数据;同时,由于公司未录盈利,估值也不具参考价值,在决定招股价区间前曾作大量研究。

  吴劲梓跻身亿万富豪“俱乐部”

  招股书显示,按该股发行价14港元计算,上市首日歌礼制药-B市值156.9亿港币。据彭博亿万富豪指数,该公司创始人吴劲梓持有歌礼制药-B 49.3%股份,其个人财富由此达到了大约11亿美元(约合人民币75亿元),成为医药行业诞生的新亿万富翁。

  歌礼生物创办于2013年,创始人美籍华人吴劲梓此前曾在在万特、诺华、安进、GSK等跨国药企担任过高管。

  吴劲梓是美籍华人,早年毕业于南京大学,后于1996年获美国亚利桑那大学癌症生物学博士学位。在创立歌礼制药之前,他曾经效力于诺华、Ambrilia Biopharma Inc.和葛兰素史克。

  吴劲梓在歌礼制药-B上市仪式表示,希望早日有盈利,每个人都在努力。他提及,旗下药物“戈诺卫”已在6月27日推出,而另一款药物“拉维达韦”也已在7月31日提交上市申请。

  他表示,公司会以病人利益为先,除研发外,公司的质量把控也是世界第一流。他还透露,未来会逐步推出更多融资计划。

  研发体系“烧钱” 融资从未间断

  成立5年没有销售收入,那歌礼制药-B究竟靠什么在支持其运营?

  据智通财经,自歌礼制药-B成立起,为维持“花钱如流水”的研发体系,其融资便未间断过。

  2015年8月28日,CBC Investment Seven Limited便与歌礼制药-B订立股份认购协议。据此,CBC7认购期期100万股A-1系列优先股及75万股A-2系列优先股,现金代价分别为2000万美元及1500万美元。

  3个月后,BSIH及MBD已分别按现金代价1237.5万美元及262万美元认购61.875万股及13.125万股A-3系列优先股。5天后,BSIH、MBD与吴劲梓签立一份股份过户表格,据此BSIH及MBD购买20.625万股及4.375万股股份,现金代价分别为412.5万美元及87.5万美元。BSIH及MBD购买的25万股股份于购回完成后转换为A-3系列优先股。

  首轮融资完成后,2016年12月16日,Power Tree、中国购股权激励实体、CBC12、天津康士歌及前海股权投资基金与歌礼生物科技订立股权认购协议。也就是说,第二轮融资开始。按协议,CBC12、康士歌及前海分别认购歌礼制药-B股权的约6.10%、2.71%及2.71%,现金代价分别为4500万美元、2000万美元及2000万美元。

  2017年1月3日,Power Tree、中国股权激励实体及CBC12订立股权转让协议,据此,CBC12向Power Tree购买歌礼制药-B约1.36%股权,现金代价为1000万美元。紧接着,Power Tree、中国股权激励实体、BSIH及MBD与歌礼制药-B科技订立股权认购协议,据此,BSIH及MBD分别认购歌礼制药-B科技股权的约0.56%及0.12%,现金代价分别为412.4万美元及87.5万美元。

  生物医药未来与高风险

  据经济观察报,云锋基金董事总经理孙暄认为,未来生物医药和这个生命科技领域将是大趋势之一。医疗健康是全人类的诉求,而且中国现在消费升级,也包括了对自己的个人生活质量的升级的需求。所以他觉得生物医药在大方向上,在未来可预见的未来,是最值得大家花费精力去看的领域之一。

  孙暄透露,到了2018年,他突然间发现不对了,今年在医疗医药行业上,对资本和市场的这种感觉,就像2012年那时中国人谈移动互联网一样。孙暄觉得,中国医疗医药行业,尤其是生物技术相关,以及生物医药研发方面到了一个爆发的元年,但是真正的好日子是在2020年之后,真正的风险和真正的风波,应该是在2019年会发生,因为任何一个行业和资本的结合,和被投资人认可的过程,都是磕磕绊绊,要经历过共同分脏,共同享福的阶段,也得有过共同受伤,共同布局和斩仓的阶段。

  生物药企的元年来了,那么高风险也伴随着到来了。

  生物药是制药行业近年来发展最快的子行业之一,全球市场规模预计将会从2016年的2020亿美元上升到2022年3260亿美元,年复合增速为3%。我国市场规模由2012年的627亿元,增长到2016年的1527亿元,年复合增长率达到24.9%。Frost&Sullivan预计2016-2021年中国生物药将保持16.4%的年复合增长率,到2021年达到3269亿元的市场规模。

  广义的生物药包括酶、细胞因子、激素、抗体、疫苗、血液制品、基因治疗药物、细胞治疗药物等几大类。

  生物药快速增长主要来自于三个因素推动,适应症的迅速拓展,以抗体药为代表的生物药的适应症正迅速扩展到骨质疏松、多发性硬化症、哮喘、抗感染、心血管等诸多领域;新药上市进度加快,2017年,FDA共批准了10个抗体新药,创历史新高;重磅生物药专利逐渐过期,预计年销售合计700-800亿美元的生物药将于未来5年失去专利保护,这给生物类似药的发展带来了重大机会。

  就是在这种背景下,你要想整个生物医药企业,包括内地像药明康德这样的回归,在过去来看可能至少要批一年到两年,这么快批出来,加之美国现在纳斯达克这么趋信生物医药企业,业内人士估计这个热潮只会来的越来越热,泡沫只会越来越重。

  生物医药的企业大多数都是没有利润,在没有利润的情况下其实很难判断什么叫泡沫。以为医药投资人士分析,在这情况下,企业说我值30亿美金,你说我凭什么值30亿美金,如果有利润大家对过去二级市场约定俗成的PE指标,它关键不但没有利润而且没有收入,也就是PS的指标也没有,这种情况下你说它是不是泡沫很难说,但在这个阶段反正所有的都致力于原创甚至所谓的跟随仿制。

(责任编辑:蒋柠潞)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精彩图片
上市全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