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北京新奥集团原总经理受贿案落槌 城建道桥董事长送钱

2020年06月03日 07:11    来源: 中国经济网    

  中国经济网北京6月3日讯 (记者 徐自立 马先震)近日,北京新奥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新奥集团”)原总经理郭再斌受贿案终于落下帷幕,郭再斌上诉未果,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在终审判决中决定维持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的一审判决结果,郭再斌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11年,罚金人民币100万元;冻结在案的银行账户,其中,760.53万元作为受贿违法所得予以没收,余款抵缴罚金,不足部分继续追缴。

  此外,北京城建道桥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城建道桥集团”)也牵涉其中。郭再斌曾利用职务便利,为北京城建道桥集团与北京新奥集团合作工程项目提供帮助。2007年至2016年的10年间,郭再斌多次收受该公司法定代表人姚某给予的现金40万元。经中国经济网记者确认,姚某即为北京城建道桥集团法定代表人、董事长姚自然。

  2020年4月30日,中国裁判文书网发布了郭再斌受贿二审刑事裁定书即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刑事裁定书((2019)京刑终103号),裁定书详细披露了本案的相关细节。

   

  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审理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三分院指控原审被告人郭再斌犯受贿罪一案,于2019年3月29日作出(2018)京03刑初138号刑事判决。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认定:

  (一)2013年至2014年,被告人郭再斌利用担任北京新奥集团总经理职务上的便利,为北京天润同泰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姜某)成为北京新奥集团项目合作方提供帮助。2014年3、4月,郭再斌从姜某任法定代表人的北京春光置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处,以低于市场价人民币306.44万元的价格以其女儿名义购买本市朝阳区清河营东路1号院10号楼2单元2901房产,以低于市场价225.515万元的价格为其亲属白某1购买本市朝阳区清河营东路1号院20号楼2单元603房产。

  (二)2009年至2017年,被告人郭再斌利用担任北京新奥集团总经理职务上的便利,为北京建工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北京建工集团”)与北京新奥集团合作工程项目提供帮助。2012年5月,郭再斌以低于市场价188.5725万元的价格为其亲属纪某购买北京建工集团开发的本市朝阳区域清街2号院8号楼2单元402房产一套。

  (三)2007年至2017年,被告人郭再斌利用担任北京新奥集团副总经理、总经理职务上的便利,为北京城建道桥集团与北京新奥集团合作工程项目提供帮助。2007年至2016年,郭再斌多次收受该公司法定代表人姚某给予的现金40万元。

  (四)2015年至2016年,被告人郭再斌利用担任北京新奥集团党委副书记、总经理职务上的便利,为其下属付某在职务晋升等事项上提供帮助。2016年1月,郭再斌在其办公室收受付某出资20万元购得的北京最淘科技有限公司(现更名为:北京唱吧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股份。

  2018年4月20日,被告人郭再斌经通知到北京市监察委员会接受谈话。本案立案后,北京市监察委员会冻结郭再斌转入纪某中国建设银行账户(账号:×××)的资金850余万元。

  一审法院认为,被告人郭再斌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财物,其行为已构成受贿罪,且受贿数额特别巨大,依法应予惩处。鉴于郭再斌收取付某20万元股份系未遂,且郭再斌到案后配合办案机关追缴全部违法所得,可对其酌予从轻处罚。故依法判决:一、被告人郭再斌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11年,罚金人民币100万元;二、冻结在案的中国建设银行账户(户名:纪某,账号:×××)的存款及孳息,其中,人民币7605275元作为受贿违法所得予以没收,余款抵缴罚金,不足部分继续追缴。

  宣判后,原审被告人郭再斌不服一审判决,向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此次郭再斌的上诉理由为:其没有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提供帮助;其购买姜某公司开发的房子是在预售期,不存在低价购房;其仅为亲属提供了购房信息;没有收取付某20万元的原始股,其行为不构成受贿罪。结合辩护人意见,郭再斌方面恳请二审法院予以改判,或撤销原判发回重审。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的出庭意见为:一审判决事实认定清楚,证据确实、充分;适用法律正确,量刑适当,审理程序合法,建议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综合评判认为:郭再斌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所认定的4宗事项均是在郭再斌职权范围内,行贿方均是基于郭再斌作为北京新奥集团总经理,负责公司的全面经营管理的职权,应郭再斌的要求,低于市场价格向其出售房屋,让利于郭再斌及其亲属,或直接给予其钱款,上述行为方式符合受贿罪权钱交易的本质特征。

  郭再斌在购买涉案2901号和603号房产时,上述房屋已经竣工。在郭再斌的要求下,姜某囿于郭再斌的职务身份,以低价出售房屋。郭再斌利用职务便利,为自己及其亲属谋取利益的对价是市场价与成交价的差额。因此以现房的市场价格与成交价的差额来认定犯罪数额更符合客观事实。郭再斌购买的2901号房屋,至案发时,其仍未付清全款。但其在支付首付款后,对涉案房产进行了装修并购买了家具,已经实现对于该套房产的实际控制和占有,应认定为犯罪既遂。

  付某出资20万元为郭再斌购买的股份,系由北京唱吧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股东曹某代持的尚未上市流通的原始股,该股份的凭证,作为债权证明,应视为付某单方给予郭再斌的承诺,不能引起股份的实际转移。因此,该事实应认定为犯罪未遂。

  根据办案机关出具的工作说明,在郭再斌供述收受姚某钱款之前,办案机关已经掌握该起事实的线索,故不能认定其具有坦白情节。郭再斌虽系办案机关电话通知到案,具有自动投案情节,但其到案后,不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依法不构成自首。一审法院已经认定郭再斌具有退缴赃款的情节并作出评价,二审法院对该情节不再重复进行评价。

  综上,郭再斌的上诉理由及其辩护人的辩护意见,均无事实及法律依据,不能成立,院不予采纳。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认为,上诉人郭再斌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其行为已构成受贿罪,且受贿数额特别巨大,依法应予惩处。鉴于郭再斌收取付某20万元股份系未遂,且郭再斌到案后配合办案机关追缴全部违法所得,依法对其予以从轻处罚。一审法院根据郭再斌犯罪的事实、犯罪的性质、情节和对于社会的危害程度所作的判决,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及适用法律正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应予维持。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的出庭意见正确。

  据此,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三十六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裁定如下:驳回郭再斌的上诉,维持原判。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2018年4月20日,北京新奥集团有限公司党委副书记、董事、总经理郭再斌经通知到北京市监察委员会接受谈话。同年6月6日,北京市纪委监委发布消息,郭再斌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裁定书显示,因涉嫌犯受贿罪于2018年4月20日被留置,同年10月19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北京市第一看守所。

  据新京报报道,郭再斌1983年7月起进入北京市城市建设工程机械施工公司,后曾在北京市城市建设道桥工程公司、北京城建股份有限责任公司、北京科技园建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北京中关村软件园发展有限责任公司等企业任职,2005年4月起进入北京新奥集团有限公司,任副总经理,2009年5月起,任北京新奥集团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到2018年4月接受调查时,他已经任职近9年。

  据中国网财经报道,有案件知情人士称,郭早年出身于北京道桥,其与姚自然是北京道桥的同事。此次姚自然向其输送的钱财多凭借团拜、给亲属拜年红包名义,累积40万元时间跨度近十年。

  北京新奥集团有限公司于2003年8月经北京市政府批准成立,为北京市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所属国有大型企业。2017年11月20日,北京新奥集团有限公司更名为北京城市副中心投资建设集团有限公司。

  北京城建道桥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原名北京城建道桥工程有限公司,于1983年7月由原基建工程兵部队集体转业改编组建而成,现已成长为一家大型综合施工企业。注册资金50000万元,同时拥有公路、房建、市政施工总承包壹级、地基与基础、桥梁工程、公路路面、公路路基工程专业承包壹级和城市轨道交通工程专业承包资质。天眼查显示,致达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为北京城建道桥集团第一大股东,持股55%;而致达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为上海科联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全资子公司;上海科联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则是民营企业,大股东为严健军,个人持股99%。

(责任编辑:马先震)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精彩图片
涨跌幅TOP10
上市全观察

北京新奥集团原总经理受贿案落槌 城建道桥董事长送钱

2020-06-03 07:11 来源:中国经济网
查看余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