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博汇股份毛利率2年半降近6成 批地落马官员退出股东

2020年01月08日 07:03    来源: 中国经济网    

  中国经济网编者按:1月9日,宁波博汇化工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博汇股份”)首发将上会。博汇股份拟在创业板公开发行不超过2600万股,占发行后公司股份总数的比例不低于25%。拟募集资金净额7亿元,用于“60万吨/年环保芳烃油及联产20万吨/年石蜡生产项目”和“补充流动资金”。本次发行的保荐机构是光大证券。

  2014年10月21日,博汇股份挂牌新三板。此次冲关也并非博汇股份首次申请IPO。早在2015年9月16日,博汇股份就发布公告称拟申请IPO,正接受光大证券的辅导。2017年3月份,博汇股份与光大证券解除辅导协议,同年4月,博汇股份与浙商证券签署了上市辅导协议。

  2018年2月12日,博汇股份表示,因“公司拟进行股权调整”,特向证监会申请撤回首发上市申报材料。2月23日,博汇股份公告收到证监会行政许可终止审查通知书。

  首次冲关熄火4个月不到,博汇股份选择再次重启IPO。2018年6月15日,博汇股份向证监会宁波监管局报送了上市辅导备案材料。博汇股份二次IPO的保荐机构再次切换为光大证券。

  据每日经济新闻,“公司拟进行股权调整”撤回首次IPO的背后,是博汇股份曾存在他人代当地官员持股的情况,这一情况随相关官员落马而曝光。

  原本,博汇股份的第二大股东为宁波立而达投资咨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宁波立而达),持有博汇股份15.69%的股份。宁波立而达有3名自然人股东——关国柱、胡国淼和周雪峰,分别持股40%、30%和30%。三人实际上是代宁波高新区管委会原副主任洪世弈持股。

  据宁波法院官网消息,2018年4月24日,洪世弈受贿、非法倒卖土地使用权一案,在宁波中院被公开审理。洪世弈被指,以牟利为目的,伙同他人采用私自买卖方式,倒卖11918.7平方米工业用地使用权,非法获利844.17万元;洪世弈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其他单位和个人在取得建设项目用地、工程承接等事项上提供帮助;其本人直接或通过关国柱等人非法收受财物共计约1188.3万元。2018年6月,洪世弈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160万元。

  随着洪世弈的落马,宁波立而达股权代持一事也被曝光。

  2018年3月6日,宁波立而达宣布减持博汇股份15.69%的股份,接盘方为博汇股份第一大股东宁波市文魁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文魁控股)。文魁控股为博汇股份实控人金碧华、夏亚萍夫妇控制的公司,两人合计持有该公司100%的股权。

  文魁控股收购了上述15.68%股份,作价4896万元,以此计算,博汇股份100%股权约为3.12亿元。Wind资讯显示,截至3月6日,博汇股份在新三板的市值为5.44亿元。

  中国企业报报道指出,公开资料显示,博汇股份有两块工业用地合计超过10万平方米,均在洪世弈落马前审批完成。而彼时洪世弈还是博汇股份的隐形大股东。上述土地的取得是否合规,价格是多少?博汇股份都有必要做出说明。

  就洪世弈取得博汇股份大量股权及博汇股份前述工业用地获批等问题,中国经济网记者给博汇股份发送了采访提纲,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2016年-2018年,博汇股份营业收入分别为2.63亿元、3.62亿元、5.82亿元;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分别为3.13亿元、4.39亿元、6.56亿元。

  同期,博汇股份净利润分别为6979.70万元、8350.32万元、8945.39万元。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1874.91万元、10150.02万元、4912.19万元。

  博汇股份8月22日在新三板披露的2019年半年报显示,2019年上半年,博汇股份营业收入为3.74亿元,同比增加28.24%;归属于挂牌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3804.17万元,同比下滑35.04%。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5184.22万元,同比增加9.52%。

  博汇股份毛利率已经连降2年半。2016年-2018年,博汇股份综合毛利率分别为47.02%、40.53%和27.93%。2019年上半年,博汇股份毛利率进一步大降,下滑至19.39%,相比2016年,降幅达58.76%。

  重芳烃类产品企业变更券商二冲IPO

  博汇股份主营业务是对催化裂化后的燃料油即催化油浆进行深加工,主要产品包括沥青助剂、橡胶助剂、润滑油助剂等重芳烃类产品以及轻质燃料油。

  文魁集团持有博汇股份5421.90万股股份,占博汇股份本次发行前总股本的69.51%,系博汇股份控股股东。金碧华、夏亚萍夫妇一直合计持有文魁集团100%的股份,为博汇股份的实际控制人。金碧华担任博汇股份董事长。两位实际控制人具体简历如下:

  金碧华,男,中国国籍,1966年2月出生,无境外永久居留权,高中学历,浙江大学EMBA,高级经济管理师,并先后担任镇海区第7届政协委员,镇海区第13、14、15届人大代表。1984年至1991年,担任宁波市镇海临一五金冲件厂厂长,1991年至1993年担任宁波市镇海临江制笔零件厂厂长,1993年至1996年担任宁波市镇海圆珠笔厂厂长,1997年至今一直就职于文魁集团,曾担任文魁集团总经理、执行董事,现任文魁集团董事长,文魁进出口、文魁智能、创忆文具执行董事,恒通液压董事长。2014年至今,担任公司董事长。

  夏亚萍,女,中国国籍,1967年8月出生,无境外永久居留权,高中学历,1985年至1991年担任宁波市镇海临一五金冲件厂出纳、助理会计,1991年至1993年担任宁波市镇海临江制笔零件厂会计,1993年至1996年担任宁波市镇海圆珠笔厂财务主管,1997年至今一直就职于文魁集团,曾担任文魁集团监事、执行董事,现任文魁集团董事、总经理,恒通液压董事,文魁进出口、文魁智能、创忆文具总经理,诺达投资执行事务合伙人。

  博汇股份拟公开发行不超过2600万股,占发行后公司股份总数的比例不低于25%。拟募集资金净额7亿元,其中5.7亿元用于“60万吨/年环保芳烃油及联产20万吨/年石蜡生产项目”、1.3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本次发行的保荐机构是光大证券。

   

  2014年10月21日,博汇股份挂牌新三板,挂牌时股东人数为9人。博汇股份2019年4月16日报送的招股书显示,截至招股说明书签署日,博汇股份股东人数为350人。

  此次冲关并非博汇股份首次申请IPO。早在2015年9月16日,博汇股份就发布公告称,公司拟申请IPO,正接受光大证券的辅导。2017年3月份,博汇股份与光大证券解除辅导协议,同年4月,博汇股份与浙商证券签署了上市辅导协议。

  2018年2月12日,博汇股份表示,因公司拟进行股权调整,特向证监会申请撤回首发上市申报材料。2月23日,博汇股份公告收到证监会行政许可终止审查通知书。

  公开报道显示,博汇股份宣布首次冲关IPO后,股价经历一波大涨,但在宣布撤回申请后,股价大跌。

  首次冲关熄火4个月不到,博汇股份选择再次重启IPO。2018年6月15日,博汇股份向证监会宁波监管局报送了上市辅导备案材料。博汇股份二次IPO的保荐机构再次切换为光大证券。

  首次IPO折戟背后:官员落马真实二股东曝光  落马前给博汇股份批地超10万平

  据每日经济新闻,“公司拟进行股权调整”撤回首次IPO的背后,是博汇股份曾存在他人代当地官员持股的情况,这一情况随相关官员落马而曝光。

  原本,博汇股份的第二大股东为宁波立而达投资咨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宁波立而达),持有博汇股份15.69%的股份。宁波立而达有3名自然人股东----关国柱、胡国淼和周雪峰,分别持股40%、30%和30%。三人实际上是代宁波高新区管委会原副主任洪世弈持股。

  据宁波法院官网消息,今年4月24日,洪世弈受贿、非法倒卖土地使用权一案,在宁波中院被公开审理。洪世弈被指,以牟利为目的,伙同他人采用私自买卖方式,倒卖11918.7平方米工业用地使用权,非法获利844.17万元;洪世弈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其他单位和个人在取得建设项目用地、工程承接等事项上提供帮助;其本人直接或通过关国柱等人非法收受财物共计约1188.3万元。

  2018年6月,洪世弈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160万元。

  随着洪世弈的落马,宁波立而达股权代持一事也被曝光。根据宁波市监察委员会的公开说明,宁波立而达的实际出资人及实际股东为洪世弈,而关国柱、胡国淼、周雪峰均为名义股东,代洪世弈持有宁波立而达的股权。

  今年3月6日,宁波立而达宣布减持博汇股份15.69%的股份,接盘方为博汇股份第一大股东宁波市文魁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文魁控股)。文魁控股为博汇股份实控人金碧华、夏亚萍夫妇控制的公司,两人合计持有该公司100%的股权。

  文魁控股收购了上述15.68%股份,作价4896万元,以此计算,博汇股份100%股权约为3.12亿元。Wind资讯显示,截至3月6日,博汇股份在新三板的市值为5.44亿元。

  “这个转让得关注交易背景,以及前后股权转让的价格。如果说涉及腐败原因,这个价格确实会是监管部门审核的重点,会关注是否存在不正当的交易。”对于该部分股权的作价,上述投行人士向记者表示。

  “此次交易符合股转系统相关交易规则,并通过特定事项协议转让方式进行转让,作价合理。”博汇股份方面向记者表示。

  中国企业报报道指出,公开资料显示,博汇股份有两块工业用地合计超过10万平方米,均在洪世弈落马前审批完成。而彼时洪世弈还是博汇股份的隐形大股东。上述土地的取得是否合规,价格是多少?博汇股份都有必要做出说明。

  2019年上半年净利下滑逾3成

  2016年-2018年,博汇股份营业收入分别为2.63亿元、3.62亿元、5.82亿元;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分别为3.13亿元、4.39亿元、6.56亿元。

  同期,博汇股份净利润分别为6979.70万元、8350.32万元、8945.39万元。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1874.91万元、10150.02万元、4912.19万元。

   

  博汇股份招股书称,报告期内,公司采用先款后货的方式销售,各期期末公司应收账款余额较小,公司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均高于营业收入,公司盈利质量较高。

  博汇股份表示,2016年度,公司经营活动现金流量净额低于实现的净利润,主要因公司生产经营规模的扩大,增加了预付供应商的货款,同时应退消费税金额也随之增加,使经营活动现金流量净额低于当期实现的净利润。2017年度经营活动现金流量净额超过实现的净利润主要系收到2016年应退消费税所致。2018年度当期经营活动现金流量净额低于实现的净利润,主要系受2018年四季度油价下跌影响,公司年末在手订单下降导致预收账款余额减少2098.08万元以及2018年末较2017年末存货余额增加2792.81万元所致。

  博汇股份8月22日在新三板披露的2019年半年报显示,2019年上半年,博汇股份营业收入为3.74亿元,同比增加28.24%;归属于挂牌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3804.17万元,同比下滑35.04%。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5184.22万元,同比增加9.52%。

   

   

  毛利率2年半下降近6成

  博汇股份毛利率已经连降2年半。2017年博汇股份毛利率下降6.49个百分点,降幅13.80%。2018年,博汇股份毛利率大降12.6个百分点,降幅31.09%。2019年上半年,博汇股份进一步大降,下滑至19.39%,相比2016年,降幅达58.76%。

  2016年-2018年,博汇股份综合毛利率分别为47.02%、40.53%和27.93%。

  博汇股份招股书称,2017年度,受石油价格上升以及公司逐步取消华南区域客户的价格优惠的影响,公司产品平均销售价格有所上升,另一方面以铁路运输为主的中石油采购比重有所下降,因此单位毛利额较2016年也有所上升,但平均销售价格上升了38.22%,大于单位毛利额的上升幅度,导致毛利率反而较2016年度下降了7.93个百分点。

  博汇股份表示,2018年度,受原油价格的影响,公司产品销售价格处于历史高位,增加下游行业的成本,并且国内整体经济增速有所放缓,产品的单位毛利有所下降。2018年4季度,原油价格快速下跌至年末45美元/桶左右,下跌幅度约为40%,公司产品销售价格也随之下跌,但由于公司产品成本的下降有一定的滞后性,进一步导致重芳烃的单位毛利降低,与2017年相比重芳烃产品平均销售价格上升,导致毛利率下降了6.41个百分点,单位毛利的下降导致毛利率下降了5.62个百分点,产品销售价格的上升和单位毛利的下降共同导致重芳烃产品毛利率下降幅度较大。

  博汇股份2018年毛利率的下滑绝对值和下滑幅度均大幅高于同行。2018年,保华石化毛利率下滑1.77个百分点,下滑幅度4.47%;阳谷华泰毛利率上涨4.19个百分点,涨幅14.78%;正丹股份毛利率下滑3.75个百分点,降幅20.73%;金泰丰毛利率下滑0.3个百分点,降幅7.32%。

  博汇股份表示,公司的综合毛利率与同行业公司存在一定差异,主要是因为产品结构、工艺路线、公司财务核算方式及供应商区域等方面与同行业公司存在差异。

   

   

  2018年负债突增超200%  2019年上半年再增120%

  2016年-2018年,博汇股份资产总额分别为2.28亿元、2.56亿元、2.93亿元。

  2018年,博汇股份负债突增1.37亿元,增幅达202.89%。2019年上半年,博汇股份负债较2018年末再增2.47亿元,增幅逾120%。

  2016年-2018年,博汇股份负债总额分别为8583.89万元、6733.71万元、20395.59万元。

   

  博汇股份招股书称,2018年末较2017年末,公司负债总额增加1.37亿元,主要系短期借款和长期借款余额增加所致。

  2019年上半年,博汇股份资产总计为8.63亿元,较期初增加49.36%;同期负债总计为4.51亿元,较期初大增121.11%。

   

  产能利用率连降2年

  博汇股份产能利用率最近2年出现连降。2016年-2018年,博汇股份重芳烃、轻质燃料油产能利用率分别为93.42%、66.31%、57.28%。

   

  博汇股份称,2015至2016年度,公司产能利用率基本饱和,公司40万吨/年混合芳烃扩建项目于2016年3月进入生产阶段,缓解了公司的产能压力。该项目产能在2016至2018年逐步释放,并已将公司未来几年所需产能预留了一定空间,公司产量将随着市场环境变化及公司市场策略有序增长,因此2017年和2018年,公司的产能利用率有所下降。

  3家供应商采购占比逾8成

  博汇股份表示,公司存在供应商集中度较高的风险。博汇股份2016年、2017年和2018年度向前五名供应商采购的合计金额占当期采购总额的比例分别为88.01%、92.07%和90.19%,其中向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采购的合计金额占比分别为82.17%、84.29%和80.22%。

  博汇股份称,公司设立以来,一直致力于发展长期稳固的供应商合作关系,供应商集中度较高主要是由我国石油化工行业特点决定的。报告期内,公司供应商结构逐渐由以中石化为主,扩大为同时向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采购,并且不断开拓民营炼厂进行原材料供应,尽最大可能分散供应商的分布。但是,如果公司主要供应商由于自身原因或市场重大不利变化而减少与公司的合作,公司生产经营将受到一定程度的不利影响。

  曾因7万元成“老赖”

  博汇股份曾入“老赖”名单。2016年10月22日,博汇股份因与淄博春磊化工机械有限公司设备采购合同纠纷,被淄博市临淄区人民法院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2017年1月6日,博汇股份公告称,2016年10月14日,齐都法院、淄博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据“(2016)鲁0305民初1705号”、“(2016)鲁03民终2279号”向淄博市临淄区人民法院提出执行,淄博市临淄区人民法院作出案号为“(2016)鲁0305执2754号”的执行公告,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为“一、被告宁波博汇化工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支付原告淄博春磊化工机械有限公司设备余款69,512元;二、被告宁波博汇化工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支付原告淄博春磊化工机械有限公司利息(以69,512元为基数,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自2016年4月15日计算至实际支付之日);三、驳回原告淄博春磊化工机械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日期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1440元,减半收取720元,财产保全费771元,由被告宁波博汇化工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负担。”2016年10月22日被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博汇股份已于2016年11月向淄博市临淄区人民法院缴纳了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款项。

  2017年1月12日,博汇股份公告表示,截至2017年1月12日,法院已撤销公司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入宁波市挥发性有机污染物整治重点企业名单

  据中国企业报,博汇股份还曾被列入宁波市重点排污单位名录及挥发性有机污染物整治重点企业名单,更存有重芳烃沥青罐发生火灾的环保与安全相关问题。

  据甬环发[2018]20号文件,2018年3月21日,博汇股份被宁波市环境保护局列为宁波市大气环境重点排污单位。

  据甬政办发[2016]90号文件,2016年5月24日,博汇股份被宁波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列入宁波市挥发性有机污染物整治重点企业名单。

  据甬安监管危[2014]16号文件,2014年4月22日,博汇股份因焚烧炉引风机故障,生产装置废气通过罐区废气处理管向各储罐倒灌可燃气体,导致位于宁波石化开发区蛟川区块的一重芳烃沥青罐(G110罐)罐顶起火燃烧。事故造成G110罐上部烧塌、罐内约1300吨的重芳烃油沥青品质受损、罐顶部分管线受损。

(责任编辑:关婧)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精彩图片
上市全观察

博汇股份毛利率2年半降近6成 批地落马官员退出股东

2020-01-08 07:03 来源:中国经济网
查看余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