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嘉曼服饰IPO遭高存货挡路 定位中高端童装屡现不合格

2020年01月07日 07:01    来源: 中国经济网    

  中国经济网编者按北京嘉曼服饰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嘉曼服饰”)将于1月9日首发申请上会,公司拟登陆深交所中小板,拟发行总量不超过2700万股,不低于发行后总股本的25%。嘉曼服饰保荐机构为华英证券。嘉曼服饰此次拟募集资金2.88亿元,其中,1.05亿元用于营销体系建设项目,1.34亿元用于电商运营中心建设项目,2334.00万元用于企业管理信息化项目,2563.00万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

  2014年至2018年1-6月,嘉曼服饰营业收入分别为3.23亿元、3.85亿元、4.02亿元、5.48亿元、3.29亿元;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分别为3.76亿元、4.40亿元、4.59亿元、6.26亿元、3.80亿元。

  2014年至2018年1-6月,嘉曼服饰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分别为4580.30万元、3098.80万元、3710.52万元、5461.76万元、3910.65万元;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5542.16万元、2726.97万元、3158.18万元、4247.57万元、5819.46万元。

  2014年至2018年1-6月,嘉曼服饰应收账款账面价值分别为3767.53万元、4047.52万元、4869.96万元、6011.87万元、5085.22万元;占当期营业收入比重分别为11.66%、10.51%、12.10%、10.96%、15.43%。

  2014年至2018年1-6月,嘉曼服饰应收账款账面余额分别为3965.83万元、4266.32万元、5154.39万元、6505.71万元、5591.58万元;应收账款周转率分别为10.16次、9.86次、9.02次、10.08次、5.94次。

  2015年至2018年1-6月,嘉曼服饰信用期外余额分别为618.84万元、938.16万元、269.27万元、1050.16万元;信用期外占比分别为14.51%、18.20%、4.23%、19.26%。

  2014年至2018年1-6月,嘉曼服饰存货账面余额分别为1.92亿元、2.05亿元、2.34亿元、2.69亿元、2.37亿元;存货账面价值分别为1.81亿元、1.91亿元、2.16亿元、2.47亿元、2.16亿元。

  2014年至2018年1-6月,嘉曼服饰存货中库存商品账面余额分别为2.16亿元、1.94亿元、2.16亿元、2.52亿元、2.27亿元;账面价值分别为2.00亿元、1.80亿元、2.00亿元、2.31亿元、2.07亿元。

  2014年至2018年1-6月,嘉曼服饰存货账面价值占当期总资产的比例分别为49.90%、52.30%、52.79%、47.48%、44.50%;存货周转率分别为0.82次、1.01次、0.93次、1.11次、0.66次。

  据红刊财经,嘉曼服饰对一年以内的库存商品不计提资产减值准备。而嘉曼服饰库龄在1年内的存货占比较高。会计专业人士指出,一家公司越晚计提存货跌价准备,越能够对当期净利润产生积极影响。发行人对占比最高的库龄一年内的存货不计提减值准备,在客观上是能够增厚当期净利润的。

  而嘉曼服饰也因为存货计提、存在刷单及自买货等问题,在2019年7月收到证监会警示函。经查,证监会发现嘉曼服饰在申请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过程中,存在刷单与自买货行为、固定资产相关内控不健全、使用个人账户支付款项或费用、未能充分抵消内部交易未实现利润、存货及其减值计提存在瑕疵等问题。

  财务数据存在问题外,嘉曼服饰产品质量也屡现不合格,公司多款产品在各地抽检中均出现不合格项目,其中一次抽检还因不合格项目遭到了处罚

  2016年1月4日,贵州省工商行政管理局在其官网公告流通领域纺织服装类商品质量抽查检验情况,嘉曼服饰三款产品抽检不合格。其中,标称商标为水孩儿的梭织牛仔短裤B不合格项目为撕破强力,标称商标为水孩儿的航海格衬衫不合格项目为纰裂,标称商标为水孩儿的梭织牛仔短裤不合格项目为纰裂。

  2017年12月27日,青岛市市南区市场监管局发布消息,专项质量抽检中,嘉曼服饰标称商标为IL GUFO的连衣裙抽检不合格,主要不合格项目为衣带缝纫强力。

  招股书披露,嘉曼服饰因此次抽检结果中的不合格项目遭到青岛市市南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处罚。

  2019年10月17日,四川省市场监督管理局网站发布《关于2019年第三批49种产品质量省级监督抽查结果公告》,嘉曼服饰商标为MOSCHINO的儿童及婴幼儿服装抽检不合格,不合格项目为耐湿摩擦色牢度。

  中国经济网就相关问题采访嘉曼服饰,截至发稿,采访邮件暂未收到回复。

  中高端童装业务企业

  嘉曼服饰是一家经营中高端童装业务的企业,主要从事童装的研发设计、供应链管理、运营推广、直营及加盟销售等核心业务。

  嘉曼服饰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为曹胜奎、刘溦、刘林贵和马丽娟四人,直接和间接控制公司合计85.50%的股份。其中,曹胜奎与刘林贵系夫妻关系,曹胜奎与刘溦系父子关系,刘林贵与刘溦系母子关系,刘溦与马丽娟系夫妻关系。四人均为中国国籍,无境外永久居留权。

  嘉曼服饰此次拟登陆深交所中小板,保荐机构为华英证券,拟发行总量不超过2700万股,不低于发行后总股本的25%。嘉曼服饰此次拟募集资金2.88亿元,扣除发行费用后,公司将按轻重缓急投资于以下项目:

  1.营销体系建设项目,项目总投资1.05亿元,运用募集资金投资1.05亿元;2.电商运营中心建设项目,项目总投资1.34亿元,运用募集资金投资1.34亿元;3.企业管理信息化项目,项目总投资2334.00万元,运用募集资金投资2334.00万元;4.补充流动资金,项目总投资2563.00万元,运用募集资金投资2563.00万元。

   

  2018年上半年营业收入3.29亿元 归母净利润3910.65万元

  2014年至2018年1-6月,嘉曼服饰营业收入分别为3.23亿元、3.85亿元、4.02亿元、5.48亿元、3.29亿元;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分别为3.76亿元、4.40亿元、4.59亿元、6.26亿元、3.80亿元。

   

  2014年至2018年1-6月,嘉曼服饰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分别为4580.30万元、3098.80万元、3710.52万元、5461.76万元、3910.65万元;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5542.16万元、2726.97万元、3158.18万元、4247.57万元、5819.46万元。

   

  2018年上半年应收账款余额5591.58万元

  2014年至2018年1-6月,嘉曼服饰应收账款账面价值分别为3767.53万元、4047.52万元、4869.96万元、6011.87万元、5085.22万元;占当期营业收入比重分别为11.66%、10.51%、12.10%、10.96%、15.43%。

   

  2014年至2018年1-6月,嘉曼服饰应收账款账面余额分别为3965.83万元、4266.32万元、5154.39万元、6505.71万元、5591.58万元;应收账款周转率分别为10.16次、9.86次、9.02次、10.08次、5.94次。

   

  2015年至2018年1-6月,嘉曼服饰信用期外余额分别为618.84万元、938.16万元、269.27万元、1050.16万元;信用期外占比分别为14.51%、18.20%、4.23%、19.26%。

   

  嘉曼服饰表示,尽管公司应收账款的主要对手方客户为大中型商场、知名电商平台和业务合作稳定的加盟商,客户信用情况总体良好,但报告期内存在个别客户因拖欠项款并被公司提起诉讼情况。如果公司未来不能有效管理应收账款的账期和催收工作,仍存在部分货款不能及时收回的风险,将对公司的经营性现金流、利润构成不利影响,从而对公司经营带来一定风险。

  2018年上半年存货余额2.37亿元

  2014年至2018年1-6月,嘉曼服饰存货账面余额分别为1.92亿元、2.05亿元、2.34亿元、2.69亿元、2.37亿元;存货账面价值分别为1.81亿元、1.91亿元、2.16亿元、2.47亿元、2.16亿元。

  2014年至2018年1-6月,嘉曼服饰存货中库存商品账面余额分别为2.16亿元、1.94亿元、2.16亿元、2.52亿元、2.27亿元;账面价值分别为2.00亿元、1.80亿元、2.00亿元、2.31亿元、2.07亿元。

   

  2014年至2018年1-6月,嘉曼服饰存货账面价值占当期总资产的比例分别为49.90%、52.30%、52.79%、47.48%、44.50%;存货周转率分别为0.82次、1.01次、0.93次、1.11次、0.66次。

   

  嘉曼服饰表示,虽然公司的存货规模与公司的经营模式、销售规模增长相适应,且已按照企业会计准则的规定,结合公司实际情况计提了相应的存货跌价准备,但若在以后的经营年度中,因市场环境发生变化或竞争加剧导致存货跌价增加或存货变现困难,将导致公司运营效率的降低,对公司的经营业绩造成不利影响。

  一年内库存商品零减值增厚利润

  据红刊财经,在同行公司中,与嘉曼服饰在主营业务和销售模式等方面高度相近的是安奈儿。安奈儿是于2017年登陆A股市场,其主营业务是自主童装品牌的研发设计和销售。2016年-2017年,公司童装行业的营业收入分别占当期营收的99.71%和99.66%,与嘉曼服饰一样,营收主要来自童装业务。2016-2018年上半年,安奈儿线下直营模式的销售收入分别占当期营业收入的58.43%、60.64%和58.84%,线下加盟方式带来的销售收入分别占当期营收的29.8%、22.54%和16.84%,与发行人嘉曼服饰的销售模式很相似,都是直营为主。

  招股书显示,安奈儿2015年、2016年、2017年和2018年上半年的存货跌价准备计提比例分别为10.9%、10.88%、9.61%和9.31%。看上去,安奈儿的存货跌价准备计提比例仅仅比嘉曼服饰高一两个百分点,但实际上安奈儿的会计政策却要比发行人谨慎很多。

  据安奈儿招股书,公司按照可变现净值与成本孰低的原则,对各类存货分别计提跌价准备,对占比较高库存商品,有一个比较明确的计算公式:可变现净值=吊牌价×销售折扣×(1-营业税金及附加率-销售与管理费用率)预期售罄率/(1+17%)。2016年年末,安奈儿存货中的库存商品余额为2.03亿元,占存货总价值的75.18%,对库存商品计提跌价准备2254.99万元。

  同时,安奈儿按照年份季节作为库龄分别计提减值准备。以2016年年末为例,公司2017年春夏、2016年秋冬、2016年春夏、2015年秋冬、2015年春夏、2014年秋冬、2014年春夏、超三年款的计提比例分别为5.05%、5.82%、7.52%、25.16%、22.86%、52.92%、70.79%和100%。不难看出,款式越老、积压越严重的库存商品计提的减值准备就越高。

  反观嘉曼服饰,发行人也是按照可变现净值与成本孰低的原则计提跌价准备,但对可变现净值没有给出一个具体公式,只是提到存货项目的可变现净值以资产负债表日市场价格为基础确定。尤其是,对一年以内的库存商品不计提资产减值准备。

  招股书显示,嘉曼服饰的库存商品规模较高。2015年年末、2016年年末、2017年年末和2018年上半年末,公司库存商品账面余额分别为1.94亿元、2.16亿元、2.52亿元和2.27亿元,分别占当期存货账面余额的94.38%、92.58%、93.72%和95.72%。嘉曼服饰对库存商品计提跌价准备的具体方式是按照过季服装库龄计提。其中。1年内、1-2年、2-3年、3-4年、4-5年和5年以上的计提比例分别是0、5%、20%、50%、80%和100%。

  据上文简单推算可知,安奈儿对1年内、1-2年、2-3年和3年以上的库存商品跌价准备的计提比例分别约为5%、20%、50%和100%。很显然,发行人嘉曼服饰存货跌价准备政策较为激进, 其同期内的存货跌价准备提计比例明显偏低。

  巧的是,嘉曼服饰库龄在1年内的存货占比较高。招股书显示,2015年年末、2016年年末、2017年年末和2018年上半年末,库龄在1年以内的存货账面价值分别为1.07亿元、1.4亿元、1.69亿元和1.49亿元,分别占存货账面总价值的56%、64.63%、68.68%和69.06%。

  会计专业人士指出,一家公司越晚计提存货跌价准备,越能够对当期净利润产生积极影响。发行人对占比最高的库龄一年内的存货不计提减值准备,在客观上是能够增厚当期净利润的。即如果仅按照安奈儿对1年内库存商品跌价准备的计提比例为5%测算, 嘉曼服饰在2015年年末-2018年上半年将分别计提库存商品跌价准备535万元、700万元、845万元、745万元,而若考虑其他年份偏低库存商品跌价准备计提比例影响,则整体影响金额在千万元以上,这对每年盈利规模只有三五千万的发行人来说并不是一个很小的数目。

  存货及其减值计提存在瑕疵等问题 遭证监会出具警示函

  嘉曼服饰将于2020年1月9日首发申请上会,而在此之前,公司刚因存在刷单与自买货等违规行为,遭证监会采取出具警示函监管措施。

  证监会网站2019年7月8日发布《关于对北京嘉曼服饰股份有限公司采取出具警示函监管措施的决定》,经查,证监会发现嘉曼服饰在申请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过程中,存在刷单与自买货行为、固定资产相关内控不健全、使用个人账户支付款项或费用、未能充分抵消内部交易未实现利润、存货及其减值计提存在瑕疵等问题。

  上述行为违反《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管理办法》第四条、第十七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四条的有关规定,构成《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管理办法》第五十五条规定所述行为。按照《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管理办法》第五十五条的规定,证监会决定对嘉曼服饰采取出具警示函的行政监管措施。

  产品抽检不符合标准要求被罚

  招股书显示,嘉曼服饰曾于2018年产品抽检不符合标准要求遭罚,2016年,子公司深圳嘉宜美丢失发票被罚。

  2018年4月4日,青岛市市南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向嘉曼服饰出具青南市监消处字[2018]20号《行政处罚决定书》,基于嘉曼服饰经销的“IL GUFO”牌连衣裙在抽检中被鉴定为衣带缝纫强力不符合标准要求,青岛市市南区市场监督管理局认定嘉曼服饰违反了《流通领域商品质量监督管理办法》第十一条“销售者销售商品,不得掺杂、掺假,不得以假充真、以次充好,不得以不合格商品冒充合格商品。”的规定,并依据《流通领域商品质量监督管理办法》、《中华人民共和国产品质量法》和《青岛市工商行政管理行政处罚裁量权标准》(第三百五十七条第(四)项第1目)的相关规定,对嘉曼服饰处罚如下:

  (1)没收违法所得2175.21元;(2)罚款3685.5元。根据发行人提供的资料和说明,截至本文出具之日,嘉曼服饰已经缴纳完毕上述款项,相关不合规产品也已全部下架并退回生产厂家。

  根据青岛市市南区市场监督管理局作出上述处罚所参照的《青岛市工商行政管理行政处罚裁量权标准》(第三百五十七条第(四)项第 1 目),嘉曼服饰的上述情形属于 “轻微”违法行为。另外,根据 《流通领域商品质量监督管理办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产品质量法》的相关规定,嘉曼服饰受到的上述处罚也属于较轻微的处罚。

  2016年5月18日,深圳市罗湖区国家税务局对公司子公司深圳嘉宜美出具《税务行政处罚决定书》(深国税罗处罚[2016]34号),深圳嘉宜美丢失广东省深圳市国家税务局通用机打发票,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发票管理办法》第36条的规定处以深圳嘉宜美罚款1880元。

  根据深圳市罗湖区国家税务局于2017年5月15日出具的《深圳市国家税务局税务违法记录证明》,深圳嘉宜美于201 年1月1日至2016年12月31日期间无重大税务违法记录。

  上述税务处罚系因深圳嘉宜美员工工作疏忽丢失广东省深圳市国家税务局通用机打发票,深圳嘉宜美在收到税务机关的处罚决定后全额缴纳了相应的罚款。其后,深圳嘉宜美采取了整改措施以进一步加强内控,规范涉税事项的办理流程。因此,嘉曼服饰子公司深圳嘉宜美上述税务违法行为不会对公司的生产经营产生重大不利影响。

  产品四年三次抽检不合格

  据中国质量新闻网显示,2016年至2019年,在贵州省工商行政管理局、青岛市市南区市场监管局、四川省市场监督管理局抽检结果中,嘉曼服饰5款产品均存在不合格项目。

  2016年1月4日,贵州省工商行政管理局在其官网公告流通领域纺织服装类商品质量抽查检验情况,88批次不合格商品被曝光。

  在上述抽检中,嘉曼服饰三款产品抽检不合格。其中,标称商标为水孩儿的梭织牛仔短裤B不合格项目为撕破强力,标称商标为水孩儿的航海格衬衫不合格项目为纰裂,标称商标为水孩儿的梭织牛仔短裤不合格项目为纰裂。

  2017年12月27日,青岛市市南区市场监管局发布消息,青岛市市南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委托青岛市产品质量监督检验研究院、天祥(天津)质量技术服务有限公司、山东出入境检验检疫局检验检疫技术中心和中检集团南方电子产品测试(深圳)有限公司组织对市南区部分纺织服装、皮鞋、箱包、装饰装修材料、家用电器、日常生活用品、儿童学生用品和手机类商品进行了专项质量抽检,共发现合格商品417批次,不合格商品49批次。

  在上述抽检中,嘉曼服饰标称商标为IL GUFO的连衣裙抽检不合格,主要不合格项目为衣带缝纫强力。

  2019年10月17日,四川省市场监督管理局网站发布《关于2019年第三批49种产品质量省级监督抽查结果公告》。据公告,本次共抽查1849家企业2823批次产品,合格2679批次,不合格144批次,批次合格率为94.9%,不合格产品检出率为5.1%。

  在上述抽检中,嘉曼服饰商标为MOSCHINO的儿童及婴幼儿服装抽检不合格,不合格项目为耐湿摩擦色牢度。

(责任编辑:关婧)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精彩图片
上市全观察

嘉曼服饰IPO遭高存货挡路 定位中高端童装屡现不合格

2020-01-07 07:01 来源:中国经济网
查看余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