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芯瑞达数据打架收到现金4年不敌营收 虚增收入有文章?

2020年01月03日 07:07    来源: 中国经济网    

  中国经济网编者按安徽芯瑞达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芯瑞达”)于1月3日首发申请上会,公司此次拟登陆深交所中小板,保荐机构为东海证券股份有限公司。芯瑞达此次拟募集资金5.75亿元,其中,2.68亿元用于新型平板显示背光器件扩建项目,5045.59万元用于LED照明器件扩建项目,9549.56万元用于研发中心建设项目,1.61亿元用于补充运营资金。

  招股书数据显示,芯瑞达财务数据混乱,且2018年12月20日、2019年12月3日两版招股书中2016年的多项数据存差异。

  芯瑞达收到的现金四年不敌营业收入。2015年至2019年1-6月,芯瑞达营业收入分别为3.80亿元、4.58亿元、4.48亿元、5.07亿元、2.33亿元;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分别为2.12亿元、3.91亿元、2.88亿元、3.80亿元、2.01亿元。

  芯瑞达经营活动现金流两年不敌净利。2015年至2019年1-6月,芯瑞达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分别为5082.21万元、4408.22万元、5728.17万元、7349.76万元、3716.39万元;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5450.08万元、6695.47万元、3253.03万元、4567.25万元、3318.67万元。

  芯瑞达两版招股书中,2016年归母净利润数据相差4105.24万元,扣非净利润相差136.34万元。2018年12月20日招股书中,芯瑞达2016年归母净利润为8513.46万元,扣非净利润为7966.99万元而2019年12月3日招股书中,2016年净利润为4408.22万元,扣非净利润为8103.33万元。

  2015年至2019年1-6月,芯瑞达应收账款账面余额分别为1.70亿元、1.71亿元、2.22亿元、1.83亿元、2.00亿元;占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44.63%、37.25%、49.64%、36.18%、43.05%。

  2015年至2019年1-6月,芯瑞达应收账款账面价值分别为1.60亿元、1.62亿元、2.11亿元、1.74亿元、1.90亿元;应收账款周转率分别为2.48次、2.74次、2.28次、2.50次、2.42次。

  芯瑞达两版招股书中,2016年应收账款账面余额相差231.00万元,应收账款账面价值相差219.45万元。

  2015年至2019年1-6月,芯瑞达资产减值损失分别为183.01万元、114.59万元、431.27万元、202.85万元、226.48万元。

  芯瑞达两版招股书中,2016年资产减值损失相差152.88万元。

  除数据打架外,芯瑞达还被媒体质疑虚增收入。

  据证券市场红周刊,芯瑞达在报告期内的营业收入增长缓慢且表现并不稳定,《红周刊》记者发现其中有虚增的嫌疑。

  2018年1-6月,芯瑞达的营业收入有22606.38万元,其中有933.71万元是外销收入,一般情况下外销收入是不需要考虑增值税销项税额问题的,与此同时,2018年5月起芯瑞达所适用的增值税税率从17%下调至16%。因此,用剔除外销收入之后的收入的六分之四按17%税率,而其余六分之二收入按16%税率计算增值税销项税额,可推算出2018年上半年含税营业收入为26218.49万元。

  同期,公司“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有17557.79万元,在剔除同期预收款项新增的54.71万元影响,则涉及同期销售的现金流入了17503.08万元。将含税营业收入与现金流数据做对比,可发现还有8715.41万元的含税营业收入并没有获得现金流入,这意味着将形成相同金额的债权记入资产负债表中,即导致资产负债表中的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出现相同金额增加。

  可奇怪的是,2018年6月末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26935.52万元及坏账准备913.80万元跟期初相同项目金额相比较,不但没有新增,反而还减少了38.48万元。一增一减下,仅半年的时间就有8753.89万元的含税营业收入既没有获得现金流入,也没有相应的应收款项与之相匹配。

  2017年也出现类似情况,有15525.11万元的含税收入来源不明。2016年也有13107.94万元的含税收入来源不明的情况发生。

  此外,据股市动态分析周刊,2018年前公司资产减值损失增长较大。其中2017年减值损失大幅增加的主要原因是应收账款余额增加较大所导致。报道指出,如果芯瑞达客户的财务状况出现恶化或者经营情况发生不利变化,将会增加应收账款回流难度以及坏账可能性。而应收账款的不断增加或将影响芯瑞达资金周转,限制其业务快速发展。

  芯瑞达实控人为彭友、王玲丽夫妇,二人合计控制着芯瑞达近95%的股权,据北京商报报道,这让芯瑞达贴上了“夫妻店”的标签。知名学者布娜新指出,绝对意义的一股独大使得实控人处于绝对控股地位,不利于公司形成有效决策,也不利于形成有效公司治理,产生诸多弊端,比如大股东随意侵占小股东利益、完全控制公司以及下属公司经营等。

  中国经济网记者就相关问题采访芯瑞达,截至发稿,采访邮件暂未收到回复。

  收到的现金四年不敌营业收入 经营活动现金流两年不敌净利

  2015年至2019年1-6月,芯瑞达营业收入分别为3.80亿元、4.58亿元、4.48亿元、5.07亿元、2.33亿元;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分别为2.12亿元、3.91亿元、2.88亿元、3.80亿元、2.01亿元。

   

  2015年至2019年1-6月,芯瑞达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分别为5082.21万元、4408.22万元、5728.17万元、7349.76万元、3716.39万元;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5450.08万元、6695.47万元、3253.03万元、4567.25万元、3318.67万元。

   

  芯瑞达表示,2017年度,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小于净利润2475.13万元,最主要原因为:受下游市场变化影响,公司2017年销售旺季出现在四季度,截至2017年末,部分客户的应收货款尚在信用期内或到期以票据结算,同时部分客户受国内货币政策、经济环境以及自身经营等因素影响,回款周期变长,导致当年末应收账款余额和应收票据余额较上年末增长较大,占用了公司流动资金,从而使得发行人2017年销售商品收到的现金流量较上年同期下滑明显。

  2018年度,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小于净利润2782.51万元,主要系公司的应收票据增加导致经营性应收项目占用了公司的流动资金。

  两版招股书2016年归母净利润数据相差4105万元

  中国经济网记者发现,芯瑞达分别于2018年12月20日、2019年12月3日报送两版招股书,但在两版招股书中,2016年归母净利润数据却相差4105.24万元。

  2018年12月20日招股书中,芯瑞达2016年归母净利润为8513.46万元,而2019年12月3日招股书中,2016年净利润则为4408.22万元。

   

  更为蹊跷的是,2019年招股书中2016年归母净利润较2018年招股书中有所减少,但2019年招股书该年扣非净利润较2018年招股书中却有所增加,两版数据相差136.34万元。

   

  2019年上半年应收账款余额2亿元 两版招股书2016年相差231万元

  2015年至2019年1-6月,芯瑞达应收账款账面余额分别为1.70亿元、1.71亿元、2.22亿元、1.83亿元、2.00亿元;占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44.63%、37.25%、49.64%、36.18%、43.05%。

   

  2015年至2019年1-6月,芯瑞达应收账款账面价值分别为1.60亿元、1.62亿元、2.11亿元、1.74亿元、1.90亿元;应收账款周转率分别为2.48次、2.74次、2.28次、2.50次、2.42次。

   

  芯瑞达两版招股书中,2016年应收账款账面余额相差231.00万元,应收账款账面价值相差219.45万元。

  芯瑞达2018年12月20日招股书中,2016年应收账款账面余额为1.73亿元,应收账款账面价值为1.64亿元;2019年12月3日招股书中,2016年应收账款账面余额1.71亿元,应收账款账面价值为1.62亿元。

   

  毛利率下降仍超同行

  2015年至2019年1-6月,芯瑞达综合毛利率分别为25.40%、31.81%、28.63%、27.41%、27.64%。

   

  其中,2015年至2019年1-6月,芯瑞达背光模组光电系统毛利率分别为25.36%、31.47%、28.81%、28.45%、28.48%;同期经营相对类似产品公司均值分别为25.79%、25.39%、22.91%、 22.66%、25.52%。

   

  芯瑞达表示,从与同行业上市公司毛利率差异上看,公司报告期内背光模组光电系统毛利率高于同行业公司,但波动趋势较为接近。主要原因系公司产品专注于高端显示领域,公司客户基本为行业内知名大客户,其对产品技术及工艺品质要求较高,且相关产品高度定制化,导致的产品结构差异、客户结构差异等。

  未来,如果公司在技术研发、工艺创新或产品创新等方面滞后于市场需求的变化,或者由于市场竞争加剧、原材料价格上涨等客观原因导致公司所处行业的整体毛利率水平呈现下滑趋势,则公司主营业务毛利率存在下降的风险,进而对公司的经营业绩产生一定的影响。

  两版招股书2016年资产减值损失相差152.88万元

  2015年至2019年1-6月,芯瑞达资产减值损失分别为183.01万元、114.59万元、431.27万元、202.85万元、226.48万元。

   

  芯瑞达表示,2017年度公司资产减值损失增长的原因主要为当期末应收账款余额增加较大导致计提的坏账准备上升;2018 年度,受公司前期应收账款的顺利收回以及公司新增主要客户的信用期较短等因素的影响,公司应收账款余额呈下降趋势,公司计提的坏账损失也相应减少,导致公司本期发生的资产减值损失金额较2017年度减少228.42万元。

  中国经济网记者发现,芯瑞达2016年的资产减值损失数据,在其发布的两版招股书中存在152.88万元的差异。

  2018年12月20日招股书中,2016年资产减值损失为267.48万元,2019年12月3日招股书中该年数据为114.59万元。

   

  营业收入有虚增嫌疑

  据证券市场红周刊,芯瑞达在报告期内的营业收入增长缓慢且表现并不稳定,在2017年时,营业收入同比还出现了下滑,而就是这增长缓慢的营收,《红周刊》记者发现其中有虚增的嫌疑。

  2018年1-6月,芯瑞达的营业收入有22606.38万元,其中有933.71万元是外销收入,一般情况下外销收入是不需要考虑增值税销项税额问题的,与此同时,2018年5月起芯瑞达所适用的增值税税率从17%下调至16%。因此,用剔除外销收入之后的收入的六分之四按17%税率,而其余六分之二收入按16%税率计算增值税销项税额,可推算出2018年上半年含税营业收入为26218.49万元。

  同期,公司“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有17557.79万元,在剔除同期预收款项新增的54.71万元影响,则涉及同期销售的现金流入了17503.08万元。将含税营业收入与现金流数据做对比,可发现还有8715.41万元的含税营业收入并没有获得现金流入,这意味着将形成相同金额的债权记入资产负债表中,即导致资产负债表中的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出现相同金额增加。

  可奇怪的是,2018年6月末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26935.52万元及坏账准备913.80万元跟期初相同项目金额相比较,不但没有新增,反而还减少了38.48万元。一增一减下,仅半年的时间就有8753.89万元的含税营业收入既没有获得现金流入,也没有相应的应收款项与之相匹配。

  2017年也出现类似情况,相差的金额较2018年上半年要大得多。招股书披露,芯瑞达2017年营业收入为44989.98万元,其中的5036.06万元是外销收入,按17%的税率计算内销部分的销项税额后,则这年含税营业收入达到了51782.14万元。

  同期现金流量表显示,28805.98万元“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在剔除预收款项新增105.10万元影响之后,与同期营业收入相关的现金流量流入了28700.88万元。资产负债表中,2017年年末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为26704.89万元,另外还有1182.91万元的坏账准备,两项合计比上一年年末相同项目的金额新增7556.15万元。

  综合现金流量和应收款项数据,则可发现这一年仅有36257.04万元含税营收获得财务数据支持的,还有15525.11万元的含税收入来源不明。

  同样的方法进一步分析与2016年营业收入相关的数据,也可发现这一年也有13107.94万元的含税收入来源不明的情况发生。

  报告期内,芯瑞达连续出现超过亿元的含税营业收入来源不明情况,这显然是让人很难理解的。

  减值损失逐年扩大

  据股市动态分析周刊,数据显示2015年-2018年,芯瑞达资产减值损失合计为183.01万元、267.48万元、439.42万元、28.50万元,可以看出,2018年前公司资产减值损失增长较大。细分来看,坏账损失分别为183.01万元、-3.73万元、292.72万元、-133.49万元;存货跌价损失2015年度并未有计提,自2016年起损失逐年扩大,分别为101.20万元、146.71万元、161.99万元。

  其中2017年减值损失大幅增加的主要原因是应收账款余额增加较大所导致,根据招股书披露,芯瑞达应收账款2015年-2018年上半年分别为1.60亿元、1.64亿元、2.15亿元、1.63亿元;相应的应收账款周转率长期低于行业平均水平,行业平均值为3.48、3.55、3.76、3.23,而公司应收账款周转率分别为2.48、2.66、2.25、2.26。

  芯瑞达在招股书中解释到,2017年应收账款增长较大主要是由于公司四季度产品出货量及销售额较2016年同期上升明显,同时公司部分客户因市场及自身经营等因素回款周期变长。

  如果芯瑞达客户的财务状况出现恶化或者经营情况发生不利变化,将会增加应收账款回流难度以及坏账可能性。而应收账款的不断增加或将影响芯瑞达资金周转,限制其业务快速发展。

  从存货管理角度来看,2015-2018年1-6月,芯瑞达存货分别为3350.20万元、4321.66万元、5719.65万元、5960.36万元,呈现不断上升趋势,2018年上半年的存货余额就超过2017年全年的存货余额。相应的存货周转率在2015、2016年度远高于行业平均水平,而2017年、2018年1-6月逐渐下滑且低于行业平均,也反映出公司商品面临一定的滞销风险。

  同时在市场竞争加剧的情况下,不断扩大的存货跌价带来的损失也将对芯瑞达净利润产生不利影响。对此,芯瑞达表示将进一步扩大公司业务规模,增强公司行业地位,从而继续提升存货管理能力,若芯瑞达成功上市,投资者后续仍需谨慎关注其资产管理水平。

  实控人彭友夫妇欲享资本盛宴

  据北京商报,需要指出的是,作为公司的实控人,彭友、王玲丽夫妇合计控制着芯瑞达近95%的股权,这也让芯瑞达贴上了“夫妻店”的标签。

  根据芯瑞达披露的招股书显示,公司主要从事新型显示光电系统、智能健康光源系统的研发、设计、生产、销售及技术服务,公司实际控制人为彭友、王玲丽夫妇。彭友直接持有公司74.35%的股份,为公司控股股东;王玲丽为公司控股股东彭友的配偶,鑫辉投资、鑫智咨询的执行事务合伙人,通过上述两家有限合伙企业合计控制公司20.5%的股权。因此,彭友、王玲丽夫妇合计控制公司94.85%的股权。

  知名学者布娜新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指出,一般公司实控人控股权集中问题会引发证监会的重点关注。“绝对意义的一股独大使得实控人处于绝对控股地位,不利于公司形成有效决策,也不利于形成有效公司治理,产生诸多弊端,比如大股东随意侵占小股东利益、完全控制公司以及下属公司经营等。”布娜新如是说。而芯瑞达也在招股书中提示了实际控制人控制风险。

  财务数据显示,在2015-2017年以及2018年1-6月芯瑞达实现归属净利润分别约为5082万元、8513万元、5776万元以及2543万元。不难看出,在报告期内芯瑞达业绩呈现波动性。

(责任编辑:关婧)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精彩图片
上市全观察

芯瑞达数据打架收到现金4年不敌营收 虚增收入有文章?

2020-01-03 07:07 来源:中国经济网
查看余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