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澳优股价阴雨连三日 "纯"羊奶粉添加牛乳糖恐影响销量

2019年08月26日 07:10    来源: 中国经济网    

  中国经济网北京8月26日讯 (记者 魏京婷)澳优(01717.HK)与沽空机构杀人鲸资本(Blue Orca Capital)之间的较量已告一段落。两轮狙击下来,澳优8月20日收盘股价不跌反涨,收报12.28港元/股,超过做空前的股价。

  然而,此后澳优股价却连续三个交易日走弱,21日收报11.88港元,跌幅3.26%;22日收报11.44港元,跌幅3.70%;23日股票全天低位震荡,盘中最低跌至11港元,收盘前1个小时才勉强翻绿,收报11.46港元,微涨0.17%。

  8月19日晚间,澳优针对来自杀人鲸资本的二度做空再发澄清公告,公告强烈否认杀人鲸资本报告所作出的一切指控,自愿成立独立评阅委员会,称正在委任独立专业人士对指控的事项进行评阅,将适时公布评阅进度。

  澳优在澄清公告中称,杀人鲸资本于第二份报告所作出的“推翻论述”与第一份报告的陈述相类似,均为误导、偏颇、断章取义、不准确及不完整。

  同时,澳优还得到了国金证券力挺,国金在其报告中称做空机构证据不足,且很多观点缺乏专业判断以及准确依据,依然对澳优充满信心,坚定看好公司长期发展。公司的基本面趋势向上,核心逻辑不变,未来发展依然有较大的空间。

  在第二份沽空报告中,杀人鲸资本仍然指控澳优虚报业绩、低报人工费用和秘密输送利益的子公司等问题。而最引起关注的是,澳优羊奶粉品牌佳贝艾特奶粉中的乳糖来自牛奶,杀人鲸资本在做空报告中称有充分证据证明佳贝艾特误导了中国消费者。

  中国经济网记者就公司奶粉的乳糖问题,及本次杀人鲸资本在做空报告中所提其他问题对澳优进行采访,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

  澳优一向被视为优质白马股,2015年9月至2019年7月四年时间里,其股价由1.71港元涨至最高16.68港元,涨超10倍。

  澳优此番遭遇做空令各方始料未及,第一份做空报告发布当日股价便应声大跌20%。所幸,在第二份做空报告到来后并未产生巨大波动。澳优8月20日的收盘价12.28港元/股,甚至超过做空前的股价,此前因被做空而蒸发的41亿港元市值也失而复得。

  回顾以往遭杀人鲸资本沽空的案例,有多只股票遭做空后基本上一沉不起,如新秀丽(01910.HK)、丰盛控股(00607.HK)、德普科技(03823.HK)及Maga Expo(01360.HK)等。不知澳优此次遭遇做空后是否是个例外。

  中国经济网记者注意到,今年上半年澳优业绩表现颇为亮丽,归母净利润较去年同期增长63.8%。半年报发布前后,有多家券商在研报中给予其“买入”评级。大和证券给出目标价18港元,辉立证券预测其目标价为15.70港元。

  但在本次做空之后,其未来业绩能否经受住考验还是未知数。

  杀人鲸资本称,澳优的上述行为可能引起中国消费者抵制的巨大风险,并会极大地影响澳优产品今后的销量表现。

  在经济学家宋清辉看来,宣传方面的差别将会对澳优品牌形象造成一定打击,进而影响产品销量。

  大白马股遭沽空机构追杀 股票拉锯后连续三个交易日走弱

  8月15日,沽空机构杀人鲸资本发布澳优做空报告,在该做空报告中对澳优提出五大质疑,包括海关数据显示婴幼儿配方奶粉在中国区的销售额虚报52%、宣传误导、低报人工费用、云养邦为其虚假交易和秘密输送利益的子公司、未披露众多关联方分销商。

  第一份做空报告发布后,澳优当日股票开市后应声下挫,暴跌20.11%。澳优随后于当日上午11点17分对股票采取紧急停牌措施。以停牌前9.73港元/股计算,不到两小时其市值蒸发近41亿港元。

  随后,澳优于当日下午发布澄清公告,否认该沽空机构报告所提出的指控,并认为指控内容并不准确且有误导性。

  第二日,澳优针对所有指控发布了一份更为详尽的澄清公告,同时宣布股票复牌。在澄清公告中,澳优对五大质疑逐一回应,否认该沽空报告提出的所有指控,并认为有关指控完全毫无根据且严重误导。当日收盘,澳优收报11.08港元,涨幅13.87%。

  但杀人鲸资本并未就此放弃,再向澳优发出“第二弹”。在8月19日发布的第二份做空报告中,杀人鲸资本认为:“不足24小时,澳优发布了一份仓促、不完整且敷衍的6页回应(澄清公告)。这份澄清公告并没有实质性地回应我们的报告”。

  第二份做空报告的内容主要针对上一份报告的质疑点继续展开。“在这份反驳报告中,我们将不仅展示新证据,用澳优的环境、社会及管治报告中的数据证明澳优财务数据造假,同时我们也将展现澳优的澄清公告中的问题。”杀人鲸资本称。

  当天澳优也回应表示,第二份做空报告相关指控毫无根据且严重误导,已没必要针对第二份沽空报告再做更多澄清。

  资本市场上,澳优股价在第二份做空报告到来后并未产生巨大波动。8月20日,澳优收报12.28港元/股,甚至超过做空前的股价,做空当日蒸发的41亿港元市值也失而复得。

  然而,此后澳优股价却连续三个交易日走低,21日收报11.88港元,跌幅3.26%;22日收报11.44港元,跌幅3.70%;23日股票全天低位震荡,盘中最低跌至11港元,收盘前1个小时才勉强翻绿,收报11.46港元,微涨0.17%。

  近几年,澳优业绩表现良好,堪称“大白马”股。据悉,从2015年9月至2019年7月,澳优股份股价从1.71港元不断上涨至最高16.68港元,股价四年翻涨超10倍。

  回顾以往遭杀人鲸资本沽空的案例,有多只股票遭做空后基本上一沉不起,如新秀丽(01910.HK)、丰盛控股(00607.HK)、德普科技(03823.HK)及Maga Expo(01360.HK)等。不知澳优此次遭遇做空后是否是个例外。

  未注明羊奶粉里添加牛乳糖 澳优被指误导消费者

  杀人鲸资本围绕澳优羊奶粉品牌佳贝艾特奶粉中的乳糖问题而展开的质疑无疑是本次做空指控中的焦点。杀人鲸资本在做空报告中称有充分证据证明佳贝艾特误导了中国消费者。

  做空报告称:“佳贝艾特中国官网上的文章宣传乳糖不耐受或对牛奶蛋白过敏的婴儿可以使用其配方羊奶粉作为替代品。与之截然不同的是,佳贝艾特在其美国和欧洲网站上却明确警告父母,乳糖不耐受或对牛奶蛋白过敏的孩子不应该使用佳贝艾特羊奶粉。”

  在随后的第二份做空报告中,杀人鲸资本再次质疑:“澳优在澄清公告中承认,佳贝艾特婴幼儿配方羊奶粉的乳糖实际上来自牛奶。如果我们是中国父母,我们将对此感到非常愤怒。在澄清公告中,澳优试图通过中国法律来解释。澳优表明中国法律‘无规定奶粉产品须指明乳糖之动物性来源’。我们反对这个说法。我们对相关的中国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的管理办法的解读是,第三十一条规定明确要求佳贝艾特披露其羊奶粉含有牛乳糖。”

  但是无论中国法律作何规定,佳贝艾特告诉中国父母,其产品的乳糖来自羊奶,而不是牛奶。这非常重要,因为奶的来源是澳优虚假宣传其旗舰产品健康作用的关键。

  澳优认为,羊奶粉低致敏性已获多家机构或研究报告证实,而对于乳糖的质疑,中国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并没有规定需要标明乳糖的动物性来源,而乳糖本身也是一种碳水化合物,不论动物来源是牛、羊还是人,其功能和分子方面都相同。

  8月20日,国金食品饮料寇星在对做空报告的解读中称:“澳优并没有利用羊奶乳糖误导消费者,做空机构的指控缺乏专业性且极具误导性。根据《婴幼儿配方乳粉产品注册管理办法》第三十一条有关规定,有关行政法规并未要求乳糖披露动物性来源,而澳优也从未在其官网或者网上官方旗舰店标注其乳糖成分来源羊奶,因此不涉及违反法规、虚假宣传、误导消费者的行为。另外,乳糖是所有哺乳性动物乳汁都含有的一种碳水化合物,其构成和分子机构、营养特性不会因动物性来源不同而有所差异。”

  据中国经济网记者了解,澳优主打宣传一直是“100%羊乳蛋白婴配羊奶粉”,尽管公司并未宣称采用羊乳糖,但选购该产品的消费者却是冲着羊乳而来,公司是否有“挂羊头卖狗肉”之嫌?是否有乳糖不耐受的消费者因公司未注明奶粉含牛乳糖,在食用奶粉后发生过敏反应?

  记者就上述疑问对公司进行采访,截至目前,未收到澳优方面回复。

  杀人鲸资本一切指控均遭否认 澳优将成立评阅委对抗做空

  在本次做空中,杀人鲸资本还提出澳优存在虚报销售数据、低报人工费用、虚假交易和秘密输送利益等问题。

  杀人鲸资本称,包装材料使用量与公司披露的生产量和收入增长成正比,或者至少往同一方向移动。然而,在2016到2017年,澳优的锡金属使用量下降了2%,而同期澳优婴幼儿奶粉收入增长了43%,存货产量增长了37%。

  此外,杀人鲸资本还根据2016年和2017年澳优的进口代理商披露的进口额,计算出澳优虚报了52%的中国区配方奶粉销售额。

  澳优反驳称,沽空报告的计算标准有误,杀人鲸报告只计算了进口代理商的装运数目,而并非实际进口值。

  国金证券在接下来的报告中称,关于海关进口量,澳优已经于8/16电话会议中清晰表明。佳贝艾特2017年报关进口量是5815吨(其中2017上半年1362吨,下半年4452吨),2018年是9783吨,2019H1是6381吨。这些全部都是由海关的官方公章认证的,并且有官方出具的海关文件。

  杀人鲸资本还指责澳优通过子公司云养邦香港进行虚假交易和秘密输送利益。做空报告指出,今年7月,澳优以2.36亿元从澳优高管处收购云养邦香港剩余40%股权。但香港公司注册处记录显示,2018年5月23日至2019年5月23日,云养邦香港不是由澳优持有,而是由公司首席财务官王炜华100%持有。因此,做空报告认为这起收购是一起明显的虚假交易。

  对此,澳优方面表示,王炜华只是受委托人,代持云养邦的全部股权,2019年7月3日,按照财产授予人的要求,王炜华已将云养邦的股权转让给相关人士。

  杀人鲸资本还指出澳优低报人工费用,并怀疑其通过将员工安插到其经销商处,以此来隐藏人力成本。

  对于低报人工费用的质疑,澳优反驳称,因为会计标准不同,撇除其他费用,荷兰公司的人工成本只占2016/2017年度总人工成本的57.6%和和52.9%,而并非94%。国金证券亦表示,人工费用的差异是由于核算口径不同引起的。

  对于做空报告中提及的澳优存在众多未披露关联方分销商的问题,澳优称与分销商之间的业务关系和受分销协议有相关指引规管,所有分销商之间的条款大致相同,近年并无重大变动。

  但杀人鲸资本在第二份做空报告中不仅指责董事长不知道公司目前最大的经销商,而且还称“考虑到澳优的丑闻历史,投资者应该要求基本的透明性。分析师和股东应该要求澳优披露过去5年的前5大客户。”

  公开资料显示,澳优于2009年在港交所上市,成为内地首家香港上市的婴幼儿配方奶粉企业。根据财务数据显示,上市当年,澳优实现营收6.26亿元,同比增速54.62%;实现净利润1.82亿元,同比增长158.22%。

  有报道称,在后来的飞速发展过程中,澳优曾被曝出过账目问题。上市公司甚至因此停牌了2年多,前CEO兼创始人陈元荣也黯然离职。直到2014年8月,澳优才在正式申请在港交所复牌,停牌累计时长达2年零4个月(858天)。

  目前,杀人鲸资本本次对澳优的做空已过两轮,在8月19日晚的澄清公告中,澳优称否认一切指控,为向股东及给投资者提供沽空报告所指事项的独立评阅,公司自愿成立独立评阅委员会,由全体独立非执行董事组成,以评阅沽空报告指称的事项,向董事会提供采取适当行动的建议。独立评阅委员会正委任独立会计行对沽空报告指控进行评阅,公司将适时向投资者公布评阅进度及结果。

  或影响未来产品销量 券商重申买入评级

  在经历杀人鲸资本的两次做空后,澳优已表现的较为淡定,曾对外公开表示,经过此前的沟通,其投资者、消费者以及其他社会各界已对澳优有了更深入的了解,并称“公道自在人心”。

  但在本次做空之后,其未来业绩能否经受住考验还是未知数。

  据媒体报道,澳优在接受采访时曾表示,此次做空事件短期内对公司可能有一定影响,但是长远而言没有什么很大的影响。这是对我们高速发展过程中的一个警醒,能够让我们保持一种谦慎的作风,保持自省的态度,精益求精的把工作做好。

  杀人鲸资本称,澳优的上述行为可能引起中国消费者抵制的巨大风险,并会极大地影响澳优产品今后的销量表现。

  在经济学家宋清辉看来,宣传方面的差别将会对澳优品牌形象造成一定打击,进而影响产品销量。

  中国经济网记者注意到,今年上半年澳优业绩颇为亮丽。澳优于8月13日发布的半年报显示,公司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约31.48亿元,较去年同期的25.82亿元增长约21.9%;归母净利润约为4.35亿元,同比增长约63.8%。

  8月15日,大和证券发表研报,给予澳优目标价18港元,重申“买入”评级。研报称,澳优公布业绩后举行了非交易路演,然而投资者仍然关注其发行股份作并购而导致公允值收益亏损,配方牛奶粉收入环比增长放缓,以及存货日数增加等问题。7月8日,大和证券分析师曾将澳优目标价由16.4港元上调至目标价18.4港元,给予维持“买入”评级。

  国金证券在8月14日发表了题为《1H业绩不负众望,下半年有望迎来更快增长》的研报,给予澳优维持“买入”评级。分析师唐川表示,上半年新注册配方并未贡献增量,我们预计下半年新注册配方将会陆续上市,助推业绩加快增长。整体来看,我们认为下半年有望迎来更快增长,全年业绩尤可期待。

  8月12日,辉立证券曾发表研报,题为《自有品牌羊奶粉高端市场高速增长,开拓营养品业务》,给予澳优“买入”评级及15.70港元目标价。研报称,随着中国消费者对于羊奶的认知逐步提升,我们看好澳优中长期的发展,预计澳优旗下自有品牌中的羊奶粉将继续保持高速增长,特别是较高端产品,相较牛奶粉则将保持稳定单位数字增长。

(责任编辑:蒋柠潞)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精彩图片
上市全观察

澳优股价阴雨连三日 "纯"羊奶粉添加牛乳糖恐影响销量

2019-08-26 07:10 来源:中国经济网
查看余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