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高层动荡 云投生态面临大考

2018年06月28日 07:15    来源: 北京商报    

  由于一直带有“绿大地”的影子,云投生态(002200)在资本市场上的一举一动都格外引人注目。在公司经营业绩持续亏损、频繁向控股股东借款的情形下,如今,云投生态高层又开始出现动荡,核心高管开始接连辞职,云投生态似乎正面临大考。

  核心高管接连离职

  继公司财务总监崔莉因个人原因于6月19日递交辞职报告后,云投生态6月27日披露公告称,公司董事、总经理陈兴红也因个人原因于6月25日向董事会提出了辞职申请。近一个星期,云投生态两位核心高管相继离职不免引起市场的注意。

  6月27日,云投生态表示,公司董事会于6月25日收到陈兴红的书面《辞职报告》,因个人原因,陈兴红决定辞去公司董事、总经理职务。根据《公司法》、《公司章程》等有关规定,陈兴红的《辞职报告》自送达公司董事会之日起生效。而就在不久之前,在公司任职还未满一年的财务总监崔莉也声称因个人原因向云投生态提交了辞职报告。

  实际上,陈兴红已在云投生态工作多年。据公司2017年年报显示,陈兴红于2012年3月30日开始在云投生态担任董事、总经理职务,如今在公司任职已逾六年。而此次离职的财务总监崔莉则是于去年11月才开始任职,至今在云投生态工作尚未满一年。个人简历显示,陈兴红为硕士,制浆造纸高级工程师;崔莉则为注册会计师。

  值得注意的是,云投生态董事长杨槐璋也因已届法定退休年龄,于6月25日向公司董事会递交了辞职报告。云投生态表示,杨槐璋决定辞去公司董事长、董事、战略与风险控制委员会主任委员职务。根据《公司法》、《公司章程》等有关规定,杨槐璋的辞职报告自送达公司董事会之日起生效。杨槐璋辞职后,将不在公司担任任何职务。据悉,杨槐璋与陈兴红相同,均于2012年3月30日开始在云投生态任职。据悉,杨槐璋为经济学博士,高级经济师。

  针对近期公司三位核心人物陆续离职是否会对公司经营活动产生影响等问题,北京商报记者致电云投生态董秘办公室进行采访,不过,对方电话始终无人接听。

  根据云投生态披露的2017年年报显示,公司董事以及高级管理人员中也不乏一些新面孔。诸如,云投生态副董事长林纪良以及另外一位副总经理徐洪尧在去年11月才刚刚入职。

  频繁向控股股东借款

  除了公司高层动荡之外,近几个月以来,云投生态与控股股东云南省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云投集团”)频繁借款的关联交易也备受市场关注,该事项还一度遭到深交所的问询,要求云投生态说明关联交易的必要性等问题。

  今年3月31日,云投生态披露了关于向控股股东申请借款暨关联交易的公告,4月19日、5月9日和6月13日,云投生态分别有5000万元、1.92亿元和1.4亿元,总计3.82亿元来自控股股东云投集团的委托贷款到期。经与云投集团协商,云投集团同意将上述3.82亿元委托贷款借予公司用于借新还旧,借款期限为一年,利率为9.65%/年,借款利息和委托贷款手续费共计3690.12万元。而云投生态董事会审议该议案时,徐洪尧对该议案投了反对意见。徐洪尧认为公司处于亏损状态,作为控股股东,云投集团不应该提高利率,而应该降息支持公司发展。

  对于上述事项,深交所向云投生态发去问询函,要求公司披露前述即将到期的借款的具体情况;借款利率的定价依据、高于原借款利率的原因及合理性;以及说明此次关联交易的必要性等问题。

  云投生态解释称,公司受信用评级和有效抵押物等因素影响,在市场上融资存在较大困难,主要依靠控股股东云投集团给予帮助和支持。受国家宏观政策调整的影响,企业融资成本普遍上涨。大股东也受到一定程度的影响,融资成本上升。另外,公司一直积极努力开展外部融资工作,但公司2017年度业绩快报披露后,公司资产负债率高达81.35%,合作金融机构不再给予公司新增授信额度;同时,因为2017年度业绩预亏,大多数金融机构对亏损企业的授信申请持谨慎态度。

  在对深交所下发的问询函回复之后,云投生态又接连发布了关于向控股股东申请借款暨关联交易的公告,诸如,在6月21日云投生态披露称,为补充公司流动资金,保证公司2018年度经营业绩及经营目标的顺利完成,经与云投集团协商,云投集团同意向公司提供1亿元委托贷款,借款期限为一年,利率为8.29%/年,预计支付的借款利息和委托贷款手续费为830万元。同时表示,截至公告披露日,公司与云投集团发生的各类关联交易总金额累计为4778.44万元。

  发展窘境待解

  实际上,云投生态的经营业绩也不尽如人意。在公司2017年巨亏约4.05亿元的情形下,云投生态2018年上半年还面临着预亏的窘境。业绩不振也导致公司股票在二级市场上表现不佳,截至6月27日收盘,公司股价报收7.13元/股,公司市值仅约为13亿元。

  云投生态主要业务板块为绿化业务、市政公用建设、环境治理、生态修复,当前积极拓展相关领域内建设项目、政府采购服务项目和PPP项目。财务数据显示,在2017年云投生态实现归属净利润约为-4.05亿元,同比下降幅度高达1309.8%。而进入2018年公司业绩却未有好转,在今年一季度公司营收、净利继续双降,其中,在报告期内实现营业收入约为4658万元,同比下降57.46%;当期对应实现归属净利润约为-3919万元,同比下降129.23%。在今年一季报中云投生态预计公司2018年1-6月实现净利润约为亏损8200万-9000万元。

  此外,根据云投生态披露的2018年一季报显示,在报告期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约为-1.96亿元,而上年同期则约为1393万元;公司货币资金期末余额约为3.38亿元,较期初余额减少约14.41亿元,较2018年初降低29.87%。云投生态称主要系在报告期内支付工程款、苗木款及材料款,以及承兑到期应付银行承兑汇票所致。在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看来,云投生态目前的经营情况不容乐观,公司业绩扭亏可能面临较大挑战。

  在公司业绩不振的情形下,云投生态的股价表现也不理想。交易行情显示,自今年以来云投生态股价区间累计跌幅已达42.55%。经北京商报记者计算发现,公司市值自今年以来缩水了近10亿元,截至6月27日公司的市值仅约为13亿元。

  据Wind数据统计显示,剔除新股之后,截至6月27日收盘,云投生态总市值在沪深两市中排名倒数第26位。另外,云投生态筹划了近三年的定增事项,也因批文的进度较慢以及资本市场环境等因素,在今年撤回了申请文件。

  北京商报记者 崔启斌 马换换/文 王飞/制表

(责任编辑:华青剑)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精彩图片
上市全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