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飞利信与东蓝数码原股东纠纷难解 恒阳智慧牧业项目改弦易辙

2018年06月13日 07:13    来源: 每经网-每日经济新闻    

  每经记者 叶晓丹 每经编辑 张海妮

  实际上,恒阳智慧牧业项目除涉及东蓝数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蓝数码)、飞利信(300287,SZ),还涉及另一家上市公司梅安森(300275,SZ)。

  2016年7月,梅安森从讷河智慧牧业有限公司手中拿下了一笔1.67亿元的大订单——恒阳智慧牧业项目。随后,梅安森又与东蓝数码签订《技术开发(委托)合同》,由东蓝数码负责相关软件开发,但此后发生的一连串事件却是相关涉事方始料未及的:相关收入未被确认为东蓝数码2016年收入,梅安森迟迟未付首付款,讷河智慧牧业出现融资问题……

  450万首付款诉讼纠纷

  梅安森是一家专业从事安全领域监控预警成套技术与装备及整体解决方案的研发、设计、生产、检测检验、营销及运维服务(ITSS)的物联网高新技术企业。

  从收入构成看,2016年以前,梅安森的收入主要是煤矿安全监控产品,占营收的比例超过三分之二。在2015年亏损6643万元后,为了扭转业绩颓势,梅安森开始谋求转型升级,2016年梅安森进军智慧城市领域,其中很重要的一个订单就是恒阳智慧牧业项目。

  2016年12月,梅安森公告称,公司与讷河智慧牧业签订《黑龙江恒阳集团智慧牧业项目建设及服务合同书》(以下简称《合同书》),合同总金额为1.67亿元,占公司2015年营业收入的120.09%,合同期限为3年。

  《合同书》显示,2016年,梅安森和朱召法旗下的宁波东控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宁波东控)共同发起设立宁波恒阳智慧牧业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宁波恒阳),由宁波东控引入第三方,对宁波恒阳出资3.15亿元。出资完成后,宁波恒阳对讷河智慧牧业增资至42010万元,由增资后的讷河智慧牧业负责实施恒阳智慧牧业项目,该项目是宁波东控于2016年7月21日中标的。梅安森接到1.67亿元智慧牧业大单后,又将其中4500万元项目交由东蓝数码开发。

  2016年12月25日,梅安森和东蓝数码签署了10份《最终验收单》,梅安森确认了东蓝数码开发的10个项目。东蓝数码官方微信公众号在2016年12月30日发布的文章《恒阳智慧牧业建设工程尘埃落定 软件平台成功验收》中,对恒阳智慧牧业项目进行了介绍:该项目总投资超过4.2亿元,采用了由总包单位通过与银行合资组建项目公司的创新PPP模式。

  但东蓝数码方面却迟迟没有收到项目款项。据《界面》此前报道,2017年9月,东蓝数码一口气向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递交了10份《民事起诉状》,要求梅安森依照此前双方签署的10份《技术开发(委托)合同》,支付首期研发款项。上述10份合同是2016年12月16日东蓝数码与梅安森签署的。双方当时约定,东蓝数码为梅安森开发10个软件系统,总合同金额为4500万元。

  2017年11月,东蓝数码收到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通过快递方式寄达的有关上述10个案件的《民事调解书》,建议东蓝数码和梅安森在法院主持下达成调解协议,即梅安森向东蓝数码支付450万元及利息,目前东蓝数码已收到梅安森支付的款项。

  讷河智慧牧业融资遇阻

  2018年5月15日,梅安森公告称收到《重庆证监局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梅安森部分业务收入确认不符合企业会计准则,涉及收入金额8663.68万元,致使梅安森2016年年报、2017年一季报、2017 年半年报及2017年三季报相关财务数据出现错报。梅安森方面进行了会计差错更正,其中就包括恒阳智慧牧业项目。

  会计差错更正公告指出,梅安森与讷河智慧牧业签订的合同主要分为三个部分:软件开发产品、硬件设备及智能监控系统建设。其中软件开发产品包括10个子系统产品,2016年完成并经讷河智慧牧业验收的农产品溯源基础管理系统、农牧产品电子商务内容管理平台系统等6个子系统,于2016年未取得业主恒阳农业集团验收确认,恒阳农业集团确认10个软件系统整体完成是在2017年2月末。

  加之讷河智慧牧业自身无力解决融资问题,无法按照合同约定向梅安森支付对价,梅安森方面表示,在编制2016年年报时,上述6个软件项目收入尚不满足“经济利益很可能流入”的条件,公司将其确认为2016年度收入不够审慎,应将其确认为2017年度收入。

  之所以出现讷河智慧牧业自身无力解决融资问题,以及东蓝数码与梅安森方面的诉讼纠纷,宁波东控相关负责人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透露:“讷河智慧牧业出现融资问题,就是被飞利信整的。如果飞利信不将我们的银行账户查封,我们的融资会有问题么?我们成立了一个合资公司(即宁波恒阳),东控集团占25%,梅安森占75%。然后再引进一家银行机构,该银行机构占75%股份,东控集团占6.25%股份,梅安森占百分之十几的股权,当时东控集团是GP,因为飞利信,导致东控集团的银行账户被封了,谁敢给我们融资?”

  此前,梅安森与讷河智慧牧业的合同书约定,原定于由宁波东控引入第三方,对宁波恒阳出资3.15亿元,出资完成后,再由宁波恒阳对讷河智慧牧业增资,再由增资后的讷河牧业负责实施宁波东控中标的恒阳智慧牧业项目。由于宁波恒阳第三方融资出现了问题,也导致讷河智慧牧业无法按照合同约定向梅安森支付对价。

  2017年11月4日,梅安森公告,鉴于讷河智慧牧业无法直接解决融资问题,公司与讷河智慧牧业解除此前签订的合同书;公司与恒阳集团重新签订《黑龙江恒阳集团智慧牧业项目建设及服务合同书》。

  2017年12月13日,梅安森公告,以0元的价格将其持有的宁波恒阳75%股权转让给宁波中科中投智慧医疗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宁波中科),交易完成后,梅安森将不再持有宁波恒阳的股权。天眼查显示,宁波中科背后股东主要为东控集团旗下公司。

  宁波东控相关负责人表示,为了确保项目的正常实施,东控集团不得不放弃恒阳智慧牧业项目。

  关于梅安森与东蓝数码此前签订《技术开发(委托)合同》的具体情况,以及梅安森与宁波东控成立合资公司等问题,《每日经济新闻》记者6月11日曾多次致电梅安森并发送采访提纲至公司邮箱,但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责任编辑:关婧)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精彩图片
上市全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