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天圣制药4高管无法履职另一面:管理层半年前就大变动

2018年06月12日 06:57    来源: 每经网-每日经济新闻    

  每经记者 鄢银婵 每经编辑 陈俊杰

  从4月3日公告公司董事长刘群被有关部门留置协助调查,到6月6日公告副总经理王永红被刑事拘留,天圣制药(002872,SZ)有4位高管在两个多月时间里接连“出事”,无法履职。

  事实上,如果把时间拉长,天圣制药眼下面临的高管层动荡问题在2017年下半年就有体现。2017年10月至2017年12月,公司相继有4名董监高离职。

  那么,管理层的动荡是否影响到了目前天圣制药的运营?近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来到天圣制药位于重庆垫江的厂区,看到公司尚在正常运营。天圣制药董秘办人士也回复称:“公司目前生产经营正常,相关问题请关注公告披露。”

  高管团队动荡

  2017年5月上市,一年多来天圣制药的管理层显得颇为动荡。2017年10月23日,上市仅5个月时,天圣制药董事、董事会秘书杜春辉因其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董事、董事会秘书职务。

  不到2个月,公司管理层再次遭受冲击。2017年12月12日,天圣制药披露称董事会收到公司董事张学军的书面辞职报告,其因个人原因辞去公司董事及董事会各专门委员会职务;同日,监事会收到公司监事袁征的书面辞职报告,其因个人原因辞去公司监事职务。

  2017年12月19日,天圣制药公告称,董事会于近日收到副总经理孙进的书面辞职报告,孙进先生因工作调整原因,申请辞去公司副总经理职务,不再负责公司人力、行政等事务。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详细梳理天圣制药招股书以及2017年年报发现,天圣制药大部分高管均为公司成立初期的元老级人物,上述离职的高管进入公司的时间均于2010年以后(2010年天圣制药作为股份制公司第一次增资)。

  比如,前董秘杜春辉加入时间为2013年12月、前董事张学军和前监事袁征均与2010年12月进入,前副总经理孙进加入时间为2012年4月。

  天圣制药招股书披露的高级管理人员共有9名,目前总经理李洪、副总经理李忠、王永红均已无法正常履职,加上已离职的孙进和杜春辉,目前原高管团队中能正常履职的副总经理仅剩刘维、熊海田,以及财务总监王开胜。

  2017年12月12日,天圣制药召开第四届董事会第九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补选公司非独立董事候选人的议案》,拟补选刘爽为公司第四届董事;2018年1月,天圣制药发布公告称公司董事会已同意聘任王琴为董秘、董事会董事,聘任李厚霖、刘爽担任公司副总经理。

  值得一提的是,李厚霖和刘爽均为1993年出生,年仅25岁,李厚霖为专科学历,历任天圣制药销售经理、行政部部长、资金部部长;刘爽为本科学历,历任天圣制药库管员、采购员、采购部部长。

  天圣制药表示,截至目前,公司日常经营活动及重大事项正在代董事长刘维的全面负责和主持下正常推进。“为应对潜在的风险,公司成立了应急小组并建立了相应的应急机制。”

  工厂仍正常运营

  “垫江就天圣制药一个上市公司,可以说是我们这的明星企业。”6月8日,重庆垫江县当地一名公职人员如此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介绍。

  天圣制药在当地的知名度究竟有多高,几个小细节或能说明一二。据垫江新闻网报道,在天圣制药2017年5月上市时,垫江县委书记蒲彬彬、县长梅时雨第一时间前往公司调研。同时,天圣制药上市还被写入了该县2018年政府工作报告中。

  记者发现,在垫江县,用“巨无霸”来形容天圣制药也不为过。据垫江县发布的历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2014年至2017年,该县地区生产总值分别为224.09亿元、239.84亿元、263.31亿元、276.76亿元;而天圣制药2014年至2017年的总营收分别为16.63亿元、18.43亿元、20.86亿元、22.61亿元,照此测算,天圣制药营收占该县GDP比重分别为7.42%、7.68%、7.92%、8.16%。

  在此背景下,天圣制药眼下面临的情况是否会影响公司运营也颇为引人关注。

  6月8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天圣制药位于垫江县桂溪镇石岭村的厂区及办公楼外看到,不时有运载药品的集装式货车进出厂区,生产看似尚未受到影响。

  “我们一直都在正常生产,你看每天都有运输车在进进出出。”保安室一名工作人员向记者表示,不过他拒绝了记者进入厂区及办公室的请求。而天圣制药董秘办人士在接受记者电话采访时回复称:“公司目前生产经营正常,相关问题请关注公告披露。”

  尽管眼下生产尚在正常推进,但4名高管相继被查一事也令公司部分员工心生忧虑。

  在厂区外,一名女性员工就向记者表示,其从2014年就在天圣制药上班,最近几个月公司领导接连出事,公司内部也不时有各种传言出来,确实担心这个事情会影响公司正常运营。在记者守候在厂门口的约40分钟时间里,受访的3名员工均表达了类似观点。

  “说实话,现在谁都说不好这个事情对公司会有怎样的影响,作为当地的一家支柱企业,当然会有一些担心,还是希望他们能平稳过渡。”上述当地公职人员对记者说。

(责任编辑:关婧)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精彩图片
上市全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