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梦舟股份5次并购4次落败被指忽悠 股价跌至2元间市盈率2415倍存泡沫

2018年06月11日 08:18    来源: 长江商报    

  长江商报消息□本报记者沈右荣实习生 万少清

  股价在2元区间挣扎,动态市盈率仍然高达2415.25倍,并购上瘾的安徽芜湖上市公司梦舟股份(600255.SH)深陷并购困局。

  梦舟股份的前身是鑫科材料,由飞尚系实际控制。从2011年开始,梦舟股份盈利能力不断下滑,2013年陷入亏损。于是公司开始持续上演热点并购大戏。

  长江商报记者不完全统计,2014年下半年至今,公司先后筹划了5次并购重组,涉及影视文化、旅游、汽车服务等多个领域。大举推进并购的结果是,除了13亿元收购西安梦舟影视成功外,其余4次均告失败。

  反观业绩,借助唯一成功并购标的的贡献,让梦舟股份实现了扭亏为盈。然而,三年业绩承诺期满后,标的盈利开始下滑。今年一季度,公司净利润仅有49.82万元,如果剔除560万元的政府补贴,公司陷入亏损无疑。

  二级市场上,截至6月8日,梦舟股份报收2.72/股,动态市盈率高达2415.25倍。而其控股股东质押了所持全部股权。因而,市场质疑其并购是在忽悠。

  上周,针对频推并购重组屡屡告败的原因及未来发展规划等问题,长江商报记者向梦舟股份发去了采访函,但截至发稿时止,未获得回复。

  4.15亿并购计划再落空

  梦舟股份试图通过并购间接攀上万达影院的计划落空了。

  6月1日,梦舟股份公告称,公司和交易对方在标的资产关于阵地租赁等关键事项上仍无法达成一致,遂决定终止本次重组。

  长江商报记者梳理公告发现,此次停牌筹划重组,梦舟股份3个月内2次更换重组标的,且未对更换重组标的作出详细说明,因而被市场质疑其为忽悠式重组。

  此次重组或可追溯至今年2月初。彼时,公司宣告停牌重组,4天之后的2月9日,公司披露了重组进展,称收购标的资产初步确定为云南辉固工程建设有限责任公司(简称云南辉固)的股权,所属行业为文化旅游产业,主营业务为文旅产业投资、主题园区投资、文化旅游商业开发、建筑工程等。

  3月3日,公司进一步披露,收购标的为云南辉固股权,交易对方初步确定为独立第三方,不构成关联交易。不过,在公告中,公司打了伏笔,称“交易方案尚未最终确定,可能涉及多个标的资产”。

  一周之后,公司公告称,本次重组项目涉及多个标的资产收购,所属行业类型主要为文化旅游产业、影视、文娱、传媒。

  到了4月5日,新的重组标的出现,为天津梵雅文化传媒(简称梵雅文化)和北京景美广告(简称景美广告),公司拟以发行股份并支付现金方式,购买二者全部或部分股权。

  5月4日,公司披露了重组预案,拟以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方式购买梵雅文化94.4046%股权,交易价格为4.15亿元,标的资产增值率为878.75%。公司同时配套募资2亿元。梵雅文化为万达影院代理商。

  交易对方承诺,2018年至2020年实现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分别不低于3933.24万元、4304.84万元、4750.97万元。

  至此,先前出现在公告中的云南辉固及景美广告两家公司均从重组公告中退出。最终,预案披露不到一个月,公司宣告终止,此时停牌重组时间接近4个月。

  其实,市场对重组梵雅文化备受质疑。梵雅文化过度依赖万达影城广告渠道,且其客户高度集中,其主要业务收入依赖于万达影院广告业务带来的收入,投放广告的客户广汽丰田、广汽本田等大型汽车公司。因此,依赖上下游的梵雅文化并不具备核心竞争力。

  5次推动并购重组仅一次成功

  并购重组失败,对于上瘾的梦舟股份而言,已是家常便饭。

  梦舟股份的前身为鑫科材料,于2000年11月22日上市,彼时,其控股股东为恒鑫集团。后来,飞尚实业集团通过控股恒鑫集团入主鑫科材料。

  总体而言,鑫科材料的经营业绩不温不火,2012年前,其净利润在数千万元左右徘徊。2013年,公司陷入亏损。

  从2014年开始,公司进入了密集并购重组的资本运作期。

  2014年,公司通过定增募资13.25亿元收购西安梦舟影视100%股权,后者曾投资制作了《雪豹》、《黑狐》等战争题材电视剧。成功收购西安梦舟影视后,公司一脚踏进影视圈。此前,公司主营铜合金板带材、线杆、电线电缆等产品。

  2015年,交易完成,跨界进入影视文化领域后,梦舟股份频频在该领域发力,且其并购一发不可收拾。

  据长江商报记者初步梳理统计,不包括今年以来停牌重组的3家标的,2015年以来,公司还相继推出过3次对影视文化资产重组。

  2016年11月14日,梦舟股份宣布以23.88亿元现金收购好莱坞公司Midnight Investments L.P.80%股权,该公司曾主导制作了《达拉斯买家俱乐部》、《拆弹部队》等影片。

  当时,公司计划以其在香港设立的下属企业沃太极资本作为主体,标的80%股权预估值23.88亿,增值率628%。

  此次重组,因标的属于轻资产且当时处于亏损状态,其盈利能力持续性备受质疑,也迎来了监管问询。公司三次公告延期回复问询函,结果是重组终止。

  宣布终止重组当天,公司又宣布拟出资1.94亿港元收购荣恩公司持有的天马影视29.90%股权,香港著名的电影人、《搭错车》等电影的编剧黄百强正是这家公司股东。

  这次并购的筹划也是短命的。去年8月,公司又推出新的并购标的,拟以发行股份以及现金支付的方式购买深圳三源色。

  与此前并购影视文化公司不同,这家公司是汽车服务商,拥有汽车俱乐部、试驾基地等资产。结果,仅过一个月,公司宣布终止重组。

  综上所述,三年时间,公司5次并购重组,4次的结局是失败。

  股价三年跌七成,大股东质押全部股权

  梦舟股份并购重组频频失败被指忽悠的背后,是大股东质押了全部股权。

  去年6月,通过受让股权,霍尔果斯船山传媒晋升为梦舟文化控股股东,实控人为冯青青。

  船山传媒擅长资本运作,左手受让的股权右手就全部质押出去。截至目前,共计持有公司10%股权,全部处于质押状态。

  这一风险,冯青青有着足够认识,为了应对,频频筹划公司并购重组,以此来刺激股价上涨。同时,筹划并购重组之时,公司频繁停牌,也降低了质押股权被平仓风险。

  实际上,尽管公司不断上演并购戏码,但仍未阻止住股价的下跌。

  2014年,公司筹划重组西安梦舟影视,股价大幅上涨,至当年10月9日,达到15.59元。次日,公司实施除权出息,股价拉低至6.31元。此后,股价一直在低位徘徊。去年9月,冯青青入主,加上入主后首推并购重组,股价上涨至6.16元。失败后,股价一路下行。至今年2月2日,沦为2元股。上周五,其收盘价为2.72元。

  总体而言,近几年来,股价跌幅较大。以后复权价计算,2015年6月18日,其股价最高达到157.10元,而上周五为36.44元,跌幅达76.80%。

  并购频频失败,公司的经营业绩也无起色。2014年至2016年,依靠梦舟影视在承诺期贡献的业绩,公司成功扭亏为盈。而到了2017年,梦舟影视净利润由2016年的1.95亿元降至1亿元,几乎腰斩。

  今年一季度,公司的净利润仅为49.82万元,同比大降96.47%。今年一季度,公司还收到了约560万元的计入营业收入的政府补贴。由此可见,如果没有政府补贴,公司将陷入亏损。

  从一季报数据看,公司货币资金微增0.3亿元,而应收账款、其他应收款、存货合计增加1.64亿元。公司的预付账款为3.85亿元,预收账款为0.61亿元,显示公司竞争力较弱,在产业链中没有话语权。

  此外,公司负债增加,导致财务费用升至0.30亿元,同比增长157.64%。

  针对目前经营状况,分析人士称,公司还将会继续推进并购。在其看来,如果还是这样没有实质性并购,将很难摆脱困境。

  梦舟股份亦表示,在现有双主业基础上适时延伸产业链条,增加经济增长点。

(责任编辑:蔡情)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精彩图片
上市全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