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后期糖市重点关注进口许可证发放节奏

2018年05月28日 08:44    来源: 期货日报    

  关税调整在即

  

 

  进口管控严格

  2017年5月22日,商务部发布公告称,即日起对关税配额外进口食糖征收保障措施关税,实施期限为3年且实施期间措施逐步放宽,2017年5月22日—2018年5月21日税率为45%,2018年5月22日—2019年5月21日税率为40%,2019年5月22日—2020年5月21日税率为35%。

  配额外进口虽然仍有利润空间,但进口源发生了变化,从泰国和巴西等国转移至不在加税范围的国家和地区。

  2016/2017榨季我国食糖进口许可数量从前一榨季的210万吨缩减至100万吨,整个榨季的进口总量缩减至228.6万吨。2017/2018榨季的进口许可数量提高至150万吨,进口总量增加至280万吨。2018年一季度,我国进口食糖43.5万吨、同比下降51.4%,进口糖主要来自尼加拉瓜、萨尔瓦多、南非、澳大利亚、斯威士兰和哥斯达黎加。4月,进口量为47万吨,同比增加28万吨;1—4月,累计进口90.19万吨,同比减少18.54万吨。此外,2017/2018榨季累计进口136.22万吨,同比减少18.17万吨。

  进口仍有利润

  目前,美糖价格在11—12美分/磅,按原糖加工均价300元/吨、损耗率3%计算,配额外进口的利润为650—850元/吨,配额内进口的利润为2500—2750元/吨。

  原糖加工厂的厂房大多为近几年新建,尤其是在2015年以后建成投产。糖厂条件先进、生产高效,损耗和成本控制较好,对于巴西品质良好、色值较低的原糖,加工成本可以控制在300元/吨以下。即便生产设备落后、进口原糖品质较差,加工成本也不会超过600元/吨。4月,加工糖与广西甘蔗糖的价差一度超过1000元/吨。由此可见,有糖源就能生产,有生产就有利润。目前,进口糖配额主要集中在几家大型国有企业手中,其下游客户也多对品质要求较高,销售基本稳定。

  加工产能过剩

  2015年,原糖加工厂产能大幅扩张,当年实现产能3.32万吨/日。此后,因政策限制,糖源紧张,加上价格回落,加工糖厂投资扩建速度放缓,2017年产能为3万吨/日,同比近提高3%。2017年除了天津投产了1000吨/日产能,其他地区产能几乎没有变动。

  山东是原糖加工产能最大的地区,产能在9000吨/日,占国内总产能的25.9%;其次为辽宁,产能在6400吨/日,占比18.42%;之后是广东,产能在4300吨/日,占比12.37%。全国原糖加工厂的产能远超现有糖源,目前,除配额较充裕的大型国有企业,其余工厂在高关税面前,基本处于停工状态。

  进口糖限制政策还在发力,虽然进口许可的数量较2016/2017榨季增加50万吨,配额内进口量维持194.5万吨,但进口总量依然不大,这导致产能超过1000万吨/日的进口糖加工厂严重“吃不饱”。

  我国进口糖配额和许可证主要掌握在少数几家国有企业手里,有配额的企业生产销售节奏紧凑,而缺少配额的企业面对高额的进口关税,除了停工检修几乎没有其他出路。当前,糖价偏低,前期有计划改装甜菜加工设备的企业延缓了投资扩建进度。

  2018年进口许可150万吨中的75万吨已经在上半年发放,5月22日配额外进口糖的关税将调低5%,但免征高关税的国家和地区也有被调高关税的可能。为了规避被加征关税,上半年拿到配额的企业都在5月22日前完成了各自进口指标。市场传闻,7月底有望发放余下的75万吨进口许可证。另外,国储抛储也可以缓解部分企业原料紧张的问题。原计划5月底的抛储因为价格过低而暂停,具体抛储时间和数量仍是未知数。

  工厂库存偏低

  加工糖厂的库存水平整体偏低,部分仍维持生产,部分已停工检修。开工的加工糖厂中,库存多为已经签好的订单货,等待加工完毕即可运走,或者根据下游提货节奏,陆续出库,企业自留库存、囤货销售的情况非常少。停工的加工厂不仅原料匮乏,销售基本暂停,库存更是所剩无几。

  另外,糖源紧张,为了缩减停工时间,整体开工率较去年同期略有下降,正在生产的企业,开机率普遍在70%,而没有原料的加工厂已经停工检修多日,需要根据进口原料到厂的时间和数量来确定具体的开工时间和生产节奏。

  相较于加工厂的库存,郑商所协议仓库的交割库存同比下降更加明显。调研涉及的仓库中,只有天津一家仓库有近1.9万吨交割品,其是一家甜菜糖厂的交割糖。初期有2万吨,除了少量出口,其余的存放至今。形成这种局面,除了1801合约存续期短、入库量不多,交割和注册仓单利润空间不足也是主要原因。

  仓库优势降低

  前期,郑商所对指定的白糖交割仓库升贴水进行了多次调整,除了河南中糖世纪股份有限公司的升水从220元/吨提高至240元/吨、湖北中糖世纪股份从170元/吨提高至240元/吨外,其余的升水幅度都进行了下调。其中,营口从200元/吨下调至90元/吨,天津从220元/吨下调至150元/吨,北京从210元/吨下调至110元/吨,河北从210—220元/吨下调至110—150元/吨。目前,天津、营口、唐山、北京和日照的升水都在150元/吨以下,日照和营口的升水在90元/吨之下。升水幅度较低的仓库多处在进口糖和甜菜糖仓储集中的地区。

  升水优势削弱后,部分交割仓库进口糖和甘蔗糖的仓单和交割糖很少出现,主要办理北方甜菜糖交割业务的交割仓库,也由于价格的不配合和升水优势的降低,注册仓单和交割量急剧减少。目前,部分交割仓库没有交割糖和甜菜仓单。在价格恢复至出现交割利润空间前,交割库存很难明显增加。

  销售出现分化

  目前,加工厂的整体产销较2017年同期变动不大,但个别地区销售较差。其中,西南地区表现较好,西北和沿海销售不畅。

  沿海地区主要受走私糖的冲击。西北地区销售压力较大,原因有三。其一,大型终端用户多使用5600—5650元/吨的云南糖,也使用甜菜糖,甜菜新糖为5550元/吨,陈糖为5200—5250元/吨,价格相对低廉。使用何种糖源,价格起很大作用。其二,下游小作坊多使用走私糖,走私糖货源充足,价格优惠,运送至厂, 只有6100—6300元/吨,部分地区市面上销售的翻包走私糖,甚至在5000元/吨。其三,部分企业从西北地区迁出,导致消费转移。

  走私屡禁不止

  加工糖厂附近的非法贸易总量并未明显增加,但形式变化较大。2017年,走私糖大多直接流入企业,而2018年,翻包走私糖直接上市销售。包装显示,云南英茂品牌最多,其次为凤糖,均价低于5000元/吨,其受下游小型企业的青睐。

  白糖包装上印刷二维码还未大规模推广,并且现有的二维码印刷在包装袋上,很容易磨损,扫码失败率也高。后期二维码防伪大规模推广开来的话,势必对走私形成打击。

  据业内人士介绍,东北是国内唯一没有走私糖出没的地区,原因是相关部门管控严格,当地企业不愿为小额收益铤而走险。

  目前,走私利润过高,基本在2000元/吨。在此诱惑下,走私屡禁不止,不断有新的走私路径和方法被曝光。短期内,由于严打,走私量会明显减少,但只要有需求、有利润,就有市场。上榨季走私量预计小幅降低至180万吨。

  综上所述,虽然进口许可增加50万吨,但进口糖加工量基本没有变动,终端消费的变化也不大,5月些许恢复主要受市场情绪带动,整体上,国内销售并未明显好转。因而,糖价上行空间有限,反弹非反转。夏季前半段行情相对乐观,但在熊市周期中,反弹即是套保和空单入场的机会。

(责任编辑:张海蛟)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精彩图片
上市全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