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监管的“牙齿”和云联惠“青蚨还钱”神话

2018年05月25日 08:42    来源: 期货日报    

  4月“善林金融”爆雷的硝烟还未散去,5月伊始互联网购物返利平台广东云联惠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云联惠)被广州警方捣毁的讯息又引爆眼球。据广州警方发布,云联惠依托“云联商城”,以“消费全返”等为幌子,采取拉人头、交纳会费、积分返利等方式引诱人员加入,骗取财物,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犯罪。目前,警方暂未公布涉案金额,而有熟知云联惠运作模式的业内人士称其交易金额或超3000亿元人民币。要知道,阿里巴巴集团2017年收入为1582.73亿元人民币,若真如上述人士所说,单从数额上云联惠就是震惊人类历史的大案。三年左右的时间,云联惠从号称续写“青蚨还钱”的神话到满身贴上“涉嫌非法集资”“涉嫌传销”“涉嫌庞氏骗局”等标签,回顾其历程演绎,如何应对互联网时代下不断翻新的网络传销,成为人们关注的问题。

  [1]  模式:骗术万变不离其宗

  作为介入商家与消费者交易过程的第三方平台,云联惠许诺消费者在平台上每消费1元即可获得100个白积分。如果白积分在1万以上,平台每天可以将万分之五左右的白积分等价转化成红积分,而红积分可以按照100积分等于1元的比例申请转到创业账户,消费者可以将创业账户中的钱提现。另一方面,云联惠还要返现给商家,每次买卖成交后,商家要将交易额16%的保证金给平台,而这一部分资金也会以同样的方式逐步返还给商家。

  云联惠号称“零成本购物”,上述返现模式真具有可持续性么?消费者在云联惠商家消费1万元,商家上缴1600元给云联惠平台,最终云联惠要拿这1600元赚到11600元,返还给消费者和商家,在不考虑其运营成本的前提下,其项目年收益率要达到37%以上才能保证运转正常。云联惠事发前号称每天返现近2亿元之多,试问,一个全无贸易生利的资金盘,可以疯狂多久?

  经期货日报记者了解,云联惠“造血”主要是通过收取会员费和城市代理费,其将会员分为三个等级,其中最高等级的铂钻会员能够享受所有权益:开网店、拉人头,而成为铂钻会员需要缴纳999元会员费。鼓励消费者“交会费注册会员”“拉人头抽提成”,云联惠的会员制度又是熟悉的“配方”味道,难怪其事发前被消费者频繁举报至国家工商总局、广东省工商局,指其涉嫌“传销”。

  当下,消费返利模式不可持续等风险已引起监管部门关注。4月12日,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工业和信息化部、公安部、商务部、人民银行、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发布公告,提醒消费者应注意“消费返利”中存在的高额返利难以实现、资金安全无法保障、运行模式存违法风险三大问题。消费返现是一些第三方平台打着“创业”“创新”旗号,以“购物返本”“消费等于赚钱”“你消费我还钱”为噱头,承诺高额甚至全额返还消费款、加盟费等,以此吸引消费者、商家投入资金。

  中国民间反传销协会会长李旭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天上不可能掉馅饼,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消费全返就是一个噱头,小水管进大水管出,实际上就是拆东墙补西墙,资金链早晚会断裂,这种模式面临的结果是迟早要崩盘或者被查。”

  “老百姓普遍缺乏金融知识,把投机当成投资。要坚守常识,不要相信一夜暴富的谎言,你贪的是高利,骗子贪的是你的本金。任何投资都是有风险的,高回报必然伴随着高风险,对任何事情要质疑不要从众。防止被骗,切忌贪心!”李旭提醒道。

  [2]  收网:云联惠多地分支被摧毁

  据期货日报记者了解,云联惠董事长黄明等人因涉嫌组织、领导传销犯罪已被立案调查,全国各地正不断传出当地的云联惠分支被摧毁的消息。5月18日,内蒙古鄂尔多斯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网站发布了一则名为《鄂尔多斯市工商局东胜区分局及时将“云联惠”涉嫌网络传销违法案件移交警方》的消息,该消息指出,鄂尔多斯市某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涉及“云联惠”涉嫌网络传销违法行为案件线索和前期调查取证材料等相关资料移交东胜区公安分局。

  不止内蒙古,记者调查发现,云联惠在上海、江西等多个地区的分支机构已被摧毁或关门。在云联惠总部被查处第二天,各地就纷纷传出其主要骨干被带走。广州市公安局在发布的《关于广东云联惠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云联商城)黄明等人涉嫌组织、领导传销犯罪通告》中表示,参与云联惠犯罪活动的人员,在2018年5月15日之前,主动向公安机关投案的,根据宽严相济的刑事原则,将依法予以从宽处理。但总有“参与者”抱有侥幸心理,以为躲起来就可以逃过一劫,殊不知法网恢恢疏而不漏。据海口日报报道,5月14日,特大网络传销犯罪团伙“云联惠”涉案男子刘某在高铁海口东站乘车时,被海口铁警擒获。据悉,刘某在“云联惠”特大网络传销犯罪团伙中发展下线人数17人,涉嫌组织、领导传销犯罪活动,5月9日,湖南省岳阳市公安局对刘某网上通缉。

  “要躲是躲不掉的,现在身份证全国连网,人脸识别技术也很厉害,想躲没门。投案自首争取宽大处理才是上策。”一位公安系统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

  [3]  疯狂:“云粉儿”的殊死一搏

  云联惠爆雷后,有网友评论道:“去伪存真,上帝的归上帝,地狱的归地狱。时间是一把手术刀,毒瘤,总要被铲除,良瘤,也要被破开,让你看看内里是血是肉是毒?”如今云联惠的外衣已被撕开,华丽外衣下的骗局大白天下,但有些云联惠的“云粉儿”却不这么认为,一名为“平安神州”的公众号在发布的《云联惠被查处,微友或云联惠会员又怎么看呢?》推文中写道:“我们云联惠的注册会员达到一亿五千万人,每天的活跃会员在3千万人左右,这都是有数据显示的,我们的黄明董事长的口号就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他也一直都是这样做的,我们每一位会员都在云联惠平台得利了,他没有伤害过我们任何一个会员,他自己没有一套像样的房子和豪车,整天东奔西走,很多时候都是坐火车硬座吃盒饭,不肯浪费我们会员的每一分钱,他应该得到我们全社会的尊重和爱戴,现在公安却把他抓了,让全社会的公民寒心啊!公理何在!公正在哪里?”

  当下,云联惠已被立案调查,这些所谓的“云粉儿”却仍疯狂地制造舆论,做着最后的抵抗,更有甚者在网上发言直呼:“黄教主千秋万代,寿与天齐。”这帮“云粉儿”中毒之深令人震惊。

  “整个云联惠已经被摧毁,公司高层都已经‘进去’,任何发在群里的消息都只代表个别人,不能代表云联惠。各地还有大量的二级头目,其通过不断制造利好的谣言来为平台维稳,这是他们在进行本能的自我保护,害怕下线举报他们,以期逃避法律的制裁。”一位反传销人士向期货日报记者分析道。

  同时,该人士还提醒:“要谨防云联惠出事后的‘捐钱维权骗局’,不要相信以请律师为名而进行捐款维权的组织。受害者最好的办法就是相信政府、相信执法和司法机关,而不要再受骗子的蛊惑。”

  [4]  站台:光环效应下的智商归零

  最近几年,“云南泛亚”“E租宝”“钱宝网”“善林金融”等骗局多次被媒体报道,这些骗局可谓是换汤不换药,同样的配方,同样的味道,投资者应该可以很容易地分辨出这些骗局,但为何仍有那么多人上当受骗呢?期货日报记者通过调查发现,多数投资者在进行投资选择时,最关注产品是否有足够的公信力,而公信力的体现则在于是否有强大的背书做支撑。

  在云联惠事发后,有媒体便爆出“打工皇帝”唐骏、“财经郎眼”的郎咸平等大佬曾为云联惠站台。不过,“财经郎眼”微博发布“郎教授严正声明”,回应称郎咸平从未参与过云联惠的任何活动,郎咸平对于云联惠的任何邀请都是严词拒绝。并在随后的律师函称,郎咸平从未给云联惠站过台,文章描述的事实子虚乌有。而若是子虚乌有,那多家媒体报道中所披露郎咸平参与云联惠活动的图片作何解释,是捏造事实么?此外,在多家出问题的互金企业背后都曝出有郎咸平的身影,郎咸平曾经站台过泛亚、快鹿、望洲财富等“骗子公司”。去年,郎咸平在台州出台时还遭泛亚投资者围堵并扭送派出所。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新型传销犯罪越来越注重对自身进行合法性包装,不断翻新手法,愈加隐蔽,其利用名人名企“权威”的光环效应做背书,巧立名目、迷惑大众,急需引起警惕。

  [5]  监管:防范风险让疯狂回归理性

  2018年,严监管是我国金融主基调。期货日报记者梳理后发现,除了云联惠外,5月还有多家风险平台在严监管下原形毕露。5月7日,中融民信北京总部突然被警方查封,其旗下有成交近70亿元的民信贷和成交10亿多元的Me金融,仅这两家线上平台待偿金额就超5亿元。5月9日,山西盐湖警方发布消息,打掉丰达车贷公司、车前程、麦芽数据贷款、微贷网、盈信通贷款、信和财富网络科技等“套路贷”犯罪团伙6个,刑事拘留33人。5月11日,以吸引老年人投资为主的线下理财爱福家董事长突然跑路,平台爆雷,济南等地警方立案调查。5月14日,深圳南山区警方通报,深圳普银区块链集团有限公司通过其官网和收购的“趣钱网”P2P平台发行虚拟货币“普银币”进行集资诈骗,涉案金额约3.07亿元。5月17日,杭州西湖区公安分局通告称,5月16日警方对杭州浙优理财公司法定代表人傅某及浙江和存集团实际控制人张某,以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执行逮捕。

  上述仅是规模较大的平台,动歪脑筋儿的一些小型平台想必更是无处藏身。通过全国各地的这些“拆雷”行动,足以看出监管层防控风险的决心。5月15日,全国政协在京召开“健全系统性金融风险防范体系”专题协商会,委员们围绕“健全系统性金融风险防范体系”这一议题与有关部委负责人展开协商。“我国将成为全球最大的金融科技应用市场,进一步加强金融监管能力建设迫在眉睫。”全国政协委员、原中国保监会副主席周延礼建议,加强对互联网金融交易的监管。

  周延礼说,当前金融监管要把市场行为监管放在突出的位置,严厉查处违法违规行为,重罚损害消费者的行为,关停金融诈骗机构并将其负责人绳之以法,真正让监管者“长牙齿”,让违法者闻风丧胆。

  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陈雨露提到,当前的重点工作是强化互联网属性金融基础设施的监管,要根据互联网金融整治及长效机制建设的分工,适时进行监管并调整优化。

  通过上述委员的热议可以看出今后金融风险防火墙定会更加牢固,有“邪恶”意念的作乱者最好把坏主意扼杀在萌芽状态。

(责任编辑:张海蛟)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精彩图片
上市全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