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维信金科上市四痛点:亏损重逾期率高融资贵市场有限

2018年04月04日 07:06    来源: 中国经济网    

  中国经济网编者按:近日,线上消费金融服务提供商——维信金科控股有限公司(简称“维信金科”)在港交所提交了上市申请,公司法定股本为8.5亿股,每股面值0.10港元,但并未公布融资额和发行预期时间。 

  维信金科最主要的业务就是信用卡余额代偿,即平台产品帮助持卡用户还信用卡欠款,持卡人再向平台分期还款并支付手续费用。维信金科的主营产品维信卡卡贷在2018年1月平均加权期限为10个月,平均贷款规模为17000元,每年的实际年利率达到了35%。维信卡卡贷在中国信用卡余额代偿市场约占16.4%的市场份额。 

  维信金科赴香港上市,经营上有四点并不乐观: 

  其一,维信金科连续三年亏损,自2015年至2017年,分别亏损净额为3亿元、5.7亿元和10亿元,三年累计亏损19.6亿元。 

  其二,维信金科客户贷款的逾期率居高不下,在2015、2016、2017年,公司3个月或以上(至多12个月)的逾期贷款占比分别高达10.5%、8%和8.7%,因此维信金科关于客户贷款的减值拨备分别高达7.6亿元、11.4亿元和18亿元。 

  其三,维信金科与其他信用卡代偿公司同样面临融资贵问题。2017年维信金科实现贷款人民币245.4亿元,其中透过信托放款194.7亿元。统计显示,一般代偿平台从金融机构获取资金的成本在年化15%以上,而代偿平台从客户方面获得的年化分期手续费不过18%左右,再加上坏账、人工费、推广费等,盈利空间有限。 

  其四,维信金科所在的信用卡余额代偿市场规模在323亿元左右,对比银行间信用卡生息资产超过2万亿元的规模,占比不足2%,市场“蛋糕”并不大。 

  值得注意的是,在去年7月央行等国家十七部门联合印发了《关于进一步做好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清理整顿工作的通知》,对互联网金融行业的清理整顿工作进行了进度安排,并正式明确互金整改最迟2018年6月底前完成。 

  现在距离互金公司整改验收期限只有3个月时间,因此除了维信金科,还有不少互金平台筹备赴港IPO,为公司顺利备案、通过整改验收增加筹码。 

  维信金科赴港融资 

  3月5日香港交易所的公告显示,维信金科向港交所提交上市申请,由瑞信、高盛、摩根联合保荐。据申请文件,维信金科法定股本为8.5亿股,每股面值0.10港元,具体融资额未公布,发行预期时间也暂未公布。 

  维信金科是一家线上消费金融服务提供商,成立于2006年,公司主要提供三类信贷产品——信用卡余额代偿产品、消费信贷产品及在线至线下信贷产品,全部均是基于分期付款。 

  维信金科的创始人为廖世宏和马廷雄。目前廖世宏担任执行董事兼首席执行官。马廷雄担任非执行董事、主席兼控股股东。从股权机构看,马廷雄持股41.27%。廖世宏及其母亲郭廉英持有13.98%。维信金科的两位创始人合计持有该公司股权达55.25%。 

  根据招股书显示,维信金科共获得4轮投资,在2017年10月16日维信金科获得来自TPG(德太投资)领投的C轮融资,获得的股份数额为3101.16万股,占维信金科总股份的7.23%。 

  尽管没有公布融资额,但维信金科C轮的融资额度为5000万美元,以对应7.23%的股权数量计算, 维信金科在C轮融资时公司整体估值约为6.92亿美元。 

  招股书显示,维信金科的产品注册用户量已从2015年12月31日的110万增长至2017年12月31日的4840万。经营费用上,催收费用、行政费用分别占比高达22.5%、6.7%,分别耗费约6.07亿元和1.82亿元。 

  维信金科的营业收入主要来自净利息收入,占比高达86.3%。其中2015年至2017年,净利息收入分别为人民币9.9亿元、12.8亿元、23.4亿元。 

  维信金科主打三种产品 年利率最高达35% 

  维信金科主要提供三大信贷产品系列,均为分期付款产品,不提供循环信贷融资且不允许贷款(快速审批秒下款)展期。 

  首先是信用卡(享低息贷款)余额代偿产品。维信金科的信用卡余额代偿产品,允许信用卡持有人将其信用卡负债余额向维信金科的信贷产品进行结转,以及通过直接向有关信用卡账户汇入资金来清偿用户的信用卡未结余额,满足用户的短期流动资金管理需求。 

  信用卡代偿产品的代表,是维信卡卡贷。卡卡贷提供3、6、12、24个月分期付款。就2018年1月卡卡贷的放款情况来看,平均加权期限为10个月,平均贷款规模为17000元,每年的实际年利率为35%。 

  其次是维信金科的消费信贷产品,简而言之即有场景支持的贷款。 

  截至2017年末,维信金科有14个信贷产品,主要品牌是豆豆钱和星星钱袋。豆豆钱是一款家庭消费融资产品。星星钱袋的主要目标为刚出校门的年轻白领。 

  维信金科提供1至24个月分期消费信贷产品。就2018年1月卡卡贷的放款情况来看,平均加权期限为8个月,平均贷款规模约为2000元,每年实际年利率为33%。 

  第三种是线上至线下信贷产品,主要服务于消费者更大额的融资需求。 

  对于该等产品,维信金科要求在其线下79个营业网点进行额外的风险管理程序以加强信用风险控制,包括必须的亲自面谈、身份证复印件审查,以及拍摄申请人面谈的视频。 

  线上至线下产品代表为贷贷看。多数线上至线下信贷产品为3至60个月的分期产品。就2018年1月卡卡贷的放款情况来看,加权平均期限约为50个月,平均贷款规模149000元,每年实际年利率26.7%。 

  按照产品不同来划分放款额,维信金科2017年度放款245.4亿元。其中,信用卡余额代偿产品为主流,放款额为141.7亿元,占据维信金科年度贷款总额的57.7%;排名第二位的是消费信贷产品,放款额为75.6亿元,占比32%;在2015年占据绝对主流的线上及线下信贷产品,在2017年放款额25.2亿元,占比下降至10.3%。 

  三年亏损近20亿 

  维信金科上市文件显示,2015年至2017年,维信金科的总收入分别为10.6亿元、14.3亿元和27.1亿元,复合年增长率为59.6%。其中实现贷款总额35.3亿元、78.7 亿元、245.4亿元,复合年增长率163.7%,客户贷款总余额分别为45.6亿元、73.6亿元、132.8亿元。 

  尽管营收逐年增长,但维信金科的盈利情况却不理想。2015年至2017年,维信金科亏损净额分别为3.03亿元、5.65亿元、10亿元,三年累计亏损近19.6亿元。

  

  对于亏损原因,维信金科方面解释,除了持续投资服务、技术研发、持续开展销售和市场推广活动等,最主要是优先股的公允价值亏损。 

  2015-2017年,维信金科的优先股公允价值亏损分别达到1.47亿、2.71亿和12.85亿元,而加回这部分亏损以及基于股份的补偿费用后的经调整净利润分别为-1.55亿、-2.75亿和2.92亿元。维信金科表示,优先股公允价值亏损的增加是公司的估值提高所致。 

  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优先股的公允价值是当事人自愿按照协商价格进行资产交换,是市场参与者充分考虑了收益及风险之后所形成的共识。如果企业发展的前景很好,公允价值就会上升,反之就会下降。 

  北京中会仁会计师事务所主任丁会仁指出,在企业上市后,优先股可以转为普通股,在国际会计准则下,可转换优先股是作为公司的一项负债来统计,这也就导致公司的负债增加。优先股公允价值亏损是一个表面的数字,是一种未来可能的亏损,并不是实际的亏损。 

  逾期率高居不下 减值拨备达18亿 

  近三年来,维信金科客户贷款的逾期率居高不下,2015、2016、2017年至多3个月的逾期贷款占比分别为6.2%、4.7%和8.9%,而3个月或以上(至多12个月)的逾期贷款占比分别高达10.5%、8%和8.7%。 

  因此2015年、2016年和2017年,维信金科关于客户贷款的减值拨备分别为7.6亿元、11.4亿元和18亿元。

  

  另外,维信金科作为一家信用卡代偿公司,最重要就是平台先从金融机构获得资金,并用这类资金为持卡人还清信用卡账单余额,持卡人向平台分期还款并支付手续费用。 

  因此,借贷息差在这一模式中无疑十分关键,即以低成本借入资金,再以较高的利率贷出去,才能保证公司盈利。但为了获客,信用卡代偿公司如果将手续费设定太高,又会“吓跑”不少用户,压低代偿费率成为同行间竞争的必要手段。 

  据《北京商报》报道,从整个信用卡代偿行业来看,统计显示一般代偿平台从金融机构获取资金的成本在年化15%以上,而代偿平台从客户方面获得的年化分期手续费不过18%左右,再加上坏账、人工费、推广费等,盈利空间有限。 

  维信金科也在招股书中承认了逾期风险,称如果公司的信用风险管理系统无法有效控制风险,或如果未能持续以具竞争力的速度加强公司的信用风险管理系统或其基础技术,公司的逾期率水平可能会恶化并且影响市场地位、声誉及经营业绩。 

  放贷资金近八成来自信托计划 

  近年来,维信金科贷款规模急剧扩大。2015年、2016年及2017年,维信金科分别实现贷款人民币35.3亿元、78.7亿元及245.4亿元,三年间贷款规模增长5.95倍。 

  而贷款的资金来源,首先是维信金科旗下的小额贷款公司,其次,维信金科还与银行、信托、消费金融公司等金融机构开展资金合作,合作模式包括信托计划、信用增级贷款撮合(维信金科对其撮合的贷款提供担保)、纯贷款撮合(维信金科不提供资金也不提供担保)。 

  具体来说,维信金科的融资模式主要分为四种,直接贷款、信托贷款、信用增级贷款撮合和纯贷款撮合。 

  一、直接贷款。直接贷款指的是维信金科通过其旗下的2家网络小贷将钱放给借款(享低息贷款)人。上海维信小贷、成都维仕小贷获批在线上开展业务的时间分别为2015年4月和2016年3月。2017年,维信金科透过两家网络小贷放款12.6亿元,占同年贷款总额5.1%。 

  二、信托贷款。由信托公司设立的信托计划进行贷款,维信金科则认购信托计划的次级份额并对信托计划提供的贷款进行担保。信托的融资成本介于6%至15%之间。2017年,维信金科透过信托放款194.7亿元。 

  三、信用增级贷款撮合。在这种模式中,维信金科为资金方提供风控服务,对借款人进行筛选和信用评估。随后,交由资金方审查信贷申请,对审核通过的借款人授信,然后将钱直接提供给借款人。 

  借款人直接向资金方偿还本金、利息。资金方从该款项中扣除本金、利息,然后将余额作为贷款撮合服务费给维信金科。维信金科为此种模式的贷款提供贷款担保,向借款人另行收取担保费。如果借款人违约,维信金科有义务向资金方偿还全部逾期款项。 

  通过信托贷款模式与维信金科合作的公司也通过信用增级模式与其合作。通过信托贷款模式与维信金科合作的公司也通过信用增级模式与其合作。 

  四、纯贷款撮合。维信金科既不提供资金亦不就其所撮合的贷款提供担保,从而使维信金科能够开发一个轻资产业务模型。 

  在几种资金合作模式中,信托贷款的占比最高,占到全部贷款量的79.4%,而直接贷款、信用增级贷款撮合、纯贷款撮合分别占5.1%、11.9%和3.6%。 

  在信托贷款模式中,信托公司建立信托计划为借款人提供资金,维信金科会负责筛选借款人,进行信用评估并作出贷款推荐建议。 

  此外,维信金科还会为信托计划提供贷款担保,同时以自有资金认购若干信托计划中的次级份额,以向认购高级份额的信托投资者以及信托公司提供保证。 

  信用卡余额代偿市场“看上去很美” 

  央行3月6日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末,银行卡应偿信贷余额5.56万亿元,授信使用率44.54%。生息资产规模(也可视作信用卡代偿业务的最大市场容量),已超过2万亿元。 

  庞大的市场容量已吸引了萨摩耶金服、随手科技、维信金科、小赢普惠、二三四五、数禾科技等众多玩家入局。不过,这个市场的“蛋糕”却不大。 

  维信金科方面的数据显示,以截至2017年12月31日的未偿还本金余额计算,前五大市场参与者占国内信用卡余额代偿市场约52.5%;其旗下的维信卡卡贷,以约53亿元在全行业中占比16.4%,居五家之首。 

  据《证券时报》报道,截至2017年末,国内信用卡余额代偿市场规模在323亿元左右,对比银行间信用卡生息资产超过2万亿元的规模,占比不足2%。 

  有互金业内人士表示,信用卡余额代偿市场预期增量庞大,而且场景更安全、合规性更稳定、可筛选客群、风险可控,但如果行业主流平台都不能获利丰厚,其它平台运营不好就会亏损。 

  维信金科定位难明:主营线下贷款的信贷平台? 

  在维信金科的上市申请中,称自己是“中国一家领先的独立线上消费金融服务提供商”。 

  公号第一消费金融称,目前国内的消费金融市场近期受到的监管有所收紧,且或会继续受到更为严格的监管审查。 “领先的”“独立”在高逾期率下似乎亮色不多。 

  那么,维信金科的“线上”怎么样? 

  首先从员工构成来看,维信金科有雇员1832名。按照职能划分,维信金科雇员人数最多者为客户服务及催收,达439人;其次为线下营业网点运营,达424人。再加上线上至线下信贷产品管理,貌似这家标榜“线上”的公司,也养着庞大的线下团队。 

  另外,维信金科的收入核心是利息收入。那么利息收入的核心又来自哪里? 

  按照产品系列划分,维信金科以绝对金额列示的利息收入表显示,维信金科的利息收入主要来自线上及线下信贷产品,这个产品类别在2017年贡献了14.3亿元,占比43.9%;其次是信用卡余额代偿产品,贡献了10亿元收入,占比为31%;最后是消费信贷产品,贡献了8亿元收入,占比25%。 

  综上看来,维信金科给自己的贴的标签,似乎可以修改为“一家主营线下贷款的信贷平台”。

(责任编辑:魏京婷)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精彩图片
上市全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