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艾格拉斯半年利润过亿成本仅292万

2018年02月12日 07:33    来源: 长江商报    

  净利率近80%超同业两倍被指造假

  长江商报消息 □本报记者 魏度

  毛利率高达98.06%、净利率近80%,两倍于同业,艾格拉斯(002619.SZ)的超高盈利能力备受质疑。

  上周,有投资者向长江商报记者反映,艾格拉斯的利润率超高,其在2015年上半年的上亿净利中,成本低至292万元,存在财务造假可能。

  艾格拉斯的前身为巨龙管业,2015年,网游公司艾格拉斯变相完成借壳上市。投资者所称的财务造假,正是在其重大资产重组之时。

  根据公开数据,艾格拉斯的销售毛利率一直畸高,2015年、2016年上半年、2016年、2017年上半年,其毛利率分别为98.06%、99.33%、98.71%、98.06%,远高于同业可比公司游族网络、顺荣三七、掌趣科技等。而其净利率也接近80%,几乎是同业的两倍。

  深交所曾对此发函问询其合理性,艾格拉斯回复称,产品类型、运营模式及收入确认范围等不同,因而公司毛利率相对较高。

  “借壳”完成后,艾格拉斯进行了系列资产腾挪,包括出售传统管业资产、收购游戏资产等,由此,公司的游戏业务更为突出。

  与此同时,从2016年开始,艾格拉斯的控股股东及其一致行动人(简称吕氏家族)进行大幅减持。

  据长江商报记者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吕氏家族合计减持约3500万股,套现约6亿元。

  上周,针对超高毛利率等问题,长江商报记者向艾格拉斯发去了采访函,并多次致电,截至发稿时,仍未获得具体回复。

  毛利率超98%遭深交所问询合理性

  艾格拉斯的超高毛利率备受市场质疑。

  “半年利润过亿,成本只有区区292万元,这家公司财务数据可信吗?”上周,长江商报记者接到的投诉称,2015年上半年,艾格拉斯创造了10321万元的营业收入,其中,境外4138万元,境内6183万元,实现了净利10028万元。超亿元的营业收入和净利润中,成本只有292万元,其中,境外117万元,境内175万元。“半年营业成本不到300万元,难道公司无需支付人工成本?”投诉者质疑称。

  上述投诉的焦点为艾格拉斯的毛利率、净利率问题。

  根据艾格拉斯披露的资料,2015年上半年,艾格拉斯实现的营业收入是11408.77万元,营业成本297.37万元,净利润为8889.03万元,毛利率97.39%,净利率77.91% 。此前的2013年、2014年,艾格拉斯的毛利率分别为97.64%、98.66%,对应的净利率分别为77.00% 73.00% 。

  “借壳”上市后,艾格拉斯2015年、2016年上半年、2016年、2017年上半年的毛利率分别为为98.06%、99.33%、98.71%、98.06%。

  毫无疑问,毛利率超过90%、净利率接近80%堪称超高水平。2015年上半年,同业可比的A股公司中,掌趣科技、游族网络、顺荣三七的毛利率分别为62.80%、62.39%、60.89%,均低于艾格拉斯35个百分点。对应的净利率为39.40%、32.59%、18.14%,艾格拉斯接近掌趣科技的2倍、游族网络的2.39倍、顺荣三七的4.29倍。

  艾格拉斯的毛利率一枝独秀,备受市场质疑,也引起了监管层关注。2015年,深交所针对艾格拉斯的半年报发函问询,重点提及艾格拉斯超高毛利率的合理性。

  艾格拉斯回复称,公司毛利率远超同行主要存在三个方面原因,一是产品类型及运营模式不同。可比上市公司产品包括页游和页游平台,艾格拉斯是单纯的手游开发运营商。页游需要投入大量的广告费用和推广成本,因此其利润率相对较低,页游平台与手游开发商的收入更是有较大差异。二是在收入确认范围不同。艾格拉斯手游用户充值扣除渠道分成后的余额之实际消耗值确认为收入,渠道分成部分不确认为收入,在海外市场代理发行模式下渠道分成约占用户充值额的70%,国内安卓渠道分成约占用户充值额的50%。可比上市公司部分产品由于运营方式的原因,以用户充值额对应的消耗值全额确认收入,相应的渠道分成在成本或费用中列支。三是产品推广方面,艾格拉斯依赖于自有渠道宣传推广,严格控制了各项费用支出。

  根据2014年重组时披露的数据,彼时,艾格拉斯的员工数量为96人。

  50亿并购持续加码游戏业务

  备受质疑的艾格拉斯近年持续并购主业,其“变相”之路日渐清晰。

  2011年9月,巨龙管业通过IPO上市,主营业务为混凝土输水管道的研发、生产和销售等。彼时,公司的生产规模在全国同行业中排名第五、浙江省第一。

  然而,受国内外经济环境等多方面因素影响,从2014年起,巨龙管业原有的混凝土输水管道的经营业绩持续下滑并于2015年出现亏损。

  为了扭转下滑之势,优化产业结构,寻求新的增长点,巨龙管业寻求转型。于是,巨龙管业的资本运作大幕拉开。

  2014年,巨龙管业通过发行1.5亿股并支付5.76亿元的方式收购艾格拉斯100%股权,交易价格为25亿元,由此进入游戏行业。

  上述交易完成后,因传统主业持续亏损,公司的业绩主要靠艾格拉斯贡献,去年公司更名为艾格拉斯。

  或许是尝到了游戏业务可观利润的甜头,艾格拉斯持续加码游戏业务。

  2016年,艾格拉斯推出高达16.94亿元的并购案,拟将杭州搜影、北京拇指玩各100%股权收入囊中,前者为影视领域后者为游戏领域标的。当年11月,出于对两标的持续盈利能力质疑,证监会否定了这一并购案。

  不过,艾格拉斯较为执着,修改并购方案,延长业绩承诺期。时隔四个月,终于获得证监会的放行。

  今年2月5日,艾格拉斯停牌,宣布拟筹划投资或资产收购事宜。

  长江商报记者不完全统计,2014年,艾格拉斯完成了4次定增,募资达45.30亿元。算上其他投资,艾格拉斯在游戏业务上的投资,达到50亿元。

  除了并购外,公司还注重投资。艾格拉斯联合北京华泽、天信景亿和乾盛誉曦先后成立了天津华泽、无锡艾格拉斯投资中心两支并购基金,帮助整合互联网文娱游戏产业的优质资源。

  加码游戏业务的同时,艾格拉斯对传统管业资产做减法。

  去年5月,公司公告,拟出售混凝土输水管道业务及相关资产和负债,交易底价为5.19亿元。

  几经腾挪,截至目前,艾格拉斯已成为一家游戏公司。

  2014年以来未进行一次现金分红

  随着游戏业务的入主,艾格拉斯的创始人股东、控股股东吕氏家族开始减持套现离场。

  2016年3月28日,艾格拉斯预披露了实控人吕氏家族减持不超过7500万股的减持计划。这是公司上市以来吕氏家族首次计划大比例减持。

  根据公告,至去年4月5日,吕氏家族于2016年6月2日至12月28日期间,减持公司股份3474万股,减持比例4.33%,交易均价为15.80亿元,套现约5.49亿元。减持完成后,吕氏家族合计持股29.59%,仍为第一大股东。

  不过,吕氏家族的大幅减持,上演了高送转、拉升股价、减持的套现套路,备受诟病。

  2016年12月6日,艾格拉斯推出公司实控人吕仁高提议的每10股转增15股的高送转方案,而在当年的12月27日,吕氏家族成员吕成杰个人账户以大宗交易的方式减持474万股,吕仁高个人账户于12月28日减持500万股。

  同样,2016年4月15日,吕仁高提议的2015年度高送转预案,拟以资本公积金每10股转增15股。随后,在短短的10个交易日,股价由31.77元猛拉升至44.20元,涨幅为39.12%,接近四成。当年6月2日、8日,吕氏家族通过大宗交易方式分别减持了1500万股、1000万股,套现约3.78亿元。

  此外,吕氏家族成员吕文仁个人也在当年6月1日减持了4.88万股,套现193.39万元。去年12月29日,吕文仁再次减持16万股,套现102.24万元。

  吕氏家族的减持行动远未结束。今年1月16日,艾格拉斯披露了吕氏家族成员之一的巨龙控股新一轮减持计划,即在未来6个月内拟减持不超过3600万股,占总股本的1.95%。目前,巨龙控股持有公司8.88%股权。

  控股股东、实控人频频减持套现,而公司对中小投资者的回报极其有限。

  二级市场上,艾格拉斯的股价处于下跌通道,去年以来,跌幅接近四成。

  在分红方面,自从2014年变相“借壳”推进以来,艾格拉斯实施了两次高送转,但未进行一次现金分红。

  去年三季报显示,艾格阿斯的未分配利润为6.80亿元,具备现金分红能力。

(责任编辑:华青剑)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精彩图片
上市全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