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大银行忙“瘦身” 中小行忙设点扩张

2018年02月05日 08:27    来源: 长江商报    

  长江商报消息 2017年银监会终止银行网点营业批复达1426份

  □本报记者 但慧芳

  “去年夏天就开始了,在家附近的好几个银行网点陆续关门,刚开始还以为是装修,后来迟迟也没见开门营业。”有武汉市民在本地生活论坛上感慨。

  近日,有统计数据显示,2012年至2017年间,银监会官网每年关于银行网点的开业批复分别为1528份、1950份、2851份、3137份、3567份和2710份,同期的终止营业批复为72份、107份、132份、162份、869份和1426份。其中,2016年、2017年以来银行网点终止营业的数量明显增加。

  从停业网点分布的银行来看,工行、建行、交通银行等“减负”现象尤为明显。其次是民生银行、平安银行等股份制银行。以武汉为例,长江商报记者统计发现,在银监会官网上公布的2017年网点终止营业的批复共达38处,其中建设银行网点终止营业的批复达14处,平安银行网点终止营业的批复达9处。其次是交通银行、工商银行等。

  “股份行和国有行对中小支行、社区支行或办事处、分理处撤并趋势明显。”有银行业人士对长江商报记者表示,小网点盈利能力不足、成本居高不下,综合考量后成为率先被“合并”的对象。此外,银行离行的ATM机也出现被大量撤离的局面。

  “银行物理网点‘萎缩’在城市已经开始,整体‘瘦身’是长期趋势,目前来看不排除阶段性调整。网点相当长时间还是主要的服务渠道。”2月4日,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副主任王刚对长江商报记者分析,“银行需要转型升级。”

  一月内已关闭银行网点89处

  至少半年未跨足银行物理网点柜台办理业务的武汉市民李先生发现,社区附近的一处银行网点已经“悄然关门”。令他意外的是,关门的网点还是一家国有大行。

  “整体面积不大,大概20-30平方米左右,设有ATM机,运行时间也不短。”李先生对长江商报记者表示。

  李先生所说的这家银行网点是某国有行支行的分理处(即银行二级支行下,规模较小的网点),位于居民管委会附近,主要服务周围小区居民。

  对于这家网点的关停,李先生表示,随着手机银行、移动支付的普及,到这类社区网点办理业务的人越来越少,周围网点本来就较密集,银行业务量不足可能是致使银行关掉网点的主要原因之一。

  事实上,银行频关网点现象已然出现,仅以今年1月为例,有媒体统计数据显示,一个月内已关闭银行网点89处,其中34处是小微支行、社区支行,15处为分理处,银行关掉的中小支行和小网点占比过半。

  银监会统计数据显示,2016年、2017年以来银行网点终止营业的数量为869份和1426份。相比于2016年以前的百来家,关停数量在快速增加。从关停网点的银行来看,2017年,关于工行网点终止营业的批复高达301份,而同期的开业批复只有43份;关于建行网点的开业批复为61份,但同期网点终止营业的批复120份。此外,民生银行、平安银行也出现了大量的关停情况。

  “目前武汉本地,在业内尚未听闻有大量的银行网点关停的消息流传。不过,社区银行被关停的消息这两年一直都较为明显。”武汉一银行人士对长江商报记者表示,“社区银行规模小,在线上和线下都没有竞争优势,但投入却不少。”

  “社区银行和一些小的网点确实首当其冲,另外商场、超市投入的ATM机也在大量撤离。”东部地区有银行人士证实说。

  从中国银监会湖北监管局2017年批复的38处银行网点终止营业的文件来看,各银行关停的也多位社区支行和小微支行、分理处等。如平安银行一次性被批复终止营业武汉解放路等四家社区支行和武汉惠济路等四家社区支行。

  新获开业批复网点中城商行和村镇银行数量近半

  事实上,虽然银行网点“关停并转”的趋势在加快,但银行网点扩张的步伐并未因此停下。

  有媒体统计过去4个月银行关停的326个网点发现,民生银行、平安银行、浦发银行、建设银行分别关停了49家、31家、26家、22家网点。农村商业银行如北京农商行、浙江富阳农商行、天津农商行等大规模关停分理处,关停网点数达到了73家。

  但与此同时,统计显示,在今年1月228家新获开业批复的银行网点中,城商行和村镇银行数量达到104家,近乎一半。

  以湖北监管局在2017年批复开业的银行网点数量来看,2017年共批复56处银行分支行网点开业或筹建。其中,仅湖北区域城商行汉口银行1家,就获批开设、筹建网点8家,包括武汉市以及黄冈、松滋、京山等县市。同样,股份制银行华夏银行也于2017年在湖北获批开业、筹建7家网点,包括武汉市郊区以及荆门等地。

  “从目银行网点变动的情况来看,城商行、股份制银行还在快速布点抢占地盘。”上述东部地区银行业人士对长江商报记者表示,银行物理网点的开设,除了贡献利润之外,可以进行品牌输出,加大复杂业务的办理范围,扩大覆盖半径加大影响力,同时展现银行的正规性和权威性。“中小银行本身网点少,‘减负’还为时过早。”

  一边是类似于国有行、全国性股份行等的“去产能式”淘汰,另一边是城商行、股份行、村镇银行的大规模扩张,银行网点洗牌和变革正在加速。

  “金融供给侧改革是当前的一个主旋律,对于不同区域或者同一区域的不同金融主体,差异化和多层次金融服务正在体现出来。”有金融人士对长江商报记者表示,目前对于银行物理网点的“关停”要客观看待,以往不平衡不充分的金融发展局面正在被改善。

  “银行网点的收缩并不意味着银行业务量的收缩,中农工建交等大型国有行在对线下网点进行‘减负’的同时,对线上业务和线上渠道进行明显的发力,从业绩来看并未受到较大的影响。”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副教授、资深金融学专家冀志斌对长江商报记者表示。

  他介绍,3年前银行业已经开始深度论证银行网点“增设”和“缩减”对银行各项业务的影响,对业务量少、到客量少、入不敷出的银行网点,银行已经有“大刀阔斧”砍掉的决心。

  金融服务需求释放或让银行网点“缓退”

  有金融人士测算,综合核算一家社区中小网点的设备成本、人工成本、房租水电、安保成本以及运营成本等,运营一家银行网点一年大约需要耗费数百万。效益较差的网点,自然就面临着被裁撤的趋势。

  在冀志斌看来,从成本和收益上综合衡量之外,银行还需要着重考虑渠道的变革和转型。“一是要意识到现在线上业务的重要性已然是大趋势,要比建设物理网点还要付出更多资源和成本来建设线上渠道,满足现在人们对于电子渠道、网络渠道金融服务的需求,正如前些年加大开设网点的举动一样。另外要大力开发个人信贷需求的空白点,银行有着丰富的优质金融大数据却没有像互联网公司一样进行大力开发。”

  “银行业在城市的转型已经开始,不过在提高银行服务可及性上,网点相当长时间还是主要渠道。”王刚指出。

  有金融人士指出,以银行一贯的“保守”运营思路,目前银行网点快速大量“关停”的可能性还不大,毕竟银行还肩负着普惠金融以及为各社会人群服务的任务,特别是随着银行各类金融服务需求的开发,一些需要面对面的金融交易、金融服务还需要银行网点来实现。

  “县域特别是农村地区,对金融服务的需求越来越大,而这些地区的电子银行、网络银行等的运用也不普遍,人们对线上交易的使用能力也有限,所以仍有增加网点的需要。”王刚等金融专家指出。

  统计数据显示,尽管2017年出现了1426份银行网点关停的批复,但相比2017年新开业的2710家银行分支行网点,银行物理网点依然维持在增加趋势,不过相比于此前的新增网点“开业潮”,下滑幅度较为明显。

  “现在在论证的是,社区支行关停的同时,是不是要大力发展规模小、专业性强、有特色化的银行网点。”有银行人士对长江商报记者表示,其所在地区新开设的网点相比此前“大而全”的支行网点,更讲究特色和与周围分支行的配合,在某些方面如银行理财、中小企业信贷等进行专项发力。

(责任编辑:蔡情)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精彩图片
上市全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