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从楼继伟讲话看防控金融风险攻坚战关键点

2018年01月31日 15:37    来源: 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    

  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编者按1月28日,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理事长楼继伟在第十六届企业发展高层论坛上的讲话,成为了关注焦点。关于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楼继伟用了2200字来阐述。他认为在这个问题上,绝不能出颠覆性错误。

  楼继伟表示,房地产金融化和金融脱实向虚是最重要的宏观风险点。过度的混业(我们称之为“综合经营”)造成一系列金融乱象。中国是混业发展到极致的金融市场,风险高企,这不禁令人反思。

  “眼下更为迫切的任务是打好风险防控攻坚战,我们付出艰辛的努力,能够打赢这场攻坚战。”楼继伟说,“我十分认同刘鹤同志不久前在达沃斯峰会所讲的,‘争取在未来三年左右时间,打赢防范金融风险攻坚战’的判断。”

  党的十九大报告要求,要坚决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精准脱贫、污染防治三大攻坚战。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再次强调,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攻坚战,重点是防控金融风险。而此前,央行行长周小川在《党的十九大报告辅导读本》里就明确提出,防控金融风险要立足于标本兼治、主动攻防和积极应对兼备。

  中国经济网梳理发现,近期召开的2018年全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工作会议、2018年全国保险监管工作会议,也都明确提出,要齐心协力打好防控金融风险攻坚战。

  1月22日,2018年全国保险监管工作会议在京召开。会议指出,要以重塑保险监管为契机,坚持从严监管,聚焦股权、资本、资金运用等突出风险和农业保险、中介市场、互联网保险等重点领域,开展专项检查,坚决整顿市场乱象,加大消费者权益保护力度,严厉打击违法违规行为和市场乱象,形成高压震慑。

  1月25日至26日,中国银监会召开2018年全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工作会议。会议指出,有序处置高风险机构,实行名单制管理,制定并有效实施风险压降规划和应急预案,多管齐下有效化解个案风险。

  决心:打好防控金融风险攻坚战

  金融是国家的核心竞争力,党中央高度重视防控金融风险、保障金融安全。党的十九大报告强调,健全金融监管体系,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部署了防范化解重大风险、精准脱贫、污染防治三大攻坚战,并强调“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攻坚战,重点是防控金融风险”。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指出,要服务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这条主线,促进形成金融和实体经济、金融和房地产、金融体系内部的良性循环,做好重点领域风险防范和处置,坚决打击违法违规金融活动,加强薄弱环节监管制度建设。

  尽管总体看我国金融形势是好的,但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我国金融领域尚处在风险易发高发期,结构失衡问题突出,违法违规乱象丛生,潜在风险和隐患正在积累,既要防止“黑天鹅”事件发生,也要防止“灰犀牛”风险发生。专家普遍认为,应该把主动防范化解系统性金融风险放在更加重要的位置,牢牢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从加强金融监管、降低杠杆率等方面防范化解金融风险。

  楼继伟也表示,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在这个问题上,绝不能出颠覆性错误。“整治金融风险绝非一日之功。我十分认同刘鹤同志不久前在达沃斯峰会所讲的,‘争取在未来三年左右时间,打赢防范金融风险攻坚战’的判断。如果能在三年左右的时间解决这一问题,名义利率过高的问题也能随之解决。”

  2018年全国保险监管工作会议指出,要深刻认识到,新形势下保险业面临的挑战和困难与传统问题相互交织,保险监管仍处于自我修复、不断完善的进程中,必须进一步增强忧患意识和底线思维,打好防范风险的持久战。要加大防范化解风险力度,把防控风险放在更加重要的位置,坚持疏堵结合、标本兼治,力争用三年时间,有效防范化解处置保险业各项风险,提升全行业风险防范能力和水平,聚焦重点领域、重点公司、重点环节,切实打赢防控重大风险这场硬仗。要以重塑保险监管为契机,坚持从严监管,聚焦股权、资本、资金运用等突出风险和农业保险、中介市场、互联网保险等重点领域,开展专项检查,坚决整顿市场乱象,加大消费者权益保护力度,严厉打击违法违规行为和市场乱象,形成高压震慑。

  2018年全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工作会议提出,一是着力降低企业负债率,推动企业结构调整和兼并重组,严格控制对高负债率企业融资,建立联合授信和债权人委员会两项机制,加快不良贷款处置速度。二是努力抑制居民杠杆率,重点是控制居民杠杆率的过快增长,打击挪用消费贷款、违规透支信用卡等行为,严控个人贷款违规流入股市和房市。三是继续压缩同业投资,将特定目的载体投资作为监管检查重点,对委外机构实行名单制管理。四是严格规范交叉金融产品,推动银行及早开始理财业务转型,逐步压缩银信类通道业务,严格执行新近发布的委托贷款管理办法。五是大力整治违法违规业务,进一步深化整治银行业市场乱象。六是严厉打击非法金融活动,做好非法集资案件处置协调,推动尽快出台处置非法集资条例。七是清理规范金融控股集团,推动加快出台金融控股公司监管办法。八是有序处置高风险机构,实行名单制管理,制定并有效实施风险压降规划和应急预案,多管齐下有效化解个案风险。九是继续遏制房地产泡沫化,严肃查处各类违规房地产融资行为。十是主动配合地方政府整顿隐性债务。

  宏观风险点:房地产金融化和金融脱实向虚

  楼继伟在上述讲话中这样说到,房地产金融化和金融脱实向虚是最重要的宏观风险点。在美国金融危机爆发之前,每人都拥有住房的“美国梦”,深入人心,而不去管有没有实际能力。在金融市场上,以房贷为底层资产的MBS,及其衍生出的一系列产品充斥。最终两者交织传染,相互激励,风险爆发。

  服务实体经济是金融的天职,也是防范金融风险的根本举措。就在本月,银监会主席郭树清在接受《人民日报》专访时指出,努力促进形成金融和实体经济、金融和房地产、金融体系内部三个方面的良性循环。为此,需要着力降低企业负债率,抑制居民部门杠杆率;严格规范交叉金融产品,继续拆解影子银行;清理规范金融控股公司,有序处置高风险银行业机构;深入整治各种违规金融行为,坚决打击各种非法集资活动;继续遏制房地产泡沫化倾向,主动配合地方政府整顿隐性债务。

  郭树清表示,今年,要围绕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加强与地方和企业的联系协调,推动结构调整和兼并重组,支持市场化法治化债转股。继续发挥好债委会作用,抓住“僵尸企业”这个牛鼻子,通过多种方式加快处置不良资产,推动企业降杠杆。提升差异化服务能力,有力支持乡村振兴、区域协调和创新驱动等重大战略的实施。进一步做实普惠金融,继续改进小微、“三农”金融服务,精准支持脱贫攻坚。积极推广绿色信贷,积极探索科创企业金融服务模式。深入整治违规收费行为和官商作风,有效降低融资成本。

  其实,2017年年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就提出,要加快建立多主体供应、多渠道保障、租购并举的住房制度。要发展住房租赁市场特别是长期租赁,并提出了要实现金融与房地产市场良性循环的新要求。

  对此,恒丰银行研究院执行院长董希淼表示,实现金融与房地产良性循环,是防控金融风险的重要内容,金融与房地产市场的良性循环,重点在银行业与房地产良性循环。在董希淼看来,金融与房地产良性循环的核心就要从金融单边支持房地产市场的扩张增长转向支持租购并举住房制度的建设。“银行业作为为房地产企业和居民提供金融服务的主要金融机构,应采取疏堵并举的策略,整治乱象,降低杠杆,促进我国房地产市场健康发展。”

  过度的混业造成金融乱象?

  楼继伟指出,过度的混业(我们称之为“综合经营”)造成一系列金融乱象,名目繁多的中国特色衍生品另人眼花缭乱,同业、通道、嵌套、资金池、庞氏融资性的万能险、P2P、非标、现金贷等等层出不穷、相互叠加,结果是不断抬高资金成本,加剧实体经济困难。

  楼继伟提出,“金融要回归本源,为实体经济服务。要真正回归本源,我们是否必须要坚持大混业模式?是否有能力承接混业经营带来的金融监管复杂性的挑战?是否有必要让金融机构承担混业监管真正到位后的高额合规成本?是否有必要让实体经济支付过高的名义利息?”

  据澎湃报道,中央财经大学中国银行业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表示,不能简单下结论说混业经营是金融乱象之“祸根”,并不是在哪个国家混业经营都出现了“祸”,这说明混业经营还是有可能做得好的。也并不是说只要中国经济实行混业经营就会出“祸”,之所以出现这个情况,不能把责任推到混业经营上,首先是管理层对混业经营的准备工作还没做好。此外,郭田勇认为,不存在谁来支付利息的问题,利率市场化是要随行就市的。现在市场利率走高,的确对实体经济而言负债会增大,但是这种增大并不是谁有意要去盘剥它,利率走高本来就是一种市场化的现象。

  中国社科院金融研究所法与金融研究室副主任尹振涛指出,“中国金融混业发展到极致,我觉得这个表述还是有些问题。与欧美发达国家相比,中国并没有绝对创新的新产品。但我们和一行三会的监管体系比,不适应是存在的,特别突出在我们的监管协调问题。很多问题不是创新造成,不是混业造成,而是无监管或不协调造成的监管真空问题。”

  混业经营的合规成本必然高吗?澳新银行中国市场经济学家曲天石认为,“高额这两个字有待商榷”。曲天石指出,风险和收益应该是匹配的,我们不可能去想象一个金融机构既享受到了所有的市场创新带来的好处,没有不付出监管成本,这是不可能的。其次,越是开放意味着监管难度越大,对于监管来讲,所花费的成本也就越高。监管和市场理论上是有一个平衡点的。金融机构要突破这个平衡点,就要承担更大的监管成本,监管想到突破这个平衡可能就是监管不到位。

  需要指出的是,2017年11月,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下称“金稳会”)成立,主要职责是: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关于金融工作的决策部署;审议金融业改革发展重大规划;统筹金融改革发展与监管,协调货币政策与金融监管相关事项,统筹协调金融监管重大事项,协调金融政策与相关财政政策、产业政策等;分析研判国际国内金融形势,做好国际金融风险应对,研究系统性金融风险防范处置和维护金融稳定重大政策;指导地方金融改革发展与监管,对金融管理部门和地方政府进行业务监督和履职问责等。

  业界分析人士认为,从职责内容上看,“金稳会”被定为全国金融行业“大总管”、“大智囊”角色,统领全国金融业的稳定、研究、规划与发展,同时对金融行业监管者进行监管。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副院长黄益平分析称,成立“金稳会”比较符合当前的实际,在更高层次上建立一个有权威的委员会可以部分解决我们的问题,但它也可能是一个过渡性的安排,从长远来看也许走向混业经营是一个不可避免的趋势。

(责任编辑:华青剑)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精彩图片
上市全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