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北京将建信息平台助便民商业选址

2018年01月26日 07:28    来源: 北京商报    

  2018年北京市商务工作报告明确了北京消费格局实现根本性转变,在这样的发展阶段,便民商业如何在城市发展当中找准位置?服务消费主导的阶段特点如何继续优化?北京商报记者于1月25日独家专访了北京市政协委员、北京市商务委员会副主任申金升,他透露,为了利于便民商业选址,北京将建空间资源公示平台。

  整体规划

  功能补位精细化

  申金升表示,首先是利用释放的空间补齐城市生活短板,包括便民商业在内的商业设施、文化设施、休闲体育设施等,此外,针对违建拆除后的空间,市里也明确了要留白增绿,优化生活环境和城市面貌。

  而上述种种,均将纳入到整体规划当中。申金升介绍,除了将《三年计划》继续执行到位之外,今年还将出台落实《关于进一步提升生活性服务业品质的工作方案》、《利用腾退地下空间补充基本便民商业设施的指导意见》和《居住配套商业服务设施规划建设使用管理办法》,以明确配置标准,进行合理功能补位。

  申金升告诉北京商报记者,事实上,在标准规范的摸索当中,北京已经在生活性服务业率先摸索出了一套标准。“标准摸索出来了,后面就是贯彻落实的问题。提升路径也就明确了,一是要补齐短板,二是提升质量,三是解决突出的重点问题。”

  便民商业

  将建空间资源公示平台

  近年来,为了激发企业进社区补位便民商业,各部门陆续出台了不少扶持政策和资金补贴,但企业在热情之余,往往在寻找项目落地空间时犯难。针对这一问题,申金升在专访中告诉北京商报记者,目前政府方面也开始了这一方面的信息统筹工作,将推出空间资源公示平台。

  申金升介绍,减少新旧便民商业衔接的时间差既能减少居民的不便,也是空间资源利用最大化,但是在操作当中,政府跟企业的具体项目需求做到信息对称还有一定难度。而如果推出这样一个公示平台,将已经释放出来可利用可填补的点位标出来,让企业能够自主寻找有用的信息,不论是推动便民商业发展还是推动企业的发展都有极大的裨益。

  “以地下空间为例,北京市商务委员会正在会同相关部门加紧摸底工作,明确可供便民商业发展的地下空间的数量和点位,解决供需不对称的问题。”申金升表示,“现在是一个城市更新的发展阶段,要想好如何更好更快地发挥可利用空间资源的价值,而前提就是空间资源的释放,后续是保证空间合理利用到位,不被挪作他用。前期的工作成效显著,后续的工作目前几个部门正在联合研究出台相关的管理办法。”

  服务消

  探索多部门联合引导

  对于北京商业如今的发展阶段,申金升介绍了两个特点,一是进入了服务消费为主导的时代,二是消费拉动型的特点,服务消费对北京商业而言,意义可见一斑。而按照传统意义上的行业划分,服务消费涉及的领域较多,文化、体育、教育培训等很大一部分并非北京市商务委员会主管的领域,针对这一情况,申金升表示,除了各部门之间的日常工作联系之外,此前也在制度建设上有了一定的成果,目前也在探索多个部门联合引导促进服务消费的发展。

  申金升告诉北京商报记者,首先,2017年北京率先建立了总消费的统计制度,总消费包括商品消费和服务消费,这在统计制度上明确了服务消费的地位;其次,2017年,北京市出台了《关于培育扩大服务消费优化升级商品消费的实施意见》(以下简称《实施意见》), 《实施意见》明确发展目标是,服务消费和商品消费并重发展,总消费规模持续扩大。服务消费占总消费、中心城区以外地区消费占全市消费比重持续提高。到2020年,最终消费对经济发展的贡献率达到70%左右。这也在政策设计上为服务消费的发展创造了相对良好的环境;第三,过去促消费工作会纳入到各区政府考核的事项,目前正在着手研究这部分考核从总消费和服务消费的角度来推动;第四,已经明确负责促消费工作的处室,将在日常的促消费工作当中加大对服务类消费促进活动的比重,明确要求在与其他主管部门的日常工作基础上,联合其他主管部门共同推进关系老百姓美好生活的服务类消费。

  “严格意义上来说,不同主管部门之间针对行业强调的角度有区别,但服务消费和商品消费的品质提升是内在统一的,消费者在追求高品质的服务时,这种往往直接包含着高品质的商品,因此这种不同领域主管部门之间的联合推进也是有机联系的。”申金升举例表示,比如律师这种职业群体,司法局更关注从业的合法性和规范性,对收入这块关注相对较少,但如果从服务消费角度来看,这也是非常重要的角度。在过去的工作经验当中,商旅结合是相对成熟的促消费尝试,消费者在消费的时候不会严格区分商品消费和服务消费,但是这两个是相辅相成的,高品质的旅游,既要有优质的旅游资源和优质的旅游服务,优质的旅游装备或者商品也是非常关键的一部分。又如冰雪消费,想要体验这种服务,势必要购买相关的设备,这也是服务消费和商品消费内在统一的例子。

  此外,服务业扩大开放综合试点的全面推进也是促进服务消费发展的重大政策机遇。2015年北京市服务业扩大开放综合试点获得国务院批复,2017年试点深化方案再次获得国务院批复。申金升表示,商业本身的发展和营商环境的优化,都直接推动了服务消费的发展。同时,扩大开放的领域不仅仅包括科技服务、互联网等生产性服务业,还包括旅游、健康、医疗等生活类服务,试点工作有利于引入更多高端的、国际化的生活性服务业资源,也为消费者提供了更多样的选择。

(责任编辑:马欣)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精彩图片
上市全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