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场外期权春意闹 行业盼摘紧箍咒

2018年01月24日 07:58    来源: 中国证券报    

  2017年被称为场外期权的发展元年,随着市场的快速爆发,越来越多的期货公司将目光集中在这一领域。在近期举办的第十五届财经风云榜期货分论坛上,多家期货公司的管理人士表示,场外期权市场将有更广阔的空间,也将成为期货子公司最重要的盈利点之一。与此同时,场外期权发展需要更多资金与人才的支持,一些发展的边界问题也期望得以厘清。

  需求推动爆发式增长

  2017年被称为场外期权元年。中国期货业协会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10月底,当年衍生品市场场外商品期权新增名义金额2028亿元,同比上涨16倍。

  业内人士分析,市场对于非标准化的避险产品需求增加是场外期权发展的重要原因。长江期货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谭显荣表示,期货作为标准化产品,与现货市场的多元化需求存在不对称,场外期权反而更能满足这些多元化的需求。

  宏源期货有限公司董事长王化栋也表示,从国际市场经验来看,场内市场是一个标准的市场,标准的市场与客户的个性化的需求之间的矛盾带来了更多个性化的诉求,所以要求金融机构利用工具和资源形成个性化产品,来帮助客户对冲风险。而正是对这种非标准化的避险产品的需求推动了场外期权市场的快速发展。

  “场外期权第一年就可以达到这样的规模,一方面是市场合力的结果,另一方面,是产业客户面对市场价格波动且表达了强烈的风险管理的愿望和需求。”方正中期期货有限公司总裁许丹良解释,“有的企业从每一个生产环节都有很多的风险管理需求,没有一个是标准化的,可以和场内品种结合起来的。这个时候风险管理子公司要帮助企业把风险和场外品种结合起来。产业客户的需求是规避价格大幅度波动带来的风险敞口,同时还希望在价格大幅度波动的时候能够制造一部分的风险收益,推翻了原来传统的套期保值的思路。以前套期保值的思路是让利润平滑一点,现在既要规避风险,还要在价格波动时挣得到收益。”许丹良认为,在多诉求共同促进下,场外期权市场会快速扩展。

  发力个股期权等产品

  除了产业企业多元化的套保需求,金融基础资产对应的个股场外期权等衍生品的发展亦是场外市场爆发的重要推手。

  自2015年7月开始,为了维持市场平稳运行,抑制期货市场的过度投机行为,中金所先后4次对股指期货交易的保证金、手续费、日内开仓数量等方面进行了严格的收紧。2017年,中金所对于股指期货交易两度松绑,目前,沪深300和上证50股指期货各合约交易保证金标准已调整为15%,中证500股指期货为30%;沪深300、上证50、中证500股指期货各合约平今仓交易手续费标准为成交金额的万分之六点九。不过和2015年之前相比,股指期货松绑空间依然很大。

  谭显荣表示,股指期货避险功能受到限制之后,2017年股票市场有很多机会,部分市场参与者为了规避价格风险,开始更多参与场外期权。

  王化栋介绍,证券公司在2017年与了大量场外期权业务,主要围绕股票等金融资产展开。“去年多家券商的相关业务收入在10亿以上,名义金额在2500亿左右。收入比期货行业2500亿名义金额所带来的收入高很多。”

  王化栋认为,金融基础资产对应的金融场外期权,也是期货公司的专业所在。期货公司不应该放弃相关业务,除了以商品为基础的场外期权,以金融资产为对象的场外期权,也应该是期货公司和期货公司资产管理子公司未来所经营的内容。“希望这一块可以为期货公司带来新一轮的利润和收入增长。”

  “紧箍咒”难解

  对于期货公司而言,场外期权是增量的希望,也是创新的抓手,但是从目前来看,场外期权持续爆发还有大量的限制,人才、资金等共同构成了场外期权业务的“紧箍咒”。

  多数期货公司的负责人都表示,期货风险子公司在人才储备方面存在着巨大的缺口。

  “期货要为实体经济服务,要做现货领域的期货专家,期货领域的现货专家,这样风险管理子公司才能够去做风险管理的服务商和供应商。但是我们的人才不足,这就直接影响了期货风险管理子公司发挥期货市场功能服务实体经济风险管理的效率和效能。”谭显荣坦承,和券商等机构相比,期货公司,特别是期货风险管理子公司在人才储备上严重不足。

  许丹良认为,目前从事场外期权市场的从业人员只有一千三四百人的规模,满足目前的市场需求已属困难,如果市场持续增长,人员不足的矛盾将更加突出。

  除了人才,作为场外业务开展主体的期货风险子公司的资本金不足也将限制场外期权业务的发展。根据中期协公布的2016年度期货公司财务信息,截至2016年底,国内净资本在20亿以上的期货公司仅有4家,考虑到开展其它业务的需要,期货公司能在风险管理子公司投入的资金有限。

  “场外期权这个业务是一种对冲风险。风险管理子公司基本上就是几个亿的注册资本,一旦接了一个大业务,单笔业务出现比较大亏损的时候,我们有没有承受能力?我们的研究能不能跟得上波动率的变化,如果说看错了,造成比较大亏损的时候,能不能兑现?”浙商期货有限公司总经理胡军表示,资本不足直接降低了期货风险管理子公司的风险承受能力,进而影响业务开展的能力。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期货公司为风险管理子公司担保融资也无法实现。根据2013年中期协公布的《期货公司设立子公司开展以风险管理服务为主的业务试点工作指引》要求,期货公司以出资额为限对子公司承担有限责任,不得为子公司提供融资和担保。

  “公司上下游的产品、客户等资源的整合都需要资本的支持,没有钱是没有话语权的。但是子公司现在在资金上有很多的困难,期货公司不能为风险管理子公司担保,就很难在价值链上整合。”王化栋说。

  多数期货公司的负责人坦言,除了需要解决人才和资金的问题,一些监督管理上的边界也亟待厘清,比如能否把期货风险管理子公司定位为金融机构,能否在风险管理子公司业务规模、风险控制等经营内容上出台更清晰的管理政策,这些都是行业希望能够尽快明晰的问题。

 

(责任编辑:关婧)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精彩图片
上市全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