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访谈:2018年谁领资产风骚

2018年01月13日 08:49    来源: 中国证券报    

  在相对偏高的利率环境下,A股上市公司前两年的盈利增速主要来自于基建等财政政策和供给侧改革带来的红利,而融资环境加速了大消费行业向头部集中。那么,2018年新旧动能切换背景下,谁将是支撑经济复苏的新动能,又将给A股乃至大类资产配置带来哪些机会?本期拟邀请东方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邵宇、招商银行资产管理部高级分析师刘东亮和诺鼎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曾宪钊探讨这一话题。

  新旧动能在转换

  中国证券报:2018年作为新旧动能转换的元年,哪些动能将继续发挥余热,哪些将逐渐退出舞台;新动能哪些将是未来支柱或得到政策大力扶持?

  邵宇:从生产函数的角度来说,推动经济发展的要素无非劳动力、资本和技术。过去40年,基本矛盾是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生活需要与落后的生产力的矛盾,而矛盾的解决方法就是全球化3.0、城市化1.0和工业化3.0加信息化1.0。在这个过程中,中国充分发挥后发优势,利用劳动力成本的优势和资本的投入实现了持续40年的高速发展。但在金融危机的冲击下,传统模式的弊端逐渐暴露,实体经济产业结构有待升级,金融领域系统性风险有待释放。随着十九大对基本矛盾的重新定义,未来中国经济发展理念和模式都将转换,我们可以称为全球化4.0、城市化2.0加工业化4.0以及信息化2.0。这个过程中,人力资本提升、资本利用效率提升和创新驱动将扮演更重要的角色,这将有利于智力资本密集型产业和高新技术产业的发展。

  刘东亮:通常而言,中国的旧动能指的是投资,新动能指的是创新,以及由创新所带来的新的经济增长模式,产业升级、消费升级都属于新动能。不能片面理解新旧动能的转换,不能将新旧动能的转换理解为一刀切,有了新动能就不需要旧动能了,这种理解是不对的。投资、消费与创新之间是一个有机结合的过程,中国基建、制造业、房地产的投资虽然屡屡被认为投资过度,但应该看到这些所谓的旧动能,过去、现在、未来都是国民经济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只要经济增长不再过度依赖于旧动能,就算是完成了新旧动能的转换。

  曾宪钊:经济转型不会一蹴而就。经过两年的供给侧改革后,“稳增长”仍是经济发展过程中的首要目标,因此,地产作为旧动能仍会是经济的重要支柱,但银行普遍实行的认贷不认房的政策,使得地产增速的变量由首套转向为换房升级来发挥余热,而黑色、建材、煤炭又回到毛利的高点,从周期轮动以及供给侧改革已运行两年的角度来看,地产上游行业作为旧的经济动能,长期增速面临调整,未来的新动能仍是来自产业升级和服务产业的带动。

  宏观经济依然稳定

  中国证券报:2018年中国宏观经济将如何运行?

  邵宇:中国经济正从高速增长向中高速增长转变,截至2020年,中国经济增速保持在5.5%-6%的区间是比较合理的。至2020年是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关键阶段,速度仍然是政策目标函数中的一个变量,其重要性仍不容忽视。所以,短期经济相对稳定,CPI今年可能会上升到2.5%左右,但是宏观审慎和货币政策双管制的框架会在今年执行。总体而言,紧货币、严调控。未来3年里通过对重点区域的投资保持经济在6.3%左右的底线增速以上,就能顺利完成到2020年翻一番的目标。2018年的经济增长预计6.5%-6.6%之间。

  刘东亮:2018年中国经济处在十九大之后的战略重构初期,新旧动能转换尚需时间,防风险仍是政策重心,短期内宏观经济下行压力不减。但2017年经济表现出的韧性仍将延续,全球正处在新一轮复苏周期,外需不会失速;供给侧改革不会退出,有利于上中游行业的改善,长效机制下房地产投资或继续超预期,企业盈利复苏对制造业投资有支撑,基建投资受制于地方政府融资条件收紧和金融监管加强,可能受到一些影响,总体来看投资增速将稳中有降;人口结构跨过刘易斯拐点后,居民可支配收入上升,有利于消费稳定和消费升级。总的来看,高基数效应下,2018年宏观经济料将面临总需求温和拐点,经济增速可能落在6.6%-6.7%区间。

  从长周期来看,中国经济L型仍是长期趋势,但新时代下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成果值得期待,对短期内的需求下行也需理性看待。

  曾宪钊:在经过了2017年的增速反弹之后,2018年正是经济转型深化年,在稳增长和去杠杆之间平衡轮动或是2018年的要点,平行增长和相对较高的实际利率仍将跟随2018。随着供给侧改革的推动,传统行业的结构化变革,推升PPI并保持对CPI的传导,再加上去杠杆过程中,管理层已开始鼓励打破刚兑,都将推动实际利率高位运行,国债利率已处于近年高点下还难以回落,因此,在新兴产业政策大量推出前,利率环境并不乐观,理财产品的破刚兑也很可能成为2018年重要事件。

  股市存结构性机会

  中国证券报:2018年大类资产配置的意见和建议是什么?

  邵宇:建议适当降低房地产配置。房地产的周期大约为三年一轮。具体分析,一线城市因为限购、限售和限贷等,一部分需求倒向了三四线城市,今年三四线城市可能有一些机会。

  债券方面,债券经历了非常难过的一年,在二季度之前在去杠杆的环境下还会承担一定的压力,持谨慎态度。

  股票方面,分为“新漂亮50”和“老漂亮50”,在目前的估值情况下,存在一定可发掘的空间,环保和军工这些行业里一定会有大市值公司的产生。

  商品方面,原油是所有大宗商品的主干,如果原油上升的空间有限,那么总体大宗商品的价格不会大幅度上升,2018年PPI会维持在3%-4%的空间,上游商品的价格会趋于平稳。

  刘东亮:2018年,股市的收益前景可能最好,债市可能触底,因而具有最佳的风险收益比,房地产市场将继续分化,境内的外币资产收益将最差。

  中国实体经济的盈利在2018年有望继续改善,这是股市持续慢牛的根本驱动力,A股纳入MSCI和陆港通带来的南水北上,对A股有正面作用,然而,在央行严控货币总量背景下,虽然有部分边际增量资金,但A股总体增量资金难觅,仍将维持存量博弈格局,分化行情仍将继续。需指出的是,美股在持续近10年的牛市后,未来面临调整的风险在上升,这对A股而言是一个重大的外部风险。

  债券市场进入熊市已超过1年,基本面对债市的影响已有限,今年监管因素将对市场带来决定性影响,预计监管全年将维持较强力度,使得债市收益率仍有上行风险,但债市的风险收益比持续上升,可以认为2018年债市的下行风险较为可控,而收益空间日益丰厚,因此,今年对债市而言是一个不错的配置窗口,配置资金可择机入场。

  在长效机制逐步建立的背景下,房地产市场将继续分化,整体而言,全国范围内房价大幅波动的风险已经明显缓和,但参考海外成熟市场经验,国内一线城市核心地段房产,仍将面临持续的强劲需求。

  人民币汇率2018年预计将维持宽幅波动,不会出现明显的升贬值趋势,考虑到境内外币资产的收益非常低,资金跨境的监管力度仍较强,因此境内外币资产的投资回报率或垫底。

  曾宪钊:2018年的温和通胀将提升投资者的风险偏好,如果去杠杆导致银行间流动性的间隙性压力,在上半年加速释放,会给投资者带来入场机会。二级市场的投资仍是首选,商品在经历供给侧改革和环保压力后,下半年面临环保改造后的复工预期,并不宜过度乐观,债券由于面临刚兑冲击,也不是最优选择,而美元疲软和石油走强环境下,黄金相对机会较好。对于二级市场来说,周期性企业经过利润修复后,资本开支的增加有利于机械行业走强,去杠杆逐步推进中,银行真实不良率会下行,行业估值有望提升,另外通胀传递中公用事业的机会也会加大。

  (原标题:2018年谁领资产风骚)

(责任编辑:马先震)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精彩图片
上市全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