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烂摊子”斯太尔获溢价接盘

2018年01月08日 07:38    来源: 北京商报    

  在多次“易主”未果之后,斯太尔(000760)再度面临着控制权变更的可能,此次拟接盘方成都众诚泰业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众诚泰业”)出手同样十分阔绰,拟溢价近六成接盘。然而,众诚泰业至今仅成立20余天,注册资本为1000万元,这难免让市场投资者对众诚泰业的履约能力以及接盘的资金来源等问题产生疑虑。

  新主溢价接盘存疑

  1月6日,斯太尔发布公告称,1月4日,公司分别收到股东长沙泽洺、珠海润霖、宁波贝鑫、宁波理瑞与众诚泰业签署的《股权转让意向书》,上述股东拟与众诚泰业推进股权协议转让事宜。根据《股权转让意向书》显示,本次协议转让交易涉及股份数量共计约1.98亿股(占斯太尔总股本的25.1%),转让价格初步定为9.5元/股。根据此次拟受让的股份数量以及价格来计算,众诚泰业此次接盘斥资逾18.8亿元。

  根据斯太尔披露的2017年三季报显示,截至2017年9月30日,长沙泽洺、珠海润霖、宁波贝鑫、宁波理瑞分别位列斯太尔的第二、第三、第四以及第五大股东。而英达钢构持有斯太尔14.91%的股份,为公司的控股股东。斯太尔表示,上述股权转让事项或涉及公司控制权变更,存在一定不确性。

  值得一提的是,众诚泰业成立于2017年12月15日,在斯太尔宣布众诚泰业拟接盘时,众诚泰业仅成立20天,且注册资本为1000万元,从事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在斯太尔收到《股权转让意向书》的当日,斯太尔报收6.01元/股,而此次的转让价格定为9.5元/股,众诚泰业接盘溢价幅度高达58.07%。需要指出的是,斯太尔的经营业绩并不理想,在2017年前三季度实现扣非后归属净利润约为-1.85亿元。在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看来,溢价收购往往是为了保证交易顺利进行。

  根据天眼查信息显示,众诚泰业的股东包括四川基石伟业股权投资基金管理中心(有限合伙)(以下简称“基石伟业”)和自然人周京平;而基石伟业的股东包括深圳前海基石金融控股有限公司和包文军;深圳前海基石金融控股有限公司背后的股东则为自然人辛云彪和王一峰。

  在斯太尔披露新任接盘方众诚泰业的同时,此前青岛中银九方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中银九方”)拟接盘斯太尔的事项也随之宣布告吹。据了解,对于中银九方拟接盘斯太尔一事,深交所还曾下发过关注函,要求斯太尔披露中银九方的资金来源以及中银九方各合伙人的实缴出资额、出资各合伙人的履约能力等问题。但在斯太尔多次发布公告称延期回复深交所关注函后,却没有了下文,如今,该股权转让事项也宣布告吹。

  针对众诚泰业拟溢价接盘斯太尔的相关问题,北京商报记者联系到了众诚泰业的股东基石伟业方面,但对方工作人员表示,“公司目前不接受采访”。

  曾多次“易主”未果

  需要指出的是,斯太尔曾筹划过多次“易主”事项,但都未果。

  据了解,此次众诚泰业拟溢价受让股份,已是近8个月来斯太尔第四次筹划“易主”。2017年5月9日的一则重大事项停牌公告,让斯太尔开始了漫漫“易主”路。彼时,斯太尔表示,2017年5月8日,公司接到中科迪高的通知,中科迪高正与公司股东宁波贝鑫、宁波理瑞、长沙泽洺协商股权转让事项并签署了《股权转让意向书》,拟购买上述股东所持公司的全部股权,可能涉及公司控制权变更,公司股票自5月9日起停牌。同年5月16日斯太尔披露了该股权转让的进展情况,但并无任何实质性的进展。同年6月22日斯太尔披露的进展公告显示,中科迪高表示由于证券市场政策发生较大变化且股市整体波动较大,目前尚未就协议转让价格及付款期限等协议核心商业条款协商一致,但承诺将继续推进本次协议收购事项。

  中科迪高主要从事投资管理、资产管理以及基础软件服务等业务。

  2017年7月25日,伴随着斯太尔的一纸重大事项停牌公告,中科迪高承诺将继续推进的收购事项也终究成为了泡影。斯太尔表示,公司于7月24日接到上海图赛的通知,上海图赛正与公司股东长沙泽洺、珠海润霖、宁波贝鑫、宁波理瑞接触并商议股权转让事项,根据上海图赛与上述部分股东签署的股权转让意向书,本次交易涉及股份数量不少于1.32亿股(即不少于公司全部股份的16.75%),该事项可能涉及公司控制权变更,公司股票自7月25日起停牌。

  在同年8月1日以及8月8日斯太尔分别披露了上海图赛拟受让股份的进展情况,但并未有任何推进性的进展。直到2017年8月14日斯太尔发布了第一大股东拟变更的提示性公告,上述股权事项也宣布告吹,因为此次的接盘方变更成了中银九方。

  斯太尔披露的公告显示,长沙泽洺、珠海润霖、宁波贝鑫、宁波理瑞分别与中银九方签订了《股权转让协议》,拟以9.75元/股的价格,将共计约7338万股的斯太尔股份以约20.68亿元的价格转让给中银九方。但上述股东称因中银九方未能在股权转让协议约定期限内支付除定金之外的剩余股权转让价款,构成严重违约,决定解除有关股权转让协议。

  斯太尔的“烂摊子”

  值得一提的是,在屡次“易主”未果的背景下,斯太尔还面临着业绩补偿款未追回、与控股股东英达钢构对薄公堂等“烂摊子”。

  2018年1月6日,斯太尔收到了湖北证监局的监管函,其中湖北证监局要求斯太尔和管理层继续采取有效措施督促英达钢构履行业绩补偿承诺,并承担违约赔偿等法律责任。因英达钢构未履行2016年业绩补偿款,斯太尔已将英达钢构告上了法庭。

  2017年12月16日,斯太尔发布公告称,公司于12月15日就英达钢构未履行2016年度业绩补偿承诺事宜向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并递交了《民事起诉状》,其中,英达钢构作为此次诉讼的被告一,英达钢构的法定代表人冯文杰为被告二。斯太尔要求英达钢构支付2016年度利润补偿款约4.87亿元。

  对于英达钢构应支付的2016年业绩补偿款,斯太尔曾多次与其沟通,本应在2017年6月11日前将4.87亿元业绩补偿款交付给斯太尔,但英达钢构在多次分期支付的承诺下也未履行。

  该事项也得到了深交所的关注,1月3日,据深交所官网显示,因业绩补偿承诺未履行,英达钢构及斯太尔实际控制人、英达钢构控股股东冯文杰被深交所公开谴责。

  湖北证监局也曾在2017年6月责令英达钢构在2017年9月1日前履行业绩补偿承诺,但未果。

  需要指出的是,在斯太尔将英达钢构告上法庭之后,斯太尔董监高开始出现“离职潮”。自2017年12月15日起独立董事胡道琴、总经理吴晓白、副总经理楼新芳、董事会秘书孙琛以及监事会主席高立用先后离职,在12月30日董事长刘晓疆也因个人身体原因辞去了相关职位。

  针对公司的相关问题,北京商报记者致电斯太尔董秘办公室进行采访,但并未有人接听。

  北京商报记者 崔启斌 马换换/文 王飞/制表

(责任编辑:魏京婷)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精彩图片
上市全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