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宏达电子3年分红5亿 实控人遭县政府追索4000万国资

2017年12月06日 07:06    来源: 中国经济网    

  中国经济网编者按:株洲宏达电子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宏达电子”)于2017年11月09日发布最新版招股书,于2017 年 11 月 21 日登录深交所,主承销商为广发证券,股票简称宏达电子,股票代码300726,首次公开发行后总股本40,010 万股,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数量4,010 万股。宏达电子本次公开发行募集资金总额为人民币44,751.60万元,发行费用:4,284.7296 万元(不含税),募集资金净额:40,466.8704 万元。 

  数据显示,宏达电子2013年至2017年1-6月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21,269.63万元、32,936.20万元、39,456.17万元、44,873.63万元、24,017.04万元;实现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分别为7,985.69万元、14,156.70万元、 7,495.61万元、 19,630.15万元、 9,553.62万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分别为7,952.07万元、14,144.72万元、18,430.46万元、19,434.30万元、9,328.42万元。 

  数据显示,宏达电子2013年净利润近8000万元,2014年净利润1.4亿元,2015年净利润又降至7000万元,2016年净利润又增至近2亿元。公司业绩长期波动。 

  宏达电子2013年至2017年1-6月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427.50万元、5,296.47万元、447.58万元、5,253.00万元、4,374.47万元。 

  除业绩长期波动外,宏达电子现金流量与净利润也不匹配,2013年至2017年1-6月分别相差-8,413.19万元、-8,860.23万元、-7,048.03万元、-14,377.15万元、-5,179.15万元。 

  宏达电子2013年至2017年1-6月应收账款分别为12,105.47万元、14,129.78万元、18,705.09万元、23,777.82万元、35,581.00万元;占流动资产比例分别为30.67%、25.66%%、33.07%%、32.03%%、46.49%%;应收账款周转率分别为1.76次、1.24次、 1.24次、1.08次、1.01次。应收账款余额分别为12,829.99万元、14,785.53万元、19,590.47万元、25,049.90万元、37,413.86万元。 

  宏达电子2013年至2017年1-6月存货分别为6,039.26万元、8,181.72万元、11,247.51万元、15,814.27万元、17,523.57万元;占流动资产比例分别为15.30%、14.86%、19.89%、21.30%、22.90%;存货周转率分别为1.04次、1.23次、0.96次、0.87次、0.81次。 

  宏达电子2013年至2017年1-6月资产合计分别为44,252.97万元、62,058.93万元、67,574.28万元、91,025.33万元、96,427.81万元;其中,流动资产分别为39,467.08万元、55,071.65万元、56,555.66万元、74,237.55万元、76,530.53万元。 

  宏达电子2013年至2017年1-6月负债合计分别为8,444.97万元、9,814.58万元、9,972.73万元、7,680.85万元、7,761.69万元;其中,流动负债分别为7,612.97万元、8,844.08万元、8,977.23万元、6,659.35万元、6,940.19万元。 

  据宏达电子2017版招股书显示,公司2014年、2016年未进行分红,2015年、2017年合计分红53,951.07万元。公司实控人曾继疆、钟若农、曾琛合计持有公司80%股份,曾继疆、钟若农为夫妻关系,曾琛为二人之女。也就是说,5.4亿元的分红中,实控人一家三口便获得股利分红4.32亿元。 

  另外,在宏达电子2016版招股书中显示,2015年分红48,332.20万元,而2017版招股书中2015年分红49,919.07万元,两版招股书数据相差逾1500万元。 

  中国裁判文书网2017年10月19日发布的攸县人民政府与株洲特种电焊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株洲特焊”)、湖南湘东化工机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湘东机械”)不当得利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显示,原告攸县人民政府诉称:被告湘化机公司(湘东机械)改制前系国有企业,湖南省人民政府、株洲市人民政府将湘化机公司的全部资产划拨归原告,由原告对湘化机公司(湘东机械)进行改制。 

  2003年,湘化机公司向工商银行攸县支行借款本金3340万元。2011年3月31日,工行攸县支行与案外人宏达电子公司(被告电焊条公司的关联公司)签订《债权转让协议书》,协议约定,截止协议签署之日,湘化机公司拖欠工行攸县支行贷款本金3340万元、利息4110.3224万元,合计7450.3224万元;工行攸县支行同意将其对湘化机公司享有的债权本金3340万元、部分利息145万元及抵押权转让给宏达电子公司;债权转让价款为3485万元。同日,宏达电子公司向工行攸县支行支付3485万元。同年4月1日,工行攸县支行向被告湘化机公司发出《告知函》,将债权部分转让事宜通知被告湘化机公司,并表明对剩余利息债权保留追索权。 

  到2011年3月31日止,欠利息41103224元。原告攸县人民政府认为,工商银行的免息部分属于国有资产,湖南省人民政府多次督促原告攸县人民政府收回该免息。被告电焊条公司、湘化机公司受益没有合法根据,并造成国有资产流失,故诉至人民法院,请求判令被告电焊条公司、湘化机公司向原告攸县人民政府返还不当得利41103224元。 

  二〇一七年三月二十七日株洲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判决,以诉讼时效期间已经届满,驳回了攸县人民政府要求两被告返还不当得利的诉讼请求。 

  株洲特焊、湘化机与宏达电子同属于实际控制人曾继疆、曾琛和钟若农控制的企业。宏达电子与株洲特焊、湘东机械2013 年初起,即存在超过 1.3 亿元大额其他应收款余额。2014年至2015年间,该类其他应收款余额虽仍有增加,且发生额较大,但新发生占用资金相对较少,资金占用主要产生于 2013 年之前。 

  中国经济网记者试图联系宏达电子,截至发稿,采访邮件暂未收到回复。 

  专注钽电容器等军用电子元器件 

  招股书显示,宏达电子全称株洲宏达电子股份有限公司,前身系株洲宏达电子有限公司,成立于 1993 年 11 月 18 日。宏达电子系由宏达有限整体变更而来。股份公司设立于2015 年 11 月 27 日。 

  宏达电子是一家主要专注于钽电容器等军用电子元器件的研发、生产、销售及相关服务的高新技术企业。公司的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为曾继疆、曾琛和钟若农,曾继疆和钟若农二人为夫妻,曾琛为二人之女,三人合计直接持有公司 80.00%的股份。 

  曾继疆、曾琛、钟若农均为中国国籍,无境外永久居留权。 

  宏达电子于2017年11月09日发布最新版招股书,于2017 年 11 月 21 日登录深交所,主承销商为广发证券,股票简称宏达电子,股票代码300726,首次公开发行后总股本40,010 万股,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数量4,010 万股。宏达电子本次公开发行募集资金总额为人民币44,751.60万元,发行费用:4,284.7296 万元(不含税),募集资金净额:40,466.8704 万元。 

  宏达电子本次募集资金使用计划如下: 

  1. 新型低 ESR 有机高分子聚合物电容器生产线建设项目,投资总额21,000.00万元,募集资金投入金额21,000.00万元;2.高能钽混合电容器生产线扩展建设项目,投资总额12,000.00万元,募集资金投入金额12,000.00万元;3.研发中心建设项目,投资总额5,000.00万元,募集资金投入金额5,000.00万元;4.信息化建设项目,投资总额2,000.00万元,募集资金投入金额2,000.00万元;5.补充营运资金项目,投资总额8,000.00万元,募集资金投入金额466.8704万元。

  

  与关联方资金往来引问询 

  据证监会2017年09月27日发布的创业板发审委2017年第79次会议审核结果公告显示,发审委要求公司说明以下问题: 

  1、根据申请文件,(1)发行人2014年度、2015年度应收票据存在向关联方株洲特焊、湘东机械背书转让的情形。请发行人代表说明上述背书转让的交易背景,与关联交易部分披露的关联交易及其对应的金额是否匹配。(2)株洲特焊、湘东机械与发行人同属于实际控制人控制的企业,上述关联方与发行人存在资金调拨且数额较大的情况,请发行人代表说明整改情况。(3)发行人股改基准日为2015年8月31日,2015年11月发行人作为担保方新增对实际控制人之一钟若农的关联担保。根据发行人说明,上述担保在2015年11月已经终止,但招股说明书披露该项担保期限为2015年11月至2016年5月,请发行人代表说明上述披露是否存在冲突。请保荐代表人就上述事项对发行人治理结构和内部控制的影响说明核查过程及核查意见。 

  2、2015年12月7日,株洲宏瑞、株洲宏明、天津宏湘等股东向公司增资,每股价格2.85元;2015年12月17日,天津宏津等股东向公司增资,每股价格5.85元。公司在2015年、2016年确认了与股份支付相关的费用,但在进行所得税汇算清缴时没有做纳税调整。请发行人代表说明股份支付及其纳税调整情况。请保荐代表人说明核查意见。 

  据证监会2017年09月11日发布的宏达电子首次公开发行股票申请文件反馈意见显示,请发行人补充说明:(1)报告期内发行人与关联方资金往来的具体形成过程及原因;(2)发行人实际控制人占用发行人资金的原因、资金用途、资金使用期限、是否支付资金使用费用,相关决策过程是否合法合规,发行人是否对关联方存在资金依赖、是否能保证资金不被关联方占用、是否能保证资金安全、是否建立健全资金管理制度、是否存在通过关联方结算成本费用或收取货款的情形;(3)本次发行上市申报期间发行人与关联方之间是否仍有资金往来及形成原因;(4)截至目前发行人与关联方资金往来的清偿情况。请保荐机构、律师核查并发表意见,说明核查过程和依据,重点对发行人内控制度是否健全予以核查,是否符合《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创业板上市管理办法》第十七条等相关规定,发行人是否符合独立性要求。 

  招股说明书披露,报告期内,发行人2014年末和2015年末应收票据同比增长分别为116.53%和79.87%,应收票据增长较快主要是因为军工客户自2014年较多使用承兑汇票支付货款所致。经查阅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未发现2015年末发行人第五大应收票据客户成都智明达数字设备有限公司的相关信息,请保荐机构核查上述客户的真实性。 

  招股说明书披露,发行人股东株洲宏瑞、株洲宏明、天津宏湘、天津宏津为发行人员工持股平台。请发行人补充说明:(1)员工持股公司的历史沿革、设立背景及原因;(2)入股员工的选定依据,相关员工在发行人的工作时间、是否为发行人内部职工、任职情况、所任职务与其认缴出资额之间的关系及合理性,是否存在纠纷或潜在纠纷,是否存在委托持股、信托持股或其他利益安排;(3)部分员工同时入股发行人的不同员工持股平台的背景及原因。请保荐机构、律师核查并发表意见。 

  现金流与净利润不匹配 

  招股书显示,宏达电子2014年至2017年1-6月实现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分别为14,156.70万元、 7,495.61万元、 19,630.15万元、 9,553.62万元;同期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5,296.47万元、447.58万元、5,253.00万元、4,374.47万元。

  

  

  宏达电子表示,2014 年,公司筹资活动现金净流量为负主要是公司归还了用于补充经营流动资金的与实际控制人的往来款;2015 年和 2016 年筹资活动现金流量净额较大主要系新股东投资款所产生的现金流入;2017 年上半年筹资活动现金净流量为负主要是公司进行分红,分红金额为 4,032.00 万元。 

  多数产品毛利率高于同行业公司 

  招股书显示,宏达电子主要产品分别为固体电解质钽电容器、非固体电解质钽电容器、钽外壳封装、银外壳封装、陶瓷电容器。 

  2014年至2017年1-6月,宏达电子固体电解质钽电容器毛利率分别为71.95%、72.69%、72.37%、65.17%;同行业企业日望电子该产品同期毛利率分别为24.14%、24.06%、47.30%、30.27%。 

  2014年至2017年1-6月,宏达电子非固体电解质钽电容器毛利率分别为75.45%、80.53%、81.36%、78.83%;同行业企业日望电子该产品同期毛利率分别为25.83%、38.41%、46.35%、39.59%。 

  2014年至2017年1-6月,宏达电子钽外壳封装毛利率分别为78.19%、82.18%、83.03%、80.41%;同行业企业日望电子该产品同期毛利率分别为80.50%、81.53%、83.16%、72.46%。 

  2014年至2017年1-6月,宏达电子银外壳封装毛利率分别为67.92%、74.97%、75.49%、71.11%。 

  2014年至2017年1-6月,宏达电子陶瓷电容器毛利率分别为55.73%、68.66%、73.94%、80.51%;同行业企业火炬电子该产品2014年至2016年毛利率分别为55.29%、55.95%、69.38%;日同行业企业望电子该产品2015年毛利率为40.97%。

  

  财务数据“打架” 

  据金融投资报报道,宏达电子2017年9月11日报送的招股书显示,2015年公司营业收入为39456.17万元、净利润为7571.77万元、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447.58万元、流动负债7665.03万元。 

  而在一年前的招股书中,上述数据却和2015年的数据大相径庭。2016年9月23日报送的招股说明书则显示,2015年公司营业收入40221.82万元、净利润7654.17万元、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679.18万元、流动负债5944.40万元。 

  简单对比发现,两个版本的招股书中,2015年的营业收入、净利润、经营活动现金流净额分别减少了765万元、82万元、232万元,而负债总额和流动负债则分别增加了1721万元和1721万元,公司财务数据存在前后打架的问题。

  

  宏达电子2016年9月23日报送招股书

  

  宏达电子2017年9月11日报送招股书

  

  宏达电子2016年9月23日报送招股书

  

  宏达电子2017年9月11日报送招股书

  

  宏达电子2016年9月23日报送招股书

  

  宏达电子2017年9月11日报送招股书 

  为何在更新财务数据后的新版招股书中部分财务数据和之前版本存在较大差异?宏达电子并未对此进行解释。 

  主要产品价格下降 

  招股书显示,宏达电子主要产品大分类分别为非固体电解质钽电容器系列、固体电解质钽电容器系列、陶瓷电容器。 

  2014年至2017年1-6月,宏达电子固体电解质钽电容器产品销售单价分别为37.14元、28.72元、28.31元、 29.81元;非固体电解质钽电容器销售单价分别为607.14元、 645.29元、 555.59元、912.09元;陶瓷电容器销售单价分别为2.87元、3.08元、 3.81元、2.94元。 

  数据可见,宏达电子主要产品销售价格均呈现下降趋势。 

  产能利用率不足 

  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内,宏达电子主要产品综合产能利用率分别是 55.11%、67.44%、76.24%和 65.54%,2014 年至 2016 年,随着公司经营规模的不断扩大,公司产品产量不断增加,公司的产能利用率不断提升。 

  公司综合产能利用率偏低,主要是由于公司经营发展重心已由非片式固体钽电容器和银外壳封装钽电容器等盈利能力较差的传统产品转为片式、高分子钽电容和钽外壳非固体钽电容器(THC)等新产品,近年来新产品增长较快,成为公司主要收入利润贡献产品,生产人员多配置在新产品生产线,而其他类固体钽电容器和银外壳封装钽电容器等传统产品生产排单较少,产能利用率较低。

  

  由上可见,公司主要产品产能利用率均处于较高水平,其中 2016 年度,片式钽电容 CA45 系列及 THC 系列钽外壳非固体钽电容器产能利用率均超过75%。2016年度高分子钽电容CA55系列产能利用率较低,主要是由于公司客户需求的短期变化导致高分子钽电容订单量有所波动导致。 

  9家子公司 6家亏损3家净利不足百万 

  招股书显示,宏达电子拥有9家控股子公司、2家参股公司和1家参股的合伙企业。控股子公司分别为2000年成立的湘怡中元、2014年成立的宏达陶电、2014年成立的宏达微电子、2014年成立的宏达磁电、2014年成立的宏达电通、2014年成立的宏达膜电、2015年成立的宏达恒芯、2015年成立的天微技术、2015年成立的华毅微波。

  

  数据显示,湘怡中元2016年、2017年1-6月净利润分别为637.50万元、66.10万元;宏达陶电同期净利润分别为480.94万元、-97.03万元;宏达微电子同期净利润分别为-223.38万元、-198.53万元;宏达磁电同期净利润分别为137.35万元、55.16万元;宏达电通同期净利润分别为92.46万元、-11.74万元;宏达膜电同期净利润分别为54.90万元、36.15万元;宏达恒芯同期净利润分别为-55.29万元、-107.89万元;天微技术同期净利润分别为-450.36万元、-82.15万元;华毅微波同期净利润分别为-53.60万元、-59.07万元。 

  未披露募投预期盈利 被指“圈钱” 

  据金融投资报报道,从宏达电子披露的募投项目来看,募投项目(一)新型低ESR有机高分子聚合物电容器生产线建设项目建成后,将形成高分子固体钽电容器2000 万只/年、高分子固体铝电容器3000 万只/年的生产能力。 

  然而从宏达电子披露的产能、产量、销量情况来看,不论是产能利用率,还是产销率均未达到饱和状态。对于公司募投项目,有市场质疑称,公司上市其实意在“圈钱”。公司此次扩产量并不算大,其实完全可以通过自身提供产能利用率,以及产销率来实现扩产。然而公司仍执意选择通过募投新项目来实现扩产,不难理解是想获得一笔可观,且成本极低的资金而已。 

  值得一提的是,对于募投项目(二)高能钽混合电容器生产线扩展建设项目,宏达电子表示本项目通过扩大高能钽混合电容器的产能。但是对于可以扩大多少产能,公司却未进行披露。 

  在市场关注点上,募投项目到底能给公司带来多少盈利更是市场关注的重点。和拟上市公司不同的是,对于募投项目的盈利预期,宏达电子并未在招股书中做任何披露。 

  攸县人民政府向实控人控股公司追索4000万国资 

  据中国裁判文书网2017年10月19日发布的攸县人民政府与株洲特种电焊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株洲特焊”)、湖南湘东化工机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湘东机械”)不当得利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显示,原告攸县人民政府诉称:被告湘化机公司(湘东机械)改制前系国有企业,湖南省人民政府、株洲市人民政府将湘化机公司的全部资产划拨归原告,由原告对湘化机公司(湘东机械)进行改制。 

  2011年6月2日,原告攸县人民政府与被告电焊条公司(株洲特焊)签订《湖南湘东化工机械有限公司重组协议》,双方确认的转让价款为零。2003年,湘化机公司(湘东机械)向工商银行攸县支行借款本金3340万元。到2011年3月31日止,欠利息41103224元。 

  2011年湖南省人民政府下发《关于湖南湘东化工机械有限公司下划株洲市实施改制重组有关问题的会议纪要》(湘府阅[2011]13号),规定原告系实施改制重组主体。并明确同意将企业已经达成协议但未实现的所欠工商银行债务进行打折处置的收益,作为株洲市处理企业有关特殊问题、历史遗留问题以及后续问题的成本来源。 

  2012年12月13日,湖南省人民政府下发湘府阅[2012]95号文,进一步明确了攸县人民政府作为责任主体和实施主体,要采取有效措施,避免国有资产流失。原告攸县人民政府认为,工商银行的免息部分属于国有资产,湖南省人民政府多次督促原告攸县人民政府收回该免息。被告电焊条公司(株洲特焊)、湘化机公司(湘东机械)受益没有合法根据,并造成国有资产流失,故诉至人民法院,请求判令被告电焊条公司(株洲特焊)、湘化机公司(湘东机械)向原告攸县人民政府返还不当得利41103224元。 

  另查明,被告湘化机公司曾向案外人工行攸县支行贷款3340万元未还。2011年3月31日,工行攸县支行与案外人宏达电子公司(被告电焊条公司的关联公司)签订《债权转让协议书》,协议约定,截止协议签署之日,湘化机公司拖欠工行攸县支行贷款本金3340万元、利息4110.3224万元,合计7450.3224万元;工行攸县支行同意将其对湘化机公司享有的债权本金3340万元、部分利息145万元及抵押权转让给宏达电子公司;债权转让价款为3485万元。同日,宏达电子公司向工行攸县支行支付3485万元。同年4月1日,工行攸县支行向被告湘化机公司发出《告知函》,将债权部分转让事宜通知被告湘化机公司,并表明对剩余利息债权保留追索权。 

  湖南省株洲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一、原告攸县人民政府要求两被告返还不当得利的诉讼请求不能成立。《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九十二条规定,'没有合法根据,取得不当利益,造成他人损失的,应当将取得的不当利益返还受损失的人。'故不当得利的构成要件包括一方获得利益,另一方受到损失,获得利益与受到损失之间有因果关系,获得利益没有合法依据。本案中,原告攸县人民政府返还不当得利的主张与上述构成要件不符。 

  二、本案诉讼时效期间已经届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五条规定,'向人民法院请求保护民事权利的为二年,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事案件适用诉讼时效制度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八条规定,'返还不当得利请求权的诉讼时效期间,从当事人一方知道或者应当知道不当得利事实及对方当事人之日起计算。'本案中,湖南省人民政府于2012年12月13日形成《关于湖南湘东化工机械有限公司下划改制资产处置有关问题的会议纪要》,原告攸县人民政府自此已经知道涉案相关事实,但其在两年的诉讼时效期间内并未向人民法院请求保护,也未提供证据证明诉讼时效中断的情形,故本案诉讼时效期间已经届满。 

  综上所述,本案诉讼时效期间已经届满,原告攸县人民政府主张的返还不当得利请求权亦不能成立。 

  招股书显示,株洲特焊为宏达电子实际控制人曾继疆、曾琛、钟若农的控股公司,其中,钟若农持股39.05%、曾继疆持股1.00%、曾琛持股59.95%。湘东机械为株洲特焊100%出资设立的公司。

  

  

  

  

  数据显示,株洲特焊2016年、2017年1-6月净利润分别为-607.75万元、-180.65万元;湘东机械同期净利润分别为-3,008.06万元、-462.90万元。 

  两版招股书2015年分红数据相差1500万 

  据宏达电子2016版招股书显示,宏达电子2013 年、2014 年未进行股利分配。2015 年,经公司股东大会决议向股东分配股利 48,332.20 万元,已实施完毕。 

  据宏达电子2017版招股书显示,2014 年、2016 年,公司未进行股利分配。2015 年,经公司股东大会决议向股东分配股利 49,919.07 万元,已实施完毕;2017 年,经公司股东大会决议向股东分配股利 4,032.00 万元,已实施完毕。 

  上述可见,2016版招股书中2015年分红48,332.20万元,2017版招股书中2015年分红49,919.07万元,两版招股书数据相差逾1500万元。 

  另据金融投资报报道,曾继疆、曾琛和钟若农三人为宏达电子一致行动人,合计持有宏达电子80%的股份,为宏达电子的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曾继疆、钟若农为夫妻关系,曾琛为二人之女。80%的股份占比,5.4亿元的分红中,曾继疆、曾琛和钟若农一家三口便获得股利分红4.32亿元。

(责任编辑:蒋柠潞)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精彩图片
上市全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