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IPO首次单日零过会 专家:真实性放在第一位置

2017年12月04日 07:18    来源: 每经网-每日经济新闻    

  每经记者 王砚丹 陈晨 每经编辑 肖鴻月

  上周,北京天气晴朗,气温却降到了入冬以来最低。

  对等待IPO的拟上市公司来说,降温开始那天的心情也和气温一样,降到了冰点——11月29日,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第十七届发行审核委员会,对3家企业首次公开发行股票申请进行审核,结果3家全部被否。

  3家IPO被否公司各有隐患

  11月29日3家被否的企业分别是,重庆广电数字传媒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重庆广电)、博拉网络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博拉网络)、北京全时天地在线网络信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全时天地)。先来看看3家公司的具体情况:

  重庆广电,2016年9月23日报送申报稿,安信证券保荐,律师事务所为上海市联合律师事务所,审计方为天健会计师事务所。

  博拉网络,2017年10月9日申报,申万宏源保荐,律师事务所为国浩律师事务所,审计方为立信会计师事务所。

  北京全时天地在线网络信息,2017年3月17日申报,中德证券保荐,律师事务所为北京观韬中茂律师事务所,审计方为天职国际会计师事务所。

  从公开资料来看,这3家被否的公司,每一家似乎都或多或少有一些缺陷,或者说隐患。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发现,重庆广电本次IPO计划募集资金约2.65亿元,用于基于云计算与大数据的新媒体技术平台项目、面向新媒体的移动互联网项目和内容版权采购项目。从财务数据来看,税收优惠在重庆广电净利润中占比颇高。该公司表示,由于文化体制改革企业税收政策将于2018年底到期,若未来关于文化体制改革企业税收优惠政策发生变化,将对其经营业务产生一定影响。

  另一家被否的博拉网络,原本是计划从新三板转板,10月25日上会被暂缓表决。这其中,股权是否清晰可能是博拉网络IPO被否的重要原因之一。2016年3月,博拉网络股东勤晟泓鹏价值证券投资基金(以下简称勤晟泓鹏)、联合基金1号新三板基金,通过定增分别认购博拉网络190万股和50万股,以上两家均属契约型基金,也就是俗称的“三类股东”(“三类股东”以契约为载体,以合同保证股东权利的行使,其委托代理关系的本质可能被认定为“委托持股”)。为符合首发上市关于股东资格适格性的监管要求,2017年9月,勤晟泓鹏持有人对重庆龙商投资增资,重庆龙商投资用所获得的增资款项受让勤晟泓鹏持有的190万股博拉网络股票。博拉网络9月18日完成“三类股东”清理后,10月9日更新招股书;10月25日上会,被暂缓表决;一个月后,最终仍以被否告终。

  第三家IPO被否的全时天地,主要业务包括网络广告营销服务和企业级SaaS 销售及推广服务。主要供应商系互联网媒体资源供应商、SaaS产品供应商、IT硬件厂商。证监会发审委曾要求其结合行业特点、发行人客户所属行业、客户需求等因素,说明并披露前五大供应商占发行人总采购成本超过95%的主要原因和合理性。但在招股书中,该公司曾这样提示风险,“通过开发爱奇艺等新的互联网媒体渠道,进一步丰富服务类型,但在短期内仍无法改变采购过于集中的局面。若主要供应商刻意抬高价格或拒绝供应平台,公司业务将受到极大的影响。”

  记者试图与3家公司联系,但截至发稿仍未能与公司取得联系、得到回复。

  释放IPO过会重要信号

  与IPO过会率大幅下降相对应的是,新股收益率的下降。

  2016年8月18日,兆易创新在上交所上市,发行价23.26元,上市后连续18个一字涨停,开板价174.99元,每中一签净赚153721元。

  不过《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到,目前的新股收益率普遍下降。一些新股刚刚翻倍,更有一些两三个涨停就开了板。比如7月31日上市的电连技术,8月2日就急匆匆地开了板;8月9日上市的勘设股份,8月11日就开了板。

  打新收益率下降,新股过会率大幅降低。一级市场在年底正面临着巨大考验。但对于专业人士来看,这未尝不是好事,是资本市场规范化所必经的过程。

  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教授对记者表示,11月29日IPO零过会,“这是一个很重要的信号,对于发行人、保荐人都是一个警示,证监会发审委在审核上把IPO的材料、报表的真实性已经放在第一重要的位置,只要哪一个材料不合格或者指标有造假的迹象,就基本会一票否决。这也说明,目前审核的重点已经放在了真实性上。”他表示。

  董登新进一步阐述道,“过去我们都知道,发审委更多的兴趣和关注点是放在报表指标的好坏上,但对于这个指标的真假顾不上,只能更多依赖保荐人以及会计师事务所的诚信。而现在不一样,监管层是要看保荐人负不负责、会计事务所出具的报告是否有造假的行为,审核的矛头一旦转向之后,过去存在的问题就基本暴露出来了,基本上就是一票否决。这种情况下出现被否率提高,只是一个短期性迹象,将来发行人和保荐人都会在这个方面去改正,过会率将会反弹。

  “IPO审核会越来越包容,像互联网概念、新经济之类的,会欢迎他们排队、过会,但都要服从监管要求。比如说材料是否合规,尤其是真实性要经得起推敲。我觉着,这是发审委的杀手锏,只要找到一个指标存在造假,那基本就不用再解释了。”与此同时,董登新还提到,“这种审核效率不仅提高,被否的可能性也越大。现在排队的时间,已经从过去的三年缩短为一年半。这说明IPO越来越包容,一个是提高了IPO审核的效率,再一个是IPO大门敞开之后,各种业态企业都可以来排队。”

  券商承销收入整体下滑

  不过对于券商投行而言,IPO过会率下降并非好事。

  根据东方财富Choice统计数据显示,今年下半年以来,审核总家数最多的是广发证券,通过率为75%;其次是国金证券,上会11家,过会7家,通过率为63.64%。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发现,通过率最低的是长江证券承销保荐有限公司,上会3家仅通过1家;其次是招商证券,上会9家,通过了5家,过会率为55.56%。

  与之对应的便是,券商投行业务收入的下降。据2016年中报、2017年中报数据显示,2017年中期,券商投行业务收入普遍出现下滑。2016年和2017年中期的承销业务净收入,中信证券均为头筹。但2017年,中信证券的承销业务净收入仅为18.42亿元,同比下降59.39%。

  中国证券业协会统计数据显示,2017上半年,证券公司未经审计财务报表显示,129家证券公司实现证券承销与保荐业务净收入169.23亿元;2016年上半年这一数据为241.16亿元,今年上半年这一数据同比下滑幅度接近30%。

(责任编辑:关婧)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精彩图片
上市全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