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国民技术5亿资金“被跑路”

2017年12月01日 07:18    来源: 北京商报    

  P2P跑路市场已经见怪不怪,但是上市公司投资的产业基金出现跑路则十分罕见。国民技术(300077)11月29日晚间发布公告称,公司此前5亿元参与投资产业基金的执行方目前处于失联状态,11月30日晚间,深交所向公司下发关注函,关注重点为公司如何做的尽调以及对方给予高回报的合理性。

  深交所问责公司内控制度

  11月29日晚间,国民技术披露了一则重磅利空,公司此前5亿元参与投资的基金失联。失联的是北京旗隆和其母公司前海旗隆。北京旗隆作为深圳国泰的普通合伙人和执行事务合伙人,出资50万元;国民技术全资子公司国民投资作为深圳国泰的LP(有限合伙人)出资5亿元投资设立产业基金,上市公司方享受分红收益,北京旗隆方则负责运营。

  北京商报记者第一时间向公司进行了采访,得到的回复是,“目前还没有最新进展,公司已经组织了相关工作人员在跟进此事,公安机关也已派专人对接”。

  11月30日,深交所向国民技术发来关注函,从深交所关注函可以看到,深交所问的问题也是市场投资者所关心的问题。

  因为此前公告国民技术只是公布了基金管理方失联,并没有对此次事件的风险进行预估,鉴于此,深交所首先要求国民技术就此次事项可能导致的损失以及可能对公司2017年度业绩盈亏情况产生的影响进行预计,并向投资者充分揭示风险,同时说明公司拟采取的措施。财务数据显示,主营超大规模信息安全芯片和通讯芯片产品设计的国民技术2017年前三季度实现净利润为5054万元,如果计提坏账,将存在很大程度的亏损。

  除了要求提示风险外,深交所问的第一个问题就是公司尽职调查的问题,深交所要求公司说明公司和其全资子公司国民投资在做出重大投资决定时的尽职调查流程、审核决策机制以及内部控制制度,并补充说明前期对深圳国泰进行投资的决策依据及合理性。

  值得注意的是,国民技术在提供给深交所的材料中还显示,公司与北京旗隆的母公司前海旗隆方存在抽屉协议。前海旗隆对国民投资在深圳国泰的追加资本金(2亿元)安全提供担保,同时承诺对国民投资追加资金每年5%固定收益进行担保,但是国民技术对于这份保证协议却没有对外进行披露,有信息披露违规的嫌疑。

  投资不到一年收益10%

  从国民技术过往公告可以看到,此次失联的基金和国民投资从2014年就开始合作,2014年11月,公司使用闲置自有资金2亿元,购买深圳前海旗隆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基金产品的稳健份额。2016年11月基金存续期结束,公司收回投资并取得预期收益。

  小试牛刀后,国民投资作为有限合伙人方分别在2015年11月投资3亿元,2016年3月投资2亿元,合计共投入5亿元,这些资金都是国民技术自筹的资金,实际上是公司此前向市场的超募资金,国民技术于2015年5月12日和6月9日从募集资金专项账户中转出超募资金共计5亿元用于永久补充流动资金,此后该笔超募资金被用于投资设立全资子公司国民投资。

  此次投资的高回报也是深交所关注的主要问题,年化收益率超过10%。2016年12月24日国民投资收到深圳国泰分红5000万元,按照公司2015年11月投资了3亿元,2016年3月跟进补充投资2亿元计算,分红时第一次投资的3亿元投资刚满一年,后来补充投资的2亿元则只有8个月,如果说这5000万元是截至2016年11月的分红,显然这5000万元的分红远远超过年化10%的收益率。

  目前很少有稳健型基金产品能够给到如此高的年化收益率。与此同时,深圳国泰只是做现金管理,投资收益要看具体的投资项目,对此深交所也提出了质疑,深交所表示,2016年12月,国民投资收到深圳国泰分红5000万元,请公司说明深圳国泰在仅进行现金管理的情况下,即对国民投资进行高收益分配的原因及合理性,并要求公司注册会计师说明是否就上述5000万元分红的真实性进行审计,并就该交易的真实性以及公司是否存在通过对外投资进行利润调节发表明确意见。

  也许正因为是在第一笔高收益下,上市公司忽视了投资的风险。

  警示其他上市公司

  此次失联的是前海旗隆和北京旗隆,也就是基金的GP(一般合伙人)方,按照正常情况,不管是公募基金还是私募基金都应该办理备案和托管,此次相关基金因为没有办理托管和备案,这也是此次失联的最大风险点。

  北京商报记者查阅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官网,并没有深圳国泰的备案信息,而查阅前海旗隆的信息可以看到,前海旗隆此前发布的产品还是较为正规的,前海旗隆从2013-2016年9月共参与设立和管理了14个基金产品,其中有3个产品没有办理托管,其余11个产品都有托管人。

  再查阅北京旗隆作为私募基金管理人的信息,显示没有备案。也就是说,国民投资在2014年11月购买的前海旗隆管理的基金产品是正常的有备案有托管的私募产品,但是之后2015年作为LP方参与设立的基金则属于没有备案和托管的,而公司对此却浑然不知。

  通过查阅工商资料可以看到,前海旗隆的法定代表人为徐馨漫妮,也是前海旗隆目前的第一大股东,但徐馨漫妮是从2017年8月后才开始成为第一大股东的,此前前海旗隆的第一大股东一直是代雪峰,而后者也被认为是此次卷款失联的主要人员,徐馨漫妮则是刚被推到台前。

  一位华北区投行人士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A股部分上市公司参与设立了产业并购基金和股权投资基金,大部分都是以LP方的形式参与,这种形式都是上市公司方不参与基金经营,但是可以参与资金的监督。国民技术目前出现的窘境就是因为公司没有做好监督这一块,比如设立的基金有无备案和托管、财务状况等,这也警示了其他上市公司”。公开资料显示,代雪峰为前海旗隆基金管理公司董事长、投资决策委员会主席。巧合的是,失联前的代雪峰最后一次发微信朋友圈的时间是11月11日,当时他表示因为做微信群主有风险,要解散群。

  就目前的事情进展来看,如果最终认定为跑路,钱也无法追回的话,对于国民技术来说将要做最坏的打算,计提大量坏账,就像当年扇贝跑丢的獐子岛一样。

  北京商报记者 彭梦飞

  国民技术投资旗隆系历程一览

  2014年11月28日 闲置自有资金2亿元,购买前海旗隆基金产品,获得预期收益

  2015年11月9日 设立国民投资首次投入3亿元和北京旗隆一起设立深圳国泰

  2016年3月2日 全资子公司国民投资对深圳国泰增加投资2亿元

  2016年12月 获得5000万元分红

  2017年11月28日 发现前海旗隆和北京旗隆失联并报案

  2017年11月30日 深交所发关注函

(责任编辑:向婷)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精彩图片
上市全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