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理个发多少钱靠谱

2017年08月25日 07:34    来源: 北京商报    

  作为日常消费中最容易被忽视的剪发,越来越有存在感了,因为不管是社区街头无名美发小店,还是品牌连锁店,剪个普通的头发价格已经让人“难以忘怀”。除去烫染等复杂的造型美发,北京商报记者调查发现,普通剪发已经很难看到30元以下的价位,而且30元在大多数理发店还是办卡之后的优惠价。在不同的价格背后是理发店自行划分的理发师等级,设计师、设计总监、店长等名头繁多,但消费者根本无从区分。

  理发师分级定价价差大

  在西四环一个大型社区里,有多家理发店遍布在底商,这些非连锁品牌美发店虽然名字不同、装修风格不同,但是相同的是价格都高高在上,普通剪发在他们的价格表上已经是68元起步,价格最高的甚至为299元。一位常年居住在这里的社区居民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店还是一样的店,剪发的价格已经从之前的20元一路涨到现在的40元了,而且进店还不停地被要求办会员卡。

  一套普通的洗剪吹需要多少钱?根据门店不同、产品和服务不同,自然有不同的价格,不过,这价格的变化实在让消费者看不懂。北京商报记者随意走访了该社区一家中等装修的理发店,店内剪发价格分别为68元、88元、158元、268元,把理发师分为了“特级设计师、创意总监、艺术总监、店长”四个级别,店内工作人员热情地引导消费者进行选择,并且解释不同价位对应不同等级的理发师,如果需要店长剪发的话,还需要提前预约,如果追问有何不同,工作人员只会给你一个含糊其辞的表达,“价位越高,技术越好”。

  理发店内部随意定级

  设计师、资深设计师、首席设计师、剪发总监、技术总监、创意总监……在不同的理发店,支撑tony、kavin、阿伟、阿豪、小目这些理发师价格最重要的标准就是等级,这些等级并没有统一的称谓,也没有官方的定义,如何称呼、如何解释全在于门店自己的一整套定价体系。

  但是从行业层面上讲,美容美发业并非完全没有标准。一位从业人士告诉北京商报记者,目前理发店这些所谓的总监、首席、特级设计师等称呼是门店自行制定的。相关协会对美发师也没有定级,现在这种分级乱象是行业的普遍性问题。据了解,目前美发美容职业技能等级有全国统一标准,分为初级技工、中级技工、高级技工、技师、高级技师。但要取得证书并不容易,美发师不仅要参加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门组织的理论考试,而且还有实践方面的考试,对美发师从业年限也有具体的规定。

  作为生活服务业的一项重要内容,美容美发业的监管也在加强。北京市商务委今年6月发布公告,今年拟以“贯彻实施”为重点继续开展生活性服务业行业标准规范宣传贯彻工作,将以不超过40万元的预算,统一录制便利店(超市)、餐饮(早餐)、蔬菜零售、洗染、美容美发、家政服务、沐浴、摄影、家电维修、社区商业便民服务综合体10个行业或业态标准规范的光盘。事实上,对于行业规范的宣贯,去年就已经开始。去年12月,美发美容行业标准规范宣贯首场会议在京召开,会议从我国现行国家标准、地方标准遴选出的22项进行宣传、倡导、贯彻,使业内企业、从业人员及消费者,全面了解行业现行有效法律、法规、标准、规范,从企业开业、经营管理、岗位服务等各环节做到有章可循,推进美发行业的规范发展。今年1月,北京市价格监督检查与反垄断局发布“北京市美容美发行业价格行为提醒书”,提醒美容美发经营企业要禁止出现收取未标明费用、虚构原价误导消费者等情况。

  产品来源模糊不清

  对于烫发染发的消费者来说,动辄几百上千元的花费已经是很正常的价格了,但是与剪发不同,这个价格背后主要是由产品主导,即所选用的烫染药水的品牌及质量。日化产品常见的品牌通常是家用消费品,而不是专业沙龙品牌,但是专业品牌不被大多数人了解,这种信息不透明就带来了价格上的漏洞,更重要的是,消费者对于染烫药水的安全性也并不了解。

  每年春节前后是烫染造型的高峰期,也是美发行业投诉的高峰期。北京市工商局今年1月公布的“12315”消费者1月投诉数据显示,“12315”信息采集综合服务平台共登记消费者投诉信息14291件,美发服务成为消费热点,投诉率也在提升。比如有热线反映,通过某知名美发连锁店接受染发服务,数日后出现头皮红肿、脱落的问题,消费者认为是商家所涂药水导致,要求商家赔偿因此产生的医疗费等直接经济损失,遭到商家拒绝。在“12315”、“96315”两条热线接到美发服务类的投诉中,主要存在美发设备老化损坏以及美发产品质量不合格而给消费者造成人身伤害的问题。实际上,在美发行业的操作中,染发前不做头皮敏感测试已成为美发行业的潜规则。

  业内人士曾爆料,标价2000元的知名连锁理发店使用的染发药水和社区底商200元的染发药水并没有太大区别,在批发市场上,套装烫发药水价格多为5元、20元、40元、60元,最贵的也不过200多元。这些药水不仅品牌繁多,同一品牌也有不同的系列,相比剪发,价格体系更为复杂。

  北京商报记者 邵蓝洁

  ■ 小调查

  理发店推销预付卡暗藏危机

  在美容美发行业,消费者在理发店内所能看到的服务公示价格往往不是最终支付的价格。因为在进店之后的每个流程,从等待、洗发、剪发到吹干,都会有不同的工作人员在劝说办理会员卡。

  虽然大部分消费者对此表示厌烦,但是折扣价的吸引力还是打动了不少人,比如,一个普通剪发68元,办理一张1000元的会员卡可以享受5折30元的价格,如果办卡在2000元、3000元、5000元等金额,折扣会更低。最容易受到折扣吸引的是女性消费者,除了剪发比男士更为频繁,她们还有烫发、染发的需求,办卡之后通常能节省数百元钱。

  预付卡的优惠看似诱人,但实际上暗藏危机。在消费者被店员劝说办卡后,很多情况下,卡上的金额还没用完,门店就已经关闭,消费者除了投诉似乎只有认栽,这也是大部分消费者对推销办卡反感的原因之一。

  作为北京的连锁品牌之一,永琪美容美发拥有不少消费者,不过去年底文学馆路的永琪美容美发闭店消失,让不少办卡消费者慌了。一位未透露姓名的永琪会员表示,自己当初在永琪文学馆路店办了3折的卡,现在余额还剩2900多元,但门店当面宣称退款要按原价退,之后便再也没有任何回应。还有一位吴姓会员表示,自己新办的卡一次没用,只做过永琪赠送的项目,但是此次查询余额时竟然发现对方在里面扣钱了。2015年8月底,上海市单用途预付卡投诉数据显示,在预付卡投诉的五大类型案件中,永琪三度被列入黑名单,其中涉及“原门店关闭服务,转移至附近门店,但承接方不提供该卡服务”、“门店关闭后,消费者对于退卡在没有事先章程和协议约定前提下企业收取服务费用不认可”以及“单张卡金额超出限额规定,且开发票不规范”。

  去年4月,北京市商务委网站公布的《关于进一步加强单用途商业预付卡管理工作的通知》显示,单用途商业预付卡是企业自主发行的用于商品或服务的兑付凭证,但又兼具融资、集资等类金融属性。由于发卡企业数量多、规模大,管理不当容易引发社会风险。据统计,2015年一年,北京涉及预付卡的投诉占到全市商务投诉总量的80%,其中90%都与关门跑路有关,特别是从事美容美发和洗浴行业的发卡企业尤其严重。根据2011年9月1日正式施行的《北京市消费类预付费服务交易合同行为指引(试行)》规定,预付卡里余额有多少就应该退多少,消费者有权要回所有余额。北京商报记者 邵蓝洁


(责任编辑: 向婷 )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精彩图片
上市全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