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翼龙贷债转扎堆套现难

2017年08月14日 07:47    来源: 北京商报    

  转让债转标的本来是平台提升流动性的一大工具,但由于平台人气欠佳,容易造成债转标的成灾的状况。近日,有多位投资者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翼龙贷的转让债权标的在500个以上,加红包亏本也无法实现债权转让。在分析人士看来,债权标的无法实现及时转让,说明平台流动性欠佳。

  债权难转让

  近日,一位急用资金的投资者在翼龙贷官网发布帖子称,转让芝麻开花标的,转让成功者给200元红包,该投资者称为了获得流动性基本属于亏本转让。

  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截至8月13日,翼龙贷债权转让专区的私人转让标的24个,芝麻转让标的477个,累计标的超过500个。值得一提的是,在8月10日,翼龙贷债转标的曾高达800余个。在此之前,有媒体报道称,8月6日,翼龙贷官网披露的债权转让标的,其中私人转让标的有215个,芝麻转让标的高达554个,累计逼近800个标的。

  从近期转让债权来看,芝麻转让标的居多。翼龙贷官网提到,芝麻开花是翼龙贷推出的新型产品,灵活性高,可自由转让;持有时间越长,实际年化收益越高。转让产品的预期收益以转让者转出时扣掉转让费的实际收益为准,购买转让产品往往会获得更高的收益。

  对于债转标的数量较多、流动性较差的原因,北京商报记者向翼龙贷方面发送了采访提纲,但截至记者发稿时并未获得回复。翼龙贷客服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债权标的无法及时转让和客户购买需求有关。

  北京寻真律师事务所律师王德怡表示,债权大面积集中,投资者无法及时转让,说明平台债转流动性较差。此外,平台上的债转标的数量在几日内迅速减少了四成以上的比例,这种情形十分异常。但现有信息不能得出是平台故意将债权处理掉的结论,也难以得出更多的结论。对于平台而言,有义务针对投资者提出的质疑予以及时解释和回应,就其信息披露问题做出说明。投资者应密切关注平台网站上的相关异常情况,必要时应保留好相关证据。

  网贷之家研究中心总监于百程表示,债权转让是平台为解决出借人流动性问题而推出的一项功能,需要退出的出借人将原有债权转让给其他投资人。翼龙贷平台上的债权转让包括私人转让(即散标转让)和芝麻转让(芝麻开花计划),目前来看,转让量主要在芝麻转让上。从翼龙贷披露的7月运营报告看,芝麻转让的成交额接近1.2亿元,约占平台总成交的5.2%。从2016年5月开始,翼龙贷每月芝麻转让成交额呈现逐步上升趋势。由此看,并不能说债权转让无法实现,有可能出现的是债权转让时间较长的问题。债权转让是否成功,与债转标的收益率竞争力、平台活跃度、产品设置等都有关。

  苏宁金融研究院研究员邹纯表示,债转标的大量集中的原因可能有两方面,一是资金吸收变弱,缺少新的出借人来承接转让标,二是现有出借人持有意愿下降,更多的出借人想要将长期项目转让出去。这些可能的原因对平台都是不利的。

  翼农计划打擦边球

  除了芝麻开花产品外,北京商报记者还注意到,翼龙贷目前交易额主要集中在“翼农计划”产品上。根据翼龙贷官网披露的7月运营报告显示,“翼农计划”累计成交量14.28亿元,占当月平台累计成交量的63.2%。

  翼龙计划则是联想控股投资后首款主打产品。拿目前正在募集的翼农计划15058期为例,该计划由数十个不到20万元的标的组成,募集总金额195万元,产品期限为30天,预期年化收益率6.5%。

  于百程表示,目前理财计划在很多大平台都有,投资体验比散标好,利用投资人授权的自动投标和债权转让来实现,对于基础资产进行展示和匹配,实现分散投资。目前监管办法并未明确这类产品不合规。

  不过在分析人士看来,这种打包的投资计划涉嫌打擦边球。邹纯表示,从监管层对网贷平台的监管思路来看,债权打包重点打击的是经营行为,但债权打包有很多形式,通过金交所实现债权打包这种一度成为主流的方式被明令禁止,但通过让投资者授权平台自动投标的方式还在打法规的擦边球。从本质上来讲,除了散标以外,网贷平台上的活期产品、定期产品都涉及债权打包。如果只有散标可投,平台对公众投资人的吸引力会大大降低。平台经营模式和方向的演变,有待监管尺度的进一步明确。

  加盟模式引争议

  翼龙贷成立于2007年,总部位于北京。截至目前翼龙贷累计成交额630亿元,在网贷行业排名靠前。

  也有分析人士指出,翼龙贷刚开始的成交额主要依靠加盟模式。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翼龙贷官网仍有加盟合作的宣传广告。合作条件主要有五个:户籍要求,至少有一名股东是本地人;个人要求,30-55周岁,个人征信良好;经营团队要求,具备金融行业经验;运营要求,拥有合法类金融公司或重新注册公司,200平方米门面店,配备5名以上人员;资产要求,股东名下的可见资产在200万元以上,且当地有房产。此外,翼龙贷官网表示,目前已在全国数百个城市设立运营中心,覆盖超过1000个区县,并计划在未来快速拓展至3000个区县。

  值得一提的是,加盟模式此前也引发过争议,主要因为加盟商难以管理,联合骗贷行为较为严重。翼龙贷此前也遇到过加盟商骗取催收款跑路的问题据媒体报道,7月3日沧州市新华区人民法院公布,翼龙贷一加盟商因侵占催收款210万元,一审获刑六年半。

  于百程表示,加盟模式的优点是快速,适合快速扩张,但缺点是管理难度大。

  而邹纯表示,“网贷采取加盟模式有利有弊,我认为弊大于利,加盟模式不适用于网贷经营。加盟模式的确能较快地扩大规模,但能否快速形成显著的规模效应,我比较怀疑。从目前情况来看,小平台缺乏类似大平台的购物、社交等数据,发放贷款无法做到纯线上,很多时候发放贷款还是要一单一单地审核,规模上去了,单位房贷量的成本并不会明显下降。但另一方面,网贷的风险本来就高于传统融资渠道,加盟模式控制风险困难很大”。

  北京商报记者 岳品瑜


(责任编辑: 马先震 )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精彩图片
上市全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