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网贷江湖末日:最早涉足者红岭创投三年后将清盘

2017年07月30日 07:15    来源: 经济观察报     胡中彬

  “一个时代结束了。”

  7月27日,资深互联网金融人士康文在其朋友圈转发的一条新闻中这样评论道。他所指的,就是红岭创投的清盘消息。

  当天,一条突如其来的消息刷屏了整个互联网金融圈。红岭创投董事长周世平在“红岭社区”网站上发文称,网贷业务会被清理出去,2020年12月31日将现有产品全部清理完成。

  生于2009年的红岭创投是网贷行业开创者之一。一组数字便能说明红岭创投的影响力:到7月27日,累计成交额达到2701亿元,投资者共计179.3万人,为投资人带来已赚收益超63亿元,企业上交税金近亿元,创造近千人就业机会……

  有人说,性情中人老周(周世平自称老周)终于可以大声说:“老周不干了!”也有人说,老周创立的红岭创投开启了一个网贷时代,现在他又亲自划上了句号。

  近两年来,网贷行业的监管政策不断收紧,严格限制“大标”、禁止和金交所合作、不得刚性兑付,以及几天前刚刚传出的禁止债权转让等政策限制越来越多。红岭创投作为大额标的模式的标杆平台,其早已与政策导向格格不入。

  红岭创投的变故倒并没有太出乎人所料,不过如果再联想起另一家知名互联网金融平台陆金所几天前一时间出现了上万笔债权转让的“挤兑”风波,网贷行业似乎充满了阵阵寒意。

  一个黄金时代的落幕是否也标志着网贷江湖末日已至?但黯淡之中亦有生机。

  “大标”和刚兑的末路

  作为最早一批涉足网贷业务的平台之一,红岭创投的“大标”模式和刚性兑付保障都是其身上独有的标签。

  2014年3月,红岭创投发布了其第一个亿元融资“大标”,随后超过亿元的“大标”不断出现。它成为了网贷行业中对“大标”模式最为勇敢的探索者。

  周世平称,在最初几年,红岭创投对多种模式都进行了尝试,小额分散借贷模式也尝试过,但并不成功。

  他认为,红岭创投的优势在于对大额标的进行风险识别,大额标的能够借鉴银行的模式通过线下完成尽职调查和进行风控管理。但是,“小标”无法完全通过线上平台解决风控问题,若同样通过线下模式的话,人力成本和技术投入都入不敷出,“小标不是我们的菜”。

  红岭创投选择的“大标”模式更像传统金融机构的路线,它成为当时网贷平台中的“大标”派代表。当然,也有很多平台选择了另一种路径,往小额借贷方向发展,探路普惠金融。

  改走“大标”模式使得红岭创投赶上了网贷的黄金时代,交易规模实现了大幅的攀升。根据红岭创投公开的年度报告,2013年累计成交51亿元,当年新增26亿元;到了2015年,这一数字变成了1052亿,全年新增905亿,这样的增长令其他平台望尘莫及。

  但“大标”模式的争议一直持续不断,直到“大标”模式的风险接连出现。

  就在2014年8月,周世平首次自曝广州纸业4家公司1亿元坏账。随后,2015年2月,红岭创投再次被曝出森海园林7000万元坏账;2017年3月,港股辉山乳业暴跌,有消息称牵涉知名P2P平台红岭创投10亿元股权,周世平回应称,并未持有辉山股份,但有5000万的债权合作。不断攀升的坏账让红岭创投压力陡增。截至2016年底,公司对公项目逾期贷款余额较上年增长了12.19%。“‘大标’模式只要其中一单出问题,就会很致命,很有可能让平台难以支撑。”一位P2P平台首席战略官称。

  除“大标”模式外,刚性兑付也是红岭创投的另一个特点。红岭创投在初期便推出了本金先行垫付制度,根据红岭创投官网的说明,投资人投资的借款标逾期后由网站风险准备金进行垫付,非VIP会员在垫付执行时享受本金50%垫付,VIP会员在垫付执行时享受本金全额垫付。在网贷行业发展的早期阶段,红岭创投以这种刚性兑付的保障模式吸引了大量的投资者,也引发了此后其他网贷平台的不断效仿。

  但刚性兑付这种模式让平台自身也压力山大。周世平透露,平台每个月正常的费用支出超过一千万,最大的支出是垫付成本。

  而随着2016年8月24日,银监会会同多部委联合发布《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政策的落地,“在单一平台上,个人借贷余额不得超过二十万,企业不得超过一百万”、“网贷凭条作为信息中介,不能为投资者提供担保、本息保障”,红岭创投身上的大标模式和刚性兑付保障都触碰到了监管的红线。

  受制于监管政策的限制和坏账攀升的压力,红岭创投向小额分散转型的压力迫在眉睫。周世平曾经在2016年9月表示,线上产品将分批置换,自2017年3月28日起,线上平台限额以上的大单产品将全部停止发新标。

  但转型并非易事。“原有模式还可以勉强维持,转为小额分散则难以坚持。”周世平表示,

  即便在今年3月28日停止大额借款后,红岭创投成交额仍在快速增长,转型实非易事。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底,其累计成交量达到2093.3亿元。而到了2017年7月27日,其成交额已达到2701亿元,今年不到7个月时间,成交额仍增长了600亿元以上。“如果现在清盘,初步估算损失可能至少在八亿元左右。红岭创投目前大量的不良资产,需要花三年的时间整改、清收,达到盈亏平衡。”周世平称。

  旧时代与新时代

  在运营了八年多时间后,红岭创投终归谢幕。虽然只是短短数年,但网贷的江湖早已告别曾经的黄金时代。而

  和它一样,至少有超过5000家网贷平台也正在从历史舞台上仓皇谢

  幕,其命运折射出互联网

  金融行业的变迁。

  本月初,中国人民银行、银监会等十七部门联合印发了《关于进一步做好互联网金融专项整治清理整顿工作的通知》,明确互联网金融整治行动将延期一年,整改实施阶段应最迟于2018年6月底前完成。这是上千家网贷平台面临的最后生死大限。《通知》甚至明确要求,“各省领导小组要切实承担第一责任人职责,统一组织本地区清理整顿工作,采取有效措施确保整治期间辖内互联网金融从业机构数量及业务规模双降”。监管层对互联网金融的态度可见一斑。

  而就在两年前的7月,当互联网金融蓬勃发展之时,十部委联合发布《关于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

  深圳一家P2P平台负责人称,此前深圳金融办已经到公司进行过摸底调查,一同来的还有律师、会计师等,现场检查公司的业务情况和详细数据,并直接抽查具体标的情况是否符合监管要求。

  而另一位行业人士则称,有的地方金融办会会同经侦人员一同来上门进行检查,阵势会更“震撼”。

  因而,“合规”已经成为当下互联网金融平台生存的首要任务。以大额标的资产的红线为例,红岭创投作为大额标的模式最典型的平台,其命运本身就受到了诸多同行的关注,风向标意义明显。

  “深圳对于互联网金融的监管是比较严格的区域之一,监管政策出来后,大家首先想到的就是红岭创投。红岭创投放了几千亿的借款,存量几百亿,牵涉众多,它到底是按‘大而不倒’的潜规则收场,还是会有其他变通之法,这就比较有风向标意义了。”上述P2P平台首席战略官直言。

  事实上,作为网贷行业的一个“大佬”,周世平非常注意和监管层的汇报沟通,从多年前开始,红岭创投基本上每周都会和监管部门沟通。红岭创投的清盘和转型也意味着网贷行业的旧时代划上了句号。

  据零壹智库P2P半年报显示,截至2017年上半年末,正常运营的P2P平台网贷平台仅余1553家,占行业累计上线平台数量的29.9%;累计问题平台已达到了3594家。余下的这些网贷平台也都面临着“关停并转”的命运。

  但黯淡之中亦有生机。

  尽管笑称“要早点退休”的周世平,也并不是要真正的告别,用他的话说,他放不下平台上追随他多年的“拥趸”。当然,这些超过百万的投资者已经沉淀为红岭创投宝贵的资源。“红岭创投不是倒了,而只是不会做网贷业务的,我们会转型做一些与产业结合得更紧密的业务。最近几天我们就会对外界正式公布我们的规划。”周世平称。事实上,在此之前,红岭创投已开始尝试房地产抵押贷款等多种业务。

  其他网贷行业人士也并未对未来感到悲观。他们看到的一个细节是,今年6月,网贷行业成交量为2454.91亿元,截至2017年6月底,历史累计成交量达到了48245.23亿元,去年同期历史累计成交量为22075.06亿元,活跃的投资人和借款人实际上都在持续增加,这仍令网贷业内人士感到鼓舞。

  而告别了野蛮生长后,网贷平台在满足合规性的前提下,已迈出了探索新模式的步伐。

  一些大型网贷平台开始转型成多业务的金融服务集团,并通过获得牌照的方式解决合规性问题,而一些中小型平台则往垂直平台方向发展,房抵贷、汽车贷、消费金融、信用贷等多个垂直领域也已发展得如火如荼。


(责任编辑: 华青剑 )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精彩图片
上市全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