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互金平台与金交所违规合作遭禁

2017年07月07日 07:23    来源: 北京商报    

  互联网金融平台与各类交易所之间的“暧昧牵手”曾酿出了诸如侨兴债违约、垃圾债包装、权益拆分发行等问题,因此,这类业务合作也成为监管机构着力的重点。7月5日,有消息称,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于近日下发《关于对互联网平台与各类交易场所合作从事违法违规业务开展清理整顿的通知》(整治办函[2017]64号)(以下简称《通知》)。《通知》要求于2017年7月15日前,停止与各类交易场所合作开展涉嫌突破政策红线的违法违规业务的增量。北京商报记者从一知情人士方面证实了上述消息。在分析人士看来,《通知》对部分互金平台影响较大,未来互金平台与各地方交易所在面向普通投资人的产品合作上恐无太多合作空间。

  违规产品被叫停

  《通知》表示,近期一些互联网平台仍然与各类交易场所合作开展违法违规业务,存在较大风险隐患。同时,责令互联网平台于2017年7月15日前,停止与各类交易场所合作开展涉嫌突破政策红线的违法违规业务的增量。同时,互联网平台须积极配合各类交易场所,妥善化解存量违法违规业务。

  对于2017年7月16日以后仍继续与各类交易场所合作开展违法违规业务的互联网平台,《通知》要求各地整治办会同人民银行分支机构及其他相关部门,对相关互联网平台开展现场检查,查实互联网平台是否存在变相吸收公众存款、非法发放贷款、代销违法违规产品、无代销资质销售金融产品、未取得相关资质开办资产管理业务等问题,并按相关法律法规进行处罚。

  据网贷天眼不完全统计,目前至少有28家互联网理财平台仍在发售“金交所”产品。据统计,与28家互金平台合作发售产品的地方金交所(中心)共有19家,其中合作平台数量最多的是大连普惠金融交易中心。北京商报记者调查发现,百度理财、腾讯理财通等平台确实仍有与金交所合作的产品,比如腾讯理财通上的“招前民鑫九月”盈第一期是由招银前海金融资产交易中心提供,1000元起购。

  《通知》流传出来后在网上引起了广泛讨论。不过,有分析人士表示,《通知》的核心是清理、检查“涉嫌突破政策红线的违法违规业务”的互联网平台,而非直接停止所有平台的相关业务。

  “这份文件并不是一棍子打死所有的合作,不违规的产品依然是可以发售的。但是,从实际操作来看,如果底层资产依然是现有的资产类型,那么合规资产的占比较小,互金平台的金交所产品成交量会呈大概率的下滑趋势。”盈灿咨询高级研究员张叶霞指出。

  联姻风险暴露

  去年8月,网贷新规中明确“P2P个人标的不得超过20万元、企业标的不得超过100万元”的要求后,不少网贷平台“借道”金交所规避限额风险。

  而在互联网金融与金交所联姻的过程中风险不断暴露。如去年底,蚂蚁金服旗下招财宝亿元逾期事件就是典型案例。招财宝平台将广东金融高新区股权交易中心有限公司发行的侨兴次贷私募债包装成为“理财产品”进行销售,出现逾期危机后,最终由浙商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对“侨兴电信”、“侨兴电讯”债券逾期给予预付赔款。

  此次《通知》中也明确指出,一些互联网平台明知监管要求(包括交易场所不得将权益拆分发行、降低投资者门槛、变相突破200人私募上限等政策红线),仍然与各类交易场所合作,将权益拆分面向不特定对象发行,或以“大拆小”、“团购”、“分期”等各种方式变相突破200人限制。一些产品无固定期限、资金和资产无法对应,存在资金池问题;一些产品未向投资者披露信息和提示风险,甚至将高风险资产进行包装粉饰,向不具备风险承受能力的中小投资者出售,一旦信用风险爆发,可能影响社会稳定。

  张叶霞表示,现阶段互金平台和金交所的合作乱象丛生,违规的情况较多。由于拆标的存在,购买金交所产品的投资人较多,一旦风险爆发,可能影响社会稳定。同时,金交所产品的部分资产风险较高,也不适合风险承受较低的大众承受。因此,监管部门才会紧急叫停。

  “监管层主要是出于互联网金融产品的风险和特定的金融资产交易所风险的考虑。两种风险叠加的产品使得投资者面临着更大的风险。监管叫停此类违规行为,对于控制影子银行以及规范理财市场乱象都有很重要的意义。金融资产交易所产品本质是投资基金,应按公募、私募统一监管。”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货币所研究员李虹含指出。

  未来互金与金交所合规合作空间小

  《通知》的发布对于部分互金平台影响极大。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薛洪言指出,对互金平台而言,失去了通过金融机构“通道”涉足大额金融资产业务的最后一个渠道,彻底回归了小额普惠的定位;而对地方交易所而言,则要重新回归本源性业务之中,“惨淡经营”并静待下一个春天的降临。

  张叶霞表示,互金平台在未来是否会采用另外的方式与各类交易所合作,这个还有待探讨,因为才刚刚被正式叫停,市场还需要一段时间去消化和做出调整。互金平台与金交所如果需要在合规下合作,与现在动辄上千万元甚至上亿元的资产相比,未来单个资产的金额,整体必定成下降趋势。此外,互金平台的投资人特点,决定了产品起投金额不会太高,如果不突破200人上限又要完成募集,降低单个资产的金额是最直接的方式。同时,从底层资产的类型来看,信托资产、私募等将难以再成为金交所产品的底层资产。

  北京商报记者 岳品瑜 刘双霞/文 代小杰/制表

  今年监管针对互金平台与金交所合作的政策一览

  2月10日证监会召开新闻发布会称,金融资产类交易场所是今年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的重点整治对象之一,同时责令违法违规交易场所要限期整改,涉嫌犯罪的移送公安司法机关。

  3月初北京监管部门给平台下发“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事实认定及整改要求”,明令禁止网贷平台对接金交所、小贷公司、保理公司和典当行等资产。

  6月30日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下发《关于对互联网平台与各类交易场所合作从事违法违规业务开展清理整顿的通知》,要求于2017年7月15日前,停止与各类交易场所合作开展涉嫌突破政策红线的违法违规业务的增量。


(责任编辑: 华青剑 )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精彩图片
上市全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