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蒜你狠”今年变成“蒜你玩”

2017年06月13日 09:28    来源: 中国经济周刊     刘照普

  今年3月份以来,伴随着蒜薹价格持续走低,甚至蒜农需要花钱雇佣人力将自家蒜地里的蒜薹抽出来,免费送人,有蒜农则直接将其倒入田边水沟。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实地走访山东金乡和江苏邳州等大蒜主产区发现,由于大蒜扩种面积剧增、产量也增加不少,导致蒜价的市场预期下滑。从今年云南早蒜上市以来,蒜价就呈现一路下跌走势,往年的“蒜你狠”演变为今年的“蒜你玩”,蒜价又玩起了价格“过山车”,令蒜农、中间商、收储商和批发商等猝不及防。

  蒜薹烂在地头无人要

  “世界大蒜看中国,中国大蒜看金乡”。山东金乡县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盛产大蒜,逐渐形成全国性的大蒜集散地,无论从大蒜产量、质量还是储存量、出口量,金乡均在全国首屈一指,这里成为全国大蒜市场“风向标”和价格形成中心。

  日前,《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赴金乡县实地调查大蒜行情。刚入山东省鱼台县金屯镇,就遇到了在蒜地边收蒜薹的几位小商贩。一位老大娘耗费一上午在田里抽的100多斤蒜薹,卖了不到10元钱。当被问到为何价格如此之低时,其中一位小贩说,“本来收购价是5分钱一斤,我们就是看着老人辛苦,给的算多的了。没看到蒜地两边全是扔掉的蒜薹吗,没人要。”

  沿着蒜地,有多处农民扔掉的蒜薹,一捆捆堆积在一起,散发着腐烂刺鼻的气味。一位正在抽蒜薹的农民失望地说:“蒜薹是大蒜的花茎,任由它继续生长会消耗大蒜营养,蒜头就不长,影响大蒜产量。即使今年大蒜长好了,但看今年蒜薹臭市的样子,大蒜价格估计也是玩儿完。”

  从云南早蒜上市以来,到4月份河南早蒜收获,再到5月份金乡、鱼台大蒜丰收,当地蒜农却“增产不增收,由喜变忧”,蒜价一路持续走低、行情萎靡,完全没有去年同期蒜价“一飞冲天”的走势和行情。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从山东金乡和江苏邳州等大蒜主产地的批发收购市场了解到,鲜蒜价格一路下滑,从今年云南大理洱源早熟蒜卖3~4元/斤,到4月份河南杞县、通许县等地早蒜2元多一斤,再下滑到今年5月份金乡和邳州早蒜上市价每斤1元、0.9元、0.8元、0.7元、0.6元……

  据山东鱼台县跃民农副产品公司负责人周爱军回忆,他今年4月22日开始在河南杞县收购大蒜,当时最贵的价格在每斤3.2元,但第二天转眼就下跌到每斤2.6~2.7元。由于蒜价下跌太快,看不清未来的行情和走势,他收了300多吨就罢手了。后来又收了十几吨蒜薹,最贵时收购价为每斤1.1元,现在跌到了每斤0.2元、0.1元不等。他称,目前大蒜行情谁也看不清楚,现在都不敢轻举妄动,无论是蒜农、小商小贩、收储商,还是批发商都在观望中。

  周爱军说,他经历过2007和2012年大蒜暴跌景象,当时就像股民遇到股灾,心中恐慌。但像今年对大蒜价格走势提前恐慌的情景还是第一次碰到。这种恐慌来自今年大蒜产量确实高,供过于求定会造成价格低廉,无法估计到底会低到什么程度。

  长远看蒜价走势不会非常差

  金乡县鱼山街道被称为“蒜业华尔街”“蒜都小镇”, 是农业部认定的全国第一批农产品加工示范基地,每年经销的大蒜、蔬菜达260多万吨,交易额达到60多亿元。这里聚集了数千家大蒜收购商,挨着346省道绵延3公里,还汇聚了全县80%以上的大蒜深加工企业。

  金乡县大蒜产业信息协会秘书长张宏波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按去年种植面积估计,金乡县及其周边县市产区大蒜种植面积大概有220万亩,粗略计算,全国范围内大蒜种植面积约750万亩。

  张宏波介绍,金乡的大蒜交易才刚刚开始,大概到6月中旬会到交易高峰期,不过从蒜薹价格走势看,今年蒜头价格估计不会太高,不能与去年行情相比。“今年没有自然灾害,产量提高。同时由于去年蒜价过高,全国范围看,蒜农扩种积极性高、扩种面积较大,产量比去年至少增加30%以上,蒜价比去年要下跌不少。”

  大蒜经销老手隋其桂从事大蒜交易近30年,他认为今年的大蒜产量比张宏波预估的可能还要高,“按照30%的增幅估计,今年大蒜全国总种植面积在960万亩左右,总产量比去年增产60%~70%。”

  对于蒜价的走势,一位大蒜经销商预估称,如果在未来三个月没有极端天气,今年8月份关库门,全国大蒜入库量会在300万吨以上,这个量是历史极值。到明年5月底,全国大蒜库存余量估计在60万吨。由此推算,虽然鲜蒜价格很低,但干蒜的收购价有去年平均每斤5元以上收购价作为心理支撑,蒜农的销售预期不会特别低。今年的收购价可能是前高后低,并且逐步下滑的过程。

  张宏波也认为,从长远看,今年蒜价走势不会像蒜薹那么差,“因为去年蒜价走高,将几年来冷库储存的蒜片全部清空,今年蒜价便宜,会有人大规模储存大蒜进行蒜片的深加工。”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在山东金乡、江苏邳州等地看到,由于今年蒜价低迷,蒜农收入预期不高,以致像往年那样蒜农大量雇工起蒜的散户非常少,大多是自种自收,以减少支出。

  隋其桂给蒜农算了一笔账,大蒜种植成本包括蒜种、化肥、农药、农膜、灌溉、收蒜6项,在没有计算劳动力成本的情况下,每亩大蒜种植成本约为2414元。如果将种蒜和收蒜的人工成本计算在内,每亩大蒜的种植成本要在4000元左右。按照亩产鲜蒜3500斤、干蒜2000斤的产量计算,如果鲜蒜价格低于1.15元每斤、干蒜价格低于2元每斤,蒜农这一年就相当于白忙活了。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发现,按照现在蒜农的鲜蒜销售价格0.7元每斤计算,大概每卖出一亩大蒜,就要亏损约1500元。一位包地种蒜大户称,如果蒜价起不来,他今年租地种植的100亩大蒜就不卖了,当成蒜种全种在地里。

  江苏邳州当地蒜农说,今年包地起蒜或者租地种蒜的大户一亩赔2000元是正常现象,明年还有耐心和勇气“再赌一把”的大户会少很多。如果明年蒜农依旧无利,大户还会赔得更多。


(责任编辑: 马欣 )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精彩图片
上市全观察